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绝世名妓

作者:黄易

当尚秀芳像从梦境中的深邃幽谷来到凡间的仙子般出现于众人眼前时,整个大厅之内,不论男女,目光都不能从这颠倒众生的名妓稍稍离开。
  她令寇仲同时想到师妃暄和婠婠。
  尚秀芳既能令人想起前者清雅如仙的天生丽质;同时亦拥有后者那种迷迷蒙蒙的神秘美,合而形成另一种毫不逊色于她两人的特异风姿。
  最使人倾倒的除了她那修长匀称的身段,仪态万千的举止神情外,更动人的是她那对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其含情脉脉配合着唇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确是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的。
  寇仲瞧得差点连此行的目的都忘了。
  此时乐音忽变,一身素黄罗衣,浅绿披肩的尚秀芳,就那么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载歌载舞起来。
  寇仲此时才看清楚她玉脸没施半点脂粉,可是眉目如昼,比之任何浓妆艳抹都要好看上千百倍。更不知她是否刚从浴池走出来,没有任何簪饰就那么随意挽在头上的秀发,仍隐见水光,纯净美洁得令人心醉。
  只听她唱道:"珠泪纷纷湿绮罗,少年公子负恩多。当初姊妹分明道,莫把真心过与他。仔细思量着,淡薄知闻解好么。"
  她唱腔透出一种放任、慵懒而暗透凄幽的味儿,别有一番无人能及的清绮情味,声腔技巧均没半点可供挑剔的瑕疵,配合动人的表情,谁能不为之动容。
  "洞房深,空悄悄,虚抱身心生寂廖。待来时,须祈求,休恋狂花年少。
  淡匀妆,周旋少,只为五陵正渺渺。胸上雪,从君咬,恐犯千金买笑。"
  歌声把在场诸人引进了一个音乐的奇异境域里,她那婉转诱人的嗓音,透过不同的唱功腔调,呈现出某种丰富多姿,又令人难以捉摸的深越味道,低回处伤情感怀,彷如澎湃的海潮般把所有人心灵的大地全淹至没顶。
  但最使寇仲不能自己的,仍是她那种"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放任自然的美态。
  一曲既终。
  乐声倏止。
  隔了好半晌后,全场才发出如雷掌声,不自觉地纷致颂赞欢辞。
  王世充赞叹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不知小姐此曲是出自何人手笔。"
  尚秀芳轻垂螓首,显露出如天鹅般优美的修长粉项,柔声答道:"尚书大人请勿见笑,此曲乃妾身所创。"
  王世充欣然道:"我早便猜到,只是要由小姐亲口证实吧!果是名不虚传,尚小姐请入席。"
  除玲珑娇和欧阳希夷外,众男土纷纷离席少许,待这天生丽质,才艺双全的绝色佳丽坐好后,始敢重新入席坐下,以示尊敬。
  给她坐在伸手可及的旁席,寇仲也不由心跳加速。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到她身上,可是却没有人敢露出色迷迷的样子,一来是被她高贵的气质所慑,更怕是被她看不起;那就永远失去讨她欢心的机会。
  王世充首先介绍她与各人认识,轮到寇仲时,尚秀芳美目滴溜溜的在他脸上打了个转,娇笑道:"尚书大人不用介绍哩!那晚秀芳还为寇公子担心了好一阵子。幸好他终大展神威,把奸邪活擒而去。"
  她不但口齿伶俐,嘴角生风,且深懂讨人欢喜之道,捧赞得亲切而不着痕迹,不愧走遍大江南北的名妓。
  寇仲在近处观之,更觉她像朵盛放的鲜花,幽香袭人。而最动人是她的风姿,无论是甜美的声线,抑扬顿挫的语调,至乎眉梢眼角的细致表情,都有种醉人的风情,使人意乱神迷。
  旁边的欧阳希夷忽然发出一声低沉得只有寇仲才听到的叹息。
  寇仲登时清醒过来,连带记起此行的目的,随口应道:"若早知小姐的歌声比天籁更好听,那晚定要先听饱小姐的仙曲才动手。哈!"
  尚秀芳见寇仲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心中大讶。
  她今年虽只芳华二十一,可是自十三岁便满师出来卖艺,什么男人未见过?尤其像寇仲那年纪的男子,鲜有见到她而不神魂颠倒的。
  这时王玄应为了表现识见,竟跟尚秀芳讨论起当时流行的燕乐来。寇仲乘机凑往欧阳希夷细声问道:"前辈因何事叹息呢?"
  欧阳希夷眼中射出伤感神色,低回道:"太相以了!太相以了!"
  ※        ※         ※
  徐子陵以脚代马快奔抵目的地时,宋金刚那座房舍有位威武的大汉刚推门而出,两人打个照脸,同时大喜。
  此君赫然是云玉真的副手卜天志。
  徐子陵忙道:"原来是卜副帮主,寇仲是否在里面?"
  卜天志皱眉道:"寇爷并没有依约前来,我正想找他。"
  徐子陵的心直沉下去,暗忖难道他出了事?
  卜天志低声道:"徐爷,我们可否找个地方说两句话。"
  徐子陵见他神情严肃,虽心切寇仲的安危,只好点头道:"卜兄唤我作子陵便可以,万勿再称作什么徐爷的。"
  卜天志欣然道:"子陵虽已名满天下,可是情性态度仍和以前全无分别,只是这点便没有多少人及得上。"
  徐子陵把寇仲的事暂拋一旁,心想他自有能力应付危险。与卜天志并肩朝里坊出口的方向走去,淡淡道:"名是虚名,有什么可凭恃的。卜兄不是和云帮主一道的吗?"
  卜天志默然片晌,才摇头道:"帮主要陪心上人,怎有暇分身,只命我在宋金刚处等候寇爷,看看结果如何。"
  徐子陵讶然瞥他一眼,道:"听卜兄的语气,似乎对云帮主心存不满。"
  卜天志沉声道:"子陵和寇爷都是我卜天志心中佩服和信任的人,所以也不想瞒你们。我对云玉真的不满,已非今日始,帮中有这意念的更非只是我一个人。"徐子陵为之愕然无语。
  卜天志指着对街一间小酒铺道:"不若我们到里面稍坐再说。"
  ※        ※         ※
  尚秀芳随口答王应玄道:"所谓潮流,就是以新为美,以奇为佳。胡乐本身未必胜过我们中土源远流长的音乐,但却可供我们借镜。如天竺、龟兹、疏勒、安国、高丽、高昌和康国的音乐都各有特色异采,尤以龟兹乐境界最高。在北朝齐、周时传入,便出现不少把胡乐变化改编成带有浓厚外族色彩的佳作。"
  她以内行人的身份说出在行的话,登时惹起一阵由衷赞美之声。
  玲珑娇乃龟兹人,见尚秀芳对自己的音乐评价甚高,大生好感。
  可是尚秀芳的心神却暗系在寇仲身上,他和欧阳希夷却是席上两个没有用神在她身上的人。
  欧阳希夷已是饱历沧桑,年龄近百的老人,对她无动于中毫不为奇;而看来像风流种子的寇仲对她视若无睹,她却既不服气也生出对他的好奇心。
  寇仲此时正感受着欧阳希夷那浓得化不开的伤怀情绪,思忖着这令人尊敬的前辈高手,正因尚秀芳某一酷肖旧情人的特质和神态,致勾起满腔伤心往事。同时也记起石青璇传自乃娘碧秀心的动人箫曲,比之尚秀芳的曲艺亦毫不逊色。
  就在此时,尚秀芳甜美的声音传来道:"寇公子对胡乐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换了要徐子陵来答,必是坦白地自认无知。可是寇仲惯了胡诌,顺口答道:
  "当然是很好哩!"
  王玄应见尚秀芳主动逗寇仲说话,妒念大作,追问道:"好在那里呢?"
  寇仲登时语塞。眼角瞥见尚秀芳正期待地瞧着自己,心中叫槽,只好继续胡说道:
  "音乐和舞蹈,都是心中感受的抒发。只要想想边疆外广阔的草原、沙漠和雪山,遍地的牛羊鹿马,塞外民族驰马追逐的豪迈气氛,便知从这种种不同环境发展出来的乐舞,必是非常精采。"
  接着还怕王玄应继续迫害他,忙扯到正杏目异彩涟涟瞧着她的玲珑娇处,笑嘻嘻道:
  "娇小姐究竟是那里人,照我看娇小姐便像是个乐舞的第一流高手。"
  先前说那番话时,他是想着"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尚武游侠的跋锋寒和他对塞外的描述来说的,不由也勾起几分别绪离情。
  尚秀芳却听得芳心微颤,点头道:"寇公子这番话极有见地,秀芳尚是初次听到有人会从这么广阔的角度去评说胡乐。"
  王玄应却差点给气死了,心中不由对寇仲生出既恨且妒的意念。
  王世充笑道:"寇先生总能令人惊异,请问各位,谁想得到他对胡乐认识如此之深呢?"
  寇仲暗叫惭愧时,玲珑娇轻轻道:"奴家是龟兹人,对乐舞只是九流低手,以后不要再乱说了!"
  她的说话表面虽带有责怪之意。但实际上对寇仲的态度已有颇大的转变,至少肯告诉他自己是那一国的人。
  尚秀芳娇笑道:"原来娇小姐是龟兹人,真想不到哩!幸好秀芳没有班门弄斧,否则定要惹姐姐发噱。"
  欧阳希夷从深刻痛苦的回忆挣扎出来,接口向玲珑娇道:"听说贵国有种吹管乐器叫筚篥,以木或竹制成,上有九个按指孔,管口处插有芦哨,音色嘹喨凄怨,在草原上吹奏更如泣如诉,顿挫抑扬,圆转不断。不知娇小姐懂否吹奏?"
  寇仲暗忖这才叫懂得胡乐。
  玲珑娇不知想起什么心事,以要回答,旋又摇头道:"晚辈不懂。"
  杨公卿乃老江湖,只看玲珑娇的神情,便知别有内情,非是真不懂得。
  岔开话题问尚秀芳道:"近百年来,自外域传入的乐器,不知凡几,除夷老刚才所说的外,广为流传者尚有琵琶、五弦、笙篌、笛、胡茄、角、羯鼓等,秀芳大家认为比之我们的琴、瑟、笙、钟、方响、拍板分别在什么地方呢?"
  寇仲心想幸好问的是尚秀芳,若要自己去答,便立即当场出丑。
  尚秀芳谦虚道:"秀芳怎当得大家之称,杨大将军太客气了。大抵一种乐器的产生,均在某一程度反映该民族的生活习惯和特性。西域各民族大都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因而影响到乐器的形制。首先要携带方便,故形体较小;其次是由于多在荒野旷地吹奏,故响亮清越,音可远传。比之我国形体大而不便、变化较少的乐具,便显得特别新鲜活泼和狂野。"
  包括寇仲在内,众人瞿然动容。
  此女识见高超,实非一般名妓可以比拟。
  寇仲此时正绞尽脑汁,想找出与虚行之一道离开又不启王世充疑窦的妙计,尚秀芳觑得众人对乐器各抒己见,议论纷弦的空档子,凑近寇仲低声道:"寇公子是否心有所属,正惦念着别位女子呢?"
  这种有点近似打情骂俏的话,对尚秀芳这惯于与各式男人打交道应酬的名妓,实是平常不过的事。但落在寇仲耳内,却有高度的挑逗意味。
  坦白说,尚秀芳的风情万种,确是寇仲平生首遇,对他有庞大的诱惑力。不过由于他现在心神全集中在如何速离洛阳的事上,又给她勾起对李秀宁的思忆,想到两女名字中间都嵌有一个"秀"字,给逗得灼热起来的心又冷却下去,答道:"是正想着小姐你哩!"
  尚秀芳兴趣盎然的道:"妾身有什么好想的?"
  芳心暗笑原来你和其它好色的男人并没有分别。
  寇仲笑嘻嘻道:"人不是挺奇怪吗?小姐来此之前,我们还是陌不相识,现在却成了可以交谈的朋友,还可逐渐认识对方,哈!以下我可不知该怎么说了。"
  尚秀芳默然不语,显是因他的话惹起感触。
  寇仲忽然在众目睽睽下凑到她耳旁道:"我要走了!但小姐的曲艺声色,我寇仲此生都不会忘记。"
  接着寇仲长身而起,施礼告退。
  王世充讶道:"寇先生有什么天大重要的急事呢?"
  尚秀芳则垂下头去,隐隐捕捉到寇仲离去之意,非只是离开宴会场所那么简单,心中竟浮起对她来说罕有为男人而生出的惆怅情绪。
  寇仲向王世充打个暧昧的眼色,道:"王公忘了吗?我约了人哩!"
  王世充只好充作明白。
  寇仲再敷衍各人几句,转往另一席打个招呼,乘机到虚行之背后,熟络地搭上他的肩头,暗曲尾指写了个"走"字,虚行之登时会意,立起道:"让在下代主人送寇先生一程吧!"
  ※        ※         ※
  卜天志浅尝一口后,把酒放下,压低声音道:"近年来,我们帮中兄弟大部份人都对云帮主很多作为非常不满,其中一项就是做了巴陵帮的走狗。"
  徐子陵不解道:"贵帮不是一向靠出卖情报赚取金钱吗?但巴陵帮本身便拥有天下间最完善庞大的情报网,何处用得着你们呢?"
  卜天志道:"他是看上我们日益壮大的船队,且在长江沿岸所有城镇均有立足据点,自海沙帮式微,大江会和水龙帮又声势下挫,我们的势力正默默拓展,萧铣怎敢轻视。"
  徐子陵仍是不解,问道:"现在天下大小帮会,无不依附各方势力,萧铣的梁国目下隐为南方第一大势力,声势尚在宋阀之上,为何卜兄对依附他们这么反感?"
  卜天志冷笑道:"我才不信萧铣是可成大器的人。若说玩弄阴谋手段,确没有多少人比得上他这个伪君子。什么都不说,只看他因惧怕杜伏威而不作北图,便知他大业难成。"
  接着叹道:"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徐子陵连忙追问,他关心的当然是素素。
  卜天志颓然道:"谁愿意和人口贩子同流合污呢?"
  徐子陵色变道:"他们仍有干贩卖妇女的勾当吗?"
  卜天志冷哼道:"现在当然不会明着来做,可是由于这会带来他们数之不尽的好处,以萧铣那么实际势利的人,怎肯轻易放弃。"
  顿了顿续道:"起始时,云玉真向我们保证与巴陵帮的合作只是权宜之计,岂知她和香玉山有一手后,便……"
  徐子陵失声道:"什么?"
  卜天志忙道:"那是香玉山娶素素姑娘前的事了!后来他们有否往来,我便不太清楚。"
  徐子陵的脸色有那么难看就变得那么难看。恨不得能胁生双翼,飞返南方看看素素的情况。
  卜天志脸上阴霾密布,叹道:"帮主不知为何自认识了独孤策这小子后,便变得非常厉害,若不是我们看在她有大功于本帮,早把她废了。现在她整天周旋在各式男人之间,武功退步不在话下,连帮务都懒于料理,这样下去怎么行。"
  这就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己何尝不是因素素的事心烦意乱,六神无主,偏又无法有所作为。徐子陵苦笑道:"你们有什么打算?"
  卜天志道:"在这乱世之中,谁不希望闯出一番功业来。众兄弟曾多次商议,均认为寇爷和子陵你们最令我们心悦诚服,所以想请你两人领导我们。"
  徐子陵吓了一跳,道:"那云帮主岂非要恨我们入骨,卜兄有否和寇仲说过?"
  卜天志正容道:"这是全体兄弟的意思,那到她来左右。我已约了寇爷待会见面,但怕他贵人事忙忘记了,所以特在宋金刚处等他。这宋金刚智勇双全,名震北疆。但连他都对寇爷和子陵你推崇备至,更坚定我们的信心,两位切勿推却。"
  徐子陵苦笑道:"此事最好先由卜兄和寇仲从长计议,我们和贵帮主始终曾有过一段情谊。而我则对名利争斗看得很淡,寇仲才是你们要求的人选。"
  卜天志笑道:"我们那会不知子陵你的性情,但无论如何,你都会站在寇爷这一方的,对吗?"
  徐子陵苦笑不语。
  卜天志沉声道:"你实不必为云玉真操心,倘若不是她和萧环两人怂恿香玉山,香玉山亦未必会追求令姐。"
  徐子陵蓦地暴喝道:"什么?"
  那坐在一角的打瞌睡的唯一伙计给吓得扎醒过来,幸好此时铺内没有其它客人,否则会更令人侧目。
  卜天志叹道:"当时我们都很看不过眼。就算要笼络两位爷门,也不须用这种害了人家姑娘终生幸福的手段吧!"
  徐子陵双目射出前所未有的森寒杀机,一字一字地缓缓道:"若香玉山有半点薄待素姐,我会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