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生死真情

作者:黄易

徐子陵足尖点地,弹往前方上空,避过激射而至的箭雨,再一个大空翻,正要往四大寇扑去时,四寇之一的"焦土千里"毛燥焦雷般暴喝一声,斜冲上天,炮弹似的朝他射去,双掌推出。
  徐子陵心中叫好,这使他免去了受第二轮箭攻之苦,同时又感到周遭的空气寒若冰雪,气漩狂冢激起他强大的斗志,趁势两腿弹出,足尖刚好点在对方掌心处。
  毛燥高瘦的身体剧烈抖颤了一下,不但强大的掌劲被迫得不是往掌沿处泄出,就是倒撞而回,在经脉中乱窜,使他难过得要命。
  原来徐子陵这两脚的劲度绝顶怪异,一轻一重,轻者柔而妫不但使他右掌的劲气无法吐出,还给对方有若游丝的一股真气钻入掌心,长驱直进般送入脏腑。
  重者则刚猛无伦,像个不断急转的钻子般狠狠在掌心锥了一记,手掌登时如着火灼,劲气像大石投水般往四外溅泄。
  毛燥一生杀人如麻,大小战争无数,尚是初次遇上这种怪异厉害的真气,闷哼一声,运起千斤堕,往下落去。
  "鸡犬不留"房见鼎见毛燥吃了大亏,怕徐子陵乘胜追击,背上两根各重逾百斤的狼牙棒来到手中,巨躯翻腾斜起,快速来到徐子陵上方,狼牙棒舞出重重棒影,凌厉无匹的往徐子陵罩下去。
  "寸草不生"向霸天矮胖的身体则由地面冲前接替毛燥,两只钢齿环左右旋飞,斜斜往仍离地寻丈的徐子陵两胁弯旋过去,发出奇异的尖啸声,气势逼人。
  除了曹应龙昂立不动外,其它贼寇亦空群而出,拥往三人交战处,布下重重围困。
  徐子陵紧随毛燥往下疾落时,猛提一口真气,翻身两脚疾踢,破入房见鼎的棒影里,一丝不误的踢中他两根狼牙棒。
  同时双掌虚按,发出两股螺漩狂冢袭向毛燥的瘦背。
  丈外的曹应龙大吃一惊,急跃而起,双掌内收后再平削开去,两片锐利的劲气,却非是攻击徐子陵,而是削往徐子陵下压往毛燥的掌劲。
  "笃笃!"
  脚尖正中狼牙棒。
  螺漩劲气透棒而入,破进房见鼎的真气内,房见鼎不但所有后着变化无以为继,还阵脚大乱,迫得借力飞开。
  心中不由骇然大震,为何忽然间会钻了个厉害至此的高手出来。
  下跌的毛燥感到气漩压体,知道不妙,勉强压下经脉内翻腾的气劲,又吐出一口助他减压的鲜血,右掌按往地面,真气吐出,就借那反撞之力,凌空侧滚,希望能避过这可要他小命的两掌。
  "蓬蓬"闷响,徐子陵的掌劲给曹应龙后发先至的掌风削个正着,劲度登时大幅减弱,同时整个人被带得往回拋飞。这才知曹应龙之所以能成众寇之首,皆因功力实远胜其它三大寇首。
  曹应龙则浑身剧震,往后退了两步,亦暗叫厉害。
  向霸先的夺命齿环由于连着细丝,此时经他把真气注入丝内遥控,两环改变角度,如影附形的锲着徐子陵追至。
  徐子陵一声长啸,闪电堕地,避过飞环。
  矛枪刀斧,立时从四方八面攻来。
  徐子陵知道若不把握机会,趁毛燥尚未回过气来,加以搏杀,那今晚就休想再有第二个机会。
  心中闪过寇仲的大头,暗忖有他在就好了。
  念头才起,他已扑伏园内的草地上,双腿车轮般往四周狂扫,飞天神遁却从敌人脚下的间隙无声无息的电射而出,在神不知鬼不觉间疾往落地又弹起的毛燥右脚眼抓去。
  向霸天和房见鼎见徐子陵被己方十多个高手围着厮杀,暗忖先消耗他一点气力也是上策,遂在外围押阵,蓄势以待。
  曹应龙则缓缓朝战圈迫来,两手持矛,每踏下一步,地上都现出一个深达三寸许的足印,显示他正不住提聚功力。
  毛燥跳起来后,功力已大致回复过来,心中杀机大盛,正要报仇雪耻,忽地右脚踝痛入心脾,骇然下望时,只见一只打造精巧的钢爪,活如魔手般五爪深陷肉内,还生出一股强大的拉扯力道。
  毛燥吓得三魂七魄各去了大半,忙沉桩坐马,右脚运劲回拉。
  那边厢的徐子陵刚踢中两贼胸口,见毛燥果然中计,运劲反扯,正中下怀,就借毛燥相赠的力道,身子箭矢般贴地往远在三丈外的毛燥射去,在众贼间强行穿过,不但撞得众贼骨折肉裂,还使所有往他招呼的兵器落在空处。
  如此奇招,该是武林史上破题儿第一趟的创作。
  曹应龙、向霸天、房见鼎和众贼骇然大惊时,徐子陵已连续撞翻了七、八人,炮弹般投至毛燥身前半丈许处。
  毛燥知这是生死关头,四周虽全是己方兄弟,但却像孤零零独自存在天地间般,什么都只能靠自己。
  背上自己仗之横行的尘拂来到手上,正要拂出,蓦地脚踝钢爪传来五道螺漩异劲,直攻心脉。
  毛燥的尘拂虽勉强扫出,但由于至少分了八成真气去应付沿腿而上的敌劲,威势登时大减。
  徐子陵左掌拍地,改变方向,变得斜冲而上。
  在众人看不清楚的高速中,两人擦身而过。
  毛燥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嘶,整个人往横拋飞,拂尘脱手甩跌。
  直至此时,曹应龙等仍弄不清楚徐子陵为何能如此破出重围,又如此轻易把毛燥收抬,骇然往徐子陵扑去。
  眼看徐子陵要落入重围,他竟改前冲为横掠,借神遁抓着毛燥尸身之力,倏地横移,连功力强绝的曹应龙亦扑了个空。
  徐子陵哈哈一笑,施展手法收回神遁,跃上一棵大树横探出来的粗枝上。
  此时不走,就以后都不用走了。
  正要射出神遁,娇叱传来。
  徐子陵骇然瞧去。
  只见商秀珣孤身一人由小屋冲出,杀得众贼人仰马翻,鲜血激溅。
  徐子陵心中叫苦,暗察身上正在淌血的三个伤口后,毫不犹豫地朝商秀珣射去。
  ※        ※         ※
  一方面是气势如虹,另一方面却是阴谋败露,心虚胆怯,此长彼消下,实有天壤云泥之别。
  加上寇仲初尝螺旋真劲的惊人威力,可惜刚才囿于形势,未能找到全力试刀的对像。
  现下却是心生杀机,欲把李天凡结果,好让宋阀和瓦岗军的政治婚盟一了百了,又可伤透李密的心,一举三得,气势之盛,自是一时无两。
  井中月画破虚空,虽是简单至极的一刀,配合着他游鱼的身法,确如鸟迹鱼落,勾留无痕,滚旋翻腾的刀气,随刀先往李天凡冲去。
  李天凡既得李密真传,这数年又跟父亲转战天下,实战经验无比丰富,但还是首次应付如此厉害的一刀。
  但见黄芒闪至,对方的长刀已临头上,隐然有股莫之能抗御的霸气,自问纵能挡格,接着的数刀也非常难捱,大喝道:"杀!"自己却往后退去。
  他左边扮商震的沉落雁座下大将陈天越,乃华山派高手,闻言与李天凡另一边的年青好手夏心泉一剑一刀,同时从两侧拦截,上扎下刺,要教寇仲穷于应付。
  在策略上他们完全正确,皆因谁都看出寇仲这一刀有种一去无回的霸道气势,绝不宜硬撄其锋。
  李秀宁等全体掣出兵器,迫前而至,使敌人难以形成围攻寇仲的形势。
  寇仲哈哈一笑,游鱼般往两旁各晃了一下,陈天越和夏心泉的一剑一刀竟然落空,贴身擦过,就是那寸许的距离,决定了两人的命运。
  黄芒电闪。
  夏心泉功力至少差陈天越两筹,首先中刀,打着转跄踉跌开,鲜血激溅,连他自己都因对方刀快而不知被命中何处。
  陈天越变成单独面对寇仲。此时李天凡、沉落雁等无不往外退去。骇然下正要闪退,寇仲的刀气已把他完全笼罩在内,只见井中月在眼前忽现忽隐,变化无定,咬牙凝聚功力,一剑削出。
  自出道以来,他还是首趟在完全把握不到对方招数变化下,盲目发剑。
  "当!当!当!"
  陈天越连续变化了三次,加上不住避退,才化解了寇仲这一刀。
  寇仲亦心中喝采,但刀下却毫不留情,井中月幻起满天黄芒,狂风暴雨般往已发出喘声的陈天越杀去。
  此时李秀宁等已赶至,沉落雁和李天凡交换了个眼色,知道今晚的阴谋全面败露,兼且又是在敌人势力范围内,若还不趁机逃走,休想有命,一声扯呼,过快飞遁。
  陈天越的惨叫声自后方传至。
  李天凡和沉落雁别头后望,只有李秀宁等如风追来,寇仲竟失去了踪影。
  ※        ※         ※
  徐子陵像大鸟般由树上斜斜投往商秀珣的途中,向霸天和房见鼎同时腾跃而起,在半空拦截。
  曹应龙则人矛合一,往商秀珣扑去,化成一团矛影,声势凌厉之极。
  他暗忖只要能把两人分隔,再逐一击破,纵使失去了毛燥,亦得回代价。
  商秀珣此时正被三柄长刀和两枝长枪,从四方八面狂攻,近打远击,令她一时间亦要改攻为守。
  这刻见曹应龙杀至,知道不妙,忙施展浑身解数,左手使出精妙绝伦的手法,抄着一枝朝左胁刺来的长枪,猛一吐劲,持枪贼寇立时咕咚一声跌坐地上,眼耳口鼻同时溢出鲜血,不吭一声便仰后倒毙。
  右手剑则连使黏、引两劲,带得一名使刀大汉迎上从后面刺来的长枪,惨叫声中,长枪贯胸而过。
  她同时往后飞退,不但避过另两把袭来的大刀,还趁身后持枪者误杀了自己人,心神散乱且又收不回长枪之际,以刀柄狂撞在他胸口要害处。
  那人整个往后倒飞。
  接着倏又冲前,幻出千重剑影,两名持刀的贼几乎是同时中剑,就此了局。
  曹应龙这时刚飞临她上方,见她剑法高明至此,知道休想能把她生擒活捉,铁矛全力下击。
  劲气狂冢迫得其它贼寇纷纷退开,腾出大片空地。
  "蓬蓬"连声,徐子陵在半空中毫无假借地与向霸天的双环和房见鼎的一对狼牙棒硬拚了一招。
  他虽胜在下冲之势,仍给两人合击之力震得口喷鲜血,右腿更给房见鼎右手的狼牙棒擦去了一小片皮肉。
  不过两大寇首亦吃了苦头,给徐子陵奇异的手法和螺旋劲压得施不出后着,还要旋转着身子往两外拋跌,狼狙之极。
  这边的曹应龙仍采凌空下击之势,每一矛都是迅急无伦,偏又闪烁变化,灵劲无匹,不断借矛剑交击的震力弹上半空,又以千斤之力下堕,占尽了战略上的便宜。
  身为飞马牧场场主的商秀珣,始终欠了曹应龙的丰富实战经验,至此才知中了奸计。
  不但要支持曹应龙整个人的重量,还要应付四方八面袭来的劲箭暗器,吃力的情况,可想而知。不一会已多处受伤。
  香汗淋漓时,徐子陵来了。
  曹应龙亦是心中骇然,想不到自己有如骤雨暴风的攻势,仍收拾下了这看似娇滴滴的美女。
  正待不惜受点伤也要痛下杀着时,旋转着的劲气冲空而来。
  曹应龙暗叫可惜,猛提一口真气,化巧为拙,冲天而起,挥矛往徐子陵的拳头迎去。
  奇异的事发生了,徐子陵本身竟旋转起来,且愈转愈快,到拳矛交击时,他已化成一道急旋的影子,看得在场的百多名贼寇人人瞠目结舌。
  曹应龙别无选择,全身功力尽聚矛尖,激射在徐子陵的拳头处。
  "轰!"
  劲气交击,狂谒男海迫得人人往外退开。
  曹应龙毫无刺中实物的应有感觉,就像刺上一股庞大无匹急旋着的能量峰尖处,把自己的真气迫得倒卷而回。
  他也是了得,一个车身,往侧翻去,更喷出鲜血,好化解对方绝顶怪异的气劲。
  徐子陵的情况只比他好一点,停止了旋转,喷出第二口鲜血,却是一个翻身,落到商秀珣之旁,只一个踉跄,便立稳脚步。
  曹应龙结结实实坐到地上,再滚动寻丈,才跳了起来,厉喝道:"蠢材!还不动手。"
  众贼如梦初醒,朝徐子陵和商秀珣攻去,震耳喊杀声,再次直冲霄汉。
  ※        ※         ※
  寇仲坐在崖石之上,脱掉面具,凝视着下方正掠至山边的两道人影。
  由于他曾跟踪李天凡,故能在这"快捷方式"上早一步恭候他的大驾。
  心中无惊无喜,冷漠平静得连自己都不明白。
  他不会滥杀,但对敌人却绝不会有不忍之心。
  在知道李天凡乃李密之子后,他已下了决心不让他活着回去见李密。
  但对沉落雁,他却始终有份感情,难以辣手摧花,当日在巴陵郡外,连"美人鱼"
  游秋雁他也可以放过,何况是沉落雁!
  月照之下,李天凡和沉落雁迅速接近。
  打从他们由十多人变成现在的两个人,便可知为了应付李秀宁的衔尾追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更可看出李天凡和沉落雁都是自私的人,牺牲手下来换取自己逃生的机会,若他们不是只顾逃走,李秀宁、柴绍等想收拾他们的手下当非易事。
  两人终发现他的存在,愕然止步。
  寇仲提起井中月,跃将下来,拦在斜坡顶处,冷笑道:"走得这么容易吗?"李天凡双目闪过森寒的杀机,狠狠盯着他道:"你的拍檔在那里?"
  沉落雁的美眸倏地现出炽热的神色,但迅即消去。
  寇仲哂道:"收拾你这小子,只我一人就足够有余,人家是文武兼资,你却是躲逃并备,还加上一项轻易舍弃手下的本领,真不愧李密的儿子。"
  李天凡淡淡笑道:"你想激起我的怒火吗?没有那么容易,何来这么多废话,手底下见真章吧!"
  寇仲见沉落雁从发际处拔出夺命簪,却不见李天凡亮出武器,心中大讶,难道他像徐子陵般爱耍弄拳脚。
  不过此际无暇多想,迫前一步,井中月遥指两人,催发刀气。
  李天凡冷笑一声,不容他蓄满气势,两手一番,露出两把长约尺二的短刃,往他上扎下刺,手法凶厉之极。同时笑道:"右名射目,左名月照,能断金削玉,寇兄小心了!"
  寇仲见他给自己如此出言辱骂,仍能保持风度,心中懔然,井中月迅急扫砸,凭着重器长兵之利,务要取得先手之势。
  黄芒暴长,确是威不可挡,刀气狂冢刮得李天凡浑身衣衫猎猎狂飘。
  李天凡却夷然不惧,欺身而上,与寇仲短兵相接。
  兵器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沉落雁出奇地只是袖手旁观,似对李天凡充满信心。
  转眼间,寇仲以游鱼般灵动万分的身法,从不同的角度向李天凡连环疾攻了十多刀,杀得他由攻变守,从硬拚变为闪躲。不过李天凡的射日月照两刃,招法精巧细腻,配上奇异的步法,每当寇仲刀势稍缓,立即采埋身搏斗的方式,迫得寇仲要很吃力才可保持全攻之势。
  至此才知李天凡果非犬子。
  沉落雁的虎视眈眈,亦给他造成很大的威胁。
  寇仲想起鲁妙子的"遁去的一",但实际上却仍未知如何运用,惟有以螺旋劲气贯满井中月,变成一道道黄芒般的激电,不住朝李天凡疾打过去。
  李天凡开始不断后退,刀圈更不断收窄,眼看要血溅寇仲刀下时,忽然舍刃不用,竟横臂挡格。
  寇仲大奇,暗忖对方该尚未至于这种舍命地步,忙收起三分力道。
  沉落雁出手了,夺命簪疾刺寇仲右胁空门处,身法快如鬼魅。
  "当!"
  井中月砍在李天凡右臂上,却发出金铁鸣响。
  寇仲知他必是在臂上戴上神奇的护甲,心知要糟,更明白了沉落雁为何会拣在此时施袭,忙往横移开。
  李天凡哈哈一笑,刃势剧变,凭着双臂不怕劈削之利,展开一套狂攻近打的招数,从寇仲刀势的隙间无孔不入的攻进去。
  沉落雁则娇叱连声,绕在寇仲四周不断施出彼退我进的突袭。
  寇仲优势全失,若非对方要花上大量精力应付他的螺旋真劲,恐怕早已败北。寇仲见势不对,一声长笑,倏地退往坡顶,同时一刀劈在空处。
  这一刀实是给迫出来的奕剑法。
  李天凡和沉落雁忽然惊觉到这一刀把所有能进击的空间都封闭起来,一切后着变化都无从施展。
  骇然下两人往后退开。
  寇仲露出个阳光般的灿烂笑容,还刀入鞘,像对老朋友般亲切地道:"今天玩够了,请代小弟向密公问好。"
  再哈哈一笑,向沉落雁眨眨眼睛,就那么翩然去了。
  给他这天马行空的一刀震着了的李沉两人,竟不敢再启战端。
  ※        ※         ※
  徐子陵和商秀珣背臀紧贴,应付四方八面一波接一波而来的攻势,两人都生出一种生死血肉相连的奇异感觉。
  四周伏尸处处,他们身上的伤口亦不断添多。
  曹应龙、向霸天和房见鼎三大寇立在屋檐之上,居高临下指挥手下展开对两人的围攻。
  蓦地东南方杀声四起,迅速接近。
  曹应龙跺足色变道:"这是怎么弄的,怎会给人来到这里才知道。"
  房见鼎怒吼一声,正要扑下去先手刃徐子陵两人,给曹应龙一把拉着,喝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立即撤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