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遁去的一

作者:黄易

鲁妙子淡淡道:"在我死前,你能否每晚都到这里来见我呢?"
  徐子陵点头道:"只要我在这里,每晚都可来陪先生谈话。"
  鲁妙子道:"换了是寇仲,必会心切从我身上学得种种绝艺,只有你才无欲无求,随遇而安。若在三十年前,我会选寇仲而舍你;但在今天,你却是我最好的选择。"
  徐子陵皱眉道:"我对先生之学完全外行,恐怕难以在短短时间内学到什么,致有负先生的期望。"
  鲁妙子微微一笑,道:"得得失失,你我都不用介怀,就当是闲聊好了。若非碰巧在这段时间遇上你,我也不会兴起把这三十年领悟得来的一得之见,流传下去的心意。"
  徐子陵沉吟道:"假设寇仲问起我从先生处学到什么东西,我是很难硬起心肠不说出来的。"
  鲁妙子失笑道:"你倒坦白,不过我传你的乃”自然之道”,只合你那种淡泊的人生态度,寇仲绝不会感兴趣,说给他听又何妨呢?"
  徐子陵吁出一口气道:"这就好了。我还以为先生是要教我如何去制作各种机关巧器。"
  鲁妙子再哑然失笑,目光投往窗外,似乎正思量如何把胸中所藏,可一股脑儿传给跟前这天资卓绝的年经高手。
  ※        ※         ※
  寇仲掠上场主府一座钟楼之顶,只见远近屋脊连绵,灯火处处,间有府卫婢仆在院落廊道中经过。
  他依陈老谋所授的方法,迅速判断出那处该是主宅,那处该是招待宾客的舍馆,只要再经侦查,定可找出李秀宁今夜所居之处。
  不由心中叹了一口气。
  她既已定了明天来和自己说话,自己仍要今晚去见她,是否多此一举呢?
  不过转瞬他的理智就被心中燃起充满渴望的火焰所淹没,正要往其中一组目标院落掠去,远方房脊处人影一闪即逝。
  寇仲心中大讶,暂时放下李秀宁的事,疾追而去。
  ※        ※         ※
  鲁妙子缓缓起立,移到窗旁,瞧往对崖的陡峭岩壁,背着徐子陵沉声道:"天地之间,莫不有数,而万变不离其宗,数由一始,亦从一终。"
  徐子陵讶道:"数由一始,这道理简单易明,但由一终,却使人百思不得其解。"
  鲁妙子转过身来,微笑道:"我刚才不是说过,经过这三十年来的潜思,有了个意外的发现,正就是对你这个问题的答案。"
  徐子陵苦笑道:"先生已吊足了我的胃口,可以说出来了吧!"
  鲁妙子欣然道:"我只是希望能使你印象更深刻,才故意用了点手段。"
  沉吟半晌后,鲁妙子徐徐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这两句乃易经系辞中的两句,术家一向视之为教人卜筮之法,皆因卜筮时用着五十茎,演数之法,必除其一,却不知天地之理,尽在这两句之中。"
  接着问道:"你看过易经吗?"
  徐子陵老脸微红,摇头表示未看过。
  鲁妙子叹了一口气道:"古圣先贤,每说及有关术数之事时,因碍于天机不可泄漏的戒心,总是藏头露尾。因为接着那句”分而为二以象两”,便是起卦之法,使人误入歧途,不知上两句用中藏理,理中藏用,实术数最深层的意义。"
  徐子陵尚是首次接触到易数,兴趣盎然道:"这两句听来有趣,究竟包含着甚么天地的秘密呢?"
  鲁妙子淡然道:"五十乃完满之数,当数处五十时,天下万物各处其本位,无有动作,可是若虚其一数,生成四十九时,便多了个虚位出来,其它四十九数便可流转变化,千变万用,无有穷尽。"
  徐子陵拍案叫绝道:"这个解释,确是精采绝伦。"
  鲁妙子大讶道:"你真的明白我说什么吗?"
  徐子陵不解道:"这有什么难明的,就像五十张椅子坐了五十个人,假若规定不准换位,又不准走开,自然不会有任何变化。可是若少了一个人,空了一张椅子出来,那自然会产生很多的变化了。"
  鲁妙子呆瞪了他好一会后,叹道:"你这小子天分之高,当世可能不作第二人之想。
  你刚明白的正是术数的精义。所谓遁甲,遁的就是这个”一”,什么河图洛书,说的无非是先后天八卦,由先天而后天,天地易位,扭转乾坤,变化始生。"顿了顿傲然道:
  "天下间无论哪种学问,至乎武功、人生,其最高境界,都在怎样把这个失去了的”一”找出来,有了这个”一”,始可重返天地未判时的完满境界,这就是我经三十年苦思偶得的最大发现。"
  徐子陵全身剧震,虎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电芒。
  在这剎那,他已把握到一种玄之又玄、关乎天地之秘的至理。
  ※        ※         ※
  寇仲把速度提至极限。
  体内的螺旋寒劲以闪电般的惊人高速来往于经脉之间,使他能在虚空中作出鱼儿在水中灵活自如的游窜动作,比之以前实不可同日而语。
  他落足到一处瓦背,迅又滑落地上,穿过侧旁花园进口的月形洞,倏地横移到树丛后,避过一个刚推窗外望的仆妇的视线,凌空翻过围墙,斜射上一所房子之顶,再弹往屋旁大树伸出的横干处,借方掠至另一所房子上,刚好捕捉到那个黑影正由地上直往内堡外墙顶斜斜射上去。
  寇仲吓了一跳,旋即醒悟对方必是有飞索挂钩那类东西助力,否则除了是宁道奇、毕玄那类高手,谁能以这种直上直冲的方式跃上高达十五丈的城墙?
  此人究竟是谁?
  寇仲点在墙旁一株老榕的枝枒处,提起轻功,全力运劲,像鱼儿冲破水面般,投往墙头去。
  眼看仍差丈许才到得墙头上,寇仲心中叫糟时,猛地觉察体内螺旋寒劲生生不息,仍有余力。
  大喜下再提一口真气,轻轻松松踏足墙头。
  飞马牧场由于地理形势险要,防守只集中在外围处,防外不防内,所以内堡城防并不森严,只要知情避开几座驻有守卫的哨楼,加上第一流的身法,便可出入自如。
  寇仲惯于逃命潜隐,登墙后立则伏地前窜,探头往外望去。
  山城连绵的房舍在城墙下延展开去,至外城墙而止。
  之外就是辽阔的牧场,篷帐处处,马羊嘶叫。
  那黑影没入一所小宅院后,再没有出现。寇仲心中暗叹,决定取消了私会李秀宁的千载良机。
  腾身下墙,朝黑影隐没处赶去。
  ※        ※         ※
  鲁妙子脸上现出神圣的光辉,一字一字地徐徐道:"这”失落的一”又或”遁去的一”随着天地周游不息,流转不停,同时存在于万物之中,老子名之为”道”,释迦称之为”佛”,佛正是觉悟的意思,千变万用,尽在其中。"
  徐子陵拍案叹道:"这实是武道中最厉害的心法,就像生死对决中,这”遁去的一”亦随招数流转不停,只要能准确掌握,便能决定对方的生死。"
  今赵轮到鲁妙子一脸茫然,皱眉道:"我倒想不到这道理和武功两者间有什么关系。"
  徐子陵理所当然地道:"以决斗者本身而言,气发则为窍,而气发的至本原处,则是活的生死窍,若此窍被破,任是宁道奇、毕玄之辈,亦必死无疑。倘真气游走全身时,此窍亦不断转移,就像这”遁去的一”随天数不断变化那样子,则敌人便无从掌握和破解。"
  鲁妙子愕然瞪了他半晌,叹道:"你这心法不但从未载于典籍武经,更从未有人提过。唉!我常自诩聪明过人,只因所学太博,未能专志武道,成就才及不上宁道奇之辈,岂知今天见到你,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武学上的绝世天才。"
  徐子陵不好意思的道:"我只是随口乱说,不过这有趣的道理,我必须和寇仲好好研究,先生不会介意吧!"
  鲁妙子发了一会儿呆后,道:"我怎会介意呢?刚才你似乎仍意犹未尽,可否再说来听听?"
  徐子陵与奋地道:"刚才只是以人身本体气窍而论;若在招式上,则有最强和最弱处,亦随招式变化流转不停,如能避强击弱,就是最厉害的制敌手法。"
  鲁妙子皱眉道:"这方法对付一般高手犹或有效,可是像宁道奇、祝玉妍那类高手,保证绝无至弱之点可寻。"
  徐子陵却不以为然道:"他们非是没有至弱之点,只是至强至弱能合而为一,使人无强裳鞍桑〖偕枘芟纫徊秸业狡湎伦疟浠,从使击在空处,亦可使其露出最弱的一点。
  天!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弈剑之术了。那就等若下子,每一着都迫得对方不得不应子,不得不露出破绽。"
  鲁妙子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现出苦涩自嘲的表情,哑声道:"你现在比我更能把握到这道理的精要,我大可以一股脑儿传你如何把这玄妙的理论用于园林、建筑、机关等诸学问上的法门哩。"
  ※        ※         ※
  寇仲掠过大宅的后园,穿过一道长廊,到了前后进间的天井处,拔身而起,在屋瓦处没作片刻停留的跃落地面,移到屋宅西窗下的暗影里,正要探头观看,屋内有人"咦"
  了一声。
  寇仲大吃一惊,此人竟高明至可察觉自己的来临,可肯定武功更胜刚才他跟踪的那个黑衣夜行者。那敢怠慢,闪电般避往附近一丛草树后。
  风声骤响,一个青衣大汉穿窗而出,灼灼的目光扫视远近,又跃上屋顶。
  刚才那黑衣人显是由对窗掠出,这时绕宅来到西窗前,娇呼道:"没有人呢!你是否听错了。"她蒙上头罩,只露出眼睛和鼻子。
  暗处的寇仲暗忖原来是个娘儿,却肯定自己未听过她的声音。
  大汉跃落她身旁,探手挽着她的腰肢,笑道:"可能是耗子走过吧!小心点总是好的。"
  寇仲心骂你的爹才是耗子,瞇起眼睛,只露一线的朝那大汉瞧去。
  此人年在二十四、五间,身材不高,但膀阔腰圆,虽不算好看但却有种粗犷的男人味道。
  他笑着向那女子说话,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神色严峻,毫无表情,两只眼睛从浓眉下扫视园内每个阴暗角落,反放过了就在他十步开外的草树丛。
  女子昵声道:"人家怎敢不小心呢?不怕给你像那晚般惩罚吗?"
  男子发出一阵充满淫亵意味的笑声,搂腰的手移到她香臀上,道:"时间不早了,老家伙宴罢就要回家,我也要去作报告,今赵如若事成,包保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寇仲暗叫可惜,竟没有机会偷听他们的阴谋。
  女子不依道:"老鬼还要处理很多事,那有这么早回来的,时间尚早哩!"
  她的声调语气都充满了暗示性,连偷听的寇仲亦感觉到那挑逗力,不由暗求老天爷使这男人把女的留下,那便可多知道点他们的秘密了。
  岂知大汉不为所动,眉毛微微一扬,便回复冷酷的表倩,奸笑道:"迟些再整治你这骚蹄子,快回去!"
  女子怨道:"你这人真是铁石心肠,既把人送去陪那老鬼睡觉,弄得人家晚晚半上不下的,难得有机会又不肯安慰人家。嘻!但奴家最爱的就是你这种豪情气慨。走哩!"
  两人亲了个嘴儿后,毫不停留的分两个方向掠走。
  寇仲毫不犹豫的追着那男人去了。
  只要再听到此荡妇的声音,定可以把她认出来。现在他最好奇的是此君如何克服牧场的天险,回到外面的世界去?何况他的手正痒得非常厉害呢。
  ※        ※         ※
  鲁妙子欣然道:"园林之道,实乃自然之道。其大要在一,因势施景,有如画龙点睛。明乎此道,其它豁然而通,既可怡情养性,又可触发天机,绝不可以小道视之。"
  见徐子陵不住点头,奇道:"为何这些缥缈难明的意念,你总能听得眉飞色舞?"
  徐子陵坦然道:"自踏足内堡后,我心中便有先生刚才说的那种感觉,只是没法学先生般这么玲珑透彻的以恰当的言词形容出来,所以自是听得非常痛快。"
  鲁妙子呆了片刻,又喜又恼道:"真想找一些话你是听不明的,哈!其实我该高兴才是。就像伯牙遇上叔齐这知音人,否则对牛弹琴,只怕我要气得短几天命。"
  鲁妙子长长嘘了一口气,道:"园林虽千变万化,其要只有九:就是空间、明暗、分隔、装衬、立象、色相、气候、嗅香、果供。记着了吗?"
  徐子陵重复了一遍,竟是一字不差。
  鲁妙子试探道:"明白吗?"
  徐子陵抓头道:"先生解说得这么清楚,有何难明之处?况且此九要除最后两项我一时想不到如何运用在武技之外,其它全可派上用场。至此才明白先生所说任何事物到了最高层次时,全是相通之语。"
  鲁妙子苦笑道:"我何曾解说过什么呢?打死我也不信就凭这几句话你就可明白我精研出来的要领,你先给演解第一要诀空间吧!"
  徐子陵微笑道:"我是否该故意说错呢?"
  鲁妙子失声狂笑,大力拍了他肩头,捧腹道:"三十年来,我从未试过像今晚的痛快开怀,真说不定可多延几天命。说吧!我鲁妙子岂是如此胸襟狭窄不能容物之人。"
  徐子陵道:"空间乃无处不在的东西,例如两人对垒,空间便不住变化,谁懂掌握空间,谁就把握致胜契机。园林亦然,有暗示性的空间,例如高墙之后,萝隐宅舍;有深远的空间,便如屋后深渊。其它平远高远、高低掩映,小中见大,均在空间的布局。
  我有说错吗?"
  鲁妙子沉着地道:"那明暗呢?"
  徐子陵道:"事实上这是个方向的问题,向阳背阳,景物便截然有异。像先生这小楼西斜的一边植有高大的林木,便可改光天化日为浓郁绿荫。又例如日洒月照下,墙移花影、蕉阴当窗、梧荫匝地、槐荫当庭。只是这种种明暗的运用,已可生出无穷的意境。"
  鲁妙子不容他思索,跳问第五要的立象。
  徐子陵从容答道:"那等若画龙点晴,就是在园林关链处,例如庭院、天井、月台、路口等处,以古藤、老树、台、座、栏、篱,又或亭、廊、轩、榭、假山、鱼池、小桥诸如此类,缀景成象,使人有观赏的重心。"
  鲁妙子拍案叹道:"你这小子满师了,快给我滚,明天再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