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来势汹汹

作者:黄易

王世充愕然道:"和氏璧不是落到你手上吗?"
  就这么一句话,寇仲已可肯定净念禅院内有人与王世充暗通消息。因为他先要知道和氏璧给人盗走,才会奇怪盗宝者不是寇仲。
  今早三人在清溪洗渥了所有痕迹后,又把诸般罪证,包括面具、衣服、榴木剑等找个隐蔽处埋藏起来,才大摇大摆的入城。
  守门的都是王世充的人,立即把寇仲截着,把他"请去"见王世充。
  徐子陵则和跋锋寒分道扬镖,前者去了会虚行之,后者往见东溟公主探听消息。
  密室内。
  寇仲装模作样的苦笑坐下,叹道:"不要提了!我们摸上了禅院的钟楼,岂知竟给了空那秃头发觉,发动几百个和尚一起向我们念经超度,我们只好知难而退。"
  王世充双目寒芒闪闪,瞪了他好一会后,讶道:"先不说和氏璧的事,为何你的气色和眼神都像和以前有点不大相同的样子?"
  寇仲伸了个懒腰道:"这叫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昨晚逃离净念禅院后,我们闲着无事,就在附近一个山头互相以真气为对方打通经脉,王公既已瞧出来,可见我们的练功方法很有成效。"
  这都是三人杜撰出来的证供。真中藏假,假里带真,即使狡如王世充,亦难以分辨真伪。
  寇仲接着皱眉道:"听王公的语气,似乎和氏璧已给人偷了。这是没有可能的。一来净念禅院大若皇城,想找小小一方宝玉等如大海捞针。其次是禅院内人人武功高强,了空更是深不可测,除非王公你调动大军强攻进去,否则我们只能望着寺门前那八百多级石阶兴叹。"
  王世充默然半晌,叹了一口气颓然道:"纵使我信你也没有用。刚才净念禅院派人来找我,要我通知你在今夜子时前把和氏璧归还禅院,否则他们将不惜一切从你身上把和氏璧取回去,在这种情况下连我都护不住你。"
  寇仲勃然大怒道:"那有这种道理的,杀了我也交不出那劳什子鬼玉璧来。"
  后句倒是千真万确。
  不过王世充这么说,又推翻了寇仲以为院内有人与他暗通消息的猜想。
  王世充皱眉道:"了空一向不问世事,但今趟显然因失宝动了真火,凑巧在失宝前你们又曾到过那里去,所以这次你们跳下黄河都洗不清那嫌疑,你们三个最好找个地方避避风头火势。我实在不愿与净念禅院、慈航静斋,甚或宁道奇等正面为敌。"
  寇仲心中暗骂王世充不够义气,表面却装出谅解的神色,道:"王公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为难的。嘿!我可以走了吗?"
  王世充叹了一口气道:"我知你定怪我不够朋友。但在眼前的形势下,我实难分神去惹那种劲敌。不过假若盗取和氏璧一事确与你没有关系,将来自然有水落石出的机会。"
  寇仲知他并没有尽信他们三人合编的故事,微笑道:"我寇仲怕过谁来?管他娘的甚么师妃暄、了空秃头、宁老鬼,若硬要冤枉我,便放马过来。"
  王世充探手按在他肩头处。
  寇仲还以为他想暗算自己藉机搜身,一惊下体内真气天然发动,刹那间全体真气贯盈,比以前至少快了一倍,其中一股透出肩井穴撞上王世充的手掌。
  "啪!"
  王世充的手掌给撞得弹了起来,惊叫道:"你干甚么?"
  幸好王世充功力深厚,否则这下便要受伤。
  寇仲这才知是误会他,胡绉道:"忙了告诉王公,我自《长生诀》练来的功夫,很多时都不受控制的。"
  王世充运功化去被他侵入体的螺旋劲气,神色古怪的道:"你的功力比我猜想的还要高明很多。难怪上官龙都要败在你手底下,我忘了问你:你拿他怎样处置呢?"
  寇仲颓然道:"”阴后”祝玉妍亲自出手,拦途截劫的把这家伙抢走了。"
  王世充一震道:"祝玉妍?"
  寇仲今趟是真正苦笑道:"不是她还有谁?否则谁能把到了我们口边的肥肉弄走。
  是了!昨晚曲傲和伏骞的决战谁胜谁负?"
  王世充瞪大眼睛瞧了他好半晌后,现出难以相信的神色,摇头道:"祝玉妍既出手,怎肯只要人而不要命?"
  寇仲冷哼一声,双目透射出比以前强烈倍计的精芒,沉声道:"那就要比量真本领才行。我承认单打独斗绝非她的手脚,但三个人合起来,她也奈可不了我们。王公尚未回答我的问题呢。"
  王世充吁出一口气道:"你知否刚才动气时两眼亮起来竟像是夜空中星闪的奇怪光芒,这是先天真气里”天人交感”的境界,道家称之为”虚室生电”。我虽遇能人无数,但眼神能现出金光者,却绝不超过五个人。怪不得祝玉妍也收拾不了你。"
  寇仲心中暗喜,又怕他再起疑,笑嘻嘻道:"王公夸赏了!我那会这般厉害。只不过《长生诀》有异寻常,打开始就是天人交感。但却并不真是功夫达到王公说的层次。
  差点忘了问你,独狐阀那边有甚么动静?你不是说把宫城重重围困了吗?为何昨晚我会见到独孤凤在曼清院内走来走去呢?"
  王世充道:"你记得”美胡姬”玲珑娇吗?她不但人美武功高,还颇有智计,更擅长侦察敌情,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
  寇仲心中立时浮起她那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又充满女性诱惑力的动人神态。点头道:"我对漂亮女人的记性一向很好的。"
  王世充笑道:"男人都该是这样的。不妨告诉你!她昨夜曾三入宫城去探消息,回来说独孤阀由上至下,人人士气昂扬,信心十足。我听后便知不妙,独孤峰必有所恃,才能如此的气定神闲,不怕我包围宫城。经商议后,希夷兄、可风道人和陈长林均一致认为:我们把战线拉得这么长,若敌人反扑,我们必首尾难顾。所以把兵力集中在皇城内,再在宫城内广布暗哨,如此进可攻退可守,在策略上高明多了,你认为如何呢?"
  寇仲暗忖这美胡姬果然是个人才,竟能从对方的神态上看出端倪。点头道:"玲珑娇瞧得很准,我看独孤峰是在等南海派的人,听说”南海仙翁”晃公错正兼程赶来。"
  王世充色变道:"你这消息从何而来,独孤峰怎请得动他?"
  寇仲好整以暇道:"独孤峰当然没这个本事。但李密却和晃公错有密切的关系。可能南海派亦想把势力扩展到北方来,故郎情妾意,一拍即合。晃老头加上尤婆子,是近二百年的功力,确不易应付。"
  王世充长身而起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必须立即作出布置,否则死了都不知是甚么一回事。"
  寇仲早清楚他自私自利的性格,撇开伏骞和曲傲胜败的问题,立即告辞离开。
  罢踏出守卫森严的尚书府,董淑妮娇滴滴的呼叫声在后响起道:"寇仲!你这两天滚到那里去哩。"
  ***
  徐子陵踏入天津桥头的董家酒楼时,十多道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
  酒楼内一如往常般挤满人,闹哄哄的气氛炽烈,占了一半都是来自各地的商旅和江湖人物。
  张眼来瞧他的人都现出惊异之色,又和身旁的朋友交头接耳。
  包有些女孩子在向他频抛媚眼。
  徐子陵心知准是昨夜在曼清院露了一手,顿然使他成了"名人"。
  单是他们敢公然与李密、阴癸派、曲傲等各大势力为敌,谁再敢小觑他们。
  更何况昨夜他们揭破洛阳帮上官龙的真正身份,又凭真功夫把他生擒而去,此事牵涉到洛阳的武林兴替,不轰传全城才是怪事。
  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他们三人立成洛阳最引人注目的人物。
  "原来是徐爷,寇爷是否待会才来呢?让小人先领徐爷到楼上的厢房好吗?"原来是昨天招呼他们的伙计。不知是否收到风声,态度比昨天更要诚惶诚恐,毕恭毕敬。
  徐子陵也很想找个地方清静一会,奈何今次来的目的是要让虚行之发现自己,心中暗叹一口气,道:"我只是一个人来,想还是在大堂比较热闹些。"
  伙计忙道:"一切听徐爷吩咐,我立即为徐爷找张台子。"
  徐子陵受到如此隆而重之的招待,反浑身不自在起来,淡淡笑道:"有空台子才唤我吧!我到门外看看天津桥一带的风光。"
  不待他回答,迳自走出大门外。
  阳光普照下,天津桥上人来车往,船只则在桥底流过的洛水穿梭来去,一片大城市水陆并辏的繁华景像。
  这时有人从酒楼步出,徐子陵让过一旁时,那人已将一块纸团塞进他手里,徐子陵认得正是虚行之,烦恼尽去,忙把纸团收在袖内。
  虚行之走上天津桥,没进人流里去。
  徐子陵正要回去告诉那伙计不用劳烦找桌子时,一辆马车停在眼前。
  帘幕掀起,露出沈落雁如花的玉容。
  这位以智计闻名的俏军师甜甜一笑道:"子陵啊!到车内来和人家聊两句好吗?"
  徐子陵心中一阵烦厌,冷冷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间还有甚么好谈的?"
  沈落雁毫不在意道:"徐公子显是有所不知。现今东都谣言满天飞,都说和氏璧已落人你和那两位好朋友其中之一的手上。此刻谁不摩拳擦掌,誓要从你们手中夺取宝物,你不想多知一点消息吗?"
  徐子陵心中大为懔然。
  净念禅院失宝之事只是昨夜发生,若非是禅院的人故意泄出消息,怎会传得街知巷闻。不过沈落雁说话一向真假难辨,说不定是藉机故意夸大。
  徐子陵洒然笑道:"不要说笑哩!我虽知道和氏璧一个可能的收藏地点,但自问没有盗宝的资格。更不相信有人能从那里把宝玺偷出来,你不用试探我。"
  沈落雁凝视了他半晌,似在分辨他说话的真伪,然后幽幽一叹道:"若你说的是真话,那你已惹上天大的麻烦。慈航静斋在江湖上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谁都不敢惹她们!"
  徐子陵故作愕然道:"你在说甚么。竟像和氏璧真是失去了的样子。这消息你是从甚么地方听来的?"
  沈落雁环目一瞧,经过的行人都张眼在打量他们,微嗔道:"进车内再谈好吗?那有在大街大巷,人来人往的地方谈机密的呢?"
  徐子陵微微一笑道:"我们并没什么可谈的,他们要当是我所偷,便算是我偷的好了!"
  再不理她,转左朝天津桥走去。
  走了十多步,沈落雁追下车来,赶到他旁,大嗔道:"你这人的脑袋是怎么生成的?
  这么顽固执迷,那叫你们在失宝前曾到过净念禅院,人家不找你找谁?你虽戴上面具,但却有人认出你的身形呢。"
  徐子陵心中叫苦,幸好对方尚没有真凭实据,不过此事唯一之计仍是矢口不认。
  沈落雁穿的是一身鹅黄色的劲装疾服,美艳得可媲美刻下洒得洛阳灿烂辉煌的阳光,可是徐子陵却无心欣赏。
  徐子陵叹道:"你究竟是听谁说的?"
  沈落雁淡淡道:"你知否王薄和了空有近五十年的交情,今早就是由他发武林帖予各方人马,说出和氏璧被盗的情况。并明言若今夜子时前你们仍不归还宝物,他将不择手段置你们三人于死地,你还当是开玩笑吗?"
  徐子陵微笑道:"若我真是盗宝的人,昨夜已高飞远遁,那会仍在这里等人来找我晦气。不管怎么也好,有本事的便冲着来吧!"
  此时两人走下天津桥。男的潇酒飘逸,有若神仙中人;女的美艳清丽,宛如下凡仙子。自是引得途人侧目,投来艳羡欣赏的目光。
  谁知他们是貌合神离,说的更是这种大杀春光的事。
  沈落雁鼓着气陪他走了一阵子后,轻跺小蛮足道:"你何时变得像寇仲般骄狂自大的?你知否今夜子时后,你们将成武林的公敌。找你们的人中将包括师妃暄和宁道奇,正邪两道最有实力的顶尖门派都成了你们的大仇家。"
  徐子陵苦笑道:"那我有甚么办法呢?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沈落雁压低声音道:"假若那东西真在你手上,我们可以来个交易。"
  徐子陵哂道:"就算真在我手上,也不会和任何与李密有关的人交易,沈军师你明白吗?"
  沈落雁垂首不语,默默挨近了点,轻柔地道:"若我再与李密没有任何关系?那又如何?"
  徐子陵愕然瞥了她一眼,摇头不信道:"我只会当你在开玩笑。"
  沈落雁叹了一口气,点头道:"我知你从没有相信过我,但今趟真的是为你好的。
  最大的问题是根本没有可能平空钻出一个无人知晓的盗宝大贼来?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们三人其中之一所扮的,且身型又相若。大丈夫敢作敢为,为何却害怕承认自己所做的事,不怕教天下人耻笑吗?"
  她辞锋的厉害,差点令徐子陵亦招架不住,苦笑道:"既是如此,那我们只好趁子时前逃离洛阳,因为怎么辩白都不会有人相信。"
  沈落雁拉着他走进一道横巷,左转右弯,到了静处,低声道:"这正是我要和你做的交易,亦是密公亲自指示的。只要你承认和氏璧确在你们手上,我们不但不用你交出来,还把前嫌一笔勾消,并动用一切人力物力把你们送出洛阳去,如何?"
  这番话连徐子陵听了也觉有点心动,皱眉道:"休要骗我,难道军师的老板不想把和氏璧据为己有吗?"
  沈落雁没好气的道:"你和寇仲两个都可叫聪明一世,蠢笨一时。谁不知和氏璧是没人不想拥有,但却绝不会蠢得下手去偷的东西。和氏璧本身虽是古往今来最有名气的宝玉,但它的真正价值却在其历史意义和象征。兼且此玉原是由最得天下人尊敬的宁道奇所保管,再由他交给代表白道武林的师妃暄,只有不要命的疯子才会去偷夺。你究竟是否真个明白?只有当师妃暄正式把和氏璧交给你,和氏璧才能发挥它的真正作用。"
  徐子陵奇道:"那是否说你的密公肯定师妃暄不会挑他作和氏璧的得主,所以宁愿和氏璧永远消失?"
  沈落雁苦笑道:"我若否认就是向你说谎。但其中情况却恕我不能多作透露。"
  顿了顿续道:"千万不要低估师妃暄,她可能是继宁道奇后中原武林最出类拔萃的武学大宗师。只看她今次处理失宝的雷霆手段,便知她行使的方式深合剑道之旨,一下子就把你们迫上死角!"
  徐子陵截断她冷然道:"所以若我们真的逃走,等若承认和氏璧是我们偷的。哈!
  沈军师此计真绝,难怪肯把前嫌一笔勾销!因为以后自有师妃暄和宁道奇来寻我们的晦气,对吧?"
  沈落雁像被伤害了的退后一步,俏脸转白,铁青着脸儿怒道:"你这叫不识好人心,既是如此,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言尽于此,你自己好自为之。"
  猛一跺脚,掉头走了。
  徐子陵卓立不动,好一会后,微微一笑道:"朋友既大驾光临,何不现身一见。"
  巷子两端同时传来冷哼之声,接着"长白双凶"符真、符彦分别从墙头跃下。
  前者提着一把精钢打造的长柯斧,但斧头加安尖锥,砍劈和刺戳均同样灵活;后者的兵器更古怪,似剑而曲,锋尖成啄状,一看便知是专走险奇路子。
  徐子陵心知肚明自己掉进沈落雁精心布下的陷阱,对方今趟必是竭尽全力,务要使自己一是被杀,一是被擒。但他却夷然不惧,猛提一口真气,抢先发难。
  ***
  董淑妮扯着寇仲避过一队操来的卫兵,到了道旁娇嗔道:"你怎么搅的,昨天整日都见不到你的人影,一副饱食远走的负心汉模样。"
  寇仲见尚书府门前的十多名守卫均张眼偷看,尴尬道:"你说话低声点行吗?"
  董淑妮露出一个迷人之极的笑容,神态天真地点头道:"只要你肯陪人家,奴家自然会听你的话哩!"
  她今天穿的是紧身白色困红边的劲服,把她浑身美好的曲线表露无遗,该高的高,该小的小,充满青春火热的诱人魅力,但寇仲那有欣赏的心情,讶道:"你不是说再不欢喜我吗?为何又忽然改变主意。"
  董淑妮扯了他衣袖,跟他随之沿皇城的大道朝皇城的南大门走去,小女孩般雀跃道:
  "因为我想来想去,我认识的人中都是你最好人,又不会像可厌的苍蝇凑蜜糖似的缠着人家,更何况尚书大人根本没意思把人家许你,还嘱人家不要和你来往呢。"
  寇仲心中暗骂,王世充果然是不安好心。
  盗和氏璧一事怕也是个陷阱。只是他料不到自己真能得手,现在则要设法把事情推得一乾二净。
  董淑妮凑到他耳边轻轻道:"我要你今晚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到时再商量私奔的大计。"
  寇仲失声道:"你说甚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