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前后夹击

作者:黄易

两人在邙山外一处山头颓然坐下。
  天上云层闭月,地平尽处隐见光晕,那就是洛水之北的偃师城。
  足有两个时辰两人在山中盲目摸索,从金墉那边直搜过来,仍没摸到半点敌踪,累得两人力尽筋疲,真元耗损。
  寇仲狠狠骂道:"都是今早那场雨累事,不但洗去地上的痕迹,连气味都涤走了。"
  徐子陵摇头道:"那只是场雨粉,怎都该有痕迹留下。"
  寇仲苦笑道:"当然有痕迹,不过只是通往老君庙去的。咦!"
  徐子陵道:"你想到什么?"
  寇仲沉吟道:"宣永不是说过李密的主力军至早也须多一晚工夫才可从地道潜往北邙山吗?为何刚才金墉城外水静河非,没有半点异况?"
  两人同时一震,醒悟过来。
  寇仲叹道:"好一个沈婆娘,果然厉害,这定是偷龙转凤之计,把新兵换精兵,而精兵则借新兵掩护,潜往某一有利突击的目的地,此计确是厉害,我们差点便上当。"
  徐子陵苦恼道:"现离天亮不足两个时辰,我们到那里找伏兵呢?"
  寇仲道:"李密的精兵是前天由金墉开出,昼伏夜行,说不定现在仍应在行军途中,这么浩浩荡荡的四万骑兵,欲要避人耳目,只有躲往邙山这带山区一法。那即是他们仍须绕个圈子往这边来,他们一是已抵目的地,又或是将要到了。我们快去!"
  徐子陵道:"且勿焦急,今次若我们再猜错,就失去了破败李密的千载一时之机。
  照形势论,无论是单雄信的新兵,又或李密的奇兵,都只有背邙山布阵这唯一可行的战略,可免后顾之忧。所以我们可假定单雄信的新军将在偃师之北背邙山布阵扎营,诱偃师部队出击,而李密则把主力军隐在附近邙山某处山头之后,好方便轻骑出击。若真是如此,李密藏军之处,已呼之欲出!"
  寇仲把耳朵贴往地面,好一会后才坐起来,苦笑道:"沈婆娘定是吩咐手下以布包扎马蹄,小弟半点声音都听不到。"
  徐子陵弹起来道:"那就用脚走路,用眼去看吧!"
  ※        ※         ※
  两人缩入草丛,沈落雁的怪鸟盘旋两匝后,远飞去了。
  两人透过草丛朝对面的山坡下的树林瞧去,只见营帐连绵,井然有序,与邙山外偃师间的草原只是一丘之隔,骑兵若策骑越过山丘,只须一个时辰便可摸到偃师的城墙,确是方便无比,但又非常隐蔽。
  这里离翠云谷足有五十里远,位于偃师东北处,外面尚有广阔的长草原和疏林矮树。
  假如单雄信在偃师正北倚邙山扎营,这地点刚与其成了犄角之势,深合兵法之旨。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低声道:"现在我们分头行事,你立即赶返偃师,着杨公卿无论如何立即出兵,趁李密阵脚不稳,人疲马乏之际挥兵强攻。我则去找翟娇,当李密被迫仓忙应战时,我们就从后放火袭营,令他腹背受敌。掳得沈婆娘后就送你作一晚便宜老婆,哈!"
  徐子陵没好气道:"记着烟花讯号,千万不要延误军机。更勿要先被沈落雁的怪鸟发现,唉!又来了!"
  怪鸟去而复返,今次还直朝他们藏身处飞来,似是有所发现。
  徐子陆运聚功力,全神以待。
  岂知怪鸟一个盘旋,升往高处,呼的一声走了。
  寇仲道:"幸好这扁毛畜牲不会说话,否则便槽了,还不快溜!"
  ※        ※         ※
  "砰"!
  杨公卿一掌拍在桌上,猛地立起,大笑道:"李密果是用奇的宗师,不过今次上得出多终遇虎,用奇用出大祸来,我要教他来得去不得也。"
  众将领轰然起立,人人情绪高涨,士气昂扬。
  王玄恕更兴奋得两眼闪亮,俊脸生辉。
  徐子陵生性虽淡薄无为,但也因受营内气氛感染,热血沸腾。
  想起李密的阴险残忍,杀人如弃草拾芥,更想起翟府无辜的婢仆小孩,任恩和他的兄弟遇难,他便恨不得斩下他的头来。
  杨公卿奋然道:"全军已整装待发,一切准备妥当。"
  接着向立在两旁的二十多名将领喝道:"我们由东门出城,先沿河东行,绕过密林后,才改往北走,直扑李密奇兵藏身处。"
  众将领命先行。
  杨公卿向徐子陵道:"我知徐兄弟一向不爱舞刀弄棒,不过战场非比江湖,手执利器总是方便一点,徐兄弟爱用什么兵器呢?"
  徐子陵耸肩道:"那就烦杨大将军给我弄根长枪来吧!"
  ※        ※         ※
  寇仲、翟娇、屠叔方三人蹲伏在一块巨岩后,透过密林边沿的长草丛,遥观李密营地的动静。
  在黎明前令人怠倦的暗黑中,寇仲仍感觉到翟娇眼中喷射出仇恨的火焰,暗下决定待会袭营时,必须片刻不离她左右。否则假若这性情暴烈、貌丑而心高气傲的大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向素姐交待。
  翟娇的声音像从牙缝内并发而出的狠狠道:"李密你也有今朝一日,择营讲求自固,现在营地广布丘坡下水溪两岸密林之内,既无险以据,更无要隘可守,无论潜袭火烧,均可教你吃不完兜着走。"
  寇仲心中生出奇异的感觉。
  翟娇经过家散人亡的惨剧后,虽然性格没变,但识见和遇事的态度却回然有异,再非昔日那受骄纵的千金小姐。
  屠叔方道:"李密并没有犯错,因为他这次行动的目的是要以奇兵克敌,故背山险,向平易,选取这易于防守和出击的地方,假若偃师军至,便可驰上山坡,于山头布阵,只是算漏了我们这批从后施袭的部队吧了!"
  宣永这时潜回来道:"敌人刚吃过干粮,人马均在争取休息的时间,连放哨的兵士都在打瞌睡,是袭营的最佳时刻。若天亮后给工事兵在营地四周掘壕布防,袭营的难易便有天壤云泥之别了。"
  翟娇不耐烦地道:"小仲你是怎么搅的,为何仍不见偃师的骑兵?"
  寇仲赔笑道:"放心吧!小陵办事你也不放心吗?"
  就在此时,天空传来振翼之声。
  沈落雁那头通灵的怪鸟从南面飞至,在营帐盘旋急舞,一副情急之状,敌营一阵骚动,像波纹般延往整个营地。
  寇仲松了一口气道:"来了!准备出击。"
  ※        ※         ※
  当偃师约二万轻骑精锐,倾巢而出,先沿洛水北岸东行三里,再改北上扑向离偃师只有二十余星的瓦岗主力大军营地时,单雄信的新军刚开始在偃师北背靠邙山的数个山头布营设寨,忙个不休。
  胜败之别,确只是一着之差。
  假若让李密多一天的时间,兵将得到充份的休息,立稳阵脚,将会是另一个局面。
  偃师部队兵分三路,由王玄恕和另一将领各率一队由五千人组成的先锋军,从左右往敌阵推进,而杨公卿、徐子陵和玲珑娇的中军则分为前、中、后三军,正面驰往李密藏军之处。
  曙光初现,宿鸟惊飞。
  平林山野雾气深浓,天地苍茫。
  左右两支先锋部队,首先抵达林区的边沿,林外就是广达两里,阔达十余里的长草原。
  王玄恕依计隐伏,静待中军的到达。
  敌人的旗帜和骑队,杂乱无章的涌现山头,显是因他们的突然攻至而手足无措,仓皇惊惧。
  中军的先头部队此时驰出树林,分作三组,布列平原之上,队形整齐划一,仿如一个有机的生命体,见到对方惶然布阵山头,人人无不战意昂扬,跃跃欲试。
  就在瓦岗军的箭手和盾牌手尚未而好阵势之时,杨公卿已至,见状纵声长笑道:
  "瓦岗小儿,今趟杨某人若不教你一败涂地,以后杨某人的名字要倒转来写。"徐子陵看得点头称许。
  己方大军养精蓄锐,士气如虹,若耽搁时间,只会令气势衰竭减弱,所以趁敌人此际阵脚未稳之时,挥军强攻,正深合兵法之旨。
  万蹄齐发,轰鸣震天,喊杀声弥漫整个战场的惨烈气氛下,由三组各二千人组成的中军先锋队伍,有组织地朝山丘上的敌人冲刺。
  前数排的骑士均手持长盾,另一手持枪,以挡挑敌人箭矢,后方的战士则弯弓搭箭,准备射进敌阵之内,掩护前方战友破入敌阵去。
  杨公卿、徐子陵的四千部队,紧随于后方,徐徐推进,支持强攻的前锋锐骑。十六面大鼓,敲得隆隆作响,更添主动进军的王军威势。
  徐子陵暗中留意,杨公卿不断发出命令,随在他后的旗手便不断以不同手法打出各色旗号,而埋伏两侧的翼队即以旗号相应,始知军有千军万马,事有千变万化,决非麾左而左,麾右而右,击鼓而进,鸣金而退这么简单。
  前方蓦地杀声震天,箭矢嗤嗤,待之已久的决战,终到了短兵交接的时刻。
  两方马蹄声同时响起,侧翼两军离林奔杀而出,分从东西两边斜坡冲往敌阵。大战终全面展开。
  ※        ※         ※
  寇仲、翟娇、宣永、屠叔方与大龙头翟让遗下来约二百二十五名子弟兵,正勒马在瓦岗军营后的一个密林内,屏息静气的瞧着敌人慌乱地在营地东奔西驰,或踏蹬上马,或徒步奔上山头,人喊马嘶,乱得像末日来临。
  众人一手提弓,另手持着扎着浸醮了火油的易燃布条的箭矢,等待偷袭敌后的最佳时机。
  宣永低声道:"溪流这边的三十多个营帐都是粮营,我们先烧粮营,然后才收理其它。"
  翟娇沉声道:"李密是我的,我要亲手把他的臭头斩下来。"
  寇仲暗叫可惜,假若王伯当随行,他的头便将属于他的了。
  若非王伯当,素素便很可能不会自暴自弃的随便找人下嫁。而千栋万栋,却拣到个别有居心的香小子。
  此时山的另一边兵刃交击之音和喊杀声漫天轰响,翟娇舞动起与她体型配合得天衣无缝的大关刀,大喝道:"兄弟们,为大龙头复仇的时刻到了!"
  喝毕一马当先,疾冲而出。
  寇仲等二百多人一声发喊,点燃火箭,奔随而去。
  火箭在空中划出二百多道美丽灿烂得像元宵烟花的红芒,横过十多丈的上空,往瓦岗军后营投去。
  营帐纷纷着火焚烧,射歪了的火箭也落到林叶丛中,劈啪火起。
  这种火油燃性极强,遇湿反增其烈,一点不受春浓的影响。
  到翟娇等杀入敌营时,他们已射出三、四轮近千支火箭,溪涧两边的营地泰半火焰奔腾,浓烟冲天而起。
  敌人那想得到会有奇兵从后方袭至,加上对前方的攻击已是应接不暇,仓皇间根本弄不清楚犯后的只有二百多人,留守营地的疲兵登时乱成一团,溃不成军。
  翟娇的大关刀逢兵新兵,见将劈将,且得寇仲、宣永、屠叔方三人护持左右后三方,更是如虎添翼,势如破竹的杀入敌营内,把迎上来的瓦岗军冲得支离破碎。手下们更趁敌人四散奔逃之际,四处杀人放火,把战场变成屠场,情况混乱惨烈至极点。
  寇仲的井中月更是所向披靡,每出一刀,不用及身,刀气便足使敌人受创倒地;宣永的鸟啄击亦发挥出在千军万马中纵横自如的惊人威力,杀得对方人仰马翻、四散避开。
  只十多息的时间,这队充满深刻仇恨的队伍已攻入敌营的中心地带,只差千多步便可穿过敌营,抵达登山的斜坡。
  大局已定,只剩下能否手刃李密这从来没有战败纪录的军事强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