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众强环伺

作者:黄易

刘黑闼大步走进铺内,笔直来到面门而坐于最后一桌的两人跟前,毫不客气的拉椅坐下,只向跋锋寒微一颔首,算是打个招呼,然后双目变得鹰隼般锐利凌厉,一瞬不瞬的盯着徐子陵道:"是否你们干的?"
  徐子陵感到完全没有办法向他撒谎,微笑道:"砸碎哩!"
  刘黑闼的脸色先沉下来,然后出乎两人意料之外般由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像阳光破开乌云普照大地,最后变成灿烂的笑容,竖起拇指赞赏地大笑道:"有种!我刘黑闼服了!"
  "砰!"
  刘黑闼喝道:"兄弟还不给我斟酒送行。"
  徐子陵尚未动作,跋锋寒提起酒壶,为他斟满一杯,欣然道:"刘黑闼果是好汉子,我跋锋寒敬你一杯。"
  三人豪情盖天的碰杯对饮,气氛热烈。
  徐子陵放下空杯,讶道:"刘大哥要到那里去?"
  刘黑闼轻松地挨坐椅背,举袖拭去嘴角的酒渍,低声道:"我有军命在身,和氏璧之事既了,须立即赶回寿乐,向夏王报告形势,假若你们想离开洛阳,我会安排一切。"
  跋锋寒道:"子陵只向刘兄说实话,对外则是坚持不认的,还望刘兄包涵一二。而现在仍未到我们离开洛阳的时刻,过了今晚才会想这问题。"
  识英雄重英雄,心高气傲的跋锋寒表现得对刘黑闼特别客气。
  刘黑闼表示了解,伸手阻止徐子陵替他斟酒,好一会后从怀内掏出一只造型古雅的玉佩,递给徐子陵道:"我一直想在再见面时把此玉送给令姊,便当是我欠她的贺礼吧!"
  徐子陵心中一阵刺痛,默然接过。
  刘黑闼长笑而起,转身去了。
  ***
  寇仲来到酒铺门前,与刘黑闼撞个正着。
  寇仲大喜把他扯到路旁,低声道:"正想找你。"
  刘黑闼打量寇仲,奇道:"为何在眼前风云险恶的形势下,你仍能满脸春风,一派洋洋自得的样子?"
  寇仲抓头道:"天掉下来当被子盖,船到桥头自然直。忧心又有他娘的鸟用。嘿!
  你想不想让李密吃场大败仗?"
  刘黑闼动容道:"当然想得要命。我们给他截断了南下之路,只要能令他吃亏,甚么都在所不惜。"
  寇仲环顾左右,待两个过路人走远,才凑到他耳旁道:"只要你们能虚张声势,扮成似要南下与王世充联手的样子,迫得李密出兵偃师,李密肯定要完蛋。"
  刘黑闼既清楚形势,更是精通兵法,一点便明,先连声叫绝,旋又皱眉道:"问题在于王世充,最怕他把握不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误了大事。"
  寇仲拍胸保证道:"刘大哥请放心,这个可包在我的身上。"
  刘黑闼点头道:"此事对我们绝对有利无害,但你却要小心点,李密智计过人,一个不好,说不定你反会落人他的陷阱去。"
  寇仲胸有成竹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李密总不会一世人都那么走运吧!"
  刘黑闼欲言又止,最后大力拍拍寇仲肩头,洒然去了。
  寇仲正要进酒铺与两人会合,给人在后面叫唤他的名字。
  他认得是宋玉致的声音,转过身来,宋玉致仍在十多丈外,当然是怕他溜走,故聚音成线,送进他耳内去。
  她出奇地并没有像往常般劲装疾服,穿的是南方贵家妇女轻便的罗衣绸裤,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矮髻,以一把像梳子般的发簪固定,打扮淡雅,高贵迷人。
  他忽然发觉以前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般留神她的神采和装扮。
  她那种阳刚中隐透妩媚的风姿,使她拥有出众而与别不同的艳丽,事实上比之李秀宁亦毫不逊色。
  但为何夜深难寐时,自己总是想起李秀宁而非是宋玉致?
  一时间寇仲糊涂起来。
  香风扑鼻下,宋玉致来到他身前,美眸射出无比复杂的神色,微带嗔怒道:"寇仲你真糊涂,竟闯下如此弥天大祸。"
  寇仲见街上行人无不朝他们望来,牵着她的衣袖走进附近一道横巷去,笑道:"原来三小姐是这么关心我!"
  宋玉致叹了一口气,轻轻甩开他的手,美目深注的道:"关心你的不是我,而是二哥。"
  寇仲笑嘻嘻道:"既是如此,理该是宋二公子来找我才对,为何却要劳动宋三小姐的大驾?"
  宋玉致没好气地横他一眼,低声道:"你们不知事情闹得有多大,鲁叔怕二哥卷入你们这漩涡而祸及宋家,所以严令禁止他与你们见面。家规森严,二哥只好返回南方,临行前嘱我来通知你们一声。"
  寇仲面对玉人,听着她似有情若无情的话儿,嗅吸着她发颈间透出沁人心脾的幽香,柔声道:"玉致放心!我自有手段去应付眼前的凶险,能成大业者,总不会事事都风平浪静的。"
  宋玉致露出矛盾的神色,迎速瞥了他一眼,垂下螓首道:"我也不知该赞赏你还是狠狠痛骂你一顿,虽然没有人说出口来,但心底里都在佩服你们竟能办到这几属不可能的事。不过这亦是最不智的行为,你们是否打算怎么样都不把宝璧交出来呢?"
  寇仲微笑道:"玉致怎能肯定和氏璧必是在我们手上?"
  宋玉致抬头狠狠盯着他道:"寇仲、徐子陵,再加上个跋锋寒,有甚么事是你们不敢做的。不过你们今趟的敌手太强了!即管鲁叔对你们很有好感,仍不敢插手其中。还有两件事要提醒你们。"
  寇仲喜道:"玉致心中其实是喜欢我的,对吗?"
  宋玉致黛眉轻蹙,不悦道:"人家是在说正经事,关乎你们的生死,不要总岔到些无聊事上好吗。"
  寇仲举手作投降状,道:"玉致教训得好,在下正洗耳恭听。"
  宋玉致白了他一眼,玉掌按在他胸膛处,双目忽地射出锐利的神色,淡然道:"只要我掌心使劲,保证你寇仲小命不保,你害怕吗?"
  寇仲若无其事道:"死便死吧!有甚么好害怕的。"
  宋玉致讶然道:"你是否认为我不会杀你呢?我们宋家一向和李密关系密切,说不定真会杀你。"
  寇仲低头细看她按在他胸口要穴的玉掌,玉指修长青葱,心中涌起难言和像溶化了的感觉,柔声道:"因为除了娘和素姐外,你便是我寇仲绝对信任的女子,这句话够了吧!"
  宋玉致眼神变化,旋又叹了一口氟,贴近少许,按在他胸口的手掌变成支持她斜倾娇躯的凭藉,凑到他耳旁道:"曲傲已和突厥来的高手结盟,誓要把你们三人置于死地,只不知他们会在子时前还是子时后下手而已。"
  寇仲瞧着她从衣领内透出哲白修长的玉颈,差点要狠狠咬上一口,但因怕触犯她,只好强忍着不敢妄动,沉声道:"你是否指拓跋玉师兄妹?"
  宋玉致道:"除他们外尚有刚抵洛阳的”龙卷风”突利和大批随行高手,他们虽以跋锋寒为首要目标,但对你们都没有甚么好感。唉!你们凭甚么去应付呢?实力太悬殊了。"
  寇仲搜索枯肠,才记起跋锋寒曾提过此人,乃突厥王族内出类拔萃的高手,又曾助李阀攻打开中,与李世民关系良好。
  冷哼一声道:"他才不会单为跋锋寒千山万水到洛阳来,照我看他是想在中原搅风搅雨才对。"
  宋玉致道:"不管是甚么都好,最怕他是要借你们来建立威势。现在突厥势大,谁都不愿树立这种强敌。勿要以为王世充肯会保护你,他本身亦是突厥来的胡人,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寇仲心中一寒,说不出话来。
  宋玉致柔声道:"另一个要防的人是伏骞,此人智勇双全,有不可一世的气概,今次到中原来绝不会是为做好事,他和王薄必系密切,说不定会因而出手对付你们。"
  寇仲这才记起昨晚决斗的事,奇道:"听你的语气,好像昨晚伏小子和曲傲老头并没有动过手的样子,这是甚么一回事?"
  宋玉致道:"你昨晚大显威风时,伏骞早来了,待你们走后,便主动把战期更改,定在明晚再在曼清院与曲傲一决雌决。唉!此人只是几句话,便在中原建立了身份地位,先声夺人,手段非凡。"
  寇仲苦笑道:"我的头现在开始痛了!玉致可否赠我一吻,以鼓励士气。"
  宋玉致骇然移开,俏脸飞红,大嗔道:"你休要痴心妄想,我是看在二哥份上,才来提醒你这恬不如耻的家伙。"
  寇仲嘻嘻一笑道:"甚么也好,三小姐对我恩重如山,我保证娶你为妻后会哄得你终日开开心心的。"
  宋玉致花容转冷,淡淡道:"你今晚留得性命再说!唉!我真弄不清楚你是聪明人抑或是大蠢材,一下子开罪了这么多强横的敌人。罢了!玉致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寇仲目送她远去后,一个筋斗翻上瓦面,朝酒铺的天井掠去。
  他再不想被人截住了。
  ***
  跋锋寒独踞一桌,闭目静坐不动。
  徐子陵则在另一角,把几张椅子排成一张临时的床,仰躺熟睡,呼吸深长匀称。
  今晚恶战难免,两人都努力用功,以保持最佳的状态。
  大门张开少许,一道人影闪进来,迅如鬼魅的来到跋锋寒桌前。
  跋锋寒睁目一看,讶道:"淳于薇你一个人来干吗?"
  娇俏野泼的淳于薇目光掠过在一旁睡觉的徐子陵,皱眉道:"寇仲呢?"
  跋锋寒啼笑皆非的道:"你好像不知我们是大仇家似的。"
  淳于薇叉起小蛮腰,露出一个迷人的甜美笑容,道:"你是英雄好汉嘛!难道会见我落单便乘机下手?何况我根本不怕你。噢!竟然有酒喝,给我来一杯。"
  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椅子,还随手抓起酒杯,递到跋锋寒前,示意他作斟酒的服务。
  跋锋寒拿她没法,为她倒满一杯。
  淳于薇左顾右盼,漫不经意的道:"你的情敌来啦。"
  跋锋寒冷静如亘,沉声道:"突利终于来了!"
  淳于薇目光回到他有若古井不波的俊伟容颜处,天真地问道:"你在突厥时不是总爱在额头扎上红巾吗?为何会改变这习惯,我欢喜你扎红巾的样子,非常迷人。"
  跋锋寒放下酒壶,哑然失笑道:"你在突厥时几曾见过我呢?怎知我是甚么样子,迷人又或骇人。"
  淳于薇没有回答,迳自把酒杯送到唇边,轻呷一口,盯着徐子陵道:"他是否在诈睡?还是在偷听我们的密语?"
  跋锋寒对这位小妹妹大感头痛,索性不答。
  淳于薇见他没有反应,把目光移回他脸上去,讶道:"你是否忽然哑了?"
  跋锋寒耸肩苦笑。
  淳于薇放下酒杯,倾前煞有介事般道:"你的旧情人也随突利南来,传闻她恨你入骨,要亲眼看着突利斩下你的首级。"
  跋锋寒眼中抹过一丝淡淡的伤感神色,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淳于薇气道:"你再不说话,我就要执行师命,和你动手!"
  跋锋寒双目精芒一闪,冷然道:"你最好待会才来找寇仲。"
  淳于薇忽又甜甜一笑道:"我一个人怎打得过你,只是吓唬你吧了!人家赔罪好嘛!
  嘻!寇仲平时有没有在你面前提起我?"
  跋锋寒没好气道:"寇仲从不和我谈女人的。"
  淳于薇露出失望神色,站了起来,狠狠道:"你代我告诉寇仲那没心肝的家伙,教他远远离开你,否则莫怪我反脸无情。"
  猛跺小足,一阵风般走了。
  跋锋寒一掌推去,敞开的门关起来。
  就在此时,他听到寇仲说话的声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