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鞭道争雄

作者:黄易

碍于他目下扮演的角式,徐子陵只能坐往靠边的东三席之一去,幸好不是与李靖同台,否则便很易露出马脚。
  他和陈长林分坐于玲珑娇左右两旁,对面是邢漠飞和那两位眼睛像会说话的吐谷浑美女,其它经自我介绍后都是坐于主席者的子女或亲信等。
  能与荣凤祥同席者当然都是有份量的人,包括李世民、突利、王薄、宋鲁、柳菁、伏骞、欧阳希夷,可风道人和另三位洛阳有头有脸的人物,却不见荣凤祥的夫人。
  寇仲被安排与云玉真、侯希白同席,幸好他和云玉真间隔着郑石如,不便说话,否则他说不定曾藏不住心中怒火,与她席前反目。
  白清儿和郑淑明坐在他对面,本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但出奇地郑淑明像当他不存在般,只和白清儿浅谈轻笑。
  当各人坐好后,寇仲才发觉右旁的席位空了出来,问侍候的小婢,小婢只说是依管家的吩咐,其它一概不知,令他摸不着头脑。
  郑石如和他敷衍两句后,便向侯希白和云玉真搭讪,没再理他,而他亦乐得耳根清净,游目四顾。
  此时荣凤祥长身而起,欣然举杯道:"今天是荣某人五十贱降的日子,难得各位贵宾大驾光临,其中更不乏远自千里而来的好友,令荣某人备受荣宠,谨借一杯水酒,聊表敬谢各位的心意。"
  众人纷纷起立回敬,气氛登时热烈起来,恭维与斗酒之声不绝于耳。
  好一会后众人才坐回原位。
  荣凤祥神秘一笑道:"在菜肴上桌前,荣某人先送给各位贵宾一点惊喜,有请尚秀芳小姐。"
  众人一齐哗然叫好声中,乐队起劲地吹奏起来,厅内洋溢着一片欢乐的气氛。侯希白更是目射奇光,聚精会神的等待这名妓出场献艺。
  尚秀芳甫一登场,登时令董淑妮、荣姣姣、云玉真这等美女也失去点颜色。
  若论容光艳态,众女是各有特色,颇难判别高下,可是尚秀芳那种别具一格的风韵仪态,却把诸女比了下去。
  她显然比较擅长哀怨缠绵的小调,所以今次演唱欢乐的贺寿歌曲,虽仍是非常出色动听,寇仲总觉得稍逊于昨天在尚书府中的表演。
  不过自她开腔后,大厅中几乎人人听得如痴如醉,徐子陵和寇仲却是例外的两个。
  他们两人现在的心情,都对欢悦的调子感到抗拒。
  徐子陵乘机从容观察四桌主席中一众人等的反应,神情最投入的是侯希白,差点便要闻歌起舞的样儿。李世民和伏骞虽全神聆听,却仍是神态从容冷静。其它人则形神不一,但都为尚秀芳简直如天簌仙音的曲艺与优美妙曼的舞姿而动容,突利更是目射奇光,似恨不得骨嘟一声把这活色生香的红伶一口吞掉。
  尚秀芳那对勾魂摄魄的剪水双瞳,配合着身段表情滴溜溜的转动,不住朝席上扫去,弄得把持力稍弱的年青一辈更是神魂颠倒。一曲既罢,立时掌声如雷,采声震耳。
  余音仍是萦耳不去之际,荣凤祥亲自离座迎迓,把尚秀芳送至寇仲身旁的空位去,在一众男士起立欢迎下,荣凤祥向寇仲打了个暧昧的眼色,笑道:"寇兄弟给老夫好好招呼芳小姐。"
  这么一说,席上各人均知尚秀芳坐于寇仲之侧,非是随意的安排。
  介绍过后,尚秀芳坐下,荣凤祥这才离开。郑石如尚未坐稳便视寇仲如无物般向尚秀芳不停口地赞美她的色艺。
  侯希白虽含笑瞧着尚秀芳,却丝毫没有急色之态,风度极佳。
  此席不知是否蓄意的安排,占了大半均为女宾,只有寇仲、郑石如、侯希白和另两个洛阳权贵世家的公子哥儿得叨陪末席。
  菜肴此时不断端上,而由前、中两堂进来敬酒的人群则川流不息,把宴会的气氛推上高峰。
  荣凤祥酒量极佳,来者不拒,只间中要席上诸人代喝,代喝得最多的一个当然是他身旁的王世充。
  徐子陵把所有情景都看在眼内,暗忖荣凤祥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有点像要灌醉王世充的样子。不过王世充功力深厚,又是老江湖,自该有他的分寸。
  正思索时,玲珑娇凑近他道:"你刚才为何对尚秀芳的演唱漫不经心呢?是嫌她唱得不好,还是不爱好乐曲?"
  徐子陵呆了一呆,始知她一直在留心自己,有点尴尬的道:"我只是比较爱听情调幽怨的调子。"
  心中不由忆起石青璇感人至深的箫声。
  玲珑娇悠然神往的道:"昆仑山南月欲斜,牧人向月吹胡茄。胡茄羌笛,声最悲切,有机会公子定要一听。"
  那边的尚秀芳也终找到和寇仲说话的机会,低声道:"妾身住在曼清院,假若明天有空,可否找点时间来见见妾身呢?后天秀芳便要到关中去了!"
  寇仲想不到她如此大瞻,微一点头,算是答应。
  然后发觉郑淑明、白清儿和云玉真都紧盯着他们。只好希望因人多喧闹,使三女听不到尚秀芳对他的邀约,那种唯恐人知的心理连他自己都不大明白。
  就在此时,门官高唱道:"禁卫统领右武侯大将军独孤峰到!"
  众皆愕然。
  ※        ※         ※
  一身官服的独孤峰在四名内侍臣的簇拥下,昂然进入大厅,高声道:"独孤峰奉皇泰主钦命,特来为荣老板贺寿,并代皇泰主赐赠玉树。"
  对王世充他却视如不见,眼中似是只得荣凤祥一人。
  在此颁赐时刻,李世民等外人均依例纷纷避往一旁,而所有被杨侗管治的臣下,包括荣凤祥在内,无不下跪迎接由杨侗恩赐的礼物。只余王世充和一众从人,不知如何是好。
  要知名义上,王世充仍是奉杨侗为主,甚至兵逼皇宫,也只是号称要擒拿元文都和卢达两个"奸臣",而非公然谋反。
  际此与李密对抗的紧急存亡之秋,假若他公开表明真正的立场,势将名不正言不顺,说不定会失去部份洛阳军民的支持,有害无利。
  若要废杨侗,必须先有部署,待时机成熟始可付诸实行,而现在无论如何盘算,都要受此一辱。
  想到这里,王世充长身而起,跪伏荣凤祥之旁。
  王玄应和王玄恕等只好照办。
  寇仲等是客卿身份,故只须避席,也不会令人侧目。
  独孤峰大为得意,高呼道:"诸位平身!"
  王世充一肚气的站起来。
  寇仲和徐子陵则心叫厉害,沈落雁是看准了他们"示敌以弱"之计,才以这种手段,挫折他们的士气和锐气。
  独孤峰从内侍手中接过锦盒,送到再跪倒接礼的荣凤祥手上,仪式这才告毕。荣凤祥手捧锦盒,笑道:"独孤大人务要留下喝杯水酒。"
  独孤峰顾盼自豪的哈哈笑道:"小弟有皇命在身,不宜久留,各位请了!"
  不待王世充有任何还击机会,就那么傲岸走了。荣凤祥慌忙相送。
  众人再度入座后,王薄忽然发出一阵笑声,向李世民道:"贵属尉迟仁兄不是想和老夫玩两手吗?何不趁此机会让老夫领教一下。"
  大厅内喧声立止。
  谁都想不到王薄会主动挑战,显是以尉迟敬德对他的"不敬"非常介怀。
  李世民尚未答话,坐于旁席的尉迟敬德霍地立起,抱拳道:"王公请不吝指点后学!"
  说罢大步走至主席与大堂间的空广处,神态威猛至极。
  众人对他的豪勇均肃然起敬,要知王薄声名之盛,尤在李密、杜伏威等人之上,手中"定世鞭",更被誉为天下第一鞭,故只是尉迟敬德不畏强敌的胆量,已是非同等闲。
  王薄微微一笑,从容离座,朝尉迟敬德走去,欣然道:"今天乃荣兄人喜的日子,所以我们的比试只是助兴性质,点倒即止,尉迟仁兄以为如何?"
  这番话从他口中悠然道出,益发衬托出他的大家风范和尊崇的身份。
  尉迟敬德施礼道:"请前辈手下留情。"
  他的答话更是得体。谁都知他只是礼貌上的客气话,并非真的怕被对方所伤。但却能对王薄生出很大的心理压力,明示你胜原是应当,输了势将声名扫地。
  寇仲特别留意李世民的神情,只见他仍保持一贯的冷静,没有丝毫紧张的情状,不由心中暗懔。
  尉迟敬德之所以敢先挑起战端,当然要李世民点头才成,而他为何如此针对王薄,其中必有深意。
  尉迟敬德虎目如炬,迫视着在十步许外立定的王薄,喝道:"得罪了!"
  往左腰一抹,长鞭在手。
  王薄的目光落在他鞭上,淡淡道:"此鞭何名?"
  尉迟敬德执着绕了数圈的鞭子的右手往上扬起,鞭子像变魔术似的倏地蹬得笔直,斜上直达王薄头顶上,朗声道:"此鞭名归藏,长两丈三尺,前辈请不吝赐教。"
  他并没有抖回鞭子,轻轻松松地像持着一根两丈多长的黝黑铁棍,教人无法相信那本是一条长鞭,只是这份持恒的内力,已令在座不乏宗师级高手的旁观者刮目相看。
  在灯火照射下,映得鞭身满布吸盘以的突出小圆点,诡异莫名。
  王薄哈哈笑道:"好鞭!"
  接着突然迅移,宛如流水行云般迫近对手,右手中指疾点,攻向尉迟敬德大露的空门,竟没掣出仗之成名的定世鞭。
  变化蓦生。
  本是斜挺半空的归藏鞭忽地变成在尉迟敬德顶上盘旋数匝的鞭圈,然后移往胸前,一圈接一圈的往王薄攻来的中指迎去,神乎其技至极点。
  众人早猜到他鞭法高明,否则怎敢应王薄之挑战,但仍想不到他那手鞭法如此出神入化,简直到了随心所之的大家境界。
  寇仲忍不住和正朝他瞧来的徐子陵交换个眼色,都看出对方心内的惊异。难怪李靖要劝他们走了。
  王薄脸上现出凝重之色,原来他发出的指风,刺进尉迟敬德第一个迎来的鞭圈时,竟给鞭圈生出的劲气削减近半,到透入第四个圈子时,指风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以他的老练深沉,也不由骇然而惊,试探到对方功底之深,已到了能与自己抗衡的地步。纵稍有不如,亦所差非远。
  这是完全出乎他料外的事。
  王薄大喝一声,脚踏奇步,倏忽间闪到对手右侧,右手猛缩,同时袖内飞出一截白色的影子,以波浪似的怪异路线,点向尉迟敬德的右颈侧,迅若灵蛇,且像可随时改变方向,含蕴着诡毒奇幻,莫可抗御的霸道威势。
  一时劲气侵迫,寒意大作。
  这扬名数十年的鞭王,终于亮出他仗之成名的定世鞭。
  厅内爆起一阵如雷采声。
  此着确是出人意表,以尉迟敬德之能,亦因这前辈高手的步法、手法和惊人的先天劲气结合而成的凌厉反攻,一时间找不到硬架之法。连忙侧身一闪,归藏鞭尖梢像长了眼睛般,先往下潜,触地时再斜标而上,点往王薄小腹处,竟是以攻对攻的狠辣招数。
  两人交手不过两招,但众人都有看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王薄冷笑一声,定世鞭灵蛇般缩回袖内,左手撮指成刀,又狠又准和疾快无伦的下劈在对方攻来的鞭梢处。
  气劲交击,发出如雷的一下闷响。
  尉迟敬德浑身一震,往后退小半步,双目威棱四射,长鞭化作万千鞭影,像骤雨狂风般向王薄罩去,务要强占攻势,威猛无俦,一点没有因功力稍逊而被挫。
  寇仲等无不看得点头称许,只有着着进攻,才可克制王薄那种神出鬼没,教人防不胜防的鞭法。
  王薄哈哈一笑,在对手纵横飞舞的鞭势中有如珠走玉盘,以行云流水的身法,细腻玄奥的指招,右手中指连续戳了六、七下,每一指均准确无误的点中敌鞭,而一指强胜一指,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非是浪得虚名之辈。
  但尉迟敬德能迫得他全力施展浑身解数,已足可名动天下。
  尉迟敬德又再一声暴喝,鞭势再变,右手同时执着鞭把和梢端,功贯鞭身,加上左手把持,登时像挥舞着一根长达丈许的软铁棍般,向对手施出一套可刚可柔的奇异棍法招式。
  王薄心中震骇莫名。
  他乃鞭法的大行家,无论对方的鞭招如何诡变莫测,他也可在眨眼的功夫内看透对方的后着变化。故交手至此,心中已有胜算,岂知对方竟然会以鞭作棍,其变化已非是鞭法的范筹,登时使他重新摸索,好梦成空。
  此时他更清楚这年轻的对手才智非凡,绝非可欺之人。
  他也被迫作出应变,双手同出,忽劈忽拍,劲风急疾震耳,以强绝一时的掌劲,应付对手排山倒海的攻击。
  荣凤祥于此时回抵内堂,负手立在入门处观战,没有露出半点惊讶模样,反似是早知必会如此的神色。
  "噗"!
  王薄一掌重劈在鞭棍上,真劲透棍而入,整根鞭棍竟弯曲起来,尉迟敬德则往后跌退。
  各人正为他担心时,王薄的定世鞭竟从左袖飞出,觑准对方咽喉,疾点过去。惊呼声起。
  尉迟敬德的鞭悄弹离右手,点在刺来的鞭梢处。交手迄今,两鞭尚是首次交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