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千古异宝

作者:黄易

三人改由禅院后墙的方向上山。那处当然不会有八百零八级石阶直通山顶,而且颇为陡削,都是危崖峭壁。
  他们横过了一道环绕崖脚而过的小河,徐子陵提议道:"若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抢东西,事后只要那些和尚描述出来保证谁都会想到是我们三人干的。我们现在已是仇家遍地,若再多出一批武功高强的和尚尼姑,甚至惹出宁道奇来,日子绝不会好过。"
  跋锋寒和寇仲点头同意。
  由于他们三人不久前曾在曼清院公开现身,加上体型都异于常人,下半晚便有人如此联袂去偷东西,若仍猜不到是他们,就是天下第一的大笨蛋。
  寇仲皱眉道:"但有些事想瞒都瞒不了的。例如我们的螺旋内劲已成天下知名的奇功,动上手立即无所遁形。"
  徐子陵微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的螺旋劲已达收发由心,快慢随意的境界,要蓄意瞒人,包保绝无破绽。"
  两人为之动容。
  寇仲羡慕地道:"我何时才可学得你那样儿呢?"
  跋锋寒道:"你仲少何须去学子陵,每个人也因才情不同,而发展出自己独家的路子,所以最好一切本乎天然。"
  寇仲颔首受教时,跋锋寒向徐子陵道:"不若我们伏在暗处,当你夺宝成功,便由我们掩护你撤退。"
  徐子陵摇头道:"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你们都不可现身动手,否则就会给拆穿身份。"
  顿了顿叹道:"今次绝不能以力取,只能藉和氏璧的异能,伺机动手。若真个跟那些和尚打起上来,一个与三个并无分别。所以只能由我一人出手,赌赌运气。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当我跳崖下来时及时把我抱住,这种接应才是最有实效。"
  寇仲大讶道:"小陵你一向对和氏璧和我的争天下都没有多大兴趣,为何今趟却如此积极?"
  徐子陵淡然道:"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心底下同意像和氏璧这类异宝,唯有德者居之这句话。其次我也有好奇心,和氏璧可能代表着我们三个人三个不同的梦想。"
  跋锋寒点头道:"依我来说,和氏璧代表的或者是一块令我迈上武道极峰的踏脚石;在仲少来说则是争天下的关键,他宁可把宝璧投进大海,亦不愿让它落到李世民手上。"
  接着凝视着徐子陵道:"但子陵对和氏璧又有甚么憧憬?"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道:"当我感应到和氏璧时,心中涌起一种玄之又玄的平静感觉,似乎璧内深藏着宇宙某一种秘不可测的真理,所以生出探求之心。"
  跋锋寒从背后包袱取出一袭夜行劲服,交到徐子陵手上道:"时间无多,你快去行动吧,否则说不定明天了空就会把和氏璧移走。"
  寇仲道:"最好扮得老一点,你去后,我们一边为你念经,一边想办法如何处理得宝后的善后工作,最重要是三人一致,来个矢口不认。小心点!我的好兄弟。"
  徐子陵扑上琉璃瓦的殿顶,铜殿出现在眼下,正门和灯火辉煌的白石广场在另一边,不见半个人影。
  同一时间,他清楚感应到铜殿内的和氏璧。
  那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
  似乎这名传千古的稀世奇玉,发放着某种超乎任何人所理解的能量。
  只是短短十多息的光景,这种放射性的异力已递增一倍。
  以徐子陵的修养亦立受影响而生出一股烦躁的感觉,差点要掉头便走。
  至此才真正体会到禅院内为何所有和尚都要避开。
  此时他戴上了那副老人的面具,只要再佝偻起胸背,保证连熟人都难以把他辨认出来,加上用头巾包里起乌黑的头发,更是全无破绽。背挂的是寇仲为他削成,坚实的木剑,以惑人耳目。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真气由右脚心涌泉穴升起,刹那间游遍全身。
  烦躁立消。
  忍不住暗地啧啧称奇并感大惑不解。
  和氏璧的影响若是如此容易化解,禅院的和尚为何对它畏之如虎?
  此际已不容他多想,猛提一口真气飞身下殿,绕往铜殿面向白石广场的正门。
  佛号四起。
  衣袂拂动之声,同时从四方八面传来。
  "当!当!当!"
  禅钟连响。
  这一切早给徐子陵算中,理也不理,迳自扑往殿门,探手抓着两个大铜环,运劲猛拉。
  殿门应手而开。
  一股寒流迎面冲来,使他的血液也差点凝固了,全身真气散窜乱闯,呼吸困难。
  徐子陵当机立断,急忙散去行功运劲,寒气立时消去,一切回复正常。
  他那敢停留,加急扑入殿内。
  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铜造的大罩子中,又或到了一个覆盖的铜钟内。
  四壁密密麻麻安放了过万尊铜铸的小佛像,无一不铸造精巧,衬托在铜铸雕栏和无梁的殿壁之间,造成丰富的肌理,经营出一种富丽堂皇,金芒闪闪的神圣气氛。
  外面的灯火映照进来,把他拉长了的影子投射在殿心和对着正门的殿壁处,令他份外有作贼心虚的异样感觉。
  而他的影子,刚好投射在一张放在殿心的小铜几和铜几后供打坐用的圆垫。
  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正与世无争的安然置于铜几之上。
  玺上镌雕上五龙交纽的纹样,手艺巧夺天工,但却旁缺一角,补上黄金。
  徐子陵心神皆颤。
  门外衣袂声不断响起,却没有人闯进殿内来。
  这就是春秋战国时群雄争相夺取,天下独有的无价之宝,并留下了传诵千古"完璧归赵"的故事,秦始皇得之以取天下,建立一统中国的稀世奇珍和氏璧了。
  在这一刻,徐子陵感到自己忽然间与自己国家的千年历史,不能分割的连接起来。
  一声佛号在门外响起,接着阴柔的声音传入来道:"贫僧不嗔乃本寺四大护法金刚之首,负起护宝之责,施主若肯迷途知返,不嗔可许诺任由施主离开。"
  徐子陵踏前一步,探手抓起宝璧。
  一股难以形容的冰寒之气,透手心而入。
  徐子陵故意改变嗓子,发出一阵难听的笑声,狂气十足的道:"老夫既敢来取宝,自有把握离开,不知不嗔你是否相信。"
  一声冷哼,在殿外响起,接着一把雄厚有劲的声音喝道:"无知狂徒,竟敢到佛门静地来撒野,若不立即放下宝玉,离开圣殿,休怪我不痴的降魔杖不留情。"
  徐子陵暗运真气,小心翼翼的把璧内寒气吸进左手手心,过中指,经肘外的阳瑜脉至肩井穴,再由此而下往带脉,转往背脊督脉。
  他现在最大的难题是自己一旦运气行功,亦受到和氏璧的影响,如果改变不了这情况,他只能乖乖接受不嗔的"好意",弃宝抱头鼠窜。
  故能否凭长生诀的奇异内气来驯服此宝,实乃眼前最关键的头等大事。
  寒气所到处,徐子陵只觉经脉欲裂,心中烦躁得似可随时爆炸,全身毛管直坚,眼耳口鼻像给封住了的难过得要命。
  唯有眉心处印堂内的祖窍穴仍有一点灵明,使他不致变成疯子。
  他一边咬牙苦忍,强抗着走火入魔的威胁,一边暴笑道:"谁敢踏入殿门半步,我就运功碎此宝贝,教谁都得不到。"
  另一把低沉的声音在门外道:"贫僧不贪,施主此言差矣,举凡神物宝物,冥冥中自有神佛作主,非是由凡人决定,若施主可毁此宝,亦只是天意如此!"
  徐子陵的心神此时全集中在和氏璧上,而贯注全身经脉内的寒气,已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
  最要命是全身动弹不得,想把和氏璧放下亦力有不逮。
  蓦地劲气狂起。
  他清楚感到一枝巨大的禅杖正朝自己背心直捣而来,偏是毫无闪躲或应付的方法。
  起始时他仍能控制寒气在体内经脉行走的速度,希望能以本身阳刚灼热的真气加以中和融汇,取为己用。
  那知和氏璧神秘莫测的异力就在他吸取寒气时,突然以倍数递增,狂潮激浪骰涌入他体内,变成浩荡狂闯的寒流,将他本身的真气冲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当任何一道经脉抵受不住那压力而破裂时,就到了走火入魔不能挽回的阶段。
  心叫我命休矣,重铁禅杖捣在他背心处。
  徐子陵脑际轰然剧震,虎躯猛摇,却出奇没听到自己肉折骨碎的声音。
  后面传来一声闷哼。
  "噗!噗!噗!"
  随着沉重的呼吸声和远去的足音,他知道那袭击者硬是被反震得跄踉跌退门外。
  就在中杖的刹那,徐子陵浑身一松。
  令他快要走火入魔的至寒之气像忽然找到渲泄点,又似缺堤的洪水般,全借禅杖渲泄出去。
  而他自己则全身虚虚荡荡,难受得差点软倒地上。
  徐子陵那敢怠慢,连忙发动内气。
  奇妙的事发生了。
  夺天地精华的灼热真气,与和氏璧仍在源源入侵的寒能,同时分由右足涌泉穴和左手心注进体内。
  埃至心灵下,徐子陵今次学乖了,把本身真气调节至与和氏璧传入的寒气同步的速度,让两方在丹田下气海最重要的窍穴生死窍汇合。
  "蓬!"
  后面传来重物堕地的声音和连声惊呼。
  徐子陵那还有闲情理会,更知道若不能立时制服和氏璧侵体的奇异寒流,今趟休想有命离开。
  猛吸一口气,把因受和氏璧影响而烦躁不安的感觉完全排出脑海外,紧守着祖窍穴的一点清明,心神则全放在气海处。
  这正是傅君绰传给他们"凝神入穴"的基本功法。
  不过傅君绰教他时,做梦都没有想到会用在这种从所未闻的情况下。
  一热一寒,来自两个不同源头的气劲,箭矢般进入气海内。
  徐子陵知这是决定生死成败的一刻,心灵静如井中之月,以意驭劲,把己身真气化作螺旋异劲,像绕棍而上的长蛇般,缠往和氏璧贯入窍穴的寒气。
  假若他不是曾有和寇仲偏于阴寒的真气相互结合的丰富经验,这一刻的反应定是设法把侵体的可怕寒气全力驱出体外,而不会设法据之为己有。
  自与寇仲"阴阳同汇"后,他的真气阳中藏阴,免去了孤阳不长的危险,但真气仍是偏阳偏热,以阳为主,以阴为辅。
  但和氏璧传来的寒气,却大别于寇仲生生不息,充满生机的真气。徐子陵无法具体地形容来自和氏璧的寒气,那是有别于任何人体发生的气劲,偏又是莫可抗御,庞大无匹。
  那是一种积蓄在和氏璧那三寸见方的小空间内,又似若无尽无穷的可怕能量。两股气流终于在气海交接。
  徐子陵再提一口真气,己身真气立时以旋转的方式缠上寒气。
  "轰!"
  他完全体会不到发生了甚么事,只觉所有经脉像膨胀起来,接着又立即收缩。一胀一缩,他的神经却像给无形的大铁锤重击了一下。
  无数的奇异景象,不断在胀缩间闪现于在脑海之内。
  满天的星斗,广阔的虚空,奇异至不能形容的境界。
  时空无限地延展着。
  "哗!"
  徐子陵喷出一口鲜血,在经脉不知胀缩了多少次后,回复清醒。
  体内的寒气完全消失了,代之而起是古怪之极的感觉,全身经脉似乎全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有说不出的舒服。
  和氏璧的寒气似再不注进体内去。
  徐子陵仍未弄清楚发生了甚么事,只觉灵台一片清明,心中涌起莫以名状的狂喜。
  倏地转身。
  门外密密麻麻满布和尚。
  入门处的地上遗下一根弯曲了的禅杖,看得徐子陵也一阵心寒。那代表了两股狂猛真力的交击。
  三大护法金刚在门外石阶下,正扶着那个有慑人体型的高大和尚,后者全身仍在抖颤着,口角溢血,一脸难以相信的神色。
  徐子陵知他只是受了震伤,暗叫了声"对不起",抹去嘴角血渍,左手托着千古异宝和氏璧,走到石阶顶的平台处。
  天上星罗棋布,夜风徐来。
  和氏璧放射着无法形容的采芒,宝光流溢。
  包括四大金刚在内,都往后移开。
  徐于陵讶然瞧往搁在手心上的宝璧,暗忖为何自己现在完全不受和氏璧的异能影响呢?
  忽然间他记起自己忘了佝偻起身体扮作老人家,不过这时想补救都来不及了。
  护法金刚其中一位须眉皆花白,年在六十许的老和尚合什道:"施主能以背心硬挡不痴全力一杖,可见功力盖世,未知如何称呼。"
  徐子陵从声音认出他是四大护法金刚之首的不嗔和尚,对他的赞赏暗叫惭愧,不过此时已别无选择,只好硬撑下去,改变嗓喉,以沙哑声音仰天发出一阵狂笑,道:"了空到了那里去,我正要找他算账。"
  不痴挣开别人的扶持,踏前一步喝道:"何方鼠辈,现在你纵然交回宝物,亦休想离开。"
  徐子陵现在扮演的是一个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老家伙。做戏自然要做全套,哈哈一笑把和氏璧递前,冷哼道:"有本事就来取吧!"
  不痴立时眉头大皱,往后连退两步。
  另一名高瘦的护法金刚合什道:"施主和敝寺禅主有何恩怨,竟要找他算账?"
  徐子陵心中恍然,明白到他们是因为害怕和氏璧可怕的能量放射,所以设法拖延时闲,希望躲在密室潜修的了空能及时出来收拾自己,心想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大笑道:"那笔账迟点再算吧!现在我手痒得很,谁来陪我玩玩?"
  右手抽出背后榴木剑,左手握着和氏璧,冲下石阶。
  庞大的气劲,像一堵墙般往不嗔等四人压下去。
  首当其冲的不嗔一挥挥杖,往他横扫过来,摆明不肯让他近身,怕的当然非是徐子陵,而是他左手内的和氏璧。
  徐子陵见他虽简简单单的一下横扫,内中实含无数变化后着,配上奇异玄妙的步法,实是不易招架。
  最厉害是挥杖由缓而快,带起的气劲把他完全笼罩在内,务要令他不能脱身。
  同时他亦感到和氏璧的"异力"在消减中里,若他一旦陷入这些和尚所怖的大阵里,最后的结局定是力战而亡。
  除不痴因伤往外让开,矮胖的不惧和高瘦的不贪同时挥动禅杖捣至。
  他心知肚明,若不趁被围上前逃命,就永远都走不了。
  一声狂喝。
  榴木剑画出,重重挥打在不嗔攻来的禅杖处。左手则托着和氏璧在空中挥了一圈。
  三人的攻势倏地顿了一顿。
  "蓬!"
  气劲交击。
  徐子陵暗叫侥幸,借力往上拔起。
  翻了个筋斗后,已来到铜殿顶的上空,才知整个铜殿周围全被手持禅杖的和尚包围,而十多个伏在殿顶的和尚则齐声口宣佛号,等待自己落在殿顶的一刻。
  大吃一惊下,徐子陵猛提一口真气。
  奇妙的事发生了。
  以前他非是未试过在空中换气,但作用只是把体内将消的旧力延续,绝比不上腾空之初所蓄的新力。
  但这刻却完全不同。
  体内的真气有如山洪暴发,更胜先前,似乎经脉本身便已含蕴着无穷的气劲,那种感觉就像整个人会腾空飞翔那样子。
  "呼"!
  徐子陵再一个筋斗,越过铜殿顶,同时也避开不惧和不贪两人凌空衔尾追来的攻击。
  不惧、不贪落往铜殿顶时,他已离殿顶达十丈的距离。
  十多名和尚同时吐气扬声,脱手掷出手中禅杖。
  净念禅院的僧人确是无不武功高明,这十多枝禅杖掷得极有分寸,并不只以他为目标,而是笼罩了他所有可能避开的进退之路,像一片无所不包的杖网般往他投去。
  劲气破空之声充盈在铜殿顶的空间上。
  徐子陵却是夷然不惧,倏地下沉。
  此时两枝禅杖电射而至。
  徐子陵双足点出,分别点中杖头。
  "啪啪"连声时,他改变去势,像一片黑云触电似的平飞开去,越过了另一座大殿的上方,在把包围着铜殿的众僧眼睁睁下横过上空,往后院的方向投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