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路遇故人

作者:黄易

徐子陵步下天津桥,回到城南区域,整个人轻松起来。
  他真的不想见单琬晶。
  此时洛阳城像苏醒过来般,车轿川流不息,热闹非常。行人中不少身穿胡服,显是来自西域的商旅。
  只看眼前的繁荣,谁都感受不到城外的世界战争连绵,生灵涂炭。
  更想不到洛阳正陷于内外交煎的地步,成为各大势力倾轧角力的轴心。
  他离开了人潮涌涌的天街,沿着洛水西行,宽达十多丈的河面,巨舟并列,以大缆维舟,铁锁钩连,蔚成奇景。
  回头朝天津桥望过去,跋锋寒已走得影踪不见。
  而天津桥南北对起四座高楼,更添桥梁的气势,极为壮观。
  离开了桥南的肆市后,道上行人疏落多了。
  徐子陵沿洛堤漫步,堤边杂植槐柳,树绿成荫,风景迷人。
  徐子陵收摄心神,不由想起跋锋寒和单琬晶间的关系。
  当日单琬晶和跋锋寒约定在九江相会,恐怕不是只关男女私情那么单纯。
  要知单琬晶乃东溟派新一代的领袖,在派内早选了那尚明作她的夫婿,所以她虽对李世民倾心,亦是有缘无份。
  以单琬晶刚烈的性格和行事的作风,既能克制自己对李世民的感情而不出乱子,照道理也不该情不自禁至要与跋锋寒来个秘密偷情。
  所以她与跋锋寒间,定有一些彼此合作的事情。
  徐子陵本不会想及这方面的事,可是因跋锋寒不但知悉单琬晶既身在洛阳,更清楚她落脚的地方,事情便大不简单。
  若两人只是男女之情,以跋锋寒不以儿女私情为重的作风,凭那趟单琬晶下不了手杀自己一事,已足可令跋锋寒对单琬晶永不回头。
  徐子陵苦笑摇头。
  吹绉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就在此时,前面一人匆匆而至,徐子陵定睛一看,登时呆了起来,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         ※
  寇仲凭窗外望,心内思潮起伏。
  争霸之路绝非一条康庄大道。
  不但前途渺茫难测,崎岖难行,随时有粉身碎骨之祸。最教人头痛的是歧路甚多,一个不小心,便错失直抵目标的机会。
  时机实具最关键的重要性。
  李世民便是最懂掌握时机的人,觑准机会,迫得他老子作反,起兵太原,趁关中精兵西出应付李密之际,渡河入关,夺得西都长安这坚强的固点,只须去了薛举父子这西面之患,便可遥看关中群雄逐鹿,乘鹬蚌相争,坐享渔人之利。
  而他现在才是刚起步。
  搞垮了李密,固然可使宋阀与瓦岗军结盟一事胎死腹中,但最得益的却是李世民而非他寇仲。
  所以现在仍未是杀李密的时刻,纵使李密引颈待割,他也不会杀害李密。
  唉!
  有小陵在就好了!至少有人可以谈谈心事。
  假若徐子陵遇害,他将会不顾一切的为他报仇,什么霸业鸿图都要摆到一旁去。
  "咯!咯!"
  寇仲愕然道:"进来!"
  一个小婢推门恭身施礼道:"小姐请寇公子到舱厅见面。"
  ※        ※         ※
  徐子陵犹豫了片刻,才在那人擦身而过前把他拦着,沉声道:"李大哥!"
  竟是久违了的李靖。
  他之所以犹豫,皆因始终不能对素素之事释然,若非李靖薄情,素素就不会受王伯当之辱,更不会嫁给香玉山。
  李靖身穿便服,但仍是轩昴爽朗,眼神变得更锐利,显是在这几年间武功大有长进。
  他愕然止步,脸露疑惑之色,皱眉道:"这位兄台是否认错人哩?"
  徐子陵这才省起自己是以"疤脸大侠"的容貌示人,低声道:"我是徐子陵,现在只是戴上面具。"
  李靖先是虎躯一震,然后露出惊喜神色,挽着他穿过路旁的槐树,到了堤坡边沿处,大喜道:"我也风闻到你们会来洛阳的消息,想不到就这么遇上了,小仲呢?"
  徐子陵扯下面具,塞入怀里。
  李靖叹道:"你比我长得更高了。时光过得真快,不经不觉又这么多年,昔日的两个小子,已成了名动天下的人物,现在谁说起你们来,不是咬牙切齿,就要衷心夸赞?"
  又急忙问道:"小仲没出事吧?"
  徐子陵听出他真诚的关切之意,又想起素素,心中矛盾得要命,道:"小仲没有事,我们只是暂时分手,各有各行事罢了!"
  李靖松了一口气,道:"来!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再说!"
  ※        ※         ※
  寇仲在小婢引领下,步进舱厅。
  董淑妮换上华服,还刻意打扮过。安坐椅内,更是艳光照人,眩人眼目,亦多添了几分成熟的迷人风韵。
  寇仲在她左旁的椅子坐下后,小婢退下,还为他们关上厅门。
  寇仲愣然道:"你不怕给大舅舅怪责吗?"
  董淑妮模仿王世充的语调老声老气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怎同呢?"
  接着忍不住花枝乱颤地娇笑起来,媚态毕露,诱人之极。
  寇仲心中恍然。
  董淑妮实在是王世充的秘密武器,利用她的美色来笼络有利用价值的人,又或刺探情报,否则今趟王世充可能死了仍不知堕入李密的彀中。
  王世充为了收服自己,现在则打出董淑妮这张牌。
  董淑妮甜甜一笑道:"你这人真本事,人家从未见过大舅舅这么看重一个人的,可是现在人家再不欢喜你了!"
  寇仲失声道:"什么?"
  ※        ※         ※
  房舍在洛河对岸往左右延展,不远处有座高起的钟楼,宏伟高耸,雄视把城巿一分为二的洛水。
  李靖叹道:"想不到当日一别,到此刻才有重逢之时。素妹真难得,若没有她,我李靖今天休想能坐在这里和你叙旧。所以听得李密造反,我便心知不妙,立即赶赴荥荥阳,才知你们已救走了她。"
  徐子陵一阵硬咽,差点掉下热泪,勉强忍住,沉声道:"李大哥当日为何肯让素姐回荥阳呢?难道不知荥阳大龙头府是险地吗?"
  李靖苦笑道:"素妹对我恩重如山,我李靖岂会是这种忘恩之人,可惜她去意甚决,又知我会拦阻,竟留书出走,悄悄离开。那时我内伤未愈,追她时更遇上风雨,大病一场后,才到荥阳找她。但素妹拒而不见,我只好先到洛阳,再入关中。现在于秦王手下办事。"
  徐子陵听得目瞪口呆。
  原来竟是有这么一回事!
  ※        ※         ※
  董淑妮容包转冷,淡淡道:"凡是大舅舅欢喜的人,我都不欢喜的。"
  见寇仲瞪大眼睛瞧着她,跺足嗔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欢喜自己去选择也不成吗?大舅从来都不欢喜我爹,可是娘却比任何女人都快乐。娘常说以前她们都可在野火中会自由选择对象。"
  寇仲反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微笑道:"那现在我可滚出去了吗?"
  今次轮到董淑妮杏目圆睁道:"听到我不再欢喜你,你难道不伤心难过吗?"寇仲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朝舱门漫步而去,边行边道:"当然难过得要命,我现在就要回房中痛哭一场呢。哈……"
  寇仲转身接着董淑妮随手拿起朝他背脊掷来的名贵瓷瓶,笑嘻嘻道:"我也有个坏习惯,就是不欢喜给人摆布,吃软不吃硬,哈!"扬手便把瓷瓶拋回给董淑妮。
  董淑妮慌忙接着时,他已推门扬长去了。
  "砰!"
  花瓶再次摔出,掷在门上,撒得一地碎片。
  ※        ※         ※
  李靖关心地道:"素妹近况如何?"
  徐子陵听到自己的声音答道:"她在巴陵,已嫁了人。"
  李靖欣然道:"那真要为她高兴,究竟是谁家儿郎如此幸运?"
  徐子陵剧震一下,朝他瞧去。
  李靖不解道:"为何小陵你的神色如此古怪,难道素妹的夫婿有什么问题吗?"
  徐子陵奇道:"素姐嫁了给别人,李大哥不感失望吗?"
  李靖皱眉道:"素妹若有好归宿,我高兴还来不及,究竟是否这人有问题呢?"
  徐子陵瞧了李靖好半晌后,摇头道:"我也不敢肯定。"
  李靖笑道:"差点给你吓个半死。这人究竟是谁?巴陵不是萧铣的地头吗?"徐子陵点头道:"此人正是萧铣的手下,叫香玉山。"
  李靖色变道:"什么?"
  徐子陵吃了一惊道:"是否这人真有问题?"
  李靖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好一会才叹道:"这人是否本身有问题,我并不清楚,但却知道……唉!小陵请恕我有难言之隐,故不能畅所欲言。天啊!为什么这么巧的。"
  徐子陵心念电转,沉声道:"刚才李大哥说在秦王手下办事,秦王是否李渊次子李世民呢?"
  李靖点头道:"就是他了,他也很欣赏你们。你们不是很想创一番事业吗?他将会是个好皇帝。"
  徐子陵冷笑道:"他会当上皇帝吗?他只是秦王,但世子却是李建成。只听李大哥这句话,便知他们兄弟间嫌隙已生,李阀祸机将至,大乱必兴,李大哥仍要混这浑水吗?"
  李靖肃容道:"小陵你确长大了,识见大是不同。不过我李靖岂是见难而退的人。"
  顿了一顿,双目寒光闪闪,凝视着下方长流不休的洛水,缓缓道:"国家患难,今古相同,非得圣明君主,不能安治。且为国者岂拘小节,现今谁不知李阀的地盘是秦王打回来的,亦只有他才有造福万民的才能德行。小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徐子陵心中一片烦厌,胸口如被大石重压,长长吁出一口气,才舒服了点,道:
  "李大哥不在关中,却到此险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呢?"
  李靖压低声音道:"我今次来洛阳,实有至关紧要的事,但现在却不可说出来。"
  接着扯了徐子陵站起来道:"快随我来,你嫂子该等得心焦哩!"
  徐子陵失声道:"嫂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