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山中十日

作者:黄易

三人坐在潭旁,跋锋寒道:"当日我和君瑜离开襄阳,便从陆路北上洛阳,赶了三天路后,抵达南阳郡。"
  寇仲问道:"南阳郡是谁在主事?"
  跋锻寒正以衣袖抹拭搁在膝上的长剑,答道:"南阳属于王世充,由他手下大将”无量剑”向思仁把守,这家伙颇有两下子,还与王世充像有点亲属关系。"
  徐子陵有感而发道:"你倒清楚中原的情况,我们对这种谁是谁的仇家,谁是谁的亲戚,便一塌糊涂!"
  跋锋寒微笑道:"只是我肯用心留意吧!且很多事都是君瑜告诉我的,听过就不会忘记。"
  寇仲插入道:"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跋锋寒道:"本来只是小事,给一批来自寒外的仇家缀上我们,打了场硬仗,杀伤了对方几个人后,我们连夜离开南阳,继续北上,岂知在途中又遭到伏击。"他说来轻描淡写,但两人都可想象到当时战斗的激烈,否则跋锋寒和博君瑜就不用落荒而逃。
  那一方面的人有此实力呢。
  寇仲心中一动道:"是否遇上毕玄那阴阳怪气的徒弟拓跋玉和他浪荡风流的俏师妹?"
  跋锋寒愕然道:"你们怎会认识他们的?"
  寇仲道:"这事说来话长,究竟是不是他们?"
  跋锋寒奇道:"寇仲你今晚是怎么了,似乎很没有耐性的样子。"
  寇仲呆了半晌,同意道:"我确有点异乎寻常,很易生出不耐烦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原因?"
  徐子陵道:"定是预感到会有某些事情发生,偏又说不出来,对吗?因为我也有少许不祥的感觉。"
  跋锋寒笑道:"不要疑伸疑鬼了哩!总言之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时,即管毕玄要来撩事生非,也要考虑换过别的日子,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寇仲拍腿道:"说得好!老跋你有否觉得自己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呢?问你事情,你总是吞吞吐吐,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答非所问,究竟你是怎样和瑜姨走散的。我关心的是我娘的师妹的安危啊!"
  跋锋寒莞尔笑道:"是你自己岔到别处去吧!你是否看上了拓跋玉的俏师妹淳于薇呢?"
  今次轮到徐子陵不耐烦道:"跋兄快说吧!"
  跋锋寒忽地收起笑容,双目生寒,露出一个冷酷得令人心寒的笑容,沉声道:"我们是给阴癸派的第二号人物边不负截击于一座古庙内,他一句话都不说便动手,我独力架着他,让君瑜先溜走,但当脱身到指定地点会她时,却没有等到她。我怕她是给阴癸派的人算倒了。所以遍搜附近数十里的范围,最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寻回襄阳来,岂知又遇上郑淑明那贱货。"
  两人听得脸脸相觑。
  寇仲抓头道:"边不负是那里钻出来的家伙,为何从未听人提过他的名字。"跋锋寒道:"边不负是祝玉妍的师弟,此人武功之高,实我平生仅见,随便举手投足,我的剑也要变化几次才能封挡得着,打得我非常吃力。不过他输在智计逊我半筹,否则现在就不能和你们一起等待黎明的来临了。"
  两人抬头望天,第一道曙光终于出现在东边的天际处。
  跋锋寒漫不经意地道:"他是碗晶的生父。"
  两人失声道:"什么?"
  跋锋寒微笑道:"若不是琬晶长得像他,我怎能一眼便把他认出来。边不负乃魔教里的隐士,他的外号就是”魔隐”,是否又嫌我把说话岔远了?"
  寇仲哂道:"我理他是魔隐还是屁隐,却可肯定他顶多都是阴癸派的第三号人物,若你遇的是真正的第二号人物婠妖女,包保待会的太阳光没你有照上的分儿。"
  跋锋寒神色凝重的道:"阴癸派的传人终于踏足江湖了吗?可否告知详情呢?"
  两人遂你一言我一语,把与婠婠的轇轕说出来。
  跋锋寒沉声道:"想不到阴癸派这一代的传人厉害至此,跋某倒要见识一下。假设能把她拏着,便可向阴癸派作任何交易了。不过你们的计划过于被动,首先还要找到你们那四位兄弟,而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徐子陵淡淡道:"阴癸派为何要劳师动众来对付跋兄?"
  跋锋寒露出一丝笑意,扫了两人一眼道:"你们理该最清楚,婠妖女既和长叔谋、杜伏威联成一气,夺得竟陵;当然代表了祝玉妍和曲傲有携手借老杜打天下的协议。而我和君瑜则竟然于无意间破坏了他们要对付你们和飞马牧场的行动。魔教专讲以血还血,有仇必报,只是这点,已可使阴癸派不惜一切来杀死我了。"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色变。
  跋锋寒明白他们担心的原因,冷哼道:"两位实不必过分担心,你们的瑜姨乃奕剑大师傅采林的嫡传弟子,无论祝玉妍如何不把天下人放在眼内,也不会蠢得结下这种动辄可倾覆阴癸派的大敌。他们要对付的只是跋某人,假若我们能擒下婠妖女,便可和祝玉妍谈判换人了。"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过了这么多天,婠妖女说不定已完全复元,若加上个什么边不负和几个阴癸派的喽啰,我们能否逃生都成问题,何况还要生擒她,跋兄定是说笑了。"
  跋锋寒露出一丝充满自信的笑意道:"假若我们能在短期内武功突飞猛进,以静制动,然后突然出击,专拣敌方的重要人物不择手段施以暗算,你们认为又是如何呢?"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脸脸相觑,连忙请教。
  跋锋寒一对锐目闪动着冷酷得教人心寒的杀机,缓缓道:"一向以来,我之所以要四处找高手搦战,皆因苦无够斤两的对手,若两位仁兄肯和我对拆钻研,以己之长,补彼之短,只要有十天八天的功夫,就可胜过其它人十年八年的努力。这一着任谁都不会想到。我们胜在年轻,又在不断的进步中,缺乏的只是新的刺激。"寇仲拍腿叫绝道:
  "亏你想得到,不过我却有一事不明,你和我们的关系一向不大妥当,为何却肯这么推诚与我两兄弟合作?其实阴癸派的主要目标是我们而非跋兄,但这么一来,跋兄将会与阴癸派和曲傲结下不可解的深仇。"
  跋锋寒仰脸迎接第一道洒入谷内的阳光,微笑道:"我惯了独来独往,与你们合作只是权宜之计;只为了这对大家都有说不尽的天大益处,也是我们迈向武道最高峰的修练过程里无比重要的一步。说不定有一天我会和你们剑锋相对,但在眼前这段日子里,我们为今唯一求存之法,就是拋开过去的一切恩怨,共抗大敌。哼!谁想要我跋锋寒的命,都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的。"
  寇仲点头道:"跋兄的口才真厉害,我听得非常心动。不过我们总不能整天打来打去,闲时还得出动去探听消息,看看敌人有什么动静。"
  徐子陵反对道:"这就不是以静制动。要知我们昨晚已露行踪,婠妖女夸下海口要杀我们,魔门既讲有仇必报,所以亦该是有誓必践。只要他们动员找寻我们,我们便会给她可乘之机。唯一要担心的,还是玉成他们的安危,若可把他们找到,便可放下这方面的心事了哩!"
  跋锋寒点头赞同,道:"徐兄说得好,这十天我们必须拋开一切,专志武道,与时间竞赛。其它一切,都要留待这十天之后再说。否则出去也只是白饶,徒自取辱,且以后只能东躲西逃,惶惶不可终日,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寇仲伸出右手,正容道:"说得好!我们就躲他娘的十天,然后发动雷霆万钧的反击,让祝玉妍知道天下并不是任他们横行无忌的。"
  跋锋寒亦伸出右掌,与他紧握在一起,肃容道:"若我猜得不错,当敌人寻不着我们时,定会在洛阳布下天罗地网待我们投进去,那就是我们反击的最佳时机了。"
  徐子陵把手按在跋锋寒掌背处,道:"所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秘密躲起来,若是藏在这里,只是兵刀与掌风声响,便会把敌人引来。"
  跋锋寒胸有成竹道:"襄阳东南方有座大洪山,连绵数百里,只要在那里随便找处深山穷谷,保证能避过任何人的耳目,两位意下如何?"
  寇仲和徐子陵欣然同意。
  就是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不但使他们避过杀身之厄,还令他们三人同时在武道上再跨出关键性的一步。
  ※        ※         ※
  明月照射下,汉水在重山外远处蜿蜒奔流,光波点点,蔚为奇观。
  徐子陵盘膝坐在一处高崖之上,缓缓睁开虎目。
  经过近四个时辰的默坐冥修后,跟前的景象焕然一变,充盈着新鲜的动人感觉。
  徐子陵环目一扫,高耸峭立的峰岳在左右两方如大鹏展翅,延伸开去,岩壁千重,令人生出飞鸟难渡的感觉。事实上凭他们的轻功,在攀援上来时亦费了一番功夫。
  对面矮了一截的山峦则林木郁盛,奇花异草,数不胜数,其中石隙流泉,仞壁飞瀑,更为这深山穷谷平添不少生趣。
  风声响起,不片刻寇仲来到他旁,就那么在崖沿坐下,双脚伸出孤崖外,摇摇晃晃的,说不尽的逍遥写意。
  徐子陵道:"老跋呢?"
  寇仲答道:"这小子不知躲到那里练功,唉!坦白说,今趟虽说是互利互助,可是由于风湿寒无论在武功底子和识见上都比我们扎实,天分才情亦不下于我们,所以说不定是养虎为患。"
  徐子陵微笑道:"仲少很少这么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的,为什么会忽然有这种感慨?"
  寇仲叹道:"你和风湿寒相处多了,愈会感到他是天性冷酷薄情的人,不要看我们现在大家称兄道弟,将来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徐子陵奇道:"听你的语气,似乎对他颇有顾忌。"
  寇仲沉声道:"我这几天无时无刻不在和他交手钻研,接触多了,只能以深不可测来形容这个人。他在关键处更有所保留,所以他的得益当会比我们更大。"
  徐子陵道:"我却认为是两下扯平,无论他如何留上一手,但我们总在他处学得很多以前想也没想过的东西,更听闻到许多域外奇异的风土人情。是了!这几天你不时看鲁先生遗下的历史书和兵法书,究竟学到了什么呢?"
  寇仲眉飞色舞道:"当然是获益匪浅,兵法要比两人对仗复杂上千百倍,万千变化,怎都说不完。不过照我看鲁先生的想象力仍未够丰富,立论有时更是太保守了。"
  徐子陵警告道:"先谦虚地掌握人家的心得再说吧!"
  寇仲道:"我比你更尊敬他老人家,鲁先生用心最多是阵法的变化,什么三角阵、梅花阵,奇正虚实的运用,都能发前人所未发,他传我兵法,定是要我把他研究出来的东西用在现实的战场上,我必不会令他失望的。"
  接着低声道:"你说风湿寒是否真的对瑜姨好呢?"
  徐子陵叹道:"这个难说得很,跋小子这人很有城府,从不表露内心的感情,照我看,他还是爱自己多一点。"
  尖啸从山顶传来,练功的时间又到了。
  ※        ※         ※
  一轮明月,斜照山岭。
  跋锋寒挥剑猛劈三下,破空之声,尖锐刺耳,凶狠猛毒,有使人心寒胆裂的威势。
  "铮!"
  剑回鞘内,跋锋寒气定神闲道:"徐兄寇兄觉得这三剑如何?请给点意见。"寇仲笑道:"这三剑最厉害处就是无论力道、速度均整齐划一,最难得是气势一剑比一剑强,任谁遇上跋兄这三剑,都要待三剑过后才能反击。"
  跋锋寒点点头,不置可否地问徐子陵的意见。
  徐子陵若有所思的道:"跋兄这三剑有一处奇怪的地方,就是落剑间看似一气呵成,其实却非如此,似乎中间仍有可乘之隙,若对方是高手,定会利用这点觑隙反击。"
  跋锋寒赞叹道:"这看法精到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山中十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