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御道之战

作者:黄易

跋锋寒旋风般转过身来,背挺肩张,登时生出一股一夫当道,万军莫能闯过的强凝气势,遥制敌骑。
  变成向他正面驰来的十多骑个个勒马收缰。
  铁勒人虽擅于马上杀敌,但在跋锋寒这种级数的高手蓄势以待下,谁都不敢在马上和他交战。
  此消彼长下,跋锋寒立时气势更盛,沉喝一声,往前迈步。
  来者是以曲傲为首的清一式铁勒人,包括了他三位徒儿长叔谋、花翎子和庚哥呼儿。
  跋锋寒的拦路之举,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事实上跋锋寒能在刚才那种理该绝难幸免的情况下逃出生天,对曲傲的信心已造成严重的打击,故必须觅地静修一番,始敢来赴伏骞之约。
  而跋锋寒竟又于此时孤身截击,谁都要对他的自信和强悍感到惊异莫名,高深难测。
  只在气势上,跋锋寒便得了先着和主动。
  战马纷纷在离跋锋寒百步许处人立而起,发出嘶鸣响彻长街。
  曲傲很想左右顾盼,搜索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的踪影,以防两人躲在一旁夹击突袭,却发觉完全没法把注意力从直逼而来的敌人身上移开,深怕此一分神将可能造成致败的因由。
  无论他多么不愿意承认,但跋锋寒确成了足与他匹敌的对手。
  曲傲飞身下马,沉声喝道:"牵马!给我押阵!"
  后面的长叔谋不解道:"师尊何用理会他,待我们把他收拾便行!"
  跋锋寒此时来至五十步处,气势有增无减,灼灼的眼神凝定在曲傲身上。
  曲傲心中暗叹,长叔谋虽得他真传,可跻身一流高手之列,但始终及不上跋锋寒、徐子陵和寇仲这些天才横溢的年青高手,看不透其中微妙之处。
  假如曲傲避而不战,必在心理上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对即将与伏骞的决斗有损无益。最厉害是对方只孤身拦路,那种豪强霸气的威势,更会在他心中造成不可磨灭的印象。下趟再遇上时,在心理上他便输了一筹。
  尤可虑者是在气机牵引下,我退彼进,长叔谋等亦未必能拦得住他;到那时再作交手,自己更是被动受制。
  还有再深一层的顾虑,是如若他退避不战,便显得非常没有胆量和风度。摆明只有在刚才天津桥上那种自己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才敢跟他动手。经这样再三衡量之后,曲傲心知肚明已被跋锋寒逼上不能不应战的绝地。
  他乃宗师级的人物,什么场面未遇上过,冷喝道:"不必多言,看我先把此子宰了。"
  言罢拋开一切杂念,收摄心神,大步迎往敌人。
  长叔谋等人各自交换了个眼色,均看出彼此心中的无奈。
  跋锋寒确是个能令敌手畏敬的可怕人物。
  ※        ※         ※
  两人高手在相距二十步的距离时,同时立定。
  跋锋寒脸容变得无比冷酷,仰天长笑道:"曲傲你枉称铁勒的武学大师,却只能在以众凌寡的情况下对付我们,此等行径心术,不怕教天下人耻笑吗?"
  曲傲脸寒如冰,冷笑道:"当日我孤身一人追杀你们三个小子,可又谁是众谁是寡?
  只为防范你等仍照惯例落荒而逃,才作了点布置手段!小子你如若这么看不开,最好便不要出来浑,免致丢人现眼。"
  跋锋寒微笑哂道:"以前只因你尚未摸清楚我们的实力,跋某人有说错吗?"两人一上场使唇枪舌剑,皆因在气势相持中都发觉对方无隙可寻,故设法在言语上打击对方的气势和信心。
  曲傲不屑道:"何来这么多废话,你既打定主意送死,便让我来为你完成心愿。"
  跋锋寒露出个充满信心的笑容,以平定的声音淡淡道:"曲傲你尚未够资格成为跋某人的真正大敌,只能是我挑战毕玄的踏脚石,动手吧!"
  这番话比之任何锋利刀剑更是厉害,不但在远处的长叔谋等纷纷喝骂,曲傲亦按捺不住脸色微变。
  假若曲傲从未败于毕玄手上,曲傲只会当这是胡言妄语,不会放在心头。只恨事实刚好相反,立即勾起曲傲这引为毕生难忘的奇耻大辱,本是无懈可击的信心立时被破开了一丝空隙破绽。
  "锵"!
  斩玄剑离鞘拔出。跋锋寒心无旁鹜,众念皆空。
  左后方处听留阁隐隐传来的喧闹声,曲傲背后长叔谋等人的叱喝谩骂,他全付诸不闻,天地间仿似只有自己和眼前的劲敌。
  受和氏璧改造后的经脉真气鼓荡,以比前快上多倍的速度更换交替,赋予他无穷的战斗力量和信心。
  在曲傲眼中,跋锋寒似乎突然变得威武高大,登时大吃一惊,知道对方因自己心神失守而得气势激增,才会有此幻觉。
  高手相持下,由于精神互相紧锁,致乎感官亦会受到影响。
  拔剑声像战鼓的鸣响般,在他耳鼓内震荡回旋。
  曲傲心知不妙,立时收摄心神,"凝真九变"剎那间提升至巅峰状态。
  他一生的修为过程,可以"七、八、九"这三个字来总括,分别代表了他三个阶段的成就。
  七、八是指他名为"狂浪七转"和"暴潮八折"两种自创的先天奇功。
  一般习武者,能练至运气发劲,收发由心的地步,已可称高手。
  但若要超越其它人,则必须在其中寻求变化,用以克敌制胜。
  而变化之道,则在于体内作为经脉枢纽的窍穴的修练,其难度自不可与一般练气相提并论。到能以窍穴作控制真气输发的泉源,始是一流高手的境界。
  曲傲乃武学的天才,二十三岁便练成功了七个窍穴,创出"狂浪七转",可是要到十年后才可多练得一个窍穴,为"暴风八折"。其中艰苦,可想而知。
  到四十一岁,全身窍穴均可随意控制,再名之为"凝真九变","九"并非是指九个窍穴,而是因"九"乃数之极,而取其无尽之意。武功至此才大成,逐生出约战毕玄之心。
  "噗!噗!噗!"
  跋锋寒连续踏前三步,每一步踏下,都发出沉重有力的声音,大地也似乎随之摇晃一下。
  假若此战是在他败于毕玄手上之前发生,那曲傲必会任由对方主动进击,好趁对方气势蓄至满贯,信心臻达最顶峰的当儿,再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挫敌,那对方将受到无可缝补的打击,生出永远胜不过自己的挫败颓丧感,其时要收拾对方便易如拾芥。
  但此时不同往昔。
  曲傲再没有这种豪气和自信,离地斜起,向十多步外正挥剑斜挥,大有横扫千军之概的年青对手进击。
  他要将"凝真九变"发挥得淋漓尽致,再配合上天衣无缝的"鹰变十三式",任对方气势攀上新的高峰前,全力出手。
  跋锋寒却在曲傲腾跃离地的剎那,猛然止步。
  已身在空中的曲傲再次色变,因为跋锋寒竟能准确把握他跃起的时间,看破他的用心和手段。
  这似是没有可能的事,但跋锋寒偏偏能做到。
  到此刻他才明白为何刚才在天津桥上,婠婠虽全力出手,一时仍奈何不了跋锋寒,更知道自己实在犯下致命的错误,就是低估对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假若他变招或退却,只会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曲傲飞临跋锋寒头上,化繁为简,右手往跋锋寒头盖抓去。
  这一抓看来没甚出奇之处,可是势道强凝凌厉,令人生出不敢硬碰之念。最骇人是同时包含了吸、刺、卸、封、割等五种从各指发出的真劲,变化莫测,教人难以防御。
  跋锋寒双目神光闪闪。一声长笑下,斩玄剑随着横移的步法,往上斜挑。
  五声爆响连串生起,就在剑爪相触时,曲傲以快得肉眼难以看清楚的速度,五指先后以按、撞、扫、刺、劈等精奥绝伦的手法,击中斩玄剑。
  跋锋寒闷哼一声,跄踉横跌二步,曲傲却借方往上腾升两丈,在空中像飞鹰般一个盘旋,组织第二轮的攻势。
  那边的长叔谋等人见跋锋寒锐气受挫,落在下风,立时爆出一阵喝采声。
  可是曲傲却是有苦自己知。
  他对跋锋寒高明的眼力,神鬼莫测的战略变化,实已心生惧意,故全力出手,希冀能一举伤敌,那接下来就只剩下对方能挨上多少时间的问题。
  岂知跋锋寒的真气竟连生五种变化,一步不让的挡过他发出的凝真九变,又在他要抓中他的剑锋前先一步借退势脱身,使他的后着无以为继,故才不得不腾上半空,而不能趁势连消带打。
  这一抓实是曲傲毕生功力智能所聚,若仍伤不到跋锋寒,那对他信心打击之大,确是难以估计。
  他完全没法明白为何在短短数天的时间里,跋锋寒的内功剑术能突飞猛进至此。
  下边的跋锋寒运转体内经和氏璧异能大幅改善后的真气,立时化去曲傲入侵的真劲,卓立不动,静待曲傲的第二轮攻击。
  曲傲忽然加速,以雄鹰搏兔的劲势,在三丈的高空滑翔而下。
  双手化成万千爪影,劲气狂窜中,笼罩着以跋锋寒为中心的三丈方圆地面,便旁观者无不知道这是迫令对手只有硬拚而没法闪躲,威猛无俦的凌厉招数。
  跋锋寒适才虽差点因气功翻滚而吐血,但因体质改变,这时已重固根基,体内真气再攀至巅峰状态。故虽在敌人惊涛骇浪的攻势下,心志仍丝毫不为敌所动。
  早先天津桥一战,他清楚知道在功力上仍逊曲傲一筹,而因曲傲的"鹰变十三式"
  向以招数变化见长,自己的剑式亦不能讨得多大便宜。故而巧妙地以言语手段,削弱对力的气势和信心,便对手生出怯意。
  现在已有个非常好的开始。
  换了是胆力较逊者,此时必采守势,可是跋锋寒乃非常人,冷喝一声,脚下踏出玄奥的步法,而每一步均能令对方难捉摸其剑势,斩玄剑每从意想不到的角度,急缓无定的迎向漫空洒来的爪影。
  爪剑交击之音阵阵如骤雨声般响起,时则密集,时而零落。
  剑光激闪,寒芒电掣中,曲傲活像一头灵动莫测的飞鹰,凌空作出各种姿态,或盘旋扑击,或侧飞斜上,似是完全没有重量般。
  长叔谋等都瞧得眉头大皱,皆因心知肚明曲傲早用上全力,连压箱底的本领都使了出来。可是跋锋寒威武如天神,竟是招招硬封硬架,以使人人都大出意料之外的内功外劲,寸步不让地抵挡着曲傲从上空有若暴雨狂风洒下来的凌厉攻势。
  谁都知道他虽陷于被动之势,却是全无败象,且是在等候反击的机曾,而那将是曲傲败亡的时刻。
  长叔谋向庚哥呼儿和花翎子打个眼色,领头往鏖战不休的两人迫去。
  寇仲和徐子陵此时刚赶到入门,见把门的汉子全涌到门外,隔远观战。
  徐子陵以在旁掠阵的长叔谋跃跃欲试,向寇仲打个眼色,后者会意,高声喝道:
  "跋锋寒曲傲在此决战,谁愿错过眼福!"
  声音远传开去,不但回荡长街,还直传到听留阁去。
  "蓬"!
  曲傲施尽浑身解数,终破开跋锋寒严密的剑网,眼看可拍中对方脸门,结束激战,却给跋锋寒的左手挡着,硬拚一掌。
  跋锋寒浑身一震,脚踏石板碎裂的同时,喷出一小口鲜血。
  曲傲亦被反震之力送上半空,此掌虽使对手受伤,他心中却无丝毫得意之情。跋锋寒最可怕处是似有无尽无穷的潜力,愈战愈勇,如此久战之下对自己实有害无利。
  跋锋寒内气一转,内伤已痊愈大半,连忙疾施反击。
  曲傲确不愧是铁勒人中首屈一指的武学大宗师,直至此时,跋锋寒才从曲傲似是可无限期地继续下去的猛烈攻势下,找到反击的机会。
  剑芒倏敛。
  跋锋寒人随剑势,化作一道电芒,朝仍在腾升着的曲傲激射而去。
  曼清院方面衣袂飘响,有些从大门抢出,一些索性越墙而出,最先来的十多人刚好见到跋锋寒这堪称夺天地造化之功的一剑。
  曲傲那想得到跋锋寒受创之后,还能施出这惊天动地的厉害剑招,心知不妙,无奈下猛提一口真劲,压下翻腾不已的血气,全力下扑。
  "砰"!
  气劲交击之声响彻远近。
  跋锋寒像断线风筝的斜飞落地,一个跄踉,又稳立如山。
  曲傲则一个盘旋,飞到己方人马的前方,才缓缓落下。
  "铮"!
  斩玄剑回鞘。
  曲傲躯体闻音剧震,双目射出凶厉神色,遥瞪五丈外的跋锋寒。
  两人毫不相让的对视着。
  此时大部份人已抵街上,都鸦雀无声,静待结果。
  寇仲和徐子陵掠到跋锋寒左右。
  曲傲的身子忽地再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脸上血色退尽。
  旁观者传出一阵浪潮般的惊叹声,现在谁都知道曲傲输了,却不知他伤在何处。
  不过答案瞬即揭晓,鲜血从曲傲的左胁下渗出来。
  曲傲没有点穴止血,先瞧了变得脸如死灰的三徒和手下一眼后,仰天叹了一口气道:
  "英雄出少壮,曲某佩服之极。现在立即返回铁勒,有生之年,再不踏足中原。"
  这誓言等若公布他本人退出中原的所有纷争。
  此正是曲傲老练高明之处,如此一来,即管与他们铁勒人有深切仇恨的伏骞等人,亦碍于江湖规矩,不能公然追击他们。
  曲傲说罢飞身上马,领着一众手下旋风般走了。
  跋锋寒三人正要离开,旁观者中有人长笑道:"跋兄怎可如此毫无交待的一走了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