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东都闲情

作者:黄易

王世充一边策骑朝自己的官署缓驰而去,一边皱眉问寇仲道:"若他摆的是空城计,我们这么不战而退,岂非惹天下人耻笑。"
  另一边的欧阳希夷、后面的郎奉和宋蒙秋都露出同意的神色。
  寇仲微笑道:"若我们真个挥军攻打宫城,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破城而入;一是伤亡惨重,坚持不下。而无论是那个可能性,都对我们有害无益。因为我们志不在此,只要能击溃李密,那还怕杨侗和独孤峰不乖乖屈服。刚才只要看独孤峰有恃无恐的姿态,便知他有李密在后面撑腰,根本不怕我们强攻。"
  欧阳希夷不解道:"如能控制宫城,尽除独孤一党,于我们又有何坏处?"
  寇仲恭敬答道:"前辈问得好,先不论破城的难易,假若洛阳重归稳定,李密岂还肯挥军西来。定会采观望态度,待等得另一有利形势后才来攻。那时胜败难测,那及得上现时的有利形势?"
  四周包括王世充在内的几个人都听得大为服气。
  要知以往王世充与李密交手,从没有赢过半场胜仗。而王世充之所以仍能立得这么稳,凭的就是洛阳这四面十二门,门门都是关口,内则层层设防,外则长堑围护,又有天然屏障的坚城。
  所以李密一旦晓得洛阳有事,必不肯错失良机,那他们就有乘虚机会。
  王世充仍有疑虑,问道:"独孤峰势力雄厚,他又非善男信女,加此一来,岂非把主动之势拱手让与他吗?"
  寇仲胸有成竹道:"当然不可如此,现时只要我们枕重兵在端门外,独孤峰便动弹不得,到李密来攻时,我们再把宫城所有出入口封闭,却不攻城,只截断内外的粮路、那时便可迫杨侗交人,何须浴血攻城呢?"
  欧阳希夷欣然笑道:"难怪小兄弟把南方闹得天翻地覆,果然非是只逞勇力之徒。
  不过我们定要小心对方高手的暗袭,若尤婆子亲自出手,恐怕不容易应付。"
  王世充冷笑道:"我王世充若是这么容易被杀,早死了十多遍。"
  寇仲嘻嘻笑道:"这个当然,嘿!我也要去找些人来助拳呢!"
  ※        ※         ※
  徐子陵来到新中桥,跋锋寒早恭候多时,欣然迎上,笑道:"我刚才在数泊在桥东码头的船有多小艘,刚数到第三百八十三艘你就来了。这里的水道陆路交通真繁密,似乎天下的舟车都到了这里来填塞河道和街道。加上中外客商来推销他们的香料珍玩,锦绢丝绸,又或粮食茶叶等货品,使洛阳成了中外货物的集散中心,非其他城市所能媲美。"
  徐子陵环目一看,桥上桥下确是挤得水泄不通,万人云集,旅店、酒食店鳞次栉比,将洛水南北的市集连成一片,热闹非常,微笑道:"我还以为会比锋寒兄早到呢!"
  跋锋寒和他随着人潮步下新中桥,过市不入,沿街而行道:"琬晶想见你一面,不知子陵意下如何?"
  徐子陵吓了一跳,皱眉道:"她为何要见我?"
  跋锋寒微笑道:"她竟通过我来传话,为的当然不会是儿女私情,子陵放心好了。
  至于是什么事,她倒没说出来。"
  徐子陵欲言又止,跋锋寒笑道:"你是否奇怪我和琬晶的关系?要怎么说你才会明白?或者可以这样说,在某一段时间内,我们很有机会发展为情侣,不过我们都任由这机会溜掉,我是心有所属…"
  大力一拍背上的斩玄剑,续道:"她却是身有所属。"
  徐子陵洒然笑道:"说不定有一天你两人回想起来时,会深感可惜!"
  跋锋寒摇头道:"我是不会为这种事后悔的,你说我无情也好,什么都好。总言之男女间事缺乏了一种永恒的价值。对我来说,男女亦是可作知己朋友般相处。"
  这时一群体形彪悍的武装大汉迎面而来,狠狠盯着两人,可是给跋锋寒锐目一扫,全都不敌地避开目光。
  徐子陵微笑道:"锋寒兄和公主似乎不止知已朋友那么简单吧?"
  跋锋寒耸肩道:"有些东溟派不方便做的事,便由我去做,例如收账、又或找人算账,否则我何以为生,陵少满意了吗?"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少有见你这么随和风趣的,可见锋寒兄见过佳人后,心情大佳呢!"
  跋锋寒讶道:"此事真奇怪,人说君子好逑,世上像公主那种美女肯定罕有之极,连我见了都为之心动。偏是你徐子陵半点都不把她放在心上,这是什么一回事?"
  徐子陵随着跋锋寒转入通往东门的大街,那是他们约定寇仲留下标记的地方。
  由于两人各具独特形相,这般并肩而行,自是惹得行人瞩目,女孩子则频抛媚眼。
  徐子陵却对别人的注意和美女的青睐视若无睹,淡然自若道:"自古以来,多少男女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锋寒兄可否告诉我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怀?"
  跋锋寒伸手按着徐子陵的肩头,苦笑道:"恐怕我、你及寇仲都是最没有资格谈这个问题的人。或者人生在世,会自然而然去追求某些事物,例如功名富贵、娇妻美妾,只有通过这追求的过程,人生才有意义。"
  徐子陵想起寇仲,点头道:"说得好!最有趣的只是追求的过程和成功的刹那,接着便要开始另一个追求。"
  跋锋寒有感而发的叹道:"所以没有结果的爱情反是最完美的。这说法似乎很悲观灰暗,却是千古不移的真理。唉!任何爱上我们的女子,都注定不会有结果的,想想也教人神伤。"
  又道:"你尚未答我肯不肯去见琬晶一面呢?"
  徐子陵苦笑道:"饶了我好吗?别忘了她曾刺我一剑,当时我已立下决定,以后都不再想与她有任何瓜葛。"
  跋锋寒默然片晌,走了十多步后,才点头道:"这该是明智之举!以后我不再在你面前提起琬晶的事好了!"
  瞥了他一眼后续道:"你知否我们这样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着,等若向我们所有的敌人宣战和挑引。"
  徐子陵笑道:"我倒没想过这问题,不过现在洛阳各路人马齐集,互相牵制下,反便宜了我们。我才不相信谁敢肆无忌惮的聚众围攻我们。"
  跋锋寒嘴角逸出一丝森寒的笑意,若无其事道:"所以现在正是我们趁机反击的好机会,今晚我们就去收一笔烂账,看看对方肯否欠债还钱。"
  听他这么说,徐子陵立知跋锋寒从单琬晶处得到了情报,微笑道:"这个欠我们债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跋锋寒淡淡道:"此人乃阴癸派内长老级的人物,只要能抓住他,便不愁不清楚你瑜姨的情况。"
  徐子陵愕然道:"阴癸派的人出名行藏隐秘,但听你的口气却像可轻易找上他的样子!"
  跋锋寒解释道:"此人表面上另有身份,谁都不知他实是阴癸派的重要人物,且是阴癸派在北方主理情报消息的最高负责人。你该知是谁告诉我这重要的消息吧!因为我答应了你不再在你面前提起她的名字。"
  徐子陵苦笑道:"不要耍我!说便说吧!我也想找个人来问问玉成他们的行踪,只是苦于投问无门吧!"
  跋锋寒在离东城中门数百步许处停下脚步,指着对街的一间面食馆道:"这就是我们和寇仲约定留下标记的地方,这食馆最出色是川面,你若像我般无辣不欢,定会大快朵颐。"
  徐子陵欣然道:"那就试试他们的担担面吧!今趟由我请客。"
  两人正要横过街道,忽然一辆马车在两人前面停下,刚好拦着他们的去路。
  他们愕然止步,定神瞧去。
  车窗布廉低垂,透出一股神秘的味儿。
  驾车者是个脸目陌生的壮汉,此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整齐的牙齿,沉声道:
  "两位爷儿要到那里去,让小人送两位一程!你们的仇家这么多,随处闲逛怕不太妥当吧!"
  他一开腔,两人立即认出他是寇仲,笑骂声中,欣然登车,分别挤坐到寇仲两旁去。
  寇仲夸张地一声叱喝,操控着拉车的两匹健马往南拐了一个弯,转入另一条与城墙平衡的大街去。又一手扯下面具,塞入怀内哈哈笑道:"终于来到洛阳了!我们的敌人有难矣!"
  ※        ※         ※
  徐子陵和跋锋寒今趟在马车御位处居高临下瞧着阔敞无尽的长街,街上往来频繁的车马,两边道上熙攘的行人、又是另一番感受。
  寇仲兴致极高,蹄起蹄落间,一口气把先后与王世充和独孤峰"交手"的经过如盘奉上,显然对跋锋寒的信任大大增多。
  跋锋寒听罢微笑道:"那我们现在更要打醒十二个精神,尤婆子或仍不屑出手,但独孤凤却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女人干起刺客,会比男人更不择手段的。"
  寇仲信心十足道:"我们的山中十日岂是白练的,而且来此途上的一番历练,令我们三人都不断作出突破,正不知该到那处找些真正高手来试刀,他们肯送上门来,就最好不过。嘿!不过我们由现在起最好不要分开。"
  两人听他最后一句终露出了尾巴,差点为之喷饭。
  寇仲大感尴尬,忙岔开话题道:"你们两个家伙又斡过什么来呢?"
  跋锋寒耸肩道:"我与单琬晶碰过头,收集了一些有关阴癸派的消息,就是这么多了。"
  寇仲失声道:"什么?你两人一起去见过东溟公主?"
  徐子陵心中涌起一阵奇异的感觉。
  未和跋锋寒相处前,总觉得他冷酷无情,但其实他也有感情充沛的一面。
  跋锋寒笑道:"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更何况琬晶名份已定,一起见她又有什么问题?不过事实上陵少临阵退缩,自己逛街去了。"
  寇仲向徐子陵道:"有到约定处找过玉成他们吗?"
  徐子陵摇头表示没有,然后轻描淡写道:"我只见过四个人,依次序是李靖、刘黑闼、李世民和师妃暄。"
  两人齐齐失声叫道:"什么?"
  惹得街上的人都朝他们沿道缓驰的车子瞧来。
  ※        ※         ※
  天津御柳碧遥遥,轩骑相从半下朝。
  寇仲策着马车,转入贯通皇城南端门和定鼎门的天街,槐柳成荫的大街两旁万家楼阁林立,钟楼鼓楼遥遥相望,举目都是客店、皮店、竹竿行、羊毛行、杂货店、纸张店、棉花肆、鲜果行等竞相设立,盛极一时。
  街道上自是行人如鲫,车轿川流不息,一派繁华大都会的热闹情况。
  这时徐子陵刚把今早的事交待出来。两人都同意秦川有很大可能是师妃暄。
  马车望着天津桥驰去,由于道上人车众多,故行速颇缓。
  在南北对起四楼的衬托下,天津桥益显其万千气象。
  桥南就是今早徐跋享茗的董家酒楼。
  跋锋寒皱眉道:"有一事非常奇怪,子陵刚才说从这个可能是师妃暄的秦川身上感应到一种玄之又玄的宁静感觉,故出言问他是否佛道中人,对吗?"
  徐子陵点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寇仲双目寒光闪闪,却没有作声。
  跋锋寒道:"那种感觉是否很强烈呢?"
  徐子陵沉吟片晌,答道:"不能说是强烈,但却非常清楚。"
  跋锋寒拍腿叹道:"这就对了。若秦川真是师妃暄,以她的高明,绝不会透露出本身的任何讯息,所以和氏璧定是在她身上,而少陵感应到的只是她身上的和氏璧,而传说中的和氏璧正有镇定心神的妙用。"
  两人均觉有理,并对跋锋寒的智慧大为佩服。
  寇仲吁出一口长气道:"这么说,这秦川定是师妃暄了。"
  跋锋寒沉声道:"也有可能是宁道奇本人。"
  徐子陵吓了一跳道:"我的娘!"
  寇仲策车越过了前面由四名健仆抬着的华丽大轿,苦笑道:"无论秦川是师婆娘,又或宁老头,我都要把和氏璧明偷暗抢弄到手中,否则若给李小子得了,我就要回乡下耕田了!"
  两人倒抽一口凉气,哑然无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