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运筹帷幄

作者:黄易

跋锋寒和徐子陵一先一后扑上一株高耸出林的大树上,环目一扫,前后四方都是火把长龙,把逃路完全封锁了。
  徐子陵叹道:"若非晚间春雾湿重,我们只要放一把火,制造点混乱,说不定可趁机溜脱。"
  跋锋寒冷哼道:"纵然我们力战而死,但寇仲和淑妮能成功离开,亦再无遗憾。"
  徐子陵剧震道:"若非此刻亲耳听到此话出于锋寒兄之口,我真不敢相信锋寒兄是这种义无反顾,视死如归的英雄豪杰。"
  跋锋寒苦笑道:"义无反顾只是溢美之词,视死如归亦仍差一点点。我只不过从不后悔自己作出的决定,只要随意之所之就行了。你两个小子对我那么有情有义,我又不是狼心狗肺的卑鄙之徒,现在只希望仲少将来能手刃李密为我们报仇吧。"
  徐子陵摇头道:"不!我定不能让李密把你杀死的。嘿!假若我们能摇身一变,成了李密的两名手下,是否会大增逃生的机会呢?"
  跋锋寒皱眉道:"你是否想抓得两个人来,换过他们的衣服,可是瓦岗军有名组织严密,军下有团,团下有营,营下又分若干小队,各有统属,加上我们换得了衫换不了脸,只会徒惹人嘲笑吧了!"
  徐子陵从怀里掏出一张假面具,递到跋锋寒手上道:"这是天下第一巧匠宗师鲁妙子先生的遗作,我们先换过脸孔,再设法更衣。"
  话完自己先戴上另一面具,登时变成了曾与四大寇交手的疤脸大侠。
  跋锋寒看得啧啧称奇,也在徐子陵协助下,戴上面具,摇身一变化身作一个眼陷、唇薄、鼓下巴的年轻壮汉。
  跋锋寒精神大振道:"这就大不相同了!来!我们先削些树枝作暗器,随我来吧!"
  ※        ※         ※
  寇仲背着董淑妮,在山野间狂驰疾跃,掠出一片密林后,奔上一座小丘顶时己见洛水横亘前方,对岸有座灯火辉煌的大城。
  寇仲哈哈笑道:"终于到了!"停下脚步。
  董淑妮依依不舍地离开他宽厚温暖的虎背,见寇仲雄立如山,双目闪闪的瞧着五里外矗立平原上的偃师城,自有种不可一世的慑人气概,一阵心迷神颤,小鸟依人的挨进他怀内去,低声道:"我们的事,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啊!若大舅舅知到了,定会杀死你的。"
  寇仲低头瞧了一眼这动人的美女,脑海中不由回味起刚才发生的事。心想这就最理想了。否则若董淑妮因与自己有了肉体关系而迫他去向王世充提亲,便大大不炒。
  董淑妮微嗔道:"你为何不说话,是否已不欢喜人家哩!"
  寇仲大感头痛,探手挽着她纤软的小蛮腰,把她搂贴胸膛,深深一吻后,微笑道:
  "那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学刚才那样呢?"
  董淑妮媚笑道:"那要由我决定,有机会人家自会来找你。"
  寇仲可以肯定自己非是她第一个男人,因为在那事儿上董淑妮要比他更驾轻就熟。
  虽然无可否认她在各方面都胜过云玉真,但也像对云玉真那样,他只会抱着逢场作兴的心态,绝不会妄动真情。
  何况眼前还有那么多重要紧迫的事等待他去做。
  一路奔来,他大部份时间都在惦念徐子陵和跋锋寒的安危,少部份时间在想如何利用王世充来对付李密,却全没想过背上那动人的肉体,更没想到和她的将来。董淑妮猛拉他的手道:"去吧!"
  两人奔下山丘,朝洛水掠去。
  ※        ※         ※
  李密立在斜坡顶处,眉头深锁地瞧着手下把目标中广阔达两里的密林围个水泄不通,再由以符真、符彦两兄弟为首的数十名高手人材搜索,可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没有丝毫动静。
  左边的王伯当狠狠道:"这是没有可能的。那女娃子的香气怎会忽然消失了。"
  李密身后十多名将领,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右边的沉落雁美目凄迷,轻轻道:"我有很不妥当的感觉,照道理他们该是插翼难飞。"
  李密叹道:"若真有合理或不合理这回事,寇徐这两个小贼也早应死去数十趟了,但他们总能逃出险境,真教人难以理解。"
  王伯当沉声道:"假若他们真的成功把董淑妮送抵偃师,我们该怎办才好呢?"
  李密双目亮起寒光,一字一字地缓缓道:"最好的方法,莫如立即攻打偃师,牵制王世充,使他难以回师洛阳,对付独孤阀和越王。但如此将会破坏我们整个策略,而我们因与宇文化及一战,损折甚重,元气未复,故仍是宜守不宜攻,所以只好另外设法。"
  接着向沉落雁道:"落雁有何提议?"
  沉落雁道:"另一对策,就是暗遣高手进入洛阳,策动独孤峰扫除王世充在洛阳的势力,教王世充只得孤城一座,后援断绝。那时我们要取王世充项上人头,就像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了。"
  王伯当皱眉道:"王世充的势力在洛阳蒂固根深,欲要将其连根拔起,恐非易事,必须有妥善布置才成。"
  李密断然道:"无论此计成与败,对我们都是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洛阳是愈乱愈好,最好独孤阀和王党拼个两败俱伤,那就更是理想。"
  转向沉落雁道:"我们必须与时光争竞,若让王世充先一步发动,他受的损害将愈是轻微,落雁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吗?"
  沉落雁点头道:"密公放心,此事交由落雁处理吧!必不负密公所托。"
  李密下令道:"此事以落雁为主,伯当为副,还要请得南海仙翁法驾,以增强实力,其它人手分配,你们瞧着办吧!"
  众人听得南海仙翁之名,都露出既敬且惧的神色。
  原来南海仙翁晃公错,乃宁道奇那种辈份的高手,是宗师级的人物,现今位于南海珠崖郡的南海派掌门梅洵,只属他的徒孙辈。
  据传宁道奇曾与晃公错决战于雷州半岛,到百招之外晃公错才败于宁道奇的压箱底绝技"散手八扑"之下,可说虽败犹荣。于此可见"南海仙翁"晃公错的高明。
  李密由于其父李宽曾有大恩于南海派,故李密起兵后,曾三番四次派专使请晃公错出山,但直至炀帝被宇文化及所弒后,晃公错才肯点头。并答允南海派尽全力助李密取天下,其中当然附有苛刻的条件。
  王伯当和沈落雁齐声领命。
  就在此时,守在密林南方的火把纷纷熄灭,惊喊之声不绝于耳。
  李密不怒反喜,领着众手下疾驰赶去。
  ※        ※         ※
  寇仲和董淑妮在守城兵将簇拥下,策骑驰入王世充在偃师的郑国公府去。
  董淑妮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敛起笑容,伸情肃穆,一派不容侵犯的圣洁样儿。
  才入府门,王世充已闻讯在十多个亲兵拥护下迎出大门。
  董淑妮飞身下马,哭着扑入王世充怀内。
  王世充神采依然,只是鬓边花斑,多了几根白发。
  他爱怜地拥着董淑妮,连声道:"小妮妮莫哭!一切有大舅舅作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边说边朝寇仲瞧来,眼神立即变得无比锐利。
  寇仲甩蹬下马,施礼微笑道:"以后是成是败,就要看尚书大人一念之间了!"
  王世充愕然不悦道:"若你想危言耸听,休怪我……"
  董淑妮打断他的话微嗔道:"大舅舅啊!他是好人来的,没有他小妮妮的遭遇就不堪设想了。"
  寇仲毕恭毕敬道:"王尚书可否借一步说话,此事必须当机立断,否则即使孙子再世,武侯复生,亦挽不回己成的败局。"
  王世充厉喝道:"寇仲!"
  寇仲躬身道:"寇仲在!"
  王世充狠狠盯了他好一会后,冷哼道:"随找来!但千万勿要在我面前耍花样。"
  ※        ※         ※
  跋锋寒和徐子陵一口气奔出五十多里路,直抵洛阳的大河下游处,两人再支持不住,先后伏倒岸旁,前方就是滚流不休的黄河水。
  洛阳在远方的灯火,照亮了地平的天际。
  几经辛苦,他们终脱离险境,跋锋寒大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王伯当脸对脸的瞧着我们,仍不知我们是谁。还喝令我们去堵截,幸好那时我能忍着笑,可不知憋得多么辛苦呢。"
  徐子陵摇头叹道:"李密这么劳师动众,却连我们的衫尾都摸不着,说出去,保证笑歪了天下人的口。"
  跋锋寒勉力爬起来,道:"趁离天光尚有少许时间,我们最好养精蓄锐,再以假脸目大摇大摆入城喝口热茶,在洛阳我有几个老相识,保证招呼周到。"
  徐子陵艰苦地坐直身体;道:"不知寇仲能否说得动王世充呢?"
  跋锋寒深吸一口气,回复冷静,微笑道:"王世充只是一头人扮的老虎,而寇仲则是一个老虎扮的人,胜负已昭然若揭,子陵何用担心呢?"
  ※        ※         ※
  密室内。
  董淑妮一口气把事情和盘托出,但王世充的脸色却至少变了十几次。
  沉吟片晌,王世充沉声道:"淑妮你去好好休息一会,大舅舅自有主张。"
  董淑妮还想撒娇不依,见王世充表情严肃,脸上阴霾密布,不敢多言,瞥了坐在对面的寇仲一眼,乖乖去了。
  门关。
  偌大的密室,就只剩下王世充和寇仲两人。
  寇仲出奇地沉默。
  自进密室后,他没说过一句话。
  王世充沉吟片晌,低声道:"你们肯冒死救小妮妮,我王世充非常感激,说出你们的要求吧!"
  寇仲知他不信任自己,淡淡一笑道:"我的要求是扳倒李密。"
  王世充愕然瞧了他半晌,皱眉道:"现在我内忧外患,动辄腹背受敌,恐难助你完成这心愿。"
  寇仲胸有成竹道:"王尚书此言差矣。事实却是从没有一个似眼前更佳的时刻,能让贵方有粉碎瓦岗军的机会。"
  王世充不悦道:"我生平最恨人挟恩要胁,我王世充什么场面未见过,岂会听人摆布。"
  寇仲从容道:"王尚书今次出兵偃师,为的究竟是什么呢?"
  王世充双目神光闪动,冷然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我当务之急,就是回师洛阳,扫除奸党。"
  寇仲微笑道:"然后呢?"
  王世充傲然道:"安内后当然是攘外,我与李密势不两立。"
  寇仲哈哈一笑道:"王尚书今趟出兵,是看准李密虽打败宇文化及,但却元气大伤,故趁机痛加挞伐。现在却要先作安内,白白让机会溜走,予李密有休养生息的机会,岂非大大失算吗?"
  王世充怔怔的瞧了他好半晌,像首次认识清楚他般,肃容道:"那寇小兄是否认为该先收拾李密,再回师对付杨侗和独孤峰呢?"
  寇仲摇头道:"非也。就算东都无事,今次尚书若贸然兵攻李密,亦是必败无疑。"
  王世充本想试探寇仲是否别有用心,利用自己来对付大仇家李密,此刻听他这般说,大感意外,反虚心问道:"愿闻其详。"
  寇仲遂把李密那番对付王世充这次出兵的话说出来,当然是说得只像他寇仲本身的推测般。
  王世充脸色微变,好一会都没说话,显是被命中要害。
  过了好半晌,王世充叹道:"我本为西域人,因慕天朝文化,随父来隋,自幼便喜读史书,爱习兵法,官拜兵部侍郎,颇得杨广那昏君看重。与孟让一战,更使我名震天下,本以为天下再无用兵更胜我王世充者,岂知竟遇上李贼,处处受制,若非得寇小兄提醒,此仗实有败无胜,那我现在应否立即回师东都呢?"
  寇仲知他已方寸大乱,微笑道:"正如我刚才所言,要破瓦岗军,此实千载一时之机。原因有二,首先就是李密刻下确是元气大伤,兵疲将倦。其次则是李密仍在刚打败宇文化及的胜利心态中,对你难免有轻敌之意。"
  顿了顿,正容道:"不怕得罪一句,论军力,贵方实不及李密,且屡战屡败,更添李密轻视之心,所以只要王尚书你示敌以弱,又制造巧妙形势,引得李密倾巢而出,而我们则精心布局,设下陷阱,保证可令李密栽个大筋斗,从此无力凌迫东都。"
  王世充听得怦然心动,对寇仲疑虑大减,信任倍增,问道:"如何可示敌以弱呢?"
  寇仲道:"请问王尚书现今手上有多少可用之兵呢?"
  王世充犹豫了片刻,才下定决心,答道:"今趟我只带有二万人,但无一非训练优良的精锐。"
  寇仲拍案道:"那就成了。孙子有云:兵贵精不贵多。而因我们兵少,更能增李密轻敌之心,只要再令他误以为我们粮草不继,我才不信新胜的李密还可忍着不率军溺战。"
  王世充摇头道:"他大可等我们真的缺粮时才来攻击,此计可骗别人,但绝骗不倒老谋深算的李密。"
  寇仲笑道:"所以我说还要制造其它微妙的形势,才可迫李密不得不来打硬仗。"
  王世充讶道:"计将安出?"
  寇仲道:"事情可分两头进行,首先我们要营造出缺粮的假况,例如派人四出搜刮粮草,又扬言即要回师东都,李密不来截击才怪。"
  接着俯前低声道:"另一方面,我们则与北方势力绝不下于李密的窦建德修好,请他出兵夹击李密。当然啦!这一着必须巧妙地让李密知晓,那更不愁他不主动来攻了。"
  王世充虽自负将才,亦不由不拍案叫绝道:"果是妙计,不过其中细节,仍要斟酌。"
  双目旋即射出锐利的光芒,盯着寇仲道:"谁都知你寇仲雄心勃勃,弄得南方天翻地覆,现在如此助我,究竟有何目的?"
  寇仲坦然迎上他的目光,平静地道:"因为我若不杀李密,李密便要杀我。谁当皇帝我不管,只要不是李密就成了,王尚书满意我这答案吗?"
  王世充沉声道:"你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你肯投附我,我王世充定不会薄待你。"
  寇仲欣然道:"多谢王尚书提携。不过一切仍待破掉瓦岗军再说。对付李密虽是重要,但东都却必须牢牢掌握在手里,只要能撑到李密出兵,我们便攻打越王的皇宫,把所有反对你的人连根拔起,那时王尚书便大可取越王之位而代之。而天下至少有一半已到了圣上你的口袋内了!"
  这番话直说进王世充的心坎里,使他忘了寇仲没有立即表示效忠,大喜道:"独孤峰在洛阳有不可忽视的实力,若我不在洛阳,恐怕难以镇压大局。"
  寇仲微笑道:"这正是示敌以弱的一个关键部份,尚书不妨精兵简骑回洛阳打个转,摆平洛阳的形势,然后再见机行事。只要李密有任何异动,尚书立即溜回来主持大局,那不就成了吗?"
  王世充呆了半晌,长长吁了一口气,摇头笑道:"舍此之外,我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