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衷心感激

作者:黄易

徐子陵正要溜出惴浚给寇仲一把抓着,只好苦笑道:"熏鱼儿的整个流程作业已准备妥当,要解说时口若悬河的寇名厨一个人便可应付自如,硬要把小人留下来,不觉有点浪费人力吗?"
  寇仲苦溜溜的道:"算我请你求你好了,没有你在,我怕会做错事,嘿!"
  徐子陵道:"有什么事可能做错的,例如呢?"
  寇仲干咳一声道:"例如我一时不慎,舍大业不顾而情挑公主,又例如我大失男儿汉的体面,跪地哀求她嫁给我,唉!一世人两兄弟,你就给我乖乖的留在这里壮胆吧。"
  徐子陵失笑道:"你当她是来和你幽会吗?我可保证兰姑会在旁拍她马屁,甚至美人儿场主亦会虎视眈眈,看看你和她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寇仲摇头道:"你对女人的经验仍是差老子少许。你昨晚有否注意公主她的神态,那种心乱如麻、不知所措的表情,正代表她对我亦非是全无情意。所以她今天不来则已,否则定会找种种借口遣开其它人。"
  徐子陵讶道:"你不但窍穴长在天灵穴处,还多长了对眼睛,我明明见你昨晚只管看着地板,凭什么可见到她微妙的变化表情呢?"
  寇仲尴尬道:"像我这种级数的高手,纯赖感觉已可知道很多事,明白吗?徐低手!
  快滚回来!"
  徐子陵举手道:"我上茅厕也可以吧?"
  寇仲改变策略,搂着他以差些就要亲他一口的热情道:"我的好兄弟,记得早去早回。"
  徐子陵正以为可逃出生天,岂知寇仲追上来道:"一世人两兄弟,都是共同进退妥当点。"
  徐子陵脱身不得,苦笑道:"胆子这么小,怎学人争霸天下?"
  "你两个要到哪里去!"
  两人愕然转身。
  商秀珣和李秀宁正沿着长廊,联袂而至,出奇地没有其它随从。
  商秀珣仍是一身劲装武士服,头戴羽帽,妩媚中带着勃勃英气。
  李秀宁出奇地朴素,纯白的裙褂配上蓝花黄地的小背心,显得楚楚动人。这美人像宋玉致那样,有种高门大阀出身的女子独特高贵娇美的气质,能令任何男子生出自惭形秽之心。
  两女在廊外漫天阳光的衬托下,更是艳光四射,又似带着某种超乎凡俗的奇异禀赋。
  一时两人都看得呆了。
  两女盈盈来到两人身前,李秀宁大方地微笑道:"对不起!累两位大师傅久候呢!"
  两人忙施礼响应。
  商秀珣淡淡道:"小宁你先向公主讲解,我要和小晶说几句话。"
  寇仲见到李秀宁,什么都忘了。还恨不得和她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忙领着李秀宁到惴咳ァ
  商秀珣带着徐子陵朝后园走去,到了亭子才停下步来,道:"那老头子昨晚和你们说了些什么话?"
  徐子陵答道:"他教我们造园建林的学术,场主要否我重复一趟?"
  商秀珣背着他道:"没有说其它的事吗?"
  徐子陵叹了一口气道:"他还有说及自己,说因在三十年前被敌所伤,这几天旧伤复发,命不久矣!"
  商秀珣娇躯微颤,失声道:"什么?"
  徐子陵低声道:"照鲁先生自己估计,他只可多活十天八天,或者正因如此,他才会看上我们吧!"
  商秀珣缓缓转过娇躯,美目深注的瞧了他好半晌后,柔声道:"你们有否想过自己的前途,还是满足于当两个厨子呢?"
  徐子陵对她忽然岔开话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置可否地答道:"不做厨子,我们可以干什么呢?"
  商秀珣不悦道:"你们本来就不是厨子,而是走私盐的贩子,现在竟敢对我说这种话。"
  徐子陵这才记起寇仲说过的话,从容道:"无论做什么,都不外求财,走私盐风险既大,随时可血本无归,怎及在这里可每月稳收半绽真金。"
  商秀珣双目射出锐利的光芒,语含深意问道:"赚够了钱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徐子陵胡诌道:"那要由时局决定,若天下回复统一太平,我们就回乡开间小菜馆。
  嘿!对我们来说,这已是很了不起哩!"
  商秀珣微笑道:"还要骗我,只听你说话的条理分明,谈吐应对的高雅,便知你们非是一般凡夫俗子,否则以鲁妙子的高傲自负,怎会有兴趣在你们身上花费时间,你两个究竟是谁,到这里有什么目的?"
  徐子陵心中叫糟,幸好念头一转,立有对策,苦笑道:"场主真厉害,我两人其实是扬州人士,娘家更是扬州的世家,以经营酒楼名闻当地,后来昏君被刺,扬州大乱,暴民乱兵四处抢掠,累得我们家破人亡,辗转逃往余杭,先是在菜馆工作,后来见私盐利润丰厚,才行险一博,岂知路遇贼劫,仅能保命脱身,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这番话半真半假,除非商秀珣有肯定的情报,否则绝难找出破绽。
  他更不虞这美女可由扬州联想到他们真正的身分,因为除了宇文化及等有限几人外,谁都不知道他们本是扬州的小混混。
  商秀珣与他对视了半刻,黛眉轻蹙道:"你们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徐子陵道:"我们都是石龙道场的弟子,后来石龙开罪了那昏君,罪诛九族,幸好外公给我们花了一笔钱,我们两个才不致被株连。"
  商秀珣有点不知再问他什么才好的样子,默然不语。
  徐子陵这才真的放下心来,知她对︽长生诀︾和石龙的关系并无所闻。
  商秀珣忽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坦然道:"坦白说,像你两兄弟的体格气质,实是世所罕有,否则老头子亦不会看中你们。不过由于你们错过了练武的黄金岁月,现在无论如何下苦功,将来亦是成就有限。唉!当厨子又浪费了你们这等人材,所以最好趁老头子尚未断气,求他传授某种拿手绝活,我或可酌才录用,你们亦不枉此生。"
  徐子陵首次对她生出好感,恭敬道:"多谢场主指点。"
  商秀珣不知何故默然轻叹,才道:"回去吧!李秀宁该学懂怎样制熏鱼了,柴绍真是那么有魅力吗?"
  最后那一句令徐子陵听得呆然以对。
  ※        ※         ※
  寇仲甫踏入惴浚便伸手指着整齐陈列台面的诸般材料,一本正经的介绍道:"这是佐料,这是酱料,这……"
  李秀宁打断他道:"没人在旁哪!"
  寇仲像被人点了穴道般,凝止了片晌,才颓然垂手道:"公主有何指教。"
  李秀宁移到他身后,轻轻道:"二哥很记挂着你们,常因你们不肯随他打天下而愀然不乐。今番能再见着你们,真是好极了。唉!你们怎会躲到这里当厨子的?是否因怕了李密?"
  寇仲猛一挺背,冷然道:"我们怕过什么人来呢?"
  李秀宁欣然道:"难怪二哥对你们赞不绝口,只看你们把所到之处都弄得天翻地覆,便可知你们的能耐。到现在我才知二哥当年对你们的评价,非是过誉之词。"
  寇仲感到李秀宁说话时呼吸的芳香,轻轻飘送到鼻子前,苦笑摇头,移到窗前,呆瞧着日照下院落的动人情景,心中百感交集。
  他终于有成就了,可是已换不回以前的日子。
  若这番话是李秀宁当年说的,他便不用因自卑而黯然引退,不敢与柴绍争夺她的芳心了。
  李秀宁见他走到一旁发呆,心中暗叹。
  以她的兰心慧质,当年已明白寇仲对她的情意。不过以她的家势才貌,对她倾心的男子都不知凡几,所以并不放在心上。
  但今番再见寇仲,他不但成了一位轩昂俊伟的男子汉,最扣动她心弦的是他所具有的某种难以形容的气质。
  不过她和柴绍的事已成定局,包括她自己在内,谁都不能改变,也不愿改变。她正进退两难,不知该站在原处,还是该移近寇仲,寇仲的声音传入她耳内道:"你嫁人了吗?"
  李秀宁娇躯剧颤,垂下螓首黯然道:"虽仍未嫁人,但和嫁了人已没有多大分别。"
  寇仲仰天一阵长笑,旋风般转过身来,双目神光如电道:"好!就当你已是别人的妻子。你或者感到难以理解,但事实上我却很欢喜这答案。因为可以使我以后再心无旁骛,专志为自己的理想奋战。"
  李秀宁见他像变了另一个人般,露出她从未想象过会出现在寇仲身上的那不可一世的霸道豪气,吃了一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寇仲威棱四射的眼神化作无比的温柔,露出一个似阳光般灿烂的招牌笑容,雪白的牙齿更是闪烁生耀,歉然道:"小弟一时情不自禁,累公主受惊,万分抱歉。看来今天公主亦志不在熏鱼,而在能否招揽我们两个小子。而公主现在也该知道那答案了。"
  李秀宁深吸一口气,压下被寇仲影响波动不休的情绪,点头道:"秀宁虽把握到寇兄的心意,但仍难免感到非常惋惜和失望,事情是否仍有转圜的余地呢?"
  寇仲差点由英雄变作狗熊,冲口而道出"除非你肯嫁给我吧!"幸好想起了宋玉致和自己一手创办的双龙帮,硬把这股冲动按下,从容微笑道:"生命之所以有趣,皆因我们虽失去很多东西,但亦得回很多东西,有欢欣雀跃的时刻,亦有神伤魂断的日子。"
  接着大步走到李秀宁娇躯前,低头深深瞧进这美丽公主的秀眸内,虎目射出令她心弦抖颤的海样深情,以无比温柔的语气道:"秀宁或者从未将我寇仲放在心上,可是在我寇仲来说,秀宁你却是第一个使我饱尝那种使人彻夜难眠、患得患失,但又无比兴奋的初恋滋味的女子,虽只有一个晚上,但已使我非常感激,谢谢你。"
  李秀宁"呵"的一声娇呼时,寇仲已大步走出惴咳ァ
  再没有回过头来。
  ※        ※         ※
  商秀珣和徐子陵一先一后来到惴棵排裕见寇仲神情木然的大步走出来,均感愕然。
  不待商秀珣说话,寇仲昂然在两人旁走过,咕哝道:"我要上茅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