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一章 方外高人

作者:黄易

阵阵梵呗诵经之声,悠悠扬扬的似从遥不可知的远处传来,传遍寺院。
  三人如入无人之境,登上安放了重达千斤巨钟的高楼上,俯瞰远近形势。
  净念禅院内主建筑物都依次排列在正对寺门的中轴线上,以铜殿为禅院的中心,规模完整划一。
  除铜殿外,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却不知是因寺内和尚勤于打扫,还是瓦质如此。尤以三彩中的孔雀蓝色最为耀眼。可想见在阳光照射下的辉灿情景。
  他们处身的钟楼位于铜殿与另一座主殿之间,但相隔的距离却大有差异,前者远而后者近。形成铜殿前有一广阔达百丈,以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
  白石广场正中处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萨的铜像,骑在金毛狮背,高达两丈许,龛旁还有药师、释迦和弥陀等三世佛。彩塑金饰,颇有气魄,但亦令人觉得有点不合一般寺院惯例。
  在白石平台四方边沿处,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着五百罗汉,均以金铜铸制,个个神情姿态不同,但无论睁眼突额,又或垂目内守,都是栩栩如生,与活人无异。
  其他建筑物就以轴上的主殿堂为整体,井然有序分布八方,以林木道路分隔,自有一股庄严肃穆的神圣气象。
  在白石广场文殊佛龛前放了一个大香炉,燃着的檀香木正送出大量香气,弥漫于整个空间,令三人的心绪亦不由宁静下来,感染到出世的气氛。
  徐子陵远观山门外伸直垂往山脚的石阶,低声道:"该是八百零八级,又会这么巧的。"
  寇仲和跋锋寒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座大门紧闭的铜殿,研究对策。
  诵经声就在铜殿之后相隔只有十丈许的大殿传出,寺内其他地方则不见半个人影,有种高深莫测,教人不敢轻举妄动的情景。
  最诡异的是除了铜殿前的白石广场四周和佛龛内点亮了灯火外,连诵经的殿堂都是黑沉一片,使人意会到假若走上白石广场,便会成为最明显的目标。
  不过今晚明月当空,照得琉璃瓦顶异彩涟涟,寺内外通道旁的大树都把影子投到路上去,更添禅院秘不可测的气象。
  寇仲探首下望,低声道:"究竟有甚么不妥呢?为何我会心中发毛。"
  另一边的徐子陵哂道:"这叫作贼心虚,明白吗?"
  寇仲笑道:"我确是作贼,不过却不心虚。像和氏璧这类流传千古的异宝,根本不属任何人所有,唯有德者居之。当然!谁有德行无人能够确定,所以现在只可看谁的运气高一点,谁的拳头硬上些儿。"
  跋锋寒虎目神光电射的盯着那道铜铸的门,皱眉道:"这座铜殿没有半扇窗户,只在瓦顶上开了四个拳头般大的通气孔,假若了空大师亲自在里面坐挥护宝,兼又没忘关上铜闩,我们想不头痛就难哉怪也。"
  寇仲移了过去,作老友状的搭着他肩头,眉开眼笑的得意道:"我可保证此事绝不会发生,除非他想尝试走火入魔的滋味。这种长年苦修的老秃头,坐禅便如好色者之于女人,少一天都不行。"
  跋锋寒苦笑道:"你没听过佛家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吗?你的保证不会有超过一半的成功机会。"
  寇仲愕然道:"我只希望了空不是那么伟大的一个和尚。怎样?我下去试试如何呢?"
  跋锋寒沉吟片晌后,盯着徐子陵的背脊道:"陵少有没有意见。"
  寇仲当然不会奇怪跋锋寒为何要先征询徐子陵的意见,因为他也如跋锋寒般,对徐子陵超乎常人的"感觉"非常尊重敬佩。
  徐子陵的目光移往夜空,心神向往的道:"你们有没有留意他们念经的方法,是一口气把经文念出来,所以念经便如吐呐呼吸,兼且他们是分作两组,一组念毕,另一组毫不间断的连续下去,故能若流水之不断,既是好听,又是一种极好练功的法门。"
  跋锋寒和寇仲闻言脸脸相觑。
  事实上他两人入寺后,精神全放在和氏璧上,只听了两句不知念些甚么的经文后,便把诵经声当作是耳边风。
  跋锋寒动容道:"若把念经声的长短作为吐呐时间的量度标准,这里的和尚都有非常深厚的内功底子,而每组人数该在百许人间。"
  寇仲色变道:"二百多个武功高强的和尚,还加上护寺的四大金刚,一个练闭口禅的了空禅主,我的娘啊!"
  徐子陵沉声道:"所以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若惊动他们,我们三个说不定便要长留在这里当和尚,我倒没有甚么问题,恐怕你们会受不了。"
  寇仲吁了一口凉气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空手而回?"
  徐子陵道:"如此见难而退,岂是大丈夫所为,这也叫贼有贼道。不过这禅院没有一件事是合常理的。师妃暄既肯把关乎天下命运的和氏璧付托他们,自是有信心他们有护宝之力,不会任你轻易进入铜殿,予取予携。"
  跋锋寒和寇仲把目光再投往铜殿,均大感头痛。
  寺内的一切都令人泛起高深莫测的寒意。
  寇仲深吸一口气道:"会否推开铜门,便警铃大响,那虽是小玩意儿,却非常有效,亦是无法破解的。"
  跋锋寒点头道:"这确是很聪明的防盗方法,只要在门内挂上铃子,我们在打开这两扇重达千斤的铜门时,不中计才怪。"
  "叮!叮!叮!"
  三下清脆的磬声,从做晚课的大殿传来,念经声倏然停止。
  整座禅院万籁俱寂,只有虫鸣唧唧之音,逐渐填满山头与寺院的空间。
  徐子陵移了过来,与寇仲和跋锋寒同时探头窥望。
  跋锋寒低声道:"有人出来哩!"
  一个接一个的和尚,鱼贯从铜殿后的大殿双掌合什的走出来。
  寇仲笑道:"念了这么久的经,现在定是集体去方便后再睡觉。哈!若二百多个和尚去挤茅厕,定有些人等到忍他娘的不住,哈!"
  跋锋寒和徐子陵为之啼笑皆非。
  接着三人同时色变。
  只见有若长蛇阵的和尚,不但没有散队,还在一名有着令人懔慑的体型,与其他身穿灰袍的和尚有别的蓝袍和尚领头下,笔直朝白石广场这边走过来。
  除蓝袍和尚手持重逾百斤的禅杖外,其他人都手挂佛珠,眼观鼻,鼻观心的,宝相庄严,但又不虞因视野收至窄无可窄而跌倒。
  寇仲喃喃道:"茅厕该不在这个方向吧?"
  跋锋寒猜测道:"或者是寺内的习惯,晚课后全体秃头都要到这里来集训,然后再散队。"
  徐子陵见队伍领先的十多人已进入眼前的广场,不由缩低两寸,只剩下眼睛高过钟楼的外栏少许,头皮发麻的道:"希望是这样吧!"
  三人毫无办法的瞧着二百三十二个老幼和尚,整齐地在文殊菩萨和钟楼间的空地列成十多排,面向菩萨龛。人数虽众多,却不闻半点声息,连呼吸声都欠缺。
  除了领头那身穿着蓝色僧袍身段高大魁梧的大和尚外,另外尚有像他般身穿蓝僧袍的三个和尚,形相各异,跟他分立四角。令人很易猜到他们就是净念禅院的四大护法金刚。
  三人居高望下去,都是心中发毛,暗忖这批和尚若组成一支僧兵,定能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幸好现在所有人都是背向他们,使他们在心理上舒服点。
  寇仲咕哝道:"定是待了空那老家伙出来训话。原来他的闭口禅只是用来骗香油的。"
  跋锋寒和徐子陵都强忍着不敢笑出来。
  "咿丫!"
  在三人目瞪口呆下,两扇高达一丈的重铜门无风自动般张开来,露出里面黑沉沉的空间。不由庆幸刚才没有闯进去作贼,原来真有人在铜殿内。
  除非铜门的内部是木材或空心的,否则三人都自问没有把它如此轻易推开的功力。
  而推门者显然是以内劲一下子把门推开的。只是这份功力,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他们虽明知了空是高手,但绝不会想到是宁道奇那般级数的高手。
  众僧齐宣佛号,又吓得三人一跳,心中都泛起杯弓蛇影的感受。
  一个高挺俊秀的和尚,悠然由铜殿步出,立在登殿的白石阶之顶。
  众僧在四大金刚带领下,合什敬礼。
  三人那想得到练闭口禅的禅主了空大师,不但非是愁眉苦脸的老和尚,还是如此年轻俊秀,横看竖看都不会超过四十岁。
  他的身材修长潇洒,鼻子平直,显得很有个性。上唇的弧形曲线和微作上翘的下唇,更拱托出某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嵌在他瘦长的脸上既是非常好看,又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儿。下领宽厚,秀亮的脸有种超乎世俗的湛然神光,神态既不文弱,更不是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而是教人看得舒服自然。
  最使人一见难忘是他那对深邃难测的眼睛,能令任何人生出既莫测其深浅,又不敢小觑的心。
  那了空穿的是一袭黄色内袍,棕式外套的僧服,份外显出他鹤立鸡群般的超然姿态。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护法金刚一声唱喏,全体和尚都如臂使指地,整齐划一的转过身来,面向高起达十丈的钟楼,合什施礼。
  三人吓得立刻滑坐地上,脸脸相觑。
  不知谁在下面叫道:"佛门静地,唯度有缘!"
  此语刚说毕,众僧一起念诵,木鱼钟磬,又遁着某一规定韵律于诵经声中此起彼落,连夜空都似沾上了详和之气,份外幽邃探远。
  寇仲倒吸一口凉气,低声问道:"是否已发现了我们呢?"
  跋锋寒道:"此事难说得很,或者他们念一会便散队去睡觉?"
  徐子陵挨着围栏,摇头道:"我对此没有丝毫奢望。现在只有两条路好走,一是立即溜掉,死了对和氏璧这条心;另一条路则在这里捱时间,直至有和尚走上来撞钟。"
  寇仲狠狠道:"他们没有理由能发现我们的。武功最高的有小白脸和尚了空本来是在铜殿内下地狱,现在该碰巧是这个样子,我们怎都应待上他娘的一会儿。"
  跋锋寒摇头道:"上乘武功,讲究应进则进,该退便退。我对你们中原寺庙的规矩虽所知不多,但总没有不向佛爷菩萨而向钟楼念经的道理,摆明是要在动手前先超度我们这三个在他们来说是罪孽深重的人。只是一个了空我们加起来都未必胜得过,你不走便恕小弟不奉陪了!"
  寇仲苦笑道:"走便走吧!为何把话说得这么重,还嫌我今晚不够失望伤心吗?"
  就在此刻,三人同时生出感觉,朝眼前楼中心处的庞然巨钟瞧去。
  "当!"
  钟响前,三人早捂着耳朵。
  一粒佛珠撞响了铜钟后,反弹掉在三人眼前处。
  三人同时色变。
  竟是一粒铜珠,却能敲得出令整座钟楼都震动起来的巨响,这是甚么禅功?
  衣袂拂动的声音传上来。
  三人那忍得住,探头瞧去。
  下面的和尚全体转了身,包括了空大师在内,都是面向铜殿。
  三人那还不知机,忙跃下钟楼,落荒逃了。
  三人回到早先驻足的山头,犹有余悸的瞧着远方山上令他们有过如噩梦般经历的净念禅院。
  跋锋寒叹道:"难怪师妃暄把和氏璧藏在那里,世间竟有这么厉害的和尚!"
  寇仲颓然道:"王世充真懂介绍,竟叫我去闯谋入寺,回去定要跟他算账,至少打他三下屁股。哈!"
  跋锋寒捧腹道:"亏你还有兴趣说笑,我这一生人从未试过这么的窝囊,真想一把火烧了他鸟的寺院。"
  寇仲见徐子陵嘴角含笑,赞道:"陵少的修养真好,裁了这么一个大筋斗,仍像刚干了个小泵娘般快乐。"
  跋锋寒哑然失笑道:"你自己满肚怨气,便随处找人发泄,还说是兄弟?"
  寇仲已笑得喘起气来,指着徐子陵道:"他的样子不只是很开心,而是非常开心,老跋你不觉奇怪吗?"
  徐子陵失笑道:"老子开心都不行吗?关你寇仲的鸟事?"
  今次轮到跋锋寒讶然道:"子陵为何真像很开心的样子?"
  徐子陵淡淡道:"因为这个盗宝游戏才是刚开始,所以我心情大佳,明白吗?"
  跋锋寒和寇仲呆了起来,只懂瞪着他,却找不到可说的话。
  只要不是疯子,就该不敢再起意去盗宝。
  徐子陵又道:"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就是不可杀伤庙内任何一个和尚。"
  寇仲和跋锋寒更是愕然以对。
  那些和尚不来杀伤他们,他们已该酬神作福,岂敢再有其他奢望。
  徐子陵傲然卓立,遥望灯火黯淡中的净念禅院,油然道:"和氏璧确在铜殿内,我感觉得到。"
  寇仲大感不解道:"在那里又如何了,就算你肯让我们大开杀戒,我们也没有丝毫成功的机会。"
  跋锋寒点头同意。
  双方的实力太悬殊了。
  徐子陵微微一笑道:"我们只要做到一件事,今晚和氏璧就是我们的。"
  两人齐问道:"甚么事?"
  徐子陵从容道:"只要我们能再躲到钟楼上就大功告成。"
  寇仲抓头道:"徐师傅可否说得清楚一些?"
  徐子陵在两人热切的期待下,油然道:"刚才在铜门开启前,我首次感觉到殿内的和氏璧。"
  寇仲和跋锋寒为之愕然。
  假若徐子陵说的是"铜殿启门时,他感应到和氏璧在殿内",那是顺理成章,两人亦不会惊奇。因那意思便像敞开了门"看"到东西那般。
  徐子陵一股劲儿的说下去道:"那是在了空以真劲推动铜门前约十息的时间。如小弟所料不差,直至那刻了空仍以和氏璧在进行某一种禅定的功法,所以我才会感受不到和氏璧的存在。直至他收功的一刻,我才能对和氏璧有感觉。"
  寇仲皱眉道:"这和盗宝能否成功有何关系?"
  跋锋寒欣然道:"当然大有关系。子陵是否感到和氏璧有异样的情况?"
  徐子陵点头道:"正是如此,甚至了空也受不住。故而要启门出关,暂且离开。王世充并没有说谎,和氏璧的而且确不住变化,但只有达至先天至境的禅道高人,才能感到璧内所蕴藏的异力。你们本该也有感觉,只因当时分了心神,距离又远,才发觉不到而已。"
  寇仲生出信心,道:"快说出你的盗宝大计。"
  徐子陵道:"首先我们要假定王世充所说和氏璧会随天星而不断变化这番话非是吹牛皮。若事属如此,那和氏璧的变化也该如天星般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跋锋寒一震道:"子陵是否指和氏璧正逐渐生出对禅道中人有害的变化,所以全体和尚均须远离铜殿,而只能驻守在外围的地方?"
  寇仲苦思道:"整个禅院唯铜殿正门对着的白石广场灯火通明,只要派几个眼力较好的和尚在广场四周监视,恐怕苍蝇飞过都瞒不到他们,我们又如何入殿?"
  徐子陵道:"这完全是一场赌博。我赌的是了空因以和氏璧练禅出了点岔子,故必须觅地静修,予我们可乘之机。"
  跋锋寒不解道:"只是那四大护法金刚和二百多个武功高强的和尚,已非我们应付得了。看他们那操练有素的样子,说不定还懂得甚么罗汉大阵、金刚大阵那类玩意儿。"
  寇仲拍腿叹道:"我明白了,只要能引得他们在铜殿前动手,他们自该比我们更受和氏璧的影响,说不定打两下便抱头溜走,哈!这真有趣。不过我们得手后又如何逃走?"
  徐子陵笑道:"你这叫心切则乱,只要我们能把和氏璧抢到手,便等若取到对付众和尚的恶咒。但我们必须待至和氏璧对他们最有害的一刻才可下手夺宝。若误了时机,便要等待它下一趟循环,但人家亦该有所预防!"
  跋锋寒道:"子陵似乎肯定我们不会像那些和尚般会受到和氏璧的不良影响,致功力大减,这究竟有甚么道理?"
  徐子陵微笑道:"那纯粹是一种直觉,因和氏璧只会令我生出想亲近的感觉。不过由于它会变化至甚么地步,却不是我所能预估,所以必须先藏身于最接近宝璧的地方,观其变化,等到最适当的时机才动手。明白了吗?"
  寇仲和跋锋寒均精神大振,一洗刚才窝囊失意的心情。
  徐子陵虎目神光电闪,淡淡道:"去吧!"
  领先再朝净念禅院疾射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