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军情第一

作者:黄易

王世充坐在床上,精神明显较今早好了些,但眼神仍是没精打采,环视立在床旁众人一遍后,道:"今趟出征,实关乎到我们的成败大局。老夫不能亲身参与,乃生平最大憾事。"
  杨公卿忙道:"大人请放心,臣下得玄恕公子和寇兄弟左右为辅,必不负大人所托,当教李密一败涂地,永不能翻身。待大人康复后,便可再次率领臣下南征北讨,一统天下。"
  王世充沉吟道:"我们和李渊虽一在关西,一在关东,但却形势相似。我们受李密牵制,无法西进;他则要时时应付陇右的薛举父子。所以现在双方都是要与时争竞,看看谁能先一步巩固实力,平定近患,才有机会成不世之功业。"
  寇仲尚是首次听王世充论及自己的处境。心知肚明王世充现在无法不倚重他,故才让他得闻此等机密事。
  此时榻旁除他外惟有王玄应、王玄恕、杨公卿、郎奉、宋蒙秋五人,可见这非是一般的会议可比。
  王世充叹道:"薛举此人出身富贵之家,一向爱结交朋友,挥金如土。这种尽惨驴洹匙拥埽除非一直顺风顺水,否则若逢挫折,便难以坚持下去。一旦投降,李渊会立即实力大增,所以我们须抢在这情况发生之前,攻打关中。因而与李密此战,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胜了也等于败了。"
  寇仲不由对王世充刮目相看,只从这番分析,便显示出他确是精通兵法,高瞻远瞩的人。
  王玄应道:"但薛举之子薛仁果骁勇善战,似不该是肯认输投降的人。"
  王世充急速地喘两口气,寇仲又再输给他一注真气后,才回复精神,沉声道:"可惜他的对手却是智勇双全的李世民,除非李世民死了,否则他父子终难逃兵败投降的厄运。"
  杨公卿点头道:"薛举的起兵,只是适逢其会,水到渠成。不像大人或李渊般本为大将,起义前已转战天下;又或如李密、杜伏威、窦建德般其地盘是打回来的。当年他因家财丰厚,在金城买得个校尉的小官来当,大业十三年时,陇右盗起,金城令郝瑗募兵数千,交他统率剿匪,岂知他就凭这支军队起家,开仓账济贫民,自立为王。兼之地处西疆,附近再无对手,若他起兵之地是关东而非关西,怕早给人兼并了,所以大人所言甚是。"
  王世充道:"今晚你们东赴偃师,千万不要张扬,公卿你负责执掌帅印虎符,统领全军,以玄恕为副师,小仲为军师,三人务要衷诚合作,利用李密对我们轻视之心,予他迎头痛击;若能胜之,定要乘胜追击,如能再下洛口、虎牢两镇,李密大势去矣,剩下只有战死或投降两途,天下就是我王世充囊中之物。"
  他愈说愈兴奋,又咳嗽起来。
  郎奉劝道:"大人的指示,我们定会切实执行。大人不如休息一会再说吧!"王世充辛苦地道:"淑妮嫁入关西之事,你们照原定计划进行,小仲对此可有异议。"
  寇仲见各人瞧着自己,大惑尴尬,忙道:"一切依王公吩咐。"
  ※        ※         ※
  寇仲回到大堂,徐子陵正和陈长林闲聊,见寇仲到来,徐子陵欣然道:"原来长林兄来自南海郡,家族累世经营海上贸易,听他一席话,真胜于行万里路,很多地方的奇风异俗,包保你没有听过呢。"
  寇仲暗叫惭愧,他和陈长林说的话加起来都不够十句。忙打趣道:"陈兄不是老晃的亲戚吧!大家都是南海人哩!"
  陈长林显是不苟言笑的人,答道:"寇兄误会了!南海指的是我国南面的大海,沿岸有十多个郡,我们的南海郡和海南派的珠崖郡隔了足有二十多天的船程。"寇仲坐到陈长林另一边,道:"大海外究竟有些什么地方?当年在扬州,便常有外国商船驶来,那些人的样子和衣服都很奇怪的。"
  陈长林道:"我家就是和波斯人及大食人做生意。"
  寇仲忍不住问道:"陈兄为何不留在南海郡发外来财,却万水千山跑到这里来?"
  陈长林双目射出仇恨火焰,沉声道:"若非迫不得已,谁想离乡别井,此事一言难尽,寇兄请见谅。"
  寇仲心中一动道:"是否与沈法兴有关?"
  陈长林剧震道:"寇兄真厉害,一猜便中。虽非直接有关,但沈纶是他之子,他实难辞其咎。"
  徐子陵和寇仲交换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沈纶对陈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陈长林叹了一口气道:"沈纶害得我家破人亡,此仇不报,怎能泄我心头之恨。"
  寇仲正要说话,近卫来报:"一切准备就绪,两位大爷请动驾!"
  ※        ※         ※
  十二艘战船,鱼贯驶出洛阳城,沿洛水潮偃师驶去,由于是顺流东放,故船速极高,一泻多里。
  从洛阳至偃师这截水道,途中两岸制高处均置有哨站,监察水道的情况,在安全上绝无问题。
  除杨公卿,王玄恕外,同行的尚有玲珑娇,专责探听敌情。
  这位龟兹美女登船后便避入舱房,连晚愣家给她端进房内。
  徐子陵亦没有兴致应酬杨公卿,躲在室内静修。
  饭后杨公卿担忧地道:"李密最善用诈兵,往往到与他开战时,才知中计。寇兄弟可有什么妙计应对。"
  寇仲微笑道:"今赵倒要看谁的诈术高明一点。现在我们首要之务,就是侦知李密主力大军驻扎的确实地点,始可从容定计。我已约好翟娇派人到偃师会我,到时便可清楚把握李密的虚实,亡李密者,实翟让之女也。"
  王玄恕不解道:"可风妖道既知翟娇的事,自然会提醒李密,一个不好,我们说不定会反中他奸计。"
  杨公卿也点头同意。
  寇仲哈哈笑道:"问题是连老子我都不知道李密手下瓦岗军的旧将中,谁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李密最好就怀疑每一个旧将,弄得人人自危。那时李密一旦吃了败仗,保证立即人心涣散,瓦岗军四分五裂,使李密再无卷土重来的本钱。"
  顿了一顿,一字接一字地狠狠道:"所以我们只须大胜一场,李密将永无翻身的机会。"
  王玄恕双目露出崇慕神色,道:"寇大哥对任何事都另有一套高明看法的。"杨公卿仍未释然,道:"我们的总兵力只有二万人,虽说全是来自旧隋久经战阵的精锐,但比起李密号称数十万之众的大军,无论他的兵力于童山与宇文化及交锋之役如何折损,终仍远胜我们。他或者输不起这一仗,但我们却比他更输不起。所以必须使他无法用诈,方有胜算。"
  寇仲好整以暇道:"这方面大将军可以绝对放心,翟娇手下中有个叫宣永的人,此人精于兵法,又因以前曾长期追随翟让,现在又与仍暗里忠于翟让的瓦岗兵将一直有联系,故对瓦岗军的动静了若指掌,保证李密摆摆屁股,向左向右都瞒不过我们。嘻!这两天大家都忙坏了,不如趁早回房休息,因到偃师后可能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哩!"
  ※        ※         ※
  寇仲推门而入,颓然曲肱横卧于正在床上打坐的徐子陵之旁,两脚仍然触地,吁出一口气道:"你以前不总是躺着练功的吗?为何现在却要学人盘膝打坐,难道比边睡边练更写意?"
  徐子陵微睁眼帘,道:"你又受到什么委屈,蹙着一肚怨气的样子。"
  寇仲苦笑道:"委屈倒没有,只不过是担心吧了!到现在我才知道纵使李密在童山之战折损甚钜,兵力仍远在我们之上。这场仗可能重演竟陵与老爹之役!而我还要想尽方法摆出必胜的高姿态去安慰别人,这个军师真不易当。"
  徐子陵微笑道:"兵书不是有说兵贵精而不贵多吗?且激战之后,李密手下骁将锐卒必多死伤,战士心怠。而我军则是孤注一掷,志在死战,彼消此长下,只要策略得宜,避重击轻,将可胜券稳握。"
  寇仲苦笑道:"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上赵的应付刺杀我本以为十拿九稳,怎知到头来仍是棋差一着,被李密所乘。由示敌以弱变成为敌所弱,若非有虚行之的妙计,这场仗也不用打了。"
  徐子陵双目倏地睁大,射出熠熠奇芒,沉声道:"这场仗我们一定会赢的,因为李密会以为王世充伤重难起,故军心散乱,士无斗志,而心存轻视。在现今的情势下,杜伏威和沈法兴的联军随时可攻袭江都,沿宇文化骨的旧路北上,窦建德则意图南下,李阀亦要应付西面薛举父子的大军,李密能否及时夺得洛阳,实争胜天下的关键。所以李密欲得洛阳之心,比镬上的蚂蚁还要焦灼难熬。这就是那遁去的一,明白吗?"
  寇仲猛地坐起,奋然道:"说得好!但倘若李密断我军回东都之路,另以精兵傍河西出以逼东都,那时我们又该怎么办?"
  徐子陵淡然道:"李密怎还有这种耐性?那时我们只要稳守偃师,再拖李密的后腿,并截断他的补给路线,加上洛阳又是天下有名易守难攻的坚城,久战之下,只会令他惨胜后的大军更无心恋战。故我可以肯定他除非不来,否则定是要一战立威以振士气的策略,再乘势一举夺取东都。"
  寇仲拍床叫道:"有见地!"
  猛地坐起,沉吟道:"希望翟娇不会令我失望,让李密的奇兵变成凡兵,那我们便可以避重就轻,大破战无不胜的瓦岗军了。"
  大力一拍徐子陵的宽肩赞道:"兄弟!还是你行!"
  徐子陵淡然道:"你根本没有闲下来的时间,有遗漏定必然的事。"
  寇仲呆了半晌,点头道:"你这句话实是当头棒喝,记否当日在竟陵城头,我们面对老爹攻城的大军时,我曾悟出超脱生死成败,把整个战场当作一个棋盘的心法吗?棋手若要胜,必须谋定后动,着着牵着对方的鼻子走。现在李密看似占了先着,但局却是由我们布的,只看他如何入局。"
  徐子陵沉声道:"沈落雁最擅探听军情。不要忘了我们从她家偷出来那本名册,在各地均有她的眼线。"
  寇仲色变道:"那怎办才好?"
  徐子陵一字一字地缓缓道:"你若要以奇兵去对李密的奇兵,就千万不要动用王世充的一兵一卒,只有翟娇和她的人才可以成为奇兵。"
  寇仲剧震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不过听翟娇口气,现在肯追随她的只有宣永的数百名手下,如何可对抗李密的大军。"
  徐子陵笑道:"你这小子整蛊做怪的哄我说话,我才不信你没有法子。"
  寇仲尴尬道:"你该知我最爱听你的分析,兵法有云最紧要虚张声势,在战场上人心惶惶,连爹娘的名字都会紧张得忘记了。故若正面交锋,数百人可能连对方半条毫毛都拔不到;但烧烧他的后营粮仓,却是绰有裕余。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翟娇啊!
  今趟你能否为父报仇,就看你是否争气哩!"
  ※        ※         ※
  翌日战船抵达偃师城外的码头,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戴上面具,扮成普通兵卒,混进城内。
  他们脱掉军服,露出底下的行脚商贩装束,便依约定找寻翟桥方面留下的暗记,半个时辰后在城东一所民房见到宣永。
  寇仲讶道:"想不到是宣兄亲临,形势如何?"
  宣永把他们迎进屋内,坐好后道:"李密现正在金墉不断集结军力,看来随时会进军偃师,寇爷的诱敌之计已生出效用。"
  寇仲大喜道:"今赵我要这老小子来得而去不得也。"
  徐子陵沉声道:"不要欢喜得那么早。"
  宣永点头道:"徐爷所言甚是。李密显是知道有小姐窥伺在旁,故不但城禁森严,不准随便出入城门,且在城外广设哨岗,防止探子观望,令我们和城内的线眼通信困难,此事颇为头痛。"
  寇仲皱眉道:"李密现时情况如何?"
  宣永道:"李密击破宇文化及后,其劲兵良马多死,士卒疲病,人心厌战。故必须从各地调来质素远逊的兵员,因此虽仍有十万之众,却是良莠不齐,外强中干。"
  寇仲欣然道:"既是如此,假若能趁他疲军南下,阵脚未隐时,挥兵强攻,再以奇兵突袭其后防,今李密腹背受敌,如此李密必将不战自溃,一败涂地。"
  宣永叹道:"问题是李密擅用诈兵,若我们摸不准他的行军路线,舍其主力大军而误中副车,反会踏进他布下的陷阱,那时就轮到我们遭殃。"
  徐子陵道:"宣兄似乎对探听敌方军情,没有什么把握哩!"
  宣永道:"李密得知小姐之事后,对所有曾与大龙头有密切关系的将领都生出疑心,不让他们参与这次军事行动,更将他们调守其它地方。现在李密肯信任的,只有沈落雁、徐世绩、魏征、裴仁基、王伯当、单雄信、程知节、陈智略、樊文超等人,使我们无从入手。"
  寇仲狠骂道:"真想立即去把可风妖道宰了。"
  徐子陵道:"宣兄难道真个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宣永微笑道:"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李密只能提防与大龙头有关系的几个领兵大将,却难以尽去军内大龙头的旧部,他们虽没资格参与李密的机密军事会议,却能从其兵员的调遣中见微知着,提供我们珍贵情报。"
  徐子陵不解道:"宣兄刚才不是说很难与城内通消息吗?"
  宣永道:"确是如此。一向我们都用信鸽又或把书信藏在瓶内从暗渠送往城外,但由于徐世绩派人密切监察,令我们不敢再依老方法进行。不过总有人须到城外办事,便可把书信藏在指定地点,再由我们去拿到手来。否则岂非有负两位爷儿所托。"
  寇仲赞赏道:"宣兄定曾在这方面花了很多精神和心力。"
  宣永露出一个何足挂齿的洒脱表情。道:"首先我们知道了李密的大军分成四师,三师分别驻于城外的三个木寨,每师约有二万人,大多是训练未足的新兵和老弱之辈。
  只有驻于城内的四万人才是随李密打天下的精兵,由程知节、徐世绩、裴仁基作统军。"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精神大振。
  前者目射奇光道:"哈!李密又想重施故技了!这三师六万兵只能作个幌子,真正攻打偃师的肯定是这支四万人的劲旅。"
  宣永点头道:"现在决胜的关键,就在于我们能否把握这四万人的行踪。过往李密每趟与人交战,都凭准确情报,于敌人意想不到中以奇兵突袭。又或采诱敌之法,佯败退往某处时,突然以伏兵反击,佯败之军则掉头反噬,张须陀就是这么给他吃掉的。"
  寇仲肃容道:"这事要托付小姐和宣兄身上,不过千万小心,沈落雁这婆娘诡计多端,绝不好惹。"
  宣永点头答应,旋又苦笑道:"另一个问题是沈落雁对你们的举动亦是瞭如指掌,使你们难以使诈,一旦正面交锋下,真个胜败难料。"
  寇仲与徐子陵交换个眼神,压低声音道:"这就要靠小姐和宣兄了,只有你们这支人马可成李密无法掌握的奇兵,若能教李密方面误以为是王世充的另一支秘密部队,将可动摇敌人的信心,加速他们的败亡。"
  宣永一呆道:"但我们只有区区二百之众,唔!我明白了!两位爷儿果是胆大包天的人,宣永佩服。"
  寇仲总结道:"现在致胜之道,惟在准确的军情,我们静候宣兄的佳音。"
  宣永道:"寇爷可否给我弄张通行证,出入也方便点。"
  寇仲长身而起道:"我不但要给你弄通行证,还要带你去和守城的兵将打个招呼,必要时你可直接来见我,以免贻误军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