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长白王薄

作者:黄易

三人戴上面具,换上一般江湖人物的装束,坐在曼清楼对面街一座饭馆靠街的座席,正享受漫后的甜点。
  这时寇仲已把王世充的话一点不漏地转述完毕。跋锋寒首先道:"原来和氏璧如此怪异,不过若慈航静斋和宁道奇都勘破不了它的变幻秘密,恐怕天下再无人有办法了。"
  寇仲笑嘻嘻道:"理得它有什么怪用奇迹,最紧要是破坏师妃暄和李世民小子的好事。将来到我起事时,便以之为帅印,想想也风光过瘾!你两人究竟帮不帮我。"
  跋锋寒正容道:"帮你没有问题,但得宝后要给我研究个十天八日才成。"
  寇仲哈哈笑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大家既是兄弟,自须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跋锋寒苦笑道:"你倒懂得打蛇随棍上。咦!子陵为何眉头深锁?"
  徐子陵叹道:"以锋寒兄的见闻广博,对净念禅院似亦从未得闻。只此便可知禅院里的乃真正方外高人,不问世事。我们却要去扰他们的清净,小弟怎能快乐得起来。"
  跋锋寒冷哼道:"他们若真是不问世事,就不该沾手和氏璧,若沾手和氏璧,就不能怪我们去盗宝。"
  顿了顿后,拍拍徐子陵肩头微笑道:"子陵放心吧!我们先设法肯定和氏璧是藏在寺内,才动手或偷或抢,那你便不用心中不安乐啦!"
  寇仲愕然道:"想不到老跋能这么体恤陵少。"
  跋锋寒哂道:"我跋锋寒罕有与别人交朋友的,不知为何却偏与你们投缘,既是朋友,自应体谅对方,为对方着想,这才是交友之道。"
  寇仲皱眉道:"我不是不想为小陵着想,但你刚才提出的办法却是知易行难。试想偌大一座禅院,除非搔扰其中一个和尚的清静,抓了他来拷问,否则如何知道和氏璧是否在寺内了,"跋锋寒胸有成竹道:"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们先听我的推论吧!"
  两人讶然道:"什么推论?"
  跋锋寒油然道:"假设那叫秦川的真是师妃暄,那她可能刚从宁道奇手上接过和氏璧,便去考较李世民做未来天子的资格。于是给子陵感应到她身怀宝物…"
  寇仲一震道:"我明白了。所以只要子陵到净念挥寺闲逛一周,便可探知和氏璧藏在何处,又或根本不在寺内了!果是好计。"
  跋锋寒双目闪闪生辉,沉声道:"不过我们的如意算盘可能会完全打不响。"
  徐子陵点头道:"师妃暄既放心把和氏璧交给了空禅主保管,自是确信他有护宝的能力。只看他修的是什么”闭口禅”,又连王世充都看不破他的深浅,便知他的功行修养均是非同小可。"
  寇仲道:"如果可轻易盗宝,王世充早已出手。咦!这事有点不妥当。"
  两人齐瞪着他。
  寇仲露出回忆思索的神情,道:"当我问王世充为何他自己不派人去盗宝时,他露出苦涩的神情,像是吃了哑巴亏的凄惨模样。说不定他已曾派高手去探过虚实,却是铩羽而回,所以才央我们出手。"
  跋锋寒和徐子陵都听得眉头紧锁,因为若已打草惊蛇,纵使师妃暄不移宝别地,净念禅院也将提高警戒,使盗宝一事困难大增。
  徐子陵点头道:"你这推测合情合理。我才不信王世充肯在这么短的时间如此信任你。且谁都看出你是野心极大,不肯屈于人下的野心家。所以说不定是他借刀杀人之计。
  和氏璧根本不在寺内,这叫狡兔未死,走狗先烹。"
  寇仲苦笑道:"兄弟又来耍我!"
  跋锋寒哑然失笑道:"真拿你两人没法。不过子陵的推测亦非常合理。整件事可能是王世充设计要陷害你罢了,早知是那样。咦!上官龙的马车到了!"
  跋锋寒大步走到街上,正要横过车水马龙的繁华大道,给徐子陵和寇仲分别左右拉住,奇道:"你们扯着我干什么?"
  寇仲尴尬地道:"忘了告诉你我两人从来都欠了青楼运,到青楼去没有一次是有好结果的。"
  跋锋寒哑然失笑道:"竟有这么一回事,那现在我们该否回家睡觉?或是由我将上官龙轰下街来,再由你们动手收拾。"
  徐子陵断然道:"今晚当然要动手,但至少你该告诉我们你的作战大计吧!"
  跋锋寒洒然道:"对付一个阴癸派的大喽罗,何需什么手段。就以马贼杀人的方式,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硬闯进去,掳人后就找个地方由我行刑拷问,包他连历代祖宗也要和盘托出。"
  寇仲哂道:"这不就是计划吗?三十六计中这叫以快打慢,攻其不备。不过似乎你该告诉我们上官龙那间长房在那一座院落和厢房,免得我们摸错了门口。"
  跋锋寒苦笑道:"这个恕我难以从命,因为我也不知道。所以准备逐屋搜寻,闹他一个天翻地覆,舒舒手脚。"
  徐子陵和寇仲愕然以对。
  跋锋寒微笑道:"我办事,两位老弟请放心。我只是和你们开个玩笑吧!来!青楼是只要囊中有金就可进去的地方。先找四、五个美妙姑娘来谈谈心再从长计议好了!"
  寇仲奇道:"我们只有三个人,为何你却要找四、五个那么多来陪我们?"
  跋锋寒凝望着对街曼青院的正门,油然道:"这招是三十六计外的第三十七计,叫僧多粥少。在群女争竞下自会便宜了食色性也的诸君子,像你们的初哥定要学晓此计。"
  寇仲和徐子陵均觉好笑,心想又会有这么多学问的。
  和跋锋寒接触多了,愈感到他非如外表般的冷酷无情,还要比一般人风趣多了。
  此时有数人来到曼清院外,略一停步,便昂然走了进去,其中一人风度翩翩,寇仲和徐子陵同时低呼道:"宋师道!"
  竟然是久违了的宋阀高手,宋玉致的二兄宋师道。
  想起当日宋师道因对傅君绰生出爱慕之心,邀他们乘船西上,其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有如在昨天发生。不由生出感触。
  三人横过大街时,又再有两三起武林人物进入院内,像约好了似的。
  跋锋寒低声道:"情况有点不对头,曼清院定然有事将会发生。"
  徐子陵和寇仲都点头同意。
  但因此时已到达院门前,不便交谈,只好闷声不响,迈步进门。
  把门的数名大汉伸手拦着三人道:"今晚曼清院给长白的王爷包了,没有请柬的恕不招待。三位请到别家去吧!"
  寇仲一呆道:"洛阳有”皇爷”不稀奇,长白那来什么”爷”呢?"
  把门的大汉见三人体型雄伟,又一个疤脸,一个麻脸、一个黑脸,显非善男信女,惟有没好气的解释道:"王爷就是”知世郎”王薄大爷,而非什么皇爷。"
  三人均听得心中一震。
  王薄乃长白第一高手,若只论武功,在北方声名之盛,尤在李密、杜伏威等人之上,寇仲和徐子陵更和其子王魁介交过手,其武技已可跻身一流高手的位置。由此即可推之王薄的高明。
  令人不解的地方,是王薄一向雄霸长白一带,为何竟会忽然到了洛阳,还大事张扬的包起了曼清院来大宴江湖朋友。这岂非视王世充如无物。不过再向深处想,王世充现在确是无暇去对付王薄。
  寇仲哈哈一笑,见风驶帆道:"我们当然知道王公是谁!只是开个玩笑吧!我们今晚正是应约而来,不过因去方便了一转,走慢半步,刚才入去的宋师道兄,就是和我们一伙的,我们的请柬就都在他身上。不信吗?麻烦老兄你带我们去与他会合就可问个明白!"
  那批把门大汉无一不是老江湖,那会这么容易被他诓倒。其中一人笑道:"原来是宋太爷的朋友,请问三位高姓大名,待小人去问过宋爷,然后再为三位爷们引路。"
  此着早在寇仲算中,欣然道:"告诉宋爷就说傅人中到了!"
  那人匆忙去了。
  三人识趣的站到一旁,以免阻碍其他宾客内进。
  来者不绝如缕,看气派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寇仲乘机探听消息,先向其中一个把门的旁敲侧击的问道:"你们曼清院有多少位姑娘?你这位大哥贵姓?"
  他问的是个年纪较大的汉子,人因通常经历多了,都不愿因小事开罪别人。
  果然那人答道:"小人叫李雄,你们定是初抵洛阳的。我们曼清院共有三百多位姑娘,都是千中挑一的精选。"
  徐子陵却没有兴趣听他们的对答,扯着跋锋寒移离三、四步,低声道:"王薄在此宴客的事理应无人不晓,为何公主没有告诉你?"
  跋锋寒皱眉道:"她并不知道我会向上官龙下手,不过她若知而不告,亦总有点问题。"
  此时又有一批十多人持着请柬步入院门,徐子陵眼角瞥处,其中一人赫然是李靖,知他认得自己的疤脸样儿,吓得慌忙背转身,又佝偻起身体。
  正套取情报的寇仲亦吓得闭口不语,怕李靖认出他的声音来。
  李靖等还以为三人是把门的人,不以为意的进去了。
  跋锋寒凑到徐子陵耳旁道:"又会这么巧的,刚生疑问,便有答案了。"
  徐子陵愕然道:"什么答案?"
  跋锋寒苦笑道:"刚才琬晶穿上男装,傍着不用说都是李世民那小子的人进来,明白了吗?"
  寇仲来到两人旁,低声道:"原来今晚这里会同时有两件盛事,一文一武,你们说是否精采!"
  跋锋寒神色复常,笑道:"说来听听。"
  寇仲道:"文的就是名闻天下的才女尚秀芳会在此表演一场拌舞,武的则是在王薄主持下,两大域外高手将决一死战。"
  接着神秘兮兮的道:"其中一个还是我们的老朋友!"
  两人讶道:"是谁?"
  寇仲笑道:"不就是曲傲那老小儿。"
  徐子陵和跋锋寒听得脸脸相觑。
  "曲勒飞鹰"曲傲乃紧追毕玄那般级数的顶尖高手,他不来找你麻烦已可酬神作福,现在竟有人胆敢跟他对阵决战,自教人意想不到。
  跋锋寒沉声道:"另一个是谁?"
  寇仲道:"另一个来自吐谷浑,至于名字则尚未探得到。"
  跋锋寒一震道:"定是吐谷浑王伏允之子伏骞,我在北疆时早听过此人,擅使长矛,在战场上神勇盖世,只他才有比胆量和资格挑战曲傲。"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记起刘黑闼也曾提过这个人。还说吐谷浑和铁勒乃是死敌,难怪到了中原仍不肯放过对方。
  寇仲咕哝道:"原来是那个自婴孩时期便留着须髯的小子。哈!"
  宋师道的声音远远传来道:"人中!原来是你们来了!"
  寇仲和徐子陵转过身去,与正走来的宋师道打了个照面。
  宋师道明显认不出改了容的他们,愕然止步。
  寇仲迎了上去,低呼道:"是我!不过戴了面具,唉!我娘死了。"
  两人以前对宋师道因傅君绰的关系,实在存着孩童式的嫉忌。但现在傅君绰已死,此时见到宋师道原本乌黑的头发,两鬓已有些许星霜,双目透出幽郁难解的神色,都心生感触,像见回亲人般,涌起难言的滋味。
  宋师道躯体微震,仰首望天,眸子隐泛泪光,长长吁出一口气,又垂头沉声道:
  "是否宇文化及那奸贼下的手。"
  寇仲颓然点头。
  宋师道狠狠道:"好!好!"
  接着仰天打了个哈哈,充盈着难解的悲愤之情,朗声道:"我们进去再说!"
  转头领路先行,步履跄踉,显是情怀激动,难以自己。
  寇仲和徐子陵那想得到宋师道这种外表风流潇洒的人物对傅君绰用情如此之深,既感可惜,又心酸难禁。
  正举步欲行,后方足音轻响。
  回头望去,貌美如花的沈落雁已把娇躯移入两人中间,一对玉臂穿进他们臂弯内,媚笑道:"找得你们真苦呢!仲少爷你只得一副面具吗?是鲁妙子制造的精品吧?"
  跋锋寒移到三人身后,变得宋师道和跋锋寒一前一后,寇仲、徐子陵和沈落雁则在中间,各怀心事的朝曼清院的主堂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