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董家酒楼

作者:黄易

长着一把美髯的"银龙"宋鲁风采如昔,而与他形影不离的柳菁也出落得更迷人,像颗随时可滴出醉人汁液的蜜桃。
  宋鲁订的厢房位于董家酒楼顶层的南端,与南翼其它厢房以一个小厅分隔开来,益显出宋阀在洛阳的声望和地位。
  信道由五、六个宋阀的年轻高手把守,他们见到寇仲,神态恭敬不在话下,骨子里亦透出心悦诚服的崇慕意味。
  事实上寇仲和徐子陵从无名小卒闯出名堂,成了天下有数的英雄人物,早是武林年轻一辈的欣羡目标,比之那些含着银匙出世的门阀子弟,更使人觉得难能可贵。
  寇仲不摆半点架子,有礼而亲切地和把门的宋家高手打过招呼,在他们引领下进入厢房。
  原可摆设十桌酒席的南厢只在临窗摆着一席,窗外就是横过洛阳南北,舟船往来不绝的洛河,若坐在靠窗的椅子,探头下望便是有洛阳第一桥之称的天津桥。
  寇仲跨过门槛时,一名五十来岁,胖嘟嘟,满身珠光宝气,似个大商贾模样的男子,正立在宋鲁身旁喁喁细语。
  柳菁则小鸟依人般在另一边半挨在宋鲁身上,侧耳细听两人说话,间中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
  宋玉致背门而坐,秀发以乎经过悉心梳理,宫髻云鬟,自有一种高贵秀丽的动人韵味。
  柳菁瞥见寇仲,美目亮了起来,娇笑道:"小仲来哩!竟长得这么高大。"
  宋鲁目光落在寇仲身上,站起来呵呵笑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想不到我宋鲁一向自负目光过人,亦对两位看走眼。"
  那一身俗气的大胖子眉开眼笑的施礼道:"寇爷肯赏面光临,乃我董家酒楼荣幸。"
  这么一说,寇仲才知此人是董家酒楼的老板。
  宋玉致纹风不动,也没有回头瞧他或与他打招呼。
  宋鲁离座迎上寇仲,伸手握起他两手,双目电芒烁闪,同时透出深刻的情怀,叹道:
  "自当年一别,随即得闻君婥的噩耗,人生无常,令人难以排遣。幸好你两人终不负君婥的期望,想她在天之灵,定感安慰。"
  被他勾起心事,寇仲就像变回当日在船上那不懂事的孩子,一对虎目红起来,只懂抓住宋鲁温热柔软的手,却不懂说话。
  坐着的柳菁微嗔道:"今天只准说高兴的话,小仲快罚你鲁叔一杯。"
  那董老板拉开在宋鲁座位旁的椅子,笑道:"仲爷坐下先喝口热茶再说,徐爷不是和你一道来吗?"
  宋鲁想起未为两人引见,搂着寇仲肩头朝座位走去,道:"董方是董家酒楼的大老板,在洛阳无人不识,也是我宋鲁三十多年的老朋友,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寇仲连忙施礼,道:"小陵他随后便来。"
  坐好后,柳菁笑道:"董老不是想练站功吧?为何不肯坐下。"
  双方显是非常亲热,董老板笑道:"为了赚两顿饭糊口,我是天生的辛苦命。今天不知刮的什么风,三个厢厅都给不能不打个招呼的贵客订了。唉!夫人该知道我坐下来便再不愿起身的。"
  众人听他语带自嘲,说得有趣,都笑起来。连紧绷着俏脸的宋玉致亦绽出一丝笑容,但仍不肯迎上寇仲向她灼灼而视的目光。
  寇仲笑道:"董老板真风趣,只不知李世民那小子订的是那一个厢厅呢?"
  宋鲁显是知悉他和李世民关系转劣,沉声道:"你刚才没撞见他吗?"
  寇仲淡然道:"我撞到的是突利,李小子约了他在这里共进午膳。"
  董方有点尴尬的道:"秦王本想订这个厅子的,因可俯瞰天津桥一带的美景,但我早预留给鲁兄,当然不能答应他。"
  柳菁摆出一个娇媚可人的猜估神态道:"那他该是移师西厅,那处也可看到部份天津桥和朝西苑方向流去的洛河景致。"
  董方叹道:"西厅也给人抢先一步订了,所以秦王只能屈就东厅,尚幸那里虽看不到天津桥,仍有洛河东段的景色可供观赏。"
  宋鲁呵呵笑道:"谁人如此有面子?照我所知,董老板是为了怕来自各地的贵人临时订不到最高层的厢厅,宁可空着也不愿随便给人预订了呢。"
  今趟连宋玉致都露出注意的神色。
  寇仲别头瞧往窗外,洛河两岸的壮丽景观尽收眼底。耳内传来董方的说话声道:
  "鲁兄确是小弟肚内的蛔虫,我一向抱着广交天下英雄豪杰的心意,故那一方都不想开罪。"
  柳菁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道:"那么谁做皇帝,我们的董老板都可大做生意了。"
  董方和宋鲁呵呵大笑时,宋玉致微嗔道:"董叔尚未交待究竟谁要了西厅哩!"
  董方答道:"订的人是我们洛阳首富荣凤祥大老板,他要招呼的客人是”知世郎”王薄和来自吐谷浑的王子伏骞,你说我敢否要他们换厅子呢?"
  寇仲闻言,一震回过头来道:"今趟有好戏看了。"
  ※        ※         ※
  徐子陵在一名知客的殷勤带领下,拾级登楼。
  那知客介绍道:"宋爷订的南厅在顶楼的四厅十二房中首屈一指,名闻全市。"
  徐子陵正要敷衍两句,后面有人俏唤他的名字,愕然转头,赫然是久违了的美人儿师傅云玉真。
  徐子陵忙支走知客,待巧笑倩兮的云玉真来到身旁,欣然笑道:"又会这么巧的?"
  云玉真探出玉手挽着他臂弯,亲切地道:"你是愈长愈俊,寇仲却是愈大愈坏。你两人若可作点交换就好了!寇仲有没有告诉你曾见到为师呢?"
  此时已踏足顶层,云玉真领着他来到西厅外一个厢房门前旁,停步凑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傅有个重要的消息告诉你:王薄已与宇文化及秘密结盟,现在更全力拉拢伏骞,希望能借助吐谷浑这新兴的力量来打天下。"
  徐子陵本因云玉真太过份的热情而剑眉紧锁,尤其是给她如兰的呵气直钻进耳鼓内,既富挑逗性又痒得怪难受的。不过听得最后两句时,登时浑忘一切,虎目神光闪闪道:
  "果有此事?"
  云玉真香唇若有意无意,又似情不自禁的在他耳珠揩了一记,柔情似水的道:"师傅就算要骗任何人,都舍不得骗子陵你。不过伏骞此人城府极深,今趟到中原来主要是了解形势,绝不曾轻率地靠往任何一方的。"
  徐子陵忍不住把头挪开少许。在不足三寸的近距离瞧着云玉真的俏脸道:"师傅你不是刚抵洛阳吗?究竟是从何处得知这么多秘密讯息?"
  云玉真正要答话,一把柔和悦耳的男声从厢房内透门传出来道:"玉真!你与谁在说话?还不快来。"
  徐子陵立即认出是"多情公子"侯希白的声音,云玉真的俏脸飞红,尴尬应道:
  "来了!"
  接着迅快地在徐子陵猝不及防下香了他脸颊一口,说道:"迟些再来找你们。"
  一言罢推门进房。
  徐子陵呆了半晌,才朝南厅走去。
  ※        ※         ※
  待董方去了招呼其它贵宾,南厅只剩下四入时,寇仲道:"对荣凤祥这个人,鲁叔有多少认识呢?"
  宋玉致终于正眼瞧往寇仲,冷然自若的道:"荣凤祥本身来历神秘,虽从没有人见过他出手,但亦没有人不认为他武功高强。兼之他为人圆滑,故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
  你以乎很在意他呢?"
  柳菁横了寇仲一眼娇声责道:"小仲你究竟在什么方面开罪了致致,累得我们都要捱受她的冷言冷语。"
  宋玉致嗔道:"菁姨!"
  宋鲁呵呵笑道:"女儿家爱使性子闹玩儿,如此才见情趣。是了!荣凤祥跟今天是否有好戏看,两者为何会扯上关系?"
  寇仲先向嘟长嘴儿、鼓着香腮的宋玉致笑嘻嘻的作揖赔罪,见她仍故意不瞧自己,才朝宋鲁和对他大力匡助的柳菁道:"荣凤祥这家伙该和李小子有点关系,今次在此宴请伏骞和王薄亦非像表面般简单。只看李小子订的厅厢的时间紧接在荣凤祥之后,便不难看出李世民和突利两个小子都是冲着伏骞、王薄而来。"
  柳菁"噗哧"娇笑道:"小仲仍是童心未泯,什么小家伙大小子的,想笑死人家吗!"
  宋鲁点头道:"这么说,李世民和突利的目标该是伏骞,此人在中原尚未有根基,所以倘能折辱他一番,他便只有黯然而退的结局。"
  此时徐子陵进来了,宋鲁欣然把他迎进席位,坐在宋玉致和柳菁之间,与寇仲对席而坐。
  柳菁有点爱不释眼的打量徐子陵,媚态横生的道:"小陵的样子变得比小仲更厉害,清秀中透出挺拔不群的英雄气概,谁家女子能不为你倾心呢?"
  徐子陵对她骚媚入骨的神态涌起熟悉和亲切的温馨感觉,更勾起对傅君婥逝者如梦的伤情回忆!想起沧海桑田,人事更替,当年聚首长江巨舟上的一幕,便像是刚发生不久的事,不由应道:"菁姨亦是美艳更胜从前呢。"
  柳菁被哄得眉花眼笑时,宋鲁欣然道:"这种动听逗人的话,竟是从小陵之口说出来,真教人难以相信。可知乃是有感而发。"
  宋玉致盯了寇仲一眼,似在表示若说话的人是寇仲,就全不可信了。
  寇仲以苦笑回报宋玉致像曾说话的眼睛,问徐子陵道:"你滚到那里去了?竟敢迟到。"
  徐子陵若无其事的耸肩道:"有什么地方好去,只不过是到净念禅院打了个转,跟师妃暄说了几句话儿,哈!为什么要那样瞪着我?"
  事实上其它三人的瞳孔都随着他的说话不住扩大,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寇仲失声道:"你是否把事情全招了出来呢?"
  徐子陵潇洒地摊手道:"丑妇终须见翁姑,把事情拖着于你我有什么好处?"寇仲大惑不解,仔细打量他道:"你现在是否表面看来虽似好人一个,其实却是受了严重内伤,随时会倒地暴毙?"
  宋鲁和柳菁起哄大笑,宋玉致亦玉容解冻,垂首偷笑,那种不份被逗笑了的娇憨神态,出现在这倔强骄傲的豪阀贵女脸上,尤为动人。
  柳菁笑骂道:"去你的,这么不吉利的话也可说出来。"
  徐子陵忍俊下住,气道:"所以常说你是以小人之心去度人家君子之腹,方外人岂会动辄讲打喊杀。那纯是王薄从中弄鬼,刚才我碰到云帮主,证实王薄真的靠拢了我们的大仇人宇文化及,故……"
  寇仲对王薄的事不露丝毫兴趣,截断他道:"师妃暄有什么话说?有没有恐吓你?"
  徐子陵失笑道:"你这小人之心的习惯何时才能改掉?人家修的是禅法,专讲因果机缘,岂同我们这两个俗人般有仇必报。唉!真恨不得可立即去把宇文化及的臭头割下来送酒。"
  宋鲁道:"恩怨分明有什么不好?佛门也有除妖降魔的说法。宇文化及这种人若当上皇帝,为害处会不下于杨广。是了!了空怎会那么轻易让你见到师妃暄的?"
  徐子陵道:"我本也以为见不到师妃暄,已准备离开,谁知师妃暄却亲身来会。"
  柳菁讶道:"难道她看上你了?"
  寇仲拍台道:"这正是我要说的话。"
  徐子陵苦笑道:"这想法只能是自作多情,师妃暄是个带发修行的方外人,关心的惟有是万民的福祉。"
  宋玉致不解道:"但她仍没理由肯放过你的?是否你把和氏璧还了给她呢?"寇仲乘机瞧着她道:"和氏璧已给我们当饭般吃了,何来宝璧还给她?"
  宋玉致终和他四目交投,没好气地道:"没有一句是正经的,不跟你说。"
  寇仲呼冤道:"我寇仲若有一字虚言,罚我这一世也得不到三小姐的青睐,不信可问你认为老实可靠的陵小子。"
  宋玉致立时霞烧玉颊,气得差点赏寇仲一记大耳光。
  宋鲁打圆场道:"小陵不妨来说说这是什么一回事。"
  徐子陵扼要地解释一遍,此时正酒菜罗列,众人停止说话。
  待伙计去后,宋鲁叹道:"异宝果然是异宝,竟会有此情况出现,教人意想难及。"
  柳菁羡慕的道:"你两个幸运的小子。"
  寇仲殷勤地为各人添酒,到宋玉致时,这美女按着酒杯,冷然道:"今天我不喝酒。"
  寇仲碰了一鼻子灰,正想改替她斟茶时,宋玉致另一手提起茶壸,有点苦忍着笑的道:"我自己来,不用劳烦你的贵手。"
  寇仲知她只是"虚有其表",大乐含笑坐回椅子里,还故作轻松的挨到椅背伸了个如释重负的懒腰。
  宋玉致只能"回复原状",不再理他。
  宋鲁分析道:"名传千古的和氏璧既已报销,而你们又是阴癸派的大敌,那师妃暄放开此事,乃明智之举。"
  寇仲问道:"现时南方形势如何呢?"
  柳菁蹙起黛眉道:"你还敢问我们?把南方搞得天翻地覆后,你两个便一走了之,留下个烂摊子要人家去收拾。"
  宋鲁插入道:"幸好这烂摊子对我们有利无害。不过美中不足处是沈法兴和杜伏威都因林士宏被削弱实力之后而坐大,直接威胁到我们岭南宋家和巴陵帮的联盟。"
  寇仲兴趣盎然的道:"老萧近况又是如何呢?"
  宋鲁苦笑道:"这是另一件头痛的事。自铁骑会烟消云散后,他便全力经略南方,土地幅员大增,兵力增至四十万,现时对我们虽仍是客客气气,但谁都不知他明天会否变卦。"
  寇仲冷哼道:"争霸天下,始终要看能否控制关外这片土地。我竹花帮的兄弟又如何?"
  宋鲁想了想才道:"此事致致会比较清楚一点。"
  宋玉致白他一眼道:"你真是关心你的兄弟,还是怕竹花帮从你的手心又飞走呢?"
  寇仲笑嘻嘻道:"若我仍是在扬州和小陵玩石子泥沙的年代,关心的当然只会是朋友。不过现在人长大了,自然要为自己的事业和将来着想,而朋友则是事业一个构成的主要部份,这么说够坦白了吗?"
  宋玉致深深看了他两眼,有点无奈地道:"你的儿时玩伴桂锡良已成了竹花帮新帮主邵令周的快婿,手掌实权,满意了吧!"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一眼,同觉愕然。
  柳菁笑道:"还不多谢致致,她在此事上为你用了很多力气哩!"
  寇仲尚未有机会说话,顶层不知何处传来"轰隆"的一声巨响,接着是伏骞的长笑声道:"如此功夫,竟敢在本人面前班门弄斧,确是可笑之极。"
  寇仲大喜道:"好戏终于上演了。我们究竟该留在这里吃东西,还是去凑热闹呢?"
  话尚未完,柳菁首先离座而起,嗔道:"还用多想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