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将计就计

作者:黄易

两人与卜天志商议妥当后,卜天志先离开,而两人则留在酒肆内。
  铺内只有三台客人,但由于都在猜拳或行酒令,输了的还擘大喉咙大叫大嚷,甚至高歌一曲,吵得屋梁都颤震起来。
  这种喧哗的环境,反给他们商议秘密提供了掩护。
  寇仲沉吟道:"卜天志和一众巨鲲帮兄弟这么看得起小弟,想随我寇仲打天下,本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只是心中总觉得对不起美人儿师傅。"
  徐子陵冷哼道:"你怕我会反对才这么说而已!放心好了,此事我绝不会阻止你的。"
  寇仲一震道:"究竟是什么回事?这并不像你陵少的风格。"
  徐子陵叹道:"早前卜天志告诉我很多事,包括素姐的婚姻,实是香玉山、萧环和云玉真深谋远虑下的布置,目的是为了我们的”杨公宝库”。"
  寇仲失声道:"什么?"
  徐子陵苦笑道:"我们实在太天真了,很容易便相信别人的话。现在大错已成,累得素姐把终生幸福断送在奸邪之手。"
  寇仲霍地立起,掠往门去。
  徐子陵大吃一惊,放下酒资,全速追出。
  寇仲背着他呆立路旁,街上虽人来人往,他雄伟的身型却显得无比的孤独。
  徐子陵移到他旁,赫然发觉寇仲满脸泪珠,从虎目滚滚流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也是心中恻然,想起师妃暄说的仙长炼丹的故事,硬咽道:"不要哭了!"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自傅君婥香消玉殒后,素素使成了他们唯一的亲人。在某一程度上代替了傅君婥。
  无论他们如何成为叱鹛煜碌姆缭迫宋铮在素素跟前都会变回那对没有机心的大男孩。
  其中深切真挚的感情,外人是难以明白的。
  寇仲以衣袖拭泪,沉声道:"我要把云玉真杀掉,谁都不能阻止我。"
  徐子陵胸口剧烈地起伏,摇头道:"此岂是智者所为,现在我们等若有人质落在香玉山手上,必须投鼠忌器,谋定后动。否则素姐的遭遇将更不堪。"
  寇仲双目忽晴忽暗,好一会后软弱地道:"小陵!你教我该怎办好呢?我现在不但恨他们,也恨自己。若不是我们要和香玉山那小奸贼合力对付宇文化及,素姐就不会这么的被人害了。"
  徐子陵道:"现在我们先要应付眼前的危机,然后去把”杨公宝库”起出来,诸事妥当后,我将返巴陵,把素姐母子带走。而你则专志于你争天下的大业。"
  寇仲一呆道:"我怎放得心下,萧铣是老狐狸,香玉山则是小狐狸,兼之那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我……"
  徐子陵苦笑道:"就算你领着千军万马去找他们,又有什么作用。此事我自有计算,有信心可办得妥贴稳当。"
  寇仲颓然道:"此刻我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真想放弃一切,然后……"
  徐子陵截断他道:"不要胡思乱想了!首先是任恩帮主之仇,我们不能不报。其次是翟娇正等待你的好消息。而你双龙帮的一众兄弟,亦在关中等候你去起出”杨公宝库”。
  此外还有其它人呢?这种事开始了便欲罢不能。现时唯一该做的事,就是振奋起来,为己为人勇敢迎敌,再无他途。"
  寇仲急速地喘了几口气,好半晌才平复了点,道:"那现在我们是否该去见王世充?"
  徐子陵抓着他的臂弯沿街缓行,低声道:"若你把内奸的事通知王世充,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寇仲清醒过来,动容道:"想来确是什么好处都没有,首先他将不肯以身犯险,然后怀疑身旁每一个人,等若平白向敌人露出形迹。"
  徐子陵道:"谁人晓得翟娇的事?"
  寇仲道:"能参与王世充机密的人,除了他的儿子和两个皇亲国戚外,亲信手下则有张镇周、杨公卿、郎奉和宋蒙秋四人。另外还有几位贴身保护他的名家高手。照我看,宋蒙秋最靠不住。"
  徐子陵道:"你不欢喜他是一件事,他会否背叛王世充则是另一回事。撇开将来的发展不说,现时的形势显是王世充较强,宋蒙秋若勾结外人来砸自己的饭碗,对他有何好处?独孤峰和杨侗难道真会重用一名叛将吗?"
  寇仲登时语塞,尴尬道:"我此刻心如鹿撞,六神无主,还是你比较清醒点。"
  徐子陵露出哭笑难分的表情,骂道:"亏你在这种情况下,仍要逗我开心,”心如鹿撞”一般是描述女子对心仪男仕心动的情景。那能用得到在你身上。告诉我,那些名家高手是何方神圣。"
  寇仲道:"吃饭的当然有一大批,但可与闻秘密的就只欧阳希夷,可风道人,还有一个叫”铁钩”陈长林的小子和来自以乐舞名闻天下的龟兹美人儿玲珑娇。此女一向对我不太友善,故反不似是内奸;欧阳希夷更无问题,而可风道人则对我爱护有加,咦!"
  两人同时四目交投。
  因为若照寇仲的推理,对他特别友善的人反更有可能是内奸。
  寇仲旋又摇头道:"我们怕是疑心生暗鬼吧?这人看来仙风道骨,且是方外之人,视名利钱财如粪土,怎会是叛徒?反是那陈长林血气方刚,沈落雁或独孤凤只要略施色诱,他在爬秀榻前恐怕连祖宗出卖了亦毫不在乎哩!"
  徐子陵哂道:"若论仙风道骨,可风是否及得上辟尘?"
  寇仲一震道:"当然尚差一截。不知辟尘练的是什么邪功,邪得来竟像仙人下凡的出尘模样。"
  徐子陵道:"郎奉或宋蒙秋若投靠敌人,王世充恐怕连城门口都进不了,所以可肯定他们都没有问题。反是张镇周和杨公卿长期镇守外地,说不定因见李密势大,投向他也很合道理。"
  寇仲忽然反手拉着徐子陵,转入一道横巷去,低声道:"可风真有可能是奸细。昨晚我们被人在天津桥围攻时,他正是力主支持的人。而绝非奸细的欧阳希夷则大力反对。"
  徐子陵苦笑道:"问题是我们不能据此作实。他究竟是个什么家伙?为何王世充那么信任他。"
  寇仲道:"他好象是来自洛阳附近某一道派的人。欧阳希夷还说这个道派的人罕有插手江湖的事,今趟王世充是有天大的面子。所以我看他该不会是奸细。不若集中注意力在陈长林那小子身上,看他会否忍不住去和沈落雁幽会。"
  徐子陵忽地剧震道:"他是否来自邙山翠云峰之巅的老君观?"
  寇仲目瞪口呆道:"你怎么会知道?"
  徐子陵断然道:"我们立即去见王世充。可以肯定内奸就是可风妖道。时间无多,我们边行边说。"
  ※        ※         ※
  密室内,王世充听罢色变道:"竟有此事?老君庙的主持避尘仙长乃我多年的朋友,可风怎会害我?"
  今回轮到寇仲和徐子陵同时色变,失声叫道:"辟尘?"
  王世充愕然道:"有什么不妥?"
  寇仲道:"避尘的真名是辟尘;乃阴癸派外另一邪派的教主,至于怎样邪法我便不清楚。但了空既亲口告诉小陵老君庙为奸人所把持,而我们又知辟尘的底细。可风是奸细一事,将再无任何疑问。别忘了昨晚他是一力主战的人呢。"
  王世充显是心绪大乱,问道:"了空怎会平白无端的向子陵透露这消息的?"徐子陵逐把今早往见师妃暄的经过道出。当然瞒起和氏璧曾被他们取到手这一秘密。
  王世充终被说服,道:"现在该怎么办?"
  寇仲兴奋起来,道:"此事现在只可你知、我知和小陵知。然后我们才可巧施计中之计,保证今趟沈落雁要阴沟里翻船,吃个大亏。"
  ※        ※         ※
  两人踏出尚书府门时,心情已大是不同,至少眼前目标明确,让他们有了奋斗的方向。
  侍卫牵来马儿。
  两人正要上马,可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道:"两位小兄请留步。"
  寇仲转身施礼道:"道长是否有什么急事?此刻我正赶着送敝友出城。"
  可风来至两人身前,微笑道:"这位定是寇小兄的好拍档子陵小兄了。贫道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吧!"
  接着漫不经意的道:"徐小兄要往那里去?"
  徐子陵装作无心下冲口而出道:"是要到淮阳去。"
  寇仲脸色立时变得很不自然,煞有介事的压低声音道:"此事连王公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道长请帮个忙,千万不可泄露出去。"
  可风肃容道:"究竟是什么事这般严重,徐小兄需立即出城,有没有什么需贫道帮手之处?"
  徐子陵摆出说漏了口的尴尬神情,嗫嚅道:"因这事牵涉到一些朋友的安危,道长只要严守秘密,我们便感激不尽。"
  可风皱眉道:"那徐小兄明天岂非不能参与我们的行动?"
  寇仲苦笑道:"这件事来得非常突然,小陵却是不得不立即赶往那地方。"
  可风点头道:"如此贫道再不敢浪费徐小兄的时间,至紧要事事小心,贵友必能逢凶化吉的。"
  两人策骑离开皇城,朝东门急驰而去,到城门时递上由王世充亲发的令牌,加上守城的兵头又认得寇仲,立即放行。
  出城后两人装模作样的在山野间赶了近十里路,才在一处山头歇下来休息,让马儿可松一口气。
  两人在丘顶远眺半晌后,寇仲道:"该没有人敢衔尾跟来吧?"
  徐子陵迎着清凉的夜风深吸一口气,没好气道:"敌人自会以飞鸽传书一类方法,通知淮阳的同党,张开罗网待我前去。当我和翟娇见面时,他们将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把我们解决,以绝后患。何须这么辛苦来跟踪我们呢?"
  寇仲抓头道:"我的脑筋仍是不太清醒,唉!想起素姐我便想痛哭一场了。"徐子陵冷然道:"你哭过了,以后都不要再哭。现在我们唯一该做的事,就是坚强地面对所有已发生的不幸事,并竭尽全力去应付眼前的危机。可风该已被我们骗倒。接着就轮到沈落雁,然后是李密。时间差不多哩!你最好赶快回城,免令人怀疑。"
  寇仲道:"你可小心点!"
  徐子陵点头道:"你也是!"
  ※        ※         ※
  门开,把门的宋阀好手愕然道:"原来是寇爷,请问是要找七叔还是三小姐?"
  寇仲跨过院门,道:"三小姐若然未睡,我是想请她出来说两句话。"
  那人领他朝主宅走去,另有其它人过来替他牵马,当然还有人飞报内院的宋玉致,无不是神态恭敬得以能为他服务为荣。
  到大厅坐下时,那领路叫宋杰的年轻人亲自奉上香茗,歉然道:"婢子都躲到后院休息,谁猜得到寇爷会忽然大驾光临呢?"
  寇仲暗忖宋阀不愧南方首屈一指的大家族,随便一个看门的小头领,非但武功不错,且说话应对得体。微笑道:"那里那里?宋兄无须客气才是。"
  接过香茗,叩了一口后,道:"宋兄何不坐下聊聊?"
  宋杰微笑道:"这不合规矩,寇爷请随便下问。幸好寇爷要见的是三小姐,因为七叔仍赴宴未返。"
  寇仲再叩一口热茶,动容道:"什么茶这么香的?"
  宋玉致的声音传来答道:"这是西湖的龙井茶,若能以当地的虎跑泉水冲泡,更是香清味洌,生津止渴,号为双绝。"
  寇仲朝她瞧去,登时眼前一亮。
  她穿的是以真丝织成纯白色的素衣棠,领、胸、袖、裈脚等部位都恰到好处地配以梅花彩绣。花形清丽,色泽悦目,虚实对比,层次分明。加上衣质柔软飘逸,轻盈软滑,穿在这美女身上,真是有那么动人就那么动人。
  宋杰连忙告退。
  宋玉致没有半丝表情地在他对面靠窗的椅子坐下,彼此隔了整个厅子近两丈半的远距离。
  寇仲叹道:"实不相瞒,刚才我见到三小姐,差点立即要开小差逃亡。因为我给三小姐像天上明月的艳光照射下,忽然生出自惭形秽的强烈感觉。"
  宋玉致没好气地道:"你就最懂哄人,最擅讲些口不对心的话。现在是什么时候哩?"
  寇仲笑嘻嘻道:"这正是我想问的话,现在是什么时候呢?三小姐为何尚未就寝。"
  宋玉致显然拿他没法,气道:"不跟你胡扯,再不说出你深夜来此所为何事,我便不理你了。"
  寇仲一本正经的道:"我来此是希望能借宿一宵。"
  宋玉致杏目圆睁的失声道:"什么?"
  寇仲翘起二郎腿,摆出流氓无赖的样儿,好整以暇的道:"今晚剩下小弟孤家寡人一个,又没有小陵和我睡在街头时轮流守夜。我想睡个好觉,唯有来求三小姐收留。唉!
  温柔乡是英雄冢,天涯何处是吾家?"
  听到他最后两句不伦不类的胡言乱语,虽明知这小子顺便调侃自己,宋玉致仍忍俊不住,只好苦忍着笑道:"快给我滚。找王世充收留你这流浪汉吧!"
  寇仲长身而起,伸个懒腰道:"三小姐的闺房在那里?若没地方过夜,只好将就点借三小姐的香闺一用,哈!三小姐的香闺该是特别香喷喷的。"
  就那么朝内进走去。
  宋玉致吓了一大跳,又气又嗔的追上去,伸指便点往他背脊要穴。
  这一指含"恨"出手,果是不同凡招。
  岂知寇仲应指便倒。
  宋玉致那想得到他不闪不避,连忙抢前扶着。
  寇仲瘫痪了似的倒进她香怀内,还发出浓浊的鼻鼾声。
  宋玉致才知道中了奸人之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