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忍付代价

作者:黄易

众人闻得寇仲惊呼都把目光集中往他身上,再学他般仰首观天。
  只见沈落雁那头侦鸟不住盘旋高飞,在空中作出奇异的飞行路线。
  杨公卿,玲珑娇、徐子陵、翟娇等知情者同时色变,如这怪鸟正借特别的飞行方式,通知主人这密林内藏有伏兵。
  为了躲避敌人探子的耳目,他们费了很多功夫才布下这支伏兵。
  首先是以另一队骑兵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摆出欲防止单雄信的部队趁辎重渡河时偷袭的姿态。又在高处放哨,再趁黑夜着骑兵牵马穿林,潜往现在埋伏的地点。马蹄当然包上布帛,以免发出异响。
  可是千算万算,却算漏了这头通灵的怪鸟。
  "呱!呱!呱!"
  怪鸟望东北方向飞去,正是李密骑兵驰来的方向,此时已隐闻马嘶和蹄音。
  杨公卿大喝道:"左右翼先行!"
  号角声起。
  埋伏两翼的左右先锋队各三千骑首先由密林冲出,循着弯由的路线,望敌军的侧翼驰去。
  然后中军蜂拥出林,队形整齐的驰上长草平原,往敌人驰来的疏林区疾驰而去。
  马鞭挥舞策打,战马长嘶,充满急疾惨烈的情景。
  战士精骑像潮水狂浪般把草原遮没,晨光下战胄盔甲的兵械熠灿生辉。
  大地急快倒退。
  只数十息的光景,中军的八千骑兵已进入疏林区,骑速稍减的往敌人迎去。
  由于敌人只在八千之数,所以他们全无顾忌的凭着优势的兵力,凌迫对手。
  现在唯一希望就是以快打快,最好是敌人来不及撤退,又或整顿阵势,给他们衔尾追上,杀李密一个落花流水。
  寇仲、玲珑娇、翟娇、徐子陵等首先驰上一个山丘,只见半里许外的密林尘土直卷上天,蹄声急骤,却声响渐弱。
  翟娇大喝道:"追!"
  寇仲大喝道:"不要追!"
  翟娇大怒道:"为何不追,李密要走哩!"
  杨公卿这时来到寇仲旁。
  寇仲问玲珑娇道:"尘土扬起的样子算是条条而起还是凌星散乱呢?"
  玲珑娇勒着正呼噜喷气的战马叫道:"瓦岗敌军仍是队形整肃,散而不乱。"寇仲点头道:"正如我所料,沈落雁早猜到有伏兵,故以怪鸟叫我们追去,我敢肯定密林内另有伏兵,当我们步入陷阱时,李密就会回师反击。"
  杨公卿喝道:"有道理!"
  立即教号角手发出停止前进的命令,指示两支侧翼的先锋军原地留驻。
  翟娇终是将门之后,清醒过来,但情绪仍是波荡,眼中充满愤慨神色。
  徐子陵留意寇仲,见他那对眼睛冷静如亘,透出智能和冷酷的神光。
  他尚是首次在寇仲眼中发现这种神色,不由心中一颤,记起他在竟陵城头,面对杜伏威千军万马的攻城部队时说过的话。
  就是漠视生死,把整个战场视作一个棋盘,敌我双方则是棋盘上争锋的棋子。经过这番战场上的历练后,寇仲已从一个本对战事毫不在行的小子,变成一个谋略出众,料敌如神的统帅。
  杨公卿虚心向他请教道:"现在该如何处置?"
  寇仲断然道:"我们只须留下数千人在这里布防,教李密难作寸进。而辎重则继续渡河,并分出快速部队直逼洛口,攻他一个措手不及。"
  宣永道:"如若李密回师守洛口,我们是否仍要强攻?"
  寇仲道:"李密是不会甘心退走的,他还有单雄信这个希望,到单雄信乘我们进军洛口撤走时,他便错恨难返,只有逃往虎牢一途了。"
  密林远处军止尘止,显示李密停了下来,明白狡计难逞。
  这行动比什么长篇大论更能增加寇仲的说服力和威信。
  寇仲续道:"快速部队的作用,就是先一步赶往洛口,防止李密渡河回城,那洛口的邴元真便只有弃城或投降的两个选择。"
  杨公卿长笑道:"就这么决定吧!"
  ※        ※         ※
  接着的七天,决定了李密这一代枭雄的命运。
  镇守洛口的邴元真向兵临城下的杨公卿投降,李密另一员大将单雄信又在这关键时刻拥兵自守,且被屠叔方说服归降。
  李密知道大势已去,只得率人逃往虎牢,王伯当则退守河阳。
  寇仲、杨公卿再整顿军马,准备乘胜追击,再拿下虎牢。
  岂知李密闻风先遁,逃往河阳与王伯当会合。
  他本想以黄河作屏障,北守太行,东连黎阳,以图平反败局。
  可是大败之后,军心涣散。
  兼且瓦岗军因翟让之死早伏下分裂的因素,旧将纷纷拒命,使李密有力难施,用武无地。
  而王世充军亦因刚得到多个城池和大片土地,须得休息整顿,一时亦难以渡河进攻河阳,故先把力气平定河南区域,一时成了隔河对峙之局。
  这晚在虎牢行府后院的偏厅内,屠叔方引来翟娇向寇仲和徐子陵道:"我已向小姐和盘托出有关南方的形势和素素的事情,因我觉得还是坦白些好。"
  翟娇恶兮兮的瞪着两人道:"这么要紧的事竟敢瞒我,看我把你们和那香玉山一起宰掉。"
  两人唯唯喏喏,不敢反辩。
  翟娇道:"我岂是不讲道理的人,李密今次已吃足苦头,永无翻身之望。虽未能手刃那奸贼,总算为爹重出了一口气。我也不想为王世充这种人继续出力,你们有什么打算?"
  寇仲道:"我们想先回洛阳打个转,然后立即南下,先助飞马牧场反危为安,再看怎样可把素姐母子带走,再来与小姐会合。"
  翟娇断然道:"我和你们一道去吧!"
  寇仲大吃一惊,忙道:"小姐千万不要去。"
  翟娇怒道:"为什么?"
  屠叔方伸出仗义之手道:"小仲的意思,是希望小姐能留在北方,为他联结瓦岗军有用的人才,好得在将来共创大业。"
  徐子陵也道:"小姐留在北方,看紧李密,便随时可取他狗命。"
  这句话比什么都更能打动翟娇。
  她沉吟半晌后点头道:"好吧!我便留在北方,不过我再不想跟王世充的人混在一起。你们想什么时候走?"
  寇仲道:"事不宜迟,明早我们便一起离开。"
  寇仲向杨公卿道出要回洛阳之意后,尚未解释原因,杨公卿沉声道:"仲小兄想就此一走了事吗?"
  寇仲尴尬道:"大将军真精明。"
  杨公卿伸手搭在寇仲肩头上,双目精光闪闪道:"你是杨某人生平所遇的最天才横溢的统帅人才,假以时日经验,天下再难有对手,你心中有没有什么计划呢?"
  寇仲低声道:"暂时可以有什么计划呢?只不过觉得王公非是可与共事之辈,故暂作功成身退,大家仍可留下一份交情。"
  杨公卿叹道:"我明白你的感受,论功行赏,怎能没你的份儿?明天我便派战船把你送返洛阳,理由则是让你可亲自向大人汇报军情,以决定是否该立即渡大河进攻河阳。
  但你既萌去志,洛阳再不是该久留之地,你明白我的话吧?"
  寇仲感动地道:"我绝不会忘记和大将军并肩作战的美好时光。"
  杨公卿放开按在他肩头的手,大笑道:"彼此彼此!希望有机会再并骑驰骋沙场,杀敌取胜。"
  ※        ※         ※
  寇仲回到后院,有人在廊柱后唤道:"寇爷!"
  寇仲探头一看,原来是动人的俏婢楚楚。
  这美人儿牵着他的衣袖,来到园子的竹林深处,幽幽道:"听小姐说明天便要和你们分手了!是吗?"
  寇仲心中一痛,忍不住伸手轻抚她吹弹得破的脸蛋,柔声道:"南方事了,我定会回来找你,你还可以见到素姐和她那白胖胖的婴孩啊!"
  楚楚喜道:"那真是好哩!"
  旋又垂头黯然道:"但婢子又有大段日子不能侍候寇爷了。"
  寇仲忍不住掏出挂在颈上的炼坠,笑道:"看!你不是时刻都贴身侍候着我吗?"
  楚楚娇躯剧颤,射出意外惊喜的神色,接着投进他的怀里,不顾一切地把他搂个结实,喜极而泣。
  寇仲软玉温香抱满怀,嗅着她仿似陌生又无比熟悉的体香,忆起当年在大龙头府抵死缠绵的醉人情景,双手将她抱紧道:"不要哭,只要我们能在这乱世好好活下去,总有一天会有快乐和不用分开的日子过的。"
  在这一刻,无论是宋玉致或李秀宁,都到了他遥不可及的远处。
  楚楚倏又离开他的怀抱,娇喘道:"楚楚失态了!"
  寇仲情不自禁再次把她拥入怀里,感受着她对自己毫无保留的深情。道:"记着!
  我寇仲从没有认为你是下人,将来也不会。"
  楚楚浑身一阵抖颤,道:"寇爷好好保重自己。"
  言罢挥泪去了。
  寇仲叹了口气。
  为了事业,是否便要作出这么多牺牲呢?
  假若自己是个胸无大志的小子,这刻便可和她海誓山盟,再来个双宿双飞,鸳鸯比翼共渡良宵。
  可是他已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双龙帮的人在关中苦候他的来临。
  飞马牧场正陷于险地。
  素素则急待他去营救。
  而他和徐子陵亦是遍地仇雠,步步险境。
  这就是须付出的代价了。
  ※        ※         ※
  战船逆流西上。
  寇仲和徐子陵并肩立在船头,迎着吹来的河风和茫不可测的命运。
  寇仲道:"只要找着虚行之,我们立即便走,就算要翻脸打出去,我也要走。"
  徐子陵淡淡道:"王世充绝不敢公然拿你怎样的,否则如何服众,何况李密仍死而未僵,他不会笨得动摇军心呢。"
  寇仲点头道:"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
  徐子陵沉默下来。
  寇仲叹气道:"我便像发了一场梦,到现在仍不相信曾威震天下的李密会被我们击败。"
  徐子陵喟然道:"总有一天你会发觉人生只是大梦一场,帝皇霸业都毫不真实。"
  说到这里,不禁想起清雅如仙的师妃暄。
  寇仲却想起伏在怀内悲泣的楚楚。
  一阵长风吹来,拂得两人衣衫猎猎作响,东都洛阳出现前方,巍然矗立,气象万千。
  这座伟大的城市,是否终亦有陷落的一天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