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大显神通

作者:黄易

徐子陵跃上横梁,置身梁桁间的空隙处,把全身精气收敛,催动内息,静观下面的变化。
  砖墙倒塌的声音仍不断传来,只见八个人鱼贯从地道钻出来"蓬!"
  但听声音,便知外面那间屋子已经完了。
  但当然不会找到任何人,皆因商秀珣等已由地道移师至此处。
  三执事陶叔盛的声音在下面响起道:"柳执事究竟干什么的,到现在仍未率人来援?"
  商秀珣冷喝道:"闭嘴!柳执事必须避过敌人的主力,才能依计赶来。这着诱敌之计乃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谁叫我们错估敌人的实力,以致进退失据。"
  馥大姐的声音道:"有人过来了!"
  众人忙屏息静气。
  外面主宅处仍传来门碎窗裂的杂声。
  徐子陵探头下望,只见下面的八个人分成四组,各据一窗往外窥探。
  商秀珣和馥大姐占了个窗子,陶叔盛独据一窗,其它五人看来乃商秀珣的侍卫。
  可以想象商秀珣的队伍曾遇上伏击,这组人护着商秀珣杀出重围,避来这经鲁妙子设计的村庄,再发讯号通知柳宗道率兵来援。那知四大寇不知如何竟能清楚把握到他们的行踪,亲身追来,使他们顿陷困境。
  陶叔盛忽然回头瞧了各人一眼,见人人精神全集中到窗外,右手迅快地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抖手要射出窗外时,徐子陵再顾不得后果,低喝道:"住手!"
  屋内八人骇然大震,齐朝梁柱望上来。
  陶叔盛忙偷偷把东西收回怀内去。
  商秀珣等明知有人,但都不敢声张。
  徐子陵探头轻叫道:"我绝非贼方的人,更全无恶意,现在下来了!"
  商秀珣乃大将之材,知道这神秘人功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内功路子更是无比怪异。
  倘跟他动起手来,只会惊动贼寇,遂挥手指示各人腾出空间,以示诚意。
  徐子陵沿柱往下滑去,足未沾地,陶叔盛抢前一步,伸指戳住他胸胁处。
  指风嗤声响起。
  商秀珣想喝止也来不及了。
  徐子陵知他怕被自己看破是内奸,冷哼一声,竟任由他的指尖戳在身上,右掌闪电拍出。
  陶叔盛心中大喜,暗忖尽管你有真气护体,亦难挡我凌厉指劲。
  岂料指尖刚触及徐子陵肌肤,劲力欲吐时,一股奇热无比的怪异真气已先一步透指而来,直钻入他指脉内,不但迫得自己的真气四散流窜,还强攻进经脉去。
  陶叔盛全身剧震,魂飞魄散时,徐子陵的右掌改拍为拂,扫在小腹处。
  陶叔盛颓然欲倒,却给徐子陵的手一把抽着腰带,轻轻放倒在地上。
  本来他至不济亦可支持上十招八招,只估不到世间有如此怪异的劲气,才一个照面下着了道儿。
  包括商秀珣在内,无不目瞪口呆,势想不到以陶叔盛的功力,竟这么容易给人收拾了。幸好此人似乎并无恶意,只是点了陶叔盛的穴道,使他暂时昏了过去。
  商秀珣长剑扬起,遥指这充满粗扩味道的轩昂男子,冷喝道:"你究竟是谁?"
  徐子陵功聚双耳,细察远近的动静,知道贼寇暂时移师往别处搜索,松了一口气,深深望进商秀珣的俏目里去,装出豪迈不羁的神态,洒然道:"刚才鄙人冒眛发言惊扰,场主可知是什么原因呢?"
  商秀珣冷冷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瞧着仰躺他脚下的陶叔盛,淡淡道:"若朋友不先表明身分,一切免谈。"
  徐子陵退到陶叔盛原先立处,道:"场主只要派人搜索贵属怀内之物,便明白我的说话!"
  商秀珣愕然朝他瞧来,秀目射出锐利的光芒,沉声道:"朋友意思是指他乃叛徒吗?"
  只听她的语调,便知她早心中生疑,只是不敢肯定他真是内奸而已!
  因为这个月刚好是陶叔盛当值负起收集情报的重任。
  徐子陵淡淡道:"适才我见他欲把烟花火炮一类的东西投往窗外,咦!有人来呢!"
  破空之声同时由四方八面传至。
  ※        ※         ※
  牧场靠峡口的原野处。
  寇仲藏身一棵大树之上,全神贯注五十步外的李天凡、沉落雁等一行十五人的动静,瞧着他们换上牧场的装束,其中一个身形和样貌都有点酷肖商震的老者,更打扮成商震的模样,若非熟识他的人,还要在近处细看,才能分辨其伪,否则很易便被他鱼目混珠瞒过。
  此时见他提起烟管,呼噜呼噜的吞云吐雾,连寇仲亦要心中叫绝。
  其它人则是扮作商震随卫的行头,以李秀宁这些外人,又有苑儿在旁掩饰,不中计才怪。
  此计最厉害处,就是把李秀宁引离城堡,而李秀宁又势不能率领大批手下前往赴会,假商震在李天凡、沉落雁等众高手配合下骤然发难,成功的机会实是极大。假扮商震的正是那被称为陈老师的人,除李天凡和沉落雁外,亦以此人武功最强横。
  另外尚有一个三十来岁白姓大汉和一个叫马方的瘦汉,看来都是这群人中武功特别高明的好手。前者背挂双斧,后者则腰佩长剑。
  其它十人年纪在二十至二十五之间,人人太阳穴高高鼓起,只从他们能攀山越岭潜入牧场,便知非是庸手。
  沉落雁神色冷漠,消瘦了少许,但仍是那么美丽,正以帽子把秀发遮盖起来,一身男儿打扮,另有一股引人的味儿。
  四周不时传来马嘶声,牧场一片宁静。
  现在牧场的人均集中到两边峡口和城堡去,牧场只留下十多个人守卫,像个不设防的地方,兼之这处是近东峡的疏林区,又是星月迷朦的深夜,发生了什么事,谁都不会知道。
  整个阴谋是那末天衣无缝,唯一的破绽就是给寇仲在旁窥伺个正着。
  沉落雁边行边简单扼要地道出动手的时间和配合的方法,这时李秀宁来了。
  寇仲运足目力瞧朝环录园的方向瞧去,七道人影刚抵疏林边沿处,李纲和窦威领头,中间是李秀宁和苑儿,押后的是柴绍和另一年轻高手,迅速接近。
  寇仲心念一动,滑下树去。
  ※        ※         ※
  商秀珣色变道:"快入地道!"掌按馥大姐的粉背,首先吐力把爱婢送入地道。
  其它人慌忙紧随。
  商秀珣抓着陶叔盛的腰带,略一犹豫,朝徐子陵道:"朋友!下来吧!"
  徐子陵微微一笑道:"我留此对付敌人,场主记得关上入口。"
  商秀珣提起陶叔盛刚跃入地道,闻言愕然抬头朝他瞧来。
  两人目光相触时,大门四分五裂,一人挥刀杀至。
  徐子陵大喝一声,凝聚到巅峰的一拳隔空击出。
  "蓬!"
  那大汉竟连人带刀,给他无可抗御的拳劲轰得风车般急旋着往后飞退,撞倒了五、六个随后而来的贼寇,人人骨折脏裂,无一幸免,可见此拳之威。
  商秀珣看得目瞪口呆,等徐子陵再催她走时,才没入地道去,关上入口。
  左右两窗同时碎裂,两枝长矛如毒蛇吐舌般电射刺至。
  徐子陵听着地道口掩闭的声音,两手左右分张,一把抄着两矛,运劲震断,那两人留不住势,同往他撞来。
  徐子陵双手回收,左右肘重击两人胸膛。
  那两人喷着血颓然倒地。
  接着徐子陵看也不看,把两截断矛往后反手掷出,正中另一穿窗而入的大汉胸前,那汉一声不吭,倒撞窗框,上半身仰挂出去,死状离奇可怖。
  屋外倏地静了下来,只有火把猎猎燃烧的声音,却没有人再敢闯进去。
  曹应龙的声音在门外暴喝道:"商秀珣,有胆就滚出来和曹某见个真章。"
  这众寇之首显然是被徐子陵的霹雳手段,激起了凶性。
  徐子陵涌起万丈豪情,哈哈一笑,负手悠然步出门外。
  屋前横七竖八的躺满尸体,死状千奇百怪,难以形容。
  以曹应龙为首的四大寇一字排开,其它人在他们身后布成弯月的阵势,强弓劲箭、刀斧剑矛,在火把光下闪烁生辉,杀气腾腾。
  百多道目光,全贯注在徐子陵身上。
  众寇见出来的非是商秀珣,大感愕然。
  "寸草不生"向霸天戟指厉喝道:"你是何人?"
  徐子陵从容道:"我是什么人,你连问的资格也没有!"
  众贼怒叱连声,十多枝劲箭离弦而出,向他疾射而来。
  ※        ※         ※
  两边人马逐渐接近。
  李秀宁亦是谨慎小心的人,放缓脚步,到离假商震等三丈许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施礼道:"大管家你好!"
  假商震踏前一步,领着众人回礼,道:"这都是随我多年的心腹手下,宁公主可以放心。"
  此人连商震的老嗓音都学了七、八成。加上故意压低声音说话,不熟悉他的人确很难分辨。
  李秀宁瞥了苑儿一眼,淡然道:"要劳烦大管家从东峡抽身赶回来,秀宁真过意不去,为何诸位不用马匹代步呢?"
  假商震装模作样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唉!咦!"
  足音从李秀宁等后方传来。
  两方人马均讶然瞧去。
  只听有人嚷道:"公主啊!对不起,我解完手了!真舒服!"
  李秀宁娇躯剧震,认出是寇仲的声音。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一个满脸络腮胡、满带泼野神色的鹰钩鼻汉子,由林木间搓着肚子一步高一步低的赶来。
  柴绍等知他厉害,色变下正要掣出兵刃,李秀宁及时以手势制止,娇呼道:"都着你不用来了,你听不到吗?"
  寇仲改变声音不住点头道:"公主息怒!公主息怒!"
  那边厢的假商震、李天凡、沉落雁等都看得眉头大皱,又是一头雾水。
  以李秀宁的尊贵身分,她的手下怎可说出"解手"这么无礼的话来呢?
  寇仲像看不到李秀宁般,左摇右晃的在柴绍等的怒目注视下走到两帮人中间处,干咳一声道:"公主恕罪,请先让小人引介,嘿!"
  接着伸手指着假商震身后侧的李天凡,朗诵般唱道:"这位是李天凡公子,乃瓦岗寨密公的独子。"
  李秀宁等同时色变。
  寇仲身子一晃,闪到苑儿之侧,嘻嘻笑道:"这位俏夫人乃真大管家新纳之妾,以前的身分却是李公子的女……啊!"
  苑儿知身分暴露,那还沉得住气,翻出袖内暗藏的猝毒匕首,分往寇仲和李秀宁刺去。
  李秀宁早在寇仲揭破李天凡身分时便对苑儿留了神,娇哼一声,翠袖拂往刺来的匕首锋尖处。
  寇仲装作骇然退开,大叫大嚷"要杀人呀"声中,又赶到假商震身前。
  苑儿见没了寇仲阻挡去路,收回刺向李秀宁的匕首,避过她拂来的一袖,正要开溜时,柴绍无声无息地一指戡在她背上,苑儿应指倒地。
  寇仲不理假商震等人人脸露杀机,哈哈笑道:"这位假冒大管家的人叫陈老师,至于大名嘛……哼!"
  李天凡旁的一名年青大汉按捺不住,抢前挥刀削向寇仲左肩,刀法迅快严密。"铮!"
  井中月离鞘而出。
  众人只觉黄芒暴现,尚未看得清楚时,"当"的一声,那进袭者连人带刀旋飞开去,到翻倒地上时仍要滚出丈许之远,撞上一棵树才颓然停下,当场毙命。
  如此霸道怪异的刀劲,众人还是初次得睹,登时镇着了李天凡方所有想出手的人。
  寇仲像做了件毫不足道的小事般还刀入鞘,来到假商震另一边的沉落雁前,尚未发话时,沉落雁已冷冷道:"不要装神弄鬼了,你的好兄弟呢?"
  寇仲把大头凑过去,涎着脸道:"因他怕了你,所以躲起来哩!"
  李天凡方无不愕然,想不到两人竟是旧相识,却怎也想不起武林中有那个厉害的人物像他的样子。
  沉落雁秀眸射出奇异复杂的神色,轻轻道:"教他出来杀了我吧!"
  寇仲退了开去,哈哈大笑道:"谁舍得杀有沉鱼落雁之容的沈军师呢?"
  "锵!"
  井中月出鞘。
  寇仲脊肩猛挺,登时生出一种横扫千军的霸气,厉喝道:"除沈军师外,其它一个不留?"
  双目寒芒罩定李天凡,井中月划出,去势强猛绝伦,但偏又予人灵动无迹的奇异感觉。
  螺旋的真劲,笼布整个战场。
  李秀宁娇躯轻颤,心知自己这一世都休想忘了目下寇仲的威霸动人的气概,偷看了站到身旁的柴绍一眼,他正脸露惊容地瞧着寇仲,芳心里不由生出轻微的犯罪感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