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舌战青楼

作者:黄易

寇仲随着绷紧俏脸的宋玉致到了三楼背对中园一面的走廊处,这位宋家美女倚栏而立,冷冷道:"为何明知我在隔邻,也不过来见我?"
  寇仲待一群不断打量他们的江湖人物走过后,才叹了一口气道:"我怕惹你生气,想先看看风头火势吧!嘿!玉…嘿!宋小姐你清减了。"
  宋玉致遥望曼清院外万家灯火的洛阳夜景,秀发迎风飘扬,美得像一尊女神的雕像;而从她那笔直丰隆、直透眉心的鼻管,既使人感到她坚刚不屈的性格,亦增添了她清秀高傲的气质。
  寇仲侧倚栏杆,欣赏着她侧脸的轮廓,忽然却想起李秀宁,心中泛起灼痛的内疚感觉。
  宋玉致淡淡道:"这段日子我的心情确不大好。却与你寇仲毫无关系,唉!为何坏人的命总比好人长呢?至少你寇仲仍未死!"
  寇仲先是愕然,接着哑然失笑道:"已有这么多人想我死了,宋小姐为何仍不怕人挤,还要来揍热闹?宋三小姐若憎厌我,只要一句话说出来就够了。我的脸皮虽不算薄,但仍是有一定的厚度。"
  宋玉致小嘴飘出一丝笑意,别过俏脸,盯着他狠狠道:"我不是憎厌你,而是恨你。
  恨你无端端的来扰乱人家的心。现在摆明洛阳迟早会落到李密手上,而我则须依约嫁入李家,你是因此不敢来见我吧?"
  寇仲挪近了点,到差点碰上宋玉致的娇躯才停下,笑嘻嘻的道:"洛阳一天未落入李密的手中事情仍未算数。我担心的却是令尊翁”天刀”宋缺他老人家。由于我出身寒微,纵使我发掘出宝藏,都不肯招我作女婿。"
  宋玉致把目光移回原处,幽幽叹道:"竟陵一战后,谁能不对你和徐子陵刮目相看。
  以杜伏威之能,兵员之众,仍给你们领着残军硬拒于残破城垣之外逾十日之久。故问题非是在我爹身上,而是我根本不想嫁给你。"
  寇仲愕然道:"你先前说的一番话,显是对我大有情意,难道都是假的吗?"
  宋玉致别过俏脸来,美目深注的瞧着他冷哂道:"男人是否都像你般对女人没有开窍似的;又或总是粗心大意,自以为是。若我不把你放在心上,和你多说半句话都不愿意。你可知为何我要唤你出来?"
  寇仲抓头道:"是呢!究竟是为了什么?"
  宋玉致伸出玉手,以指尖在他的脸颊轻柔地戳一下,温婉地微笑道:"因为人家想看你是否比前更成熟了。而更重要的是希望你不要再去惹李密,还须有那么远躲那么远。
  因为据我们得的秘密消息,南海派的元老高手晃公错正应李密之邀,在来洛阳的途上。
  到时第一个遭殃的将是你两兄弟。李密已向我爹保证不会让你两人活着离开洛阳。"
  寇仲一脸茫然的道:"晃公错是什么家伙和东西?"
  宋玉致没好气的道:"若要在中原挑十个武功最强横的人出来,晃公错必可入选,甚或在五名之内。你现在知道了吗?"
  寇仲哈哈笑道:"这天下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朝代也会更换,更何况高手的位置?
  在以前随便找个人出来也可打得我们一仆一跌的日子已不复再,你看我们仍不是活得好好的。这晃老头不会比阴癸派更厉害吧?"
  宋玉致色变道:"你们曾惹上阴癸派吗?"
  寇仲从容笑道:"不是惹上了,而是正斗个你死我活。否则今晚我也不会见到你。
  嘻!可否对我说句较好听的话。那我纵是死了,也可带着一片美丽甜蜜的回忆到阴间去做鬼。"
  宋玉致伸出玉指,在他胸口大力戳两下,微嗔道:"本小姐永远都不会说违心的话。
  人家的警告你不听就算,我走啦!"
  寇仲一手抓着她的玉臂,把她扯回身旁。
  宋玉致微挣一下,不悦道:"不要扯手扯脚,传了出去,爹说不定会派人杀你。"
  寇仲揍到她耳旁道:"信不信由你,你等着嫁我吧!"
  宋玉致娇嗔道:"大言不惭,不知死活!"
  寇仲微笑去了。
  尚差四道门便到自己那扇房门时,前面厢房忽地中门大开,两个人闪出来,拦着寇仲去路。
  这两个人样貌相似,只是高矮不同,年纪在四十许间,有对同样丑陋的狮子鼻,但皮肤却透出一种诡异的铁青色,使人感到他们的武功路子必是非常邪门。
  纵是隔了寻丈,寇仲仍感到两人的杀气迫人而至。
  寇仲心中微懔,停下步来。
  高的一个双目射出森寒的杀机,带着一副妄自尊大的神情,斜眼盯着他道:"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小子你不找个鼠洞躲起来,却要学现在般招摇而过,是否活得不耐烦了。"
  他这一开腔,寇仲立时认出是长白双凶老大符真的声音。
  另一个矮的不用说也是符彦。
  寇仲虽知此二人功力直迫李密,仍是夷然不惧,故作讶异的道:"你们不知王薄今晚在此吗?若不趁早夹着尾巴落荒而逃,恐怕连李密都护你们不住哩!"
  符真毫不动气的奇道:"好小子!竟知道我们是谁,既是如此,当知我们谁也不怕,为何还说出如许胡言。"
  寇仲见不能令他动气,迫前一步,哈哈笑道:"既是什么人都不怕,就不用从长白逃到这里来。就让寇某人试试你们手底的功夫是否和你嘴皮子那么硬吧!"
  符真、符彦同时嘿嘿冷笑,目射凶光。
  他们这么在廊道上对峙,登时截断了廊道的交通,双方身后都聚集了一堆进退不得的婢女和陆续来赴宴的宾客,情况颇为混乱。
  此时一名男子从符真、符彦那厢房油然步出,瞪着寇仲喝道:"你刚才和李某的未过门妻子说了些什么话?"
  赫然是李密之子李天凡。
  寇仲环目一扫,大笑道:"这里所有姐姐妹妹都是我寇仲未过门的妻子,不知李兄说的是那一位呢?"
  众人尽为之愕然和哗然。
  其中一女娇嗔道:"胡说八道。谁是你的妻子。你这种人谁肯嫁你?"
  寇仲定睛瞧去,立时眼前一亮。
  说话的女郎穿着一套非常讲究的黑色的武士服,还以黑带子滚边;外披红绸罩衣,说话时露出一排雪白齐整的牙齿,娇小玲珑,玉容有种冷若冰霜的线条美,而她的脸孔即使在静中也显得生动活泼,神态迷人。有种令人初看时只觉年轻漂亮,但愈看愈令人倾倒的奇怪气质。
  寇仲立时认出她的声音,捧腹笑道:"独孤凤小姐说得好,若未过门都算是妻子,那岂非天下大乱了吗?"
  众人包括李天凡和长白双凶在内,骤闻得独孤凤之名,都张眼朝站在人堆后的独孤凤瞧去。
  独孤凤本是来找他们三人晦气,那想得到只说几句话就给寇仲叫破身份。更知在这种情况下难以动手。微微一笑掉头走了。
  一把雄壮的声音在寇仲背后响起道:"李公子和两位符老师请给我们曼清院一点面子,有什么事到院外再处理吧!"
  此人显是早观察了一阵子,明白是李天凡等闹事在先,故出言相劝。
  李天凡亦知此时不宜动手,仰天打个哈哈,领着符真、符彦返房去。
  寇仲回到厢房时,跋锋寒呆坐不语,徐子陵则卓立露台的栏杆前,仰首望天,衣袂飞扬,自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孤高不群的气魄。
  跋锋寒见他回来,笑道:"给我看看脸上是否多了宋三小姐的掌印。"
  寇仲在跋锋寒对面坐下,像身疲力累的战士般先瞪了跋锋寒一眼,然后盯着徐子陵的背影,怨道:"刚才我在外面闹得曼清院都差点塌下来,你两个仍不出来援手,还说什么一世人两兄弟。唉!这就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跋锋寒哑然笑道:"仲少你动过那只手呢?若只是舌战,你何需别人助拳。"
  徐子陵背着他冷然道:"我们正希望他们动手,所以故意避而不出,让他们更没有顾忌。"
  寇仲嘻嘻笑道:"我也只是说说笑。咦!刚才我们说到那里呢?美女真不好,最易令人忘记事情的。"
  跋锋寒道:"不要装蒜了,你究竟想到什么对付上官龙的妙计呢?"
  寇仲一拍额头,装模作样的道:"啊!终于记起了!"
  倏地坐直身体,大喝道:"上官龙何在!祝玉妍拣得你作阴癸派在洛阳的卧底,应该会有两下子,可敢立即上来决一死战!"
  这番话是以螺旋劲迫出,立时传遍"留听阁"四座三重楼的每一个角落。
  跋锋寒和徐子陵也是奇怪,像完全听不到寇仲出人意表的说话般,把原本的姿态和表情保持延续。
  整个留听阁倏地人声渐敛,到寇仲说到最后三句时,已静至鸦雀无声,针落可闻的地步。
  千百道目光由左右和对面重楼每座厢房的望台往他们的厢房投过来。
  一阵紧张得令人窒息的沉默后,一把威严但又无比阴柔的男声在他们那重楼的底层传上来道:"只是你如此含血喷人,我上官龙便绝不会放过你。"
  徐子陵冷然道:"我们这里有三个人,任你挑那一个都行。但这种特别优待,只会赠给阴癸派的妖人,皆因人人都得而诛之。"
  声音扬而不亢,响而不锐,却清晰地送进每一个与会者的耳内。
  寇仲此计确是妙至毫颠,当场揭穿上官龙的身份,教没人敢插手其中。
  上官龙在骑虎难下的情况下,只有挺身出战一途。
  而徐子陵这番话更像剑般锋利,只要上官龙忍不住发作,便等若间接承认了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阴癸派妖人。
  曲傲的声音从同一个地方响起,先是一阵震耳大笑,然后喝道:"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寇小子和徐小子你两人一起下来吧!既可省我分两次动手,又可作大战前的热身。"
  曲傲不愧老孤狸,只寥寥数语,便将他们早先造成的声势完全压下去。
  跋锋寒哑然笑道:"曲傲你已是我跋锋寒的。却想有像上官帮主的优待,那怎么成?"
  这几句刻薄之极,四边重楼登时爆起一阵哄笑,大大冲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以曲傲的修养,仍忍不住怒喝道:"跋锋寒你今晚若有命离开曼清院,我曲傲两字以后就倒转来写。"
  众人又静了下来。
  寇仲哈哈笑道:"这真是奇哉怪也。上趟老曲你单对单仍没有能力收拾锋寒兄,为何现在又忽然有了?是否感到把名宇掉转来写较有新鲜感儿。不过现在仍未是轮到你老兄出手的时候,因为刚才我猜拳猜赢了跋锋寒,故而上官帮主该抽到头筹。"
  曲傲登时语塞,更使众人都知曲傲没曾胜得跋锋寒是确有其事,心内的震骇,不用说都可想像得到。
  要知曲傲的威望虽及不上称雄域外的"武尊"毕玄,但也是所差无几。
  跋锋寒虽是近年崛起于中外武林彗星般的超卓人物,但终是后起之秀。
  实难与曲傲这种成名了数十年的宗师级人物相媲美。
  因此真如寇仲所言,曲傲在单对单的情况下尽全力也收拾不了跋锋寒,那自是震惊天下的轰动事件。
  曲傲这下真叫哑子吃黄莲,若否认就是讲大话,不否认脸上又挂不住。
  符真难听的声音,从左邻第三间厢房传过来道:"曲老师可怜你们年少无知,故此放你三人一马,仍不知感激,实是可笑之极。"
  寇仲讶道:"符老师你的隐身功夫定比你追不上人的失踪术高明万倍,否则为何以老曲和老跋两人的修为,仍不知你在旁窥伺,连”年少无知”这种微妙的情况都看个明察秋毫。谁人敢不服你!"
  声音回汤于四座重楼围起的广阔空间和鱼池园地之上,登时又触发起另一股笑浪。
  当然亦有人为寇仲等三人担心,一下子开罪了这多方面势力,可不是好玩的。
  但符真却立时作声不得。
  难道他能说自己真的在旁窥看吗?但若答案是"否",他凭什么资格说出刚才那番话。
  一阵激烈的掌声从遥对的厢房传过来,只听刘黑闼的声音道:"说得好,我刘黑闼心中有个疑问,就是为何寇兄认为上官帮主另一个秘密身份乃阴癸派的妖人呢?"
  听留阁再静下来。
  上官龙在寇仲回答前,插入道:"清者自清,若再有人以此来诬蔑本人,休怪我上官龙不留情脸。"
  左面的重楼第三层中间一个厢房传出一声冷哼,有人哂道:"既是清者自清,为何又怕人说出来?"
  寇仲鼓掌笑道:"这才真是说得好。这位朋友高姓大名,说出来看上官帮主敢否寻你晦气?"
  那人大笑道:"本人邢一飞,乃伏骞王子的首席先锋将,比他早到一步,上官帮主请勿忘记了。"
  众人又立即起哄。
  嗡嗡之声,像浪潮般起伏着。
  只看伏骞手下的豪气,便可想见他的威风。
  上官龙正难以下台时,寇仲又叫阵道:"在尚小姐的好戏开锣前,上官帮主有没有意思和小弟先玩一场,为四方君子解解闷儿?"
  一把娇甜的女声欣然道:"说得真动听,寇仲你是最讨我欢喜的哩!"
  众人为之哗然。
  这时代虽因胡风东来,风气开放,但一个女儿家在这种数百人聚集的场合下,公然示爱,终是惊世骇俗的事。
  更奇怪是此女卖弄了一手,以内功弄得声音忽东忽西,飘忽无定,教人难以把握她的位置。
  跋锋寒两眼上翻,低叹道:"又来了!"
  寇仲和徐子陵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因为那正是淳于薇的声音。
  不用说拓跋玉亦到了。
  他们就像吊靴鬼般永远跟着跋锋寒。
  右方底层厢房响起一把苍老的声音道:"本人乃”洛阳八士”的祈八州,今次知世郎在听留阁举行英雄宴,一切安排打点,全由老夫负责。王公既然未到,老夫该有资格说两句话吧。"
  此人说话老气横秋,恃老卖老。令人生出听他说话有费时失事的烦厌。
  寇仲弹了起来,大喝道:"时间无多,上官龙你是否仍要做缩头乌龟?"
  掠到徐子陵旁,纵身而起,再一连三个空翻,越过十多丈的空间,落到正中鱼池另一方边沿的池堤上。
  喝采之声,轰然响起。
  寇仲昂然而立,抱举致礼,登时又惹来另一阵打气之声。
  徐子陵环目一扫,见到百多个厢房内的人纷纷起立,移往望台栏前,好一睹寇仲的风采,回头向跋锋寒笑道:"这小子恁地威风,竟抢了锋寒兄的头筹。"
  跋锋寒双目神光电射,瞧往园中的寇仲,摇头叹道:"若我是上官龙,怎都不会迎战。"
  徐子陵点头同意。
  一声有若平地焦雷的暴喝在此时响起,接着人影一闪,上官龙终现身场上,跃落离鱼池三丈许处的碎石路处,隔着水池与寇仲遥遥对峙,手提龙头钢杖,亦有一番气势。
  这位洛阳帮主年在五十许问,长了一对招风耳,身材不高,却予人强横扎实的感觉。
  但其华衣丽服,配上带点苍白的脸容,浮肿的眼肚,明眼人一看便知他长期沉于酒色之中。
  此时他双目肘出狠毒神色,冷哼道:"你说我是阴癸派的人,究竟有何凭据。"
  人声渐敛。
  人人屏息静气,看寇仲如何回答。
  江湖上虽千派万门,但若论声名之恶,必无过于阴癸派。
  这不但因为派中人手段凶残邪恶,更因其练功方式专走邪门,与正宗内功心法大相迳庭,故为江湖中人鄙弃,只是奈何他们不得而已!
  假若寇仲能证实上官龙的真正身份,休想他的手下再奉他为帮主。
  "锵!"
  寇仲掣出井中月,哈哈笑道:"要证据还不容易,若我十招之内,仍未能迫得上官帮主露出马脚,寇某愿向帮主斟茶认错。"
  上官龙立时放下心来。
  因他认为寇仲此举虽是高明之极,但却绝不能在他身上生效。
  为了掩藏本身的魔功,这十多年来他痛下苦功,创出"迎风杖法"一百零二式,寇仲若想在十招之内迫他露出尾巴,只是痴人说梦。
  从边不负和涫涫的口中,他对寇仲的功力深浅早有个谱儿。自问怎都可挡他百来招,甚至还有取胜的机会。
  上官龙的龙头杖在地上顿了一记,发出闷雷般的震鸣,整个中园亦像晃动了一下。
  众人想不到他的功力如此深厚,不由都为寇仲担心起来。
  上面厢房的跋锋寒愕然道:"仲少似乎把话说得太满了。"
  徐子陵摇头道:"我们的功夫是给迫出来的,仲少定有他的一套。"
  上官龙的大笑响澈中园的上空,一连叫了几声"好",然后道:"寇仲你勿要赖账,动手吧!"
  舌战终于变成决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