《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美人如玉

作者:黄易

糕饼房香气四溢。
  寇仲和徐子陵瞧着用酥油在锅内炸熟的新创怪饼,本都眉飞色舞,可是前者以漏杓捞起来时,发出诱人香气的饼儿立即四分五裂,两人欲哭无泪。
  他们已努力了整个下牛,到现在日落西山,仍是一饼无成。
  最要命是梁谦、馥姐儿和兰姑都派人来催过几趟,更添事情的紧迫性。
  这劳什子饼似乎比婠婠更令他们头痛。
  寇仲道:"不若干脆把这饼料当馅儿,用生面搀豆粉包着它,涅薄后,用去皮芝麻撤匀再入镬炸它的卵儿,保证香脆可口。"
  徐子陵没好气道:"这和一般”酥儿印”有什么分别?不如入笼蒸制,香料加热后,一样可以香气四溢,又不损原味。"
  这时兰姑又走进房来,故作惊奇地道:"杓里的是什么?你们究意在弄稀粥还是在造炸饼?"
  寇仲正憋得满肚是火,狠狠瞪了兰姑一眼,后者立即遍体生寒,打了个哆嗦,像斗败了的母鸡般乖乖走了出去。
  寇仲收摄心神,道:"不若我们分别以煎、炸、炙、蒸四种方法,制造出四款不同的糕饼,只要有一种使那婆娘觉得好吃,我们便可以挽回面子了?一旦想到兰姑这婆娘,这一仗便绝输不得。"
  徐子陵同意道:"就让我弄一味鲜萍酉阌笸嫌图灞的新玩意出来吧,其它三味你自己想办法了。"
  这时小娟来了,两人忙央她去张罗材料。
  ※        ※         ※
  两人心力交瘁地坐下来时,四款新创糕饼同时面世。小娟拍手欢呼,把盘子提起道:
  "我拿去给馥大姐。唔!真香,只看样子便知是甘脆可口。"两人跳了起来,一左一右傍着她往外走去。
  小娟止步愕然道:"你们干什么?"
  寇仲笑道:"这么珍贵的东西,没有我们护送怎行。给人在途中加了别的料子,我们岂非完了。"
  小娟娇笑道:"有罩子盖着嘛,旁人怎能做手脚,谁有那个胆子,不过若想四处跑跑,就随奴家去吧!"
  人影一闪,梁谦拦着去路,不悦道:"我还未试过,要捧到那里去呢?"
  小娟挺起酥胸道:"这是馥大姐的吩咐,弄好了就要趁热让她奉上场主品嗜,不关你们的事。"
  梁谦显然对馥大姐相当忌惮,闻言呆了一呆。
  兰姑的声音在旁响起道:"你两个忘了规矩吗?谁准你们四处乱闯的。"
  徐子陵淡淡道:"我们正是最守规矩的人,现在有小娟姐带路,怎可认作是乱闯。"
  三人昂然举步,留下气得面无人色的梁谦和兰姑呆立后方。
  场主商秀珣的起居处是飞鸟园,位于内堡正中,由三十余间各式房屋组成,四周围有风火墙,是砖木结构的建筑组群。
  两人随小娟由后门入园,经过依屋舍而建的一道九曲回廊,沿途园林美景层出不穷,远近房屋高低有序,错落于林木之间,雅俗得体。
  最别致处是由于庄园居于高处,不时可看到飞马城下延展无尽的牧场美景,在新月斜照下越见安详宁和。
  遇上的婢仆府卫,均对两人投以注目礼,但见有小娟这场主的近身人领路,穿的又是惴渴ω导兜姆饰,知是新来的人,故没有干涉。
  寇仲和徐子陵已非没见过世面的人,但见厅堂等主体建筑兼用穿斗式和抬梁式的梁架结构,配以雕刻精美的梁檐构件和华丽多变的廊前挂落,加强了纵深感,在园林的衬托下,予人明快、通透、幽深的感觉。
  三人穿门过户,或经天井,或走游廊,最后小娟引他们来到一个轿厅内,将糕饼置于圆桌上,道:"你们在这里坐一会,我去通知馥大姐。"
  小娟去后,徐子陵老老实实的坐下来,寇仲则四处张望,见到西窗外园林的另一边,有座建筑物,凭窗瞧过去,原来是间书房。
  室内布置一式红木家具、桌上放着文房四宝,靠壁的柜架满是古玩摆设,在宫灯映照下,墙的一壁还挂着一副对联,上书"五伦之中自有乐趣;六经以外别无文章。"却不见有人。
  寇仲回到徐子陵身旁坐下道:"这场主不但是个雅人,似乎还有点学识,不过却透出一种孤芳自赏的味儿;希望她不是长得像翟娇那般模样就好了!"
  徐子陵没好气道:"生得貌丑又不是罪过,翟娇的遭遇那么可怜,最好不要再拿她来开玩笑。"
  寇仲点头受教道:"是!是我不对!"
  徐子陵动容道:"这或者是你的一项长处,就是肯承认错误,且能从错误中学习。
  好象你最近爱说仁义道德,正因常给我指责你太过功利,对吗?"
  寇仲尴尬道:"你这小子又来耍我了。"
  徐子陵瞧往窗外反映着月照灯光的园林,微笑道:"你说得对,这商秀珣绝非平凡的女子,只看园内假山奇石的安排,腊梅、芭蕉、紫藤、桂花配置的巧妙,无不宛若一幅立体的图画竖立于窗前,令人玩味不尽,便知她的高明。"
  寇仲笑道:"她还很懂得吃呢。"
  接着俯过身来,低笑道:"假若她有单琬晶的美丽,徐爷会否考虑考虑,凭你的人品外形和武功,该是手到拿来的事。嘿!"
  徐子陵苦笑道:"最好我把单琬晶和商秀珣不分大小的娶了,那你打天下时就要兵器有兵器,需战马有战马哩!"
  寇仲露出狐狸尾巴,大眼放光道:"好主意!哎哟!"
  徐子陵收回打在他大腿的拳头道:"你现在该明白什么叫螺旋劲了,哈!我岂会像你那般不讲道德。"
  足音传来,仅可耳闻。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都看出对方的惊讶。
  原来足音响起处,竟是在连接这轿厅的走马楼,离门口不出一丈的距离。
  那即是说,来人到了两丈的范围内,他们始生出警觉。
  当然不会是小娟熟悉的足音,这可爱的小妮子今天往来他们的糕点房不下二十次,他们随时可在脑海中重复一次。
  此人轻功之高,绝不下于傅君瑜。
  两人头皮发麻的瞧着入门处,暗忖若是傅君瑜找上门来,就糟糕透了。
  接着两人眼前同时一亮。
  一位仪态万千,乌黑漂亮的秀发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她刀削似的香肩处,美得异乎寻常,差可以跟婠婠媲美的劲服女郎,步入门来,对他们的存在没有半丝讶异。
  淡雅的装束更突出了她出众的脸庞和晒得古铜色闪闪发亮的娇嫩肌肤,散发着灼热的青春和令人艳羡的健康气息。
  她那对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这双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仙酿的凤目增添了她的神秘感。
  寇仲和徐子陵瞧得目瞪口呆时,她盈盈来到两人对面大方自然地坐下,伸出罗衣下的纤长玉手,揭开了罩子,瞄了一眼,皱了皱巧俏的秀挺小鼻子道:"香味一般,但卖相却很特别,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么丑陋的小点。"
  寇仲和徐子陵愕然互望,然后慌忙起立,施礼道:"场主!请怒无礼!"
  商秀珣看也不看他们,径自把罩子放在一旁,抓起其中一饼,放到丰润的香唇,小心翼翼地用她整齐而与其肤色对此得相得益彰的雪白小齿,轻轻咬了一角,细心品尝。
  两人紧张地瞧着她香腮微仅可察的动作,可是直到她动静全消好一会后,这婠婠外的另一绝色佳丽仍没说话,也没有回敬他们的注目礼。
  她不说话,两人那敢相询。
  这非是他们没有此胆量,而是他们深怕知道那答案,尤其想起了兰姑可厌的嘴脸。
  在这等若生死决战的一刻,她露出了一丝若月儿破开乌云的笑意,那双似如脉脉含情的大眼睛扫过两人,点头道:"还算可以入口,虽非上品,但创意可嘉,胜过那些墨守成规的所谓名厨。坐下!"
  两人心叫好险,欣然重坐到她对面去。
  商秀珣上下打量了他们,她毫不简单的锐利目光看得两人浑身不自在。
  他们收敛了体内的真气,使神光不会由眼神泄出来,致暴露出底细。
  商秀珣一对黛眉忽然蹙聚,使她秀额现了几道漪涟般的娇俏浅波,不解道:"你们绝不像干这种活儿的人,对吗?"
  寇仲回过神来,暗叫"仙女厉害",点头道:"场主厉害,造饼果然只是我们的副业,正职是走盐货。"
  商秀珣掩嘴"噗哧"娇笑,半晌始放下手儿,像首次认识寇仲般,笑意盈盈的打量了他良久,才柔声道:"你这人倒坦白风趣,逗得我也要失仪无礼,看在这点分上,就每期月结时给你们每人半两黄金,有问题吗?比之私盐的利润该差不了多少。对吧?"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意外。既想不到商秀珣如此爽脆,更估不到当糕饼师傅的收入可以如此丰厚。心中都涌起古怪的感觉。
  商秀珣不待他们答应,道:"这几天我会有很多客人,你们两个就像你们的糕饼般卖相不错,只是眼睛欠了点神采,不过我倒不介意,宴会时就给我出来招呼客人,或者我会着你们解释这些怪饼的制法。"
  两人只好点头应诺。
  商秀珣伸了个无此动人的懒腰后,站了起来。
  他们慌忙恭立送行。
  商秀珣漫不经意道:"牧场有牧场的规矩,犯者会受严惩,连二执事都维护不了你们,这方面大管家会负责向你们解释清楚的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去了。
  两人面面相觑。
  寇仲肯定她已离开后,吁了一口凉气道:"这美人儿又美又厉害,你看她是否识破了我们呢?"
  徐子陵苦笑道:"这个难说得很,但这婆娘确可引死任何男人。"
  寇仲深有同感的道:"她是得天独厚,不但拥有绝世的容色,更有不经意地流露的动人风情,至于财富、权力、武功亦无一欠奉,嘿!有没有兴趣?"
  徐子陵没好气道:"自己心动了还要说这种话,信不信我揍你一顿呢?"
  寇仲颓然坐下道:"为了宋玉致,我已失去了逐鹿她裙下的资格。这就是为争天下必须付出的昂贵代价哩!"
  熟悉的足音自远而近,小娟欢天喜地的挟着香风冲了进来,娇呼道:"场主肯聘用你们哩!我现在带你们去见大管家。"
  ※        ※         ※
  小娟领着他们来到管家府主厅的大门前,示意他们停下,自己则跨过门槛,向坐在厅子内端恭敬道:"大管家,两位小师傅来了。"
  两人偷眼望进去,只见烟雾弥漫,不但有抽烟管喷出的烟气,还有放在屋角几上檀香炉袅袅腾升的烟香,合成一种充盈于厅内的气味。
  一位身材魁梧的秃顶男子,正斜卧躺椅之上,由两个妖艳的女人为他推拿按摩。
  这飞马牧场的大管家握着烟杆吞云吐雾,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儿,头枕高高的软垫子,眼望屋梁,油然道:"这么年轻便有一手好技艺,确是难得。"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听着,暗忖这人的架子,比场主商秀珣还要大。
  从侧脸看去,大管家年纪应是五十上下,鼻子平直,上唇的弧形曲线和略微上翘的下唇颇具魅力,显示出他有很强的个性和自信。
  商震有点自言自语般道:"入我牧场,就要守我牧场的规矩,触犯场规的人,会因应轻重而受罚,明白了吗?"
  两人连忙应是。
  商震别过头来瞧了他们一眼,目光又重新望往屋顶,干咳一声道:"我们少有任用外人,不过这趟情况特殊,又有执事级的人推荐,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顿了顿双目寒芒一闪,侧头盯着两人道:"你们现在穿的虽是有我们飞马标志的衣服,却仍非算是牧场的人,除非三年内能循规蹈距,又得执事级的人推荐,场主批核,否则仍是外人,明白吗?"
  只从他凌厉的目光,便可知他内功已臻一流高手的境界,难怪飞马牧场能如此超然于天下的纷争之外。
  寇仲和徐子陵仍只有点头应诺的分儿。
  商震目光回到上方去,猛抽了一口烟,徐徐吐出道:"外人就有外人要守的规矩,首先绝不能与牧场内任何女子私通。要女人吗?休假时到附近城镇的嘧尤ソ饩龊昧耍否则就要生阉了你们。"
  和两人隔着门槛的小娟垂下头去,连耳根都红透了。
  两人则大感尴尬。
  商震神态自若的续道:"除非特别批准,平时不可擅自离开内堡,至于其它规矩,梁谦会向你们详细解说。退下吧!"
  ※        ※         ※
  到见过梁谦,回到宿舍,已是初更时分,小娟这才欣欣与两人话别,返回场主府去。
  寇仲嗅嗅自己,嗅嗅徐子陵,提议道:"我们这样一身油腻的气味,还要两个人挤在一张床,怎睡得着,不若到澡堂快快乐乐洗他娘的一个冷水浴。横竖家法中又没有不准迟起这一规条,就再睡他奶奶的一个日上三竿吧。"
  徐子陵皱眉道:"但澡堂在那里呢?现在人人都躲到被窝里寻梦去了,想找人来问路都不成。"
  寇仲道:"我刚才尚见到有些房子透出灯光,且澡堂总该不会在几里路之外,我们就边找边问。嘿!就当去找”杨公宝库”前的热身练习,成了吧!"
  徐子陵终于同意,两人各自拿起另一套干净的制服,摸出房去。
  偌大的院子静悄无人,除了他们的房间外,其它房舍均乌灯黑火,有些还传出抽鼻鼾的响音。幸好出入口都挂有灯笼作照明。
  天上满空星斗,却未见月儿露面。
  牧场的方向间中传来羊马的嘶叫,又或犬吠之声,营造出山城独异的气氛。
  寇仲又运用他的地理天分道:"左边去是场主府的飞马园,后面是懵ィ右边是后山,只有对着我们那出口不知通到什么地方,要试就试这个方向。"
  徐子陵倾耳细听道:"但后山处却传来流水的淙淙响音,至不济都有道山泉应景,好过盲冲瞎撞。若触犯了这里的诸多禁忌,要挨棍子吃皮鞭就太不划算了。"寇仲同意道:"还是你比我在行当奴材,我就没想过什么挨棍棍鞭鞭的味儿,哈……"
  低声笑骂中,两人蹑手蹑脚的朝通往后山的出口走去。
  进入月洞门后,才知院落后方有个花园,最妙是有道周回外廊,延伸往园里去,开拓了景深,造成游廊穿行于花园的美景之间,左方还有个荷花池,池心建了一座六角小亭,由一道小桥接连到岸上去。
  月儿出现在右侧天际,洒得这幽静的后园银光闪闪,景致动人之极。
  两人忘了洗澡,赞叹不已。
  寇仲仰望园后急折而下的山崖,石罅间顽强生长的老树矍探伸,迎风轻舞,不禁叹道:"出道以来,我尚是首次生出避世退隐之心,可知这处的感染力量是多么强大。"
  徐子陵深有同感道:"建设这内堡园林的人必是此道中的高手,即使杨广的御园,亦没有这种使人心迷神醉的感觉。"
  寇仲撞了他一下,笑道:"你看那道婉蜒绕过的清溪,必是引进后山泻下来的泉瀑,待我们寻得其源头,快意一番后再到那六角亭乘凉赏月,岂不快哉。"
  徐子陵心情大佳,闻言举步。
  他们以游人的心情,通过左弯右曲,两边美景层出不穷的回廊,经过一个竹林后,水声哗啦,原来尽处是一座方亭,前临百丈高崖,对崖一道瀑布飞泻而下,气势迫人,若非受竹林所隔,院落处必可听到轰鸣如雷的水瀑声。
  两人叹为观止。
  左方有一条碎石小路,与方亭连接,沿着崖边延往林木深处,令人兴起寻幽探胜之心。
  两人一路走去,左转右弯,眼前忽地豁然开朗,在临崖的台地上,建有一座两层小楼,形势险要。
  这时二楼尚透出灯火,显示此楼不但有人居住,且仍未就寝。
  寇仲和徐子陵那想得到路尽处竟别有洞天,正要掉头走时,一把苍老的男声由楼上传下来道:"贵客既临,何不上来和老夫见贝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