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始料难及

作者:黄易

车队开出大门。
  寇仲等一众高手,都以马代车,与百多名近卫队形整齐的护着王世充的马车,离开仍是热闹喧腾的荣府。
  转入另一条大街时,为王世充作御者的徐子陵忽然勒马停车,众人奇怪时,车窗帘幕掀起,王世充探头出来道:"希夷兄,道长,寇小弟,请到车内说话。"
  除了寇仲、徐子陵和欧阳希夷三个知情者外,其它人都大惑不解。
  玲珑娇,陈长林和其它十多个高手,忙跃上两旁屋顶,以防止敌人趁此时机潜至。
  车厢内真假王世充并排而坐。
  寇仲三人在前后座位安顿好后,王世充低声道:"我要改变路线。"
  可风道长愕然道:"那岂不是很多布置都用不上来?"
  王世充道:"我忽然记起当年张良于博浪沙遣力士以巨石投掷始皇的马车,假若敌人重施故技,而掷巨石者乃晃公错、尤楚红、独孤峰、王伯当之流,而我则躲在暗格里,实在非常危险。"
  寇仲装模作样的失声道:"那么我们示敌以弱之计,岂非尽付东流?"
  可风也道:"敌人若要以铁锤重石一类施袭,必须要预知我们返回皇城的路线才成。"
  欧阳希夷却道:"内奸难防,世充兄的话不无道理,如若世充兄真的出了事,那就不是示敌以弱,而是为敌所乘。"
  王世充微笑道:"我们目标明显,敌人若要行刺,总会有办法的。我们改由天街经御道回皇城,由于路旁有树木阻隔,敌人只能采取近身行刺一法。就是如此决定吧!"
  接着朝御座上的徐子陵唤道:"节原你到车里来,我有几句话要吩咐你。"
  寇仲三人鱼贯下车,欧阳希夷故意把可风拉往一旁说话,阻挡他的视线,令他看不到脱下外袍露出与徐子陵同样装束,又戴上面具摇身变成"秦节原"的王世充登上御者的座位。
  大队开出。
  本是寂静的长街,充满马蹄和车轮磨擦的声音,那种风暴来前的压力,使众人都有呼吸沉重的感觉。
  天上乌云重重,正酝酿另一场风雨。
  徐子陵此时已应用从诸葛德威处学来的易容术,在假王世充的帮助下扮得有王世充五、六成模样,不过若非有发须掩饰,又是在晚夜黑暗之时。恐怕谁都可一眼看出破绽。
  原先那个假王世充抖颤着低声道:"我不想死,大爷……"
  徐子陵拍拍他肩头道:"放心吧!我怎都会护着你的。"
  心中叹一口气,躲进暗格内去。
  ※        ※         ※
  领头一组二十人组成的骑队,终转上天街,徐徐开入御道。
  玲珑娇策骑来到寇仲之旁,与他并骑前进,低声道:"这条路线妥当吗?敌人可轻易藏身树上进行刺杀。"
  寇仲心中奇怪,此女这两天似对他态度大改,像这般主动找自己说话,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欣然笑道:"最怕是他们不来。"
  顿了顿随口问道:"龟兹究竟在那里?"
  玲珑娇轻轻道:"为什么想知道?"
  寇仲低声道:"人杰地灵,龟兹能孕育出天下无双的乐舞和像姑娘那么美丽的女子,定然是一片非常美丽的土地,所以我寇仲才会动心打听。"
  他巧妙地同时抬捧了龟兹国和玲珑娇,又把乐舞和人连起来说,故虽语带调侃的味儿,却没有露骨或突兀的感觉,使这冷若冰霜的美女也要照单全收后难以斥责。
  玲珑娇俏脸微红,在前后灯笼火光的映照下益发美艳不可方物,默然半晌后低声应道:"你是真心那么想的吗?"
  寇仲心中生出轻微悔意,暗忖胡女确有别于中原女子,坦白直接,若误会自己是爱上她,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不过这时已骑上虎背,难道告诉她自己只是顺口开河说来玩儿吗?
  只好把心一横答道:"这当然是由衷之言。"
  玲珑娇横了他娇媚的一眼,道:"你知道东突厥在那里吗?"
  寇仲点头道:"是否在长城之北?"
  玲珑娇像变了个小女孩般雀跃道:"算你啦!东突厥之西便是西突厥、伊吾、高昌和龟兹。从洛阳去要经武威、张掖、敦煌、鄯善。到了且未后,还要往西北走上两个月,穿过一个大沙漠,就是我族人聚居的草原了。"
  寇仲咋舌道:"原来这么远的。"
  蓦地前方马嘶声起,整队人立时停下。
  只见在前方二十丈许远处的暗黑里,隐然有一高大人影拦路而立。
  众人一时都呆了,刺杀那有这般明目张胆的。
  要知王世充辖下的高手几乎全数集中在这里,更不要说还有过百名精锐近卫,除非对方有比这更强的兵力,否则恐怕连王世充的马车都未摸着便要折兵损将而回。
  那人不待这边的人喝问,发出一阵震耳长笑道:"王世充,你今天死定了!"赫然是独孤阀主独孤峰的声音。
  众人仍未来得及响应。独孤峰又暴喝一声,连续几个快速得教肉眼看不清楚的旋身,接着掷出一片旋转着似黑云般的东西,剎那间越过二十多丈的距离,朝前头的卫队飞割而来。
  金属破风的急啸声音响彻御道,在灯笼火把光的映照下,从独孤峰手上掷出的原来是一块直径达五尺的圆形大铁钹,锋沿处密布利齿,经他以特别手法掷出,画出一道美妙的弧线,以惊人的高速陀螺般急转而至。
  独孤峰乃一阀之主,垂名江湖达四十年之久,如此蓄势而发下全力施为,加上圆钹本身旋转的特性和锋利的齿沿,实有无坚不摧和莫可抗御之势,即使宁道奇亲来,怕也不敢硬撄其锋。
  独孤峰掷出圆钹后,立即往后飞退,皆因已气虚力竭,真元损耗极钜。
  前方灯笼纷纷堕地。
  众近卫慌忙滚下马背闪躲,恐慌的意念像涟漪般迅速蔓延,人人自危下马嘶人喊,四散避开。
  ※        ※         ※
  光明忽被黑暗吞噬,更增兵凶战危的可怕感觉。
  寇仲、欧阳希夷等那想到敌人有此先声夺人的一着,一时间只有呆瞪着圆钹由远而近急转飞来,朝马车飞割而至。
  当圆钹离马尚有三丈距离,整队人有堕往地上的,有策马散避的,正溃不成军之际,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以惊人的高速和骇人的准绳降落在疾飞的圆钹上,足尖点正圆钹核心处,像仙人腾云驾雾般乘着旋钹飞来,令人叹为观止。
  可风大喝道:"有刺客!"
  欧阳希夷早腾身而起,希望能早上一步将对方截下。
  寇仲担心的却是徐子陵,这刺客武功之高,可肯定在他和徐子陵之上,因为他便自知办不到对方现在所做的事,更知在来人抵达马车之前,没有人来得及拦截,人急智生下伏低身躯朝车底喝道:"下面走!"
  化作御者的王世充变成首当其冲,眼瞪瞪瞧着对方驾钹而至,就要在马儿的上空掠过,自己的手下正以各种姿态闪躲的当儿,急旋的圆钹已带着敌人以弧形的进攻曲线,朝他脸门割至。
  若对方是以直线前进,凭他的功力,怎都可在半空截人而不用理会圆钹,可是弧形的进攻路线却是最难捉摸的,而此人几可肯定是有资格作宁道奇对手之一的晃公错,使他终于放弃了这念头,弹离座位,滚往地面,狼狈之极。
  "蓬"!
  圆钹在各人眼睁睁下摧枯拉朽的破入车厢顶下半尺许处,把车厢顶轻松地随钹铲掉,变成个恶形恶状的露天车厢。
  四匹拉车的骏马先是受惊人立而起,接着颈折堕地,立毙当场。
  刺客弹高少许,一个空翻,变成头下脚上,炮弹般投进车厢内。半眼都不看正伏在厢尾地板抖颤的假王世充,双掌齐出,重击在暗格所在之处。
  代王世充躲在暗格内的徐子陵,骤闻惊呼马嘶,已知不妥,刚要推板钻出去,寇仲的警告已震耳响起。
  换了是其它人,怎都会犹豫一下,但他和寇仲自少便混在一起,同生共死,默契之佳,敢夸天下无双。寇仲的吼叫仍是余音萦耳,他早运功震碎车底,堕跌倒道的石板地上,往横滚开。
  "轰"!
  整个车底寸寸碎裂,假王世充和座位全往下堕,厢壁却夷然无损。
  徐子陵心叫侥幸,假若自己避迟剎那,不全身骨碎肉裂而亡才是怪事。
  尚未来得及腾身弹起,那可怕的刺客显然知道他从车底溜走。硬是撞破向着徐子陵那边的厢壁,狂击而至。
  此时割去车顶的圆钹仍去势不止,在两匹受惊人立而起的战马颈项间掠过,登时血光迸现,两头可怜的无辜骏马,颓然倾倒,马上的近卫亦掀跌堕地。
  马车后王世充方面的人除了四散躲避外,再无他法,更不要说对付敌人。
  徐子陵滚往的方向,有陈长林和六、七个高手护驾,他们并不知道王世充已被徐子陵李代桃僵,还以为王世充知机从车底溜出,见刺客破壁追击,同时跃下马来,往敌迎去。
  岂知那人冲过来时,故意带起漫空木碎,像骤雨般朝他们激溅过来,无不含有强大气劲,与施放暗器毫无分别。
  由于灯笼熄灭,加上夜深星暗,众人到现在只知对方是一身黑衣劲装,至于卖相如何。却没有人能看得清楚,倍添其神秘不可测的骇人感觉。
  寇仲、欧阳希夷、玲珑娇、王玄应、王玄恕等一众高手这时已腾空而至,但在时间上却落后少许。只能瞧着陈长林等受漫天花雨般的碎木暗器所阻,刺客已飞临仍在地上滚动的徐子陵上方,双掌下按。
  狂如暴风的劲气像一堵墙般压下,声势骇人至极。
  身当其锋的徐子陵在瞬那间已从敌人应变的速度,攻击力的持恒等各方面判断出自己至少还差对方一筹。
  现在唯一反攻之法,就是在险中行险,以奇制敌。
  冷喝一声,弹起一半的身体凭快速的真气转换,反升为堕,双掌闪电拍出,与敌人结结实实四掌硬拚一记。
  他终于看到对方的容貌身形。
  这个黑袍刺客身材魁梧而略见发胖,肚子胀鼓鼓的,头秃而下颔厚实,指掌粗壮逾常。本该是杀气腾腾的凌厉目光却给洁白如雪的一把美须与长而下垂至眼角的花白眉毛淡化了。若非那对眯成一缝像刀刃般冷冰冰的眼神,此人确有仙翁下凡的气度。
  "蓬"!
  气劲交击。
  徐子陵舍螺旋劲不用,来自〈长生诀〉与和氏璧的先天气劲明似全力出手,实则却暗留一半,便与这个名震海南的宗师级前辈高手对了一招。
  "哗"!
  徐子陵喷出鲜血,被震得后脑猛朝背底下的青石地撞去。
  晃公错亦给他反震之力,拋掷往后,脸上首次露出惊异之色。
  不过他的手仍不闲着,左手连连隔空遥劈,把正欲扑过来施援的陈长林等再次迫退开去,更有两人应掌堕地,爬不起来。确有威霸不可一世之态。
  此时寇仲、欧阳希夷、可风、玲珑娇、王玄应、王玄恕与一众高手,已来至破烂马车的上空,欲要下扑时,上方呼啸之声狂作,以百计的树叶利刃般漫空激射而下,令人有无从躲闪之叹。
  隐约中四、五道黑影随着叶雨从天而降。
  功力较次者无奈下只好舞起刀网剑罩,尽力封架。
  只有寇仲、欧阳希夷、可风、玲珑娇四人凭着护体真气,增速朝晃公错掠去,好赶在他续施杀手之前加以拦截。
  "砰"!青石碎裂。
  徐子陵背脊着地,再喷出一蓬鲜血。
  他的伤势有大半是装出来的。
  晃公错的掌劲虽然凌厉,可是他亦非弱者,当气劲侵脉而入时,便以本身真气带得对方的气劲从双肘透出,撞在背脊下的青石地上,不但化去对方能断脉摧魂的掌力,还反托起身体,免去了硬撞在石地之殃。其巧妙玄奥之处,保证连晃公错都难以明白。只有他和寇仲两个懂得〈长生诀〉者,才有此奇技。
  晃公错倏地又往他飘至。
  众人所有交手过招,全在暗黑中进行,此时眼睛已不大发挥作用,靠的全是高手异乎常人的超凡感觉,凶险处更不待言。
  早先堕往地上扮成"秦节原"的王世充此时才贴地窜起,悄悄蹑往晃公错后背,意图抽冷子给他来一记重的。
  "当"!
  操纵了整个局面的圆钹终于掉在地上。
  "叮"!
  寇仲的井中月架着从上激刺而来的一剑,立即心叫不妙,原来敌人运劲巧妙至极点,竟暗藏绞扯牵引的力道,带得他往横移开,便像自己硬要改变方向般,痛失阻截晃公错的良机。
  如此剑法,实是耸人听闻。
  接着剑风大作,敌人竟能凌空换势,衔尾追来。
  独孤凤的娇声传入耳内道:"还我二叔命来!"
  寇仲大喝道:"杀独孤霸者,沈落雁是也。看刀!"
  井中月头也不回反手后击,正中独孤凤刺剑背,"当"的一声震得独孤凤往后飘去,而他也加速去势,射往御道。
  徐子陵既已代王世充达到"被伤"的目的,现在唯一该做的事,就是保着的他的心命,以免弄假成真。
  敌人行刺计划之周详,晃公错的厉害,无不在意想之外,使他们以如此强劲的实力,仍完全陷在被动捱打之局,实始料所不及。
  目下只要他寇仲能挡晃公错一下子,让己方人马能重整阵脚,便可大功告成了。
  想到这里,寇仲甩手掷出井中月,像一道闪电般朝晃公错投去。
  在独孤凤截上寇仲的当儿,王伯当的双尖软矛,尤楚红的碧玉杖,分别凌空截着玲珑娇和欧阳希夷。
  谁都明白能否杀死徐子陵假扮的王世充,争的就是这煞那的光景。
  长白双凶符真、符彦两兄弟则投往陈长林那边去,使晃公错可全力搏杀他们以为是王世充的徐子陵。
  一时兵刃交击和喊杀之声,震彻御道。
  众卫惊魂甫定,个个奋不顾身的朝晃公错和徐子陵的方向杀去。
  "笃"的一声闷鸣,欧阳希夷始终功力稍逊尤楚红一筹,被她扫得反跌往后,而这独孤阀的第一高手,身形像鬼魅般闪了一下,便像天降煞星般落往马车头处,碧玉杖扫得冲来的近卫血肉横飞,不住有人拋飞倒地。
  玲珑娇亦架不住王伯当使得出神入化的双尖软矛,仗着过人的轻功,回旋飞往远处,使王伯当能脱身从容迎向从车尾方向涌来的亲兵。
  只有可风在全无阻滞的情况下,安然落在从地上弹起的徐子陵之侧。
  在这种暗黑中,加上形势混乱,连他都看不出徐子陵是冒牌货式。
  晃公错已迫至十步之内,白须扬起,双手化作漫天掌影,狂风暴雨般往徐子陵攻至。
  "叮"!
  晃公错身子一晃,又不知使了记什么手法,使闪电般射来的井中月不但改变了方向,还朝从后欺至的真王世充当胸射去,连消带打,不愧天下有数的武学大师。徐子陵则是心中叫苦。
  现在虽以己方为众,敌人为寡,但他却只能孤军作战,没有人可施援手。
  他一边是破顶马车,另一边是分隔马道和御道的大树,前后两方却均被敌人封锁,令己方的人一时难以来援。
  晃公错的狂劲掌风,冰寒似雪,将他完全笼罩其中,根本无从躲闪,剩下只有凭真功夫硬拚一途。
  若敌方只有晃公错一人,他怎也可支撑一段不短的时间,最糟是有居心不良的可风在旁,而他又势不能对他先下手为强,以致功亏一篑。
  任他智比天高,此时也有一筹莫展之叹。
  可风忽地闪到他后方去,还大喝道:"世充兄退后!"
  徐子陵不惊反喜,往后疾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