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东西突厥

作者:黄易

徐子陵盘膝坐在潭旁一方平滑的大石上,凝视着反映着蓝天白云的澄澈湖水,心窍一片清明。
  对他来说,这世上除了寇仲外,就只有素素能令他挂在心上,其它人都像离他很远,印象模糊。
  寇仲和跋锋寒都各有其人生目标,而他徐子陵则只希望能过着一种没有拘束,自由自在,随遇而安的生活。
  这并非代表他是个不求上进的人,只是他并没有为自己定下必须达到的目标。对武道或知识的探索,本身已是一种乐趣,是他生活的重要部分。
  此时寇仲来到他身旁坐下,正容道:"不是我想瞒你,而是不想老跋知道太多秘密,我始终觉得他不大可靠,随时可反脸无情。"
  徐子陵不大在乎的道:"你其实也不一定要告诉我,我是不会怪你的。"
  寇仲苦恼道:"不要和我说这种话行吗?一世人两兄弟,只有你我才可以完全信任,更需要你的帮忙。"
  徐子陵无奈道:"老跋到那里去了?"
  寇仲说了后,沉声道:"假若没有我,王世充此仗必败无疑,因为他根本不是李密手脚。若被李密夺得洛阳,什么李渊李世民、窦建德、杜老爹,全都要返乡下耕田,这还要他们家山有福,留得住性命才行。"
  徐子陵动容道:"你究竟听到什么消息?"
  寇仲扼要地说出来后,分析道:"李密最大的长处就是一个”忍”字。当年他明明伤了翟让,但因摸不清他的伤势,于是忍到翟让露出底牌,才发动攻势,一举把翟让踼
  下大龙头的宝座,取而代之。"
  徐子陵点头同意。
  若李密过早叛变,纵能大获全胜,但因翟让威望仍在,与瓦岗军各派系的头头关系又是蒂固根深,必会使瓦岗军四分五裂,如此惨胜,不要也罢。
  寇仲低声道:"得到军权后,他本有机会挥军直捣关中,占据西都,那时东都还不是他囊中之物吗?可是他怕入关后,翟让的忠心旧部会自立为王,不听他指挥,于是固守河南,把瓦岗军的领军将士全换上忠于自己的部下,在策略上实属明智之举。"
  顿了顿又道:"李密又屡开仓库赈民,使他更赢得民心,声威大振,各方豪杰无不来归,若换了个鲁莽的人,早就会藉运河之便,挥军南攻江都,但李密便忍着没这么做,待得宇文化骨笼里鸡作反杀了炀帝,领兵北归时,才起军迎击。宇文化骨本非善男信女,手上又是最精锐的禁卫军,但仍输在李密一个”忍”字上,你还要听吗?"
  徐子陵听到宇文化骨之名,虎目闪过令人心寒的杀机,道:"当然要听。"
  寇仲赞叹道:"要忍也须讲策略讲诈术,而李密则是此中高手。李密为避王世充与宇文化骨左右夹击,竟厚颜向东都王世充捧出来的傀儡皇帝示好,并表示愿平宇文化骨以赎罪,去其后顾之忧。"
  徐子陵皱眉道:"但这么做不会对他的声誉造成严重的损害吗?"
  寇仲续道:"在这谣言满天飞的时候,谁弄得清楚那段消息是真,那段消息是假。
  不过王世充确怕李密任由宇文化骨进攻东都,乐得暂且按兵不动,来个坐山观虎斗,最好李密和宇文化骨来个两败俱伤,或是坚持不下,那对他就最理想不过。"
  徐子陵奇道:"你怎能知得这般清楚呢?"
  寇仲道:"一半是听来的,一半是猜出来的,哈!你该知我的联想力有多丰富吧!"
  接着拍腿道:"宇文化骨将辎重留在滑台,率军进攻黎阳。李密又忍了他,命守黎阳的徐世绩避其锋锐,西保仓城。但不用说半点粮草都不会留给宇文化骨哩!"
  徐子陵听出兴趣来,追问道:"宇文化骨难道不可以乘势追击吗?大军压境下仓城岂能守得住呢?"
  寇仲道:"这你就不得不佩服李密了,他亲率二万步骑进驻附近的清淇,与徐世绩遥相呼应,深沟高垒,偏不与宇文化骨正面交锋。如宇文化骨攻仓城,他就扯他后腿,形成对峙不下的僵局。问题是宇文化骨缺粮,李密这老狐狸还诈作与之议和,使宇文化骨这笨蛋以为可暂息干戈,不再限制士兵的口粮。李密就于此时与他大战于童山,宇文化骨粮尽而退,败走魏郡,势力大衰。李密之所以能胜,非是宇文化骨智计不及他,又或军力兵法不足敌,而是输在李密的忍功上。"
  接着双目放光道:"所以只要能破去李密这忍字诀,我便可使无敌的李密吃到生平的第一场大败仗,并使他永远不能翻身,而机会就在眼前,只要让我见到王世充,就有办法令他听我之言,否则天下就是他李密的了。"
  徐子陵心中剧震。
  寇仲说得不错,也确把握了李密的长处及优点,只要针对他的长处定计,李密的优点便反会成为他的缺点,而寇仲则有足够的才智去布下陷阱,让李密上当。
  任李密智深如海,也势想不到会有寇仲这样一个可怕的大敌在旁暗中窥伺,并掌握到他的策略,伺机加以痛击。
  问题是寇仲如何令王世充听他的话呢?
  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此时跋锋寒捉了头小獐回来,中断了两人的对话。
  ※        ※         ※
  黄昏时分,三人离开山区,抵达汝水南岸一座密林时,已是夜幕低垂。
  明月尚未现身的夜空,星光点点,壮丽感人。
  跋锋寒拔剑劈下一截树干,削去枝叶,道:"我将这截树干拋到河心,再借力渡往对岸,谁先上?"
  寇仲笑道:"小陵先上吧!谁先谁后都该没有分别。"
  徐子陵忽地低声道:"似乎有点不妥当,不知如何,离开了山区后,我便有心惊肉跳的感觉,有点像那趟在巴陵城外的情况。"
  跋锋寒骇然道:"我本身亦是擅长跟踪和反跟踪秘术的人,刚才已利用种种方法,测试有否给人缀着。假若子陵的感觉无误,那这伏在暗中的敌人,至少应是曲傲般级数。"
  寇仲吁出一口凉气道:"那他为何还不动手呢?说不定是没有把握同时对付我们,故须等待帮手,且很可能就是曲傲本人,又或他计划在我们过河时才猝然出手偷袭,先杀我们其中之一,才从容收拾其它两人。"
  跋锋寒道:"管他是谁,就算是曲傲又如何?我们设法把他引出来,再以雷霆万钧的攻势,把他杀死,好去此祸根。"
  徐子陵摇头道:"现在绝非强逞勇力的时候,我们的行踪既落在敌人眼中,这到洛阳之路将会是荆棘遍途,若我们只懂以狠斗狠,最后只会落得力战而死之局,多么不值。"
  寇仲皱眉道:"那你有什么提议?"
  徐子陵问道:"襄城是谁的地盘?"
  跋锋寒道:"当然是王世充的,否则东都早完蛋了。"
  寇仲压低声音道:"若有人在旁窥伺我们,定以为我们欲要渡河,假设我们忽然沿河狂奔,直赴襄城,那对方除了衔尾狂追外,再别无他法。"
  跋锋寒欣然道:"襄城外全是旷野空地,无法掩蔽形迹,那我们便可知道这人是谁了!"
  三人商量了很完整的计划和应变的方法后,移到河旁。
  跋锋寒运力把手持的树干拋往河心。
  "扑通"!
  水花四溅。
  三人一声呼啸,沿着河岸朝襄城的方向疾掠而去。
  ※        ※         ※
  襄城位于汝水北岸,控制着广大的山区与上下游的交通,地理位置非常险要,乃兵家必争之地,对东都洛阳的安危更是关系重大。
  襄阳城墙,四周连环,墙体坚固雄伟,门阙壮观,箭楼高耸,景象肃杀。
  他们在离襄城里许远的河段,才渡过汝水,掩到引汝水而成的护城河旁,伏在草丛里。
  回首后望,整片旷野空空荡荡的,不见半只鬼影。
  高达十五丈的城墙上灯火通明,照得护城河亮如白昼,就算有苍蝇飞过,也难逃守城兵卫的眼睛。
  除了硬闯外,实无其它入城方法。
  跋锋寒叹道:"若真有人跟踪,那这人真是高明得教人心寒。"
  寇仲沉声道:"子陵的感觉屡来屡验,绝错不了。"
  徐子陵凝视远方一座小山丘上,肯定地道:"敌人就在那座山丘之上。"
  跋锋寒眉头大皱道:"我们应否立即绕道赶往洛阳呢?总好过在这里进不是,退又不是。若让敌人布好天罗地网,我们便有难了。咦!有马蹄声!"
  徐子陵和寇仲功聚双耳,立时收听到北面三里许处正有大队军马朝襄城奔来。寇仲大喜道:"这叫天助我也,有机会混入城了。"
  ※        ※         ※
  "叮"!
  三个杯子碰在一起,跋锋寒笑道:"今晚明月当空,大敌即至,就让老跋我作个小东道,仲少、子陵,你们定要赏面。"
  寇仲右手一抬,杯中烈酒像一枝箭般射进喉咙内,难得他照单全收,半滴都没有泻溅出来,开怀大笑道:"你还是第一趟自称老跋,又前所未有的客气,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跋锋寒也将手上的土酒一饮而尽,如电的双目先扫视了附近几台的食客一眼,吓得正因他们狂放的言行而对他三人侧目而视的人忙垂下头去,他这才微微一笑道:"我跋锋寒来中土的目的,就是要会尽此处的高手,现在竟有人自动送上门来,心情自然开朗,态度亦因而有异,这个解释仲少满意吗?"
  徐子陵只略一沾唇,便放下酒杯,哑然失笑道:"敌人恐怕要明早才能入城,老跋你莫要欢喜得太早哩!"
  寇仲悠然神往道:"明天将是非常有趣的一天,最妙是根本不知谁会来找我们。"
  这时菜肴来了,寇仲为三人添酒,道:"老跋你是突厥人,能否向你问些关于突厥的事呢?"
  跋锋寒道:"说出来吧!"
  寇仲想了想,压低声音道:"你们究竟是帮那一方的呢?当年突厥的始毕可汗曾派出”双枪将”颜里回和”悍狮”慕铁雄两人来与李密勾结,布局欲杀翟让。可是……"
  跋锋寒截断他道:"你首先要知道突厥有东西之分,始毕是东突厥的大汗,这十多年来南征北讨,东自契丹、室韦;西至吐谷浑、高昌,都臣属东突厥。至于西突厥则以伊犁河流域为基地,整个阿尔泰山以西的土地都是他们的,疆域之广,不逊于东突厥。"
  跋锋寒续道:"无论是东突厥又或西突厥,其统属编制均与中土皇朝的制度不同,是以部落为主体,例如东突厥的始毕,只是最有实力的酋长,被推举而为最高领袖。在那个强者称王的地方,没有人敢担保自己明天仍能保持自己的权力和地位。"
  徐子陵好奇心起,问道:"那毕玄又是什么情况呢?他究竟是东突厥还是西突厥的人?"
  跋锋寒听到毕玄之名,冷哼一声道:"我突厥最重勇力,毕玄乃东突厥第一高手,故在当地拥有像神般的超然地位。始毕可汗若没有他的支持,休想坐稳大汗之位。所以我开罪了毕玄,等若开罪了整个东突厥。哈!但我跋锋寒何惧之有?现在还不是活得生龙活虎。"
  从跋锋寒身上,两人可清楚感受到突厥人强悍的作风。
  在馆子的一角处,坐了一桌男女食客,人人穿劲装,携带兵器,似是某一门派的人物。两个女的都青春可人,长得颇为标致。
  她们见到三人出众的体型仪表,有点情不自禁的不断把目光向他们飘送过来。事实上三人各具奇相,都是万中无一的人物,充满男性的魅力,不要说情窦初开的少女,就是同是男性的其它人亦禁不住要对他们行注目礼。
  这时她们又以美目瞧过来,跋锋寒迎上她们的目光,露出一个极有风度的笑容,雪白整齐的牙齿更是闪烁生辉,引人之极。两女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东西突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