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第一滴泪

作者:黄易

"砰砰彭彭!"
  鞭炮在院落间轰天响起,加上欢呼吶喊的喝采声,把寇仲和徐子陵吵醒过来。寇仲跳下床来,移到窗前往外瞧去,叫道:"小陵快来,这串鞭炮比得上过年时扬州码头烧的那串。"
  徐子陵发出一声呻吟,转身再睡,没有理睬他。
  寇仲回到床沿坐下,叹道:"早劝过你的了,若肯听我的话,先联手处理了李天凡的事,再去找四大寇晦气,你就不用现在身负大小伤口十八处了!"
  徐子陵失笑道:"你何时养成对人幸灾乐祸的坏习惯?"
  寇仲若无其事地道:"就在你昨晚拋弃我这可怜孤儿那刻开始的,你说是谁害人不浅?"
  徐子陵盘膝坐起来,淡淡道:"你该感激我才对。否则怎会像如今的意气风发,噢!
  不!该是意气发疯才对。"
  两人狠狠互瞧一眼,分别把头转往相反方向去。可是各自拉长了脸孔不过半晌光景,又同时捧腹大笑。分别只在徐子陵是笑中有泪,因为牵动了正在痊愈的伤口。
  寇仲喘着气笑道:"其实我是中了你的奸人之计,什么李秀宁是你的,自该由你仲少去英雄救美。那沉落雁难道又要算入我的数吗?除了你徐师傅外,谁更该去英雄惩美呢?"
  徐子陵伸手抚摸他大头道:"祖师爷有言,天地之间莫不有数,李秀宁注定是你那遁去的一,不宜任何外人插手,我对你那么好,竟敢来怨我。而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除李秀宁这遁数外,其它的数谁说得定没包括美人儿军师在内,怎知不可算入你那条数内?"
  寇仲奇道:"陵少今天的心情为何好得这么厉害?睡醒后便像思春的小鸟般唱个不停。"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若你以为商秀珣会看上昨夜我扮演的刀疤大侠,那就是想疯了你的心呢!我走时,她连我姓甚名谁都不晓得。"
  说到这里,心中不由忆起与这美女背贴背携手与敌周旋的滋味。
  寇仲笑嘻嘻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们走着瞧好了!哈!"
  敲门声响。
  小娟在门外嚷道:"除了你两个家伙外全牧场的人都起来祝捷,还不滚出来。"
  只听她以前所未有的语调用词向他们叫嚷,便知她是如何兴奋忘形。
  两人你眼望我眼,也看出对方欣然之意,只要令小娟这可爱的少女开心至此,昨晚所有的辛劳伤痛,都是值得的。
  两人出身寒微,故对婢仆阶层的小人物有特别的好感和亲切感。
  小娟不待他们应话,续呼唤道:"快起床梳洗更衣,凯旋军快将回城,我们要到城外迎接他们呢!奴家先去了!"
  小娟姐走后,寇仲皱眉道:"我真不敢去想,昨晚一役赢来不易,更不知牺牲了多少人。你说商秀珣会怎样处理陶叔盛和苑儿这对内奸呢?"
  徐子陵沉吟道:"这两人都是有身分的人,陶叔盛更是非同小可,商秀珣应为此万分头痛,此事亦必牵连到其它人。"
  寇仲苦笑道:"希望这事能分了美人儿场主的心神,否则闲了下来,便会疑心到我们身上,因为我们太多值得她怀疑的地方呢!"
  徐子陵叹道:"拖后一天是一天,我的伤口没有三、四天休想能愈合得无痕无迹。"
  寇仲一把将他从床上扯起来道:"那还不滚起来,现在至紧要是争取时间,更望李秀宁能知情识趣点隐瞒我的事,使我们可跟鲁妙子多学点绝妙活儿。"
  ※        ※         ※
  那天商秀珣和柳宗道都没有随队回城,领队的是大管家商震,他显然尚未知悉有关苑儿的事,接受城民夹道欢迎时都不知多么顾盼自豪。
  回城的主要任务是处置伤创之兵和捐躯者的遗体,可想象战争仍在城外进行着,对四大寇的败军加以无情的追击。
  那晚黄昏时分,两人摸到鲁妙子的小楼去。这天下第一巧匠出奇地精神抖擞,指着放在圆桌上的一对天遁神爪道:"这对东西好用吗?"
  两人衷心诚意地点头,赞不绝口。
  鲁妙子哈哈一笑道:"想不到子陵竟能运用这宝贝干掉一个大贼头,你们两人又能使牧场反败为胜,否则后果实不堪设想。三十年来,我从未试过像今天的高兴。"
  说罢一手拿起台面那对神遁,抖手就掷出窗外,投往崖下的深渊去。
  两人愕然以对。
  鲁妙子漫不经意道:"我是不想你们重蹈我的覆辙,若你们惯了依赖这类巧器,休想在轻功上再有寸进,起始时虽得其方便,最后则得不偿失,明白吗?"
  两人虽有点舍不得,但明白鲁妙子是一番好意,都点头应是。
  鲁妙子的目光投往窗外落日里的美景,触景生情的喟然道:"时间和生命间有着微妙和不可分割的关系,像日夜的交替,便如生命般使人难以捉摸,又心生怅惘,难以自己。就像成成败败,只是某一瞬间的事,并无不可逾越的鸿沟,到头来,一坯黄土会把所有成败埋葬。你们终是年轻,现在会很难明白我这番话,但终有一天会有我同样的感受,胜利的后面或者就是失败,两者合二为一。"
  两人都听得皱眉深思。
  鲁妙子脸上泛起回忆的神情,轻经道:"我生平只钟情于两个半女子,这么说你们是否觉得奇怪呢?"
  寇仲道:"那半个定是阴后祝玉妍了,先生究竟和她有什么轇轕?"
  鲁妙子笑道:"小子你倒很实际,找到机会便追问有关阴癸派的事。"
  寇仲毫无愧色道:"小子只是想为先生讨回一个公道。"
  鲁妙子点头道:"这正是我看上你们最主要的原因,若不害害这个妖妇,老夫死也不能目瞑。"
  徐子陵苦笑道:"先生放心好了,我们早与阴癸派结下梁子。"
  遂你一言我一语的和寇仲把经过事情道出,当说到婠婠能令体内没有半丝脉气的情况时,鲁妙子露出凝重的神色。
  寇仲最后得意地道:"现在这妖女该以为我们已魂游地府,你骗我,我骗你,多么有趣。"
  鲁妙子沉吟片晌,肃容道:"听你们这么说,这妖女确已得祝玉妍真传,成为阴癸派从祝玉妍之后修成天魔功的人。"
  徐子陵好奇问道:"天魔功这么难练的吗?,"
  寇仲思索着道:"至少该有三个人练成,否则谁把天魔功传下来呢?"
  鲁妙子拍案道:"说得好,不过创成︽天魔秘︾的人却非阴癸派的人,其来历更是神秘莫测。不像慈航静斋的︽剑典︾般乃是开山祖师地尼所着。"
  徐子陵像已明白的道:"那︽天魔秘︾就有点像︽长生诀︾了,历代虽有人修练,却从没有人能长生不死,包括我们两个在内。"
  鲁妙子欣然道:"和你们说话可省了很多时间,︽天魔秘︾、︽剑典︾、︽长生诀︾和神秘莫测的︽战神图录︾,并称古今四大奇书,每本都载有关于生命和宇宙千古以来的秘密,岂是如此容易被勘破的。"
  两人齐声问道:"︽战神图录︾?"
  鲁妙子道:"这或者是四大奇书中最虚无缥缈的一本书,历代虽口口相传,却从没有人见过,详情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莫要问我。"
  寇仲皱眉道:"假设祝玉妍和婠婠真学成了天魔功,那除了慈航静斋的人外,谁还能与之匹敌?"
  鲁妙子淡淡道:"就是你这两个小子。"
  徐子和寇仲你眼望我眼,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寇仲抓头道:"我只是误打误撞练出了点门道来,事实上对诀内那些鬼画符的怪字一窍不通,嘿!这也算练成吗?"
  鲁妙子哑然失笑道:"︽长生诀︾一代传一代,也不知多少人练过,但从没有人能练出武功来,偏是你们能办到。误打误撞也好,适逢其会也好,总之就是如此。且只看连婠婠都害不死你们,便知来自︽长生诀︾的古怪武功,可抗衡天魔功法,否则我早劝你们找个地洞躲起来,永远都不要再在江湖出现了。"
  接着兴奋地搓手道:"好了!闲话休提,言归正传,有没有兴趣多知道点关于阴癸派的事?"
  ※        ※         ※
  次晨两人才返回宿处,睡了不到三个时辰,就给兰姑过来弄醒,不过今趟却是一番好意,原来给他们安排了新居。
  那是阍爸诖笫ω稻幼〉乃奚幔位于飞马园之南,共有四座独立房子。
  两人的期望本来只是每人可各自拥有间象样些的房间,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兰姑领着他们来到其中之一的门阶前道:"这屋子是前堂后寝,其它澡堂等一应俱全,屋子已教人打扫好,你们可立即搬东西过来呢!"
  寇仲和徐子陵尚是首次拥有一座独立的房子,心中都涌起异样的感觉。
  兰姑出奇地和颜悦色道:"这几天人人都忙个不了,待梁副管家闲下来时,我会给你们申请一位婢子,好侍候你们的起居。"
  接着又眉花眼笑道:"记着你们是阍暗娜耍有机会见到场主时,至紧要多为阍八导妇浜没啊"
  两人恍然大悟,因为他们成了场主经常召见的红人,所以此妇才刻意巴结讨好。
  兰姑又道:"宁公主方面派人通知我,着你们今天有空就到她那处去,她对你们那天弄的糕饼,很是欣赏呢!"
  ※        ※         ※
  黄昏时两人把无可再简单的行李财产搬入各自挑选的房间后,回到宽敞的厅子坐下。
  寇仲伸了个大懒腰叹道:"这就叫权势了,就算阍爸内亦是如此。若不是商秀珣另眼相看,我们仍要堆在那窄迫得可挤出卵蛋的小房里。"
  徐子陵淡淡道:"李秀宁找你,为何还不滚去见她呢?"
  寇仲斜眼兜着他道:"一世人两兄弟,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去见她吧?"
  徐子陵失笑道:"你当李秀宁是洪水猛兽吗?她要见的只是你而非在下,我才不会那么不通气,哈!恕小弟爱莫能助了!"
  寇仲跳将起来,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哈!不说意头不吉利的话了!去便去吧!"
  见寇仲兴奋地去了,徐子陵心中好笑,舒服地躺在椅里,目光投往窗外的园林中,心中却想起昨晚和鲁妙子的交谈。
  这天下第一巧匠,确是见多识广,博学多才。既曾读万卷书,也曾行万里路,使他们得益不浅。
  正因他是非常人,所以行事亦往往出人意表,令人奇怪不解。
  忽然心有所感,然后足音传至。
  徐子陵几乎立刻在脑海中勾划出骆方的面容,不由心中大讶,为何自己从没有刻意去辨认骆方的足音,却能如此自然而然仅从步声就可把他辨认出来?
  骆方此时神采飞扬地跨门人屋,叫道:"还不恭贺我,现在我是副执事哩!"
  ※        ※         ※
  寇仲走过石屏郑向把门的李阀卫士报上来意。
  不一会他来到那天李秀宁和苑儿说话的偏厅处,侍卫退了出去。
  寇仲等得纳闷,离开椅子,倚窗外望。一对美丽的蝴蝶正在花丛间争逐嬉戏。李秀宁的足音自远而近,最后在他身后响起道:"谢谢你!"
  寇仲淡淡道:"我可以走了吗?"
  李季宁默然片晌,轻柔地道:"你还记得那次我隔着窗子以匕首制着你吗?"寇仲不由被她勾起了美丽的回忆,那是个明月斜照的晚上,他和徐子陵拿账簿去向李世民领功,攀爬船舱时听到李秀宁声音迷人,忍不住探头窥视,给李秀宁发觉后以匕首抵着他的咽喉。
  那是一见钟情,亦是他失败之极的初恋起始的剎那,更令他刻骨不忘。
  寇仲苦笑道:"怎会不记得呢?想有半刻忘记也不可能。所以我现在才要走,否则我就算变了熏鱼也不肯走。"
  李秀宁"噗吓"娇笑道:"若你真是熏鱼,我就一口吃了你,教你以后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告诉秀宁,你是否为了这个原因,所以拒绝了世民二哥的邀请?"
  寇仲背着她道:"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才猜到这原因。"他笑容内的苦涩更深了。
  李秀宁叹了一口气道:"寇仲啊!秀宁怎值得你错爱呢?这世间不知多少胜于秀宁百倍的女子正等候你的爱宠。寇仲啊!抬头看看上天好吗?"
  她盈盈来到寇仲身侧,指着繁星满天的夜空道:"每颗星宿,都代表一个机缘,所以那就是数不尽的机缘,就像星宿的无穷无尽。秀宁和你的遇合,只是其中一个机缘。
  但此外仍有无数机缘,有些是痛苦的,有些是快乐的,甚至有令人苦乐难分,黯然神伤的。你是非凡的人,自应有非凡的遭遇,不应为偶一错过的机缘介怀。"
  寇仲做了最渴望但也是最不明智的事,朝她瞧去。
  只见清丽绝伦的美人儿正仰首观天,双目射出如梦如幻的渴望神色,凄迷动人至极点。
  寇仲剧震道:"问题在秀宁你正是我心内那夜空的明月,其它星宿于皓月下,全变得黯然无光。"
  李秀宁的目光朝他射来,两人目光一触后立即各自避开,都好象有点消受不了的样儿,情况极端微妙。
  寇仲捧头痛苦道:"这种事只会愈说愈纠缠不清,我都是早走为是!"
  李秀宁吃了一惊道:"多听秀宁两句话好吗?"
  寇仲一个筋斗,到了窗外,回复了一贯的调皮潇洒,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淡然道:
  "若宁公主要代令兄世民招揽我们两个人,就请免了。"
  李秀宁狠狠瞧了他好半晌后,跺足道:"你快要令秀宁生你的气了。"
  寇仲两手按在窗槛处,似要靠这动作支撑身体的重量,颓然道:"惨了!今天我真不该来,你每个神情,都只会使我的单思症病情加重,现在怕该已病入膏肓。"
  李秀宁螓首低垂道:"就当我是求你好了,寇仲啊!忘了我吧!"
  寇仲转身便去,无精打采地背着她扬手道别。接着在林木间忽现忽隐,好半晌才消失在李秀宁被泪水迷茫了的眼帘外。
  她终于为寇仲洒下了她第一滴情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