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交换人质

作者:黄易

徐子陵和寇仲伏在重楼的瓦顶处,倾耳细听下肯定楼内无人后,才探头朝屋脊远方三十丈许外的建筑物瞧去,中间只隔水池、小溪和跨于其上的小桥,之外便是青石砖□成的地面。
  环绕主内堂的半廊每隔十步便挂上八角宫灯,照得内堂外壁有种半透明的错觉。最糟是更外围的四角各有一座灯楼,与半廊的灯火互相辉映。
  寇仲计算后道:"我们至少要跃至离这楼顶十丈上的高空,才可避免灯楼把我们的影子投在墙上,你仍是那么有把握吗?"
  徐子陵尚未答他,人声足音传来。
  两人连忙伏下,循声瞧去。
  只见一群人沿另一边的游廊朝主内堂走来。领头者赫然是荣凤祥和郎奉两人,其他人都是曾于寿宴见过的在洛阳有头有脸的人物。
  两人大为失望,心忖难道马车载来的竟是郎奉,虽说他平时总是骑马,但若为避人耳目,坐趟马车亦很合理。
  他们眼睁睁瞧对方鱼贯进入主内堂,颓然若失。
  寇仲苦笑道:"怎办才好?抓起郎奉怕也不会有甚么作用,王世充那份人我最清楚不过。"
  徐子陵沉声道:"还要不要去听他们说话?"
  寇仲叹道:"有甚么好听的?不外官商勾结、瓜分利润,苦的只会是平民百姓。咦!"
  笑语声从后方飘来。
  两人别头瞧去,另一群人在四名持灯笼的武士开路下,正沿穿过庭院的碎石小径往他们藏身其顶上的重楼缓步而至。
  最抢眼的当然是花枝招展的荣姣姣,但吸引了他们所有心神,更令两人喜出望外的却是亲热地伴在她旁边的王玄应。
  那是个比董淑妮更好上无数倍的最佳选择。
  那批随马车来的武士堕后少许,人人神态悠闲,显然谁都没想到会有敌人伏在荣府内守候他们。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不用任何说话已知道该怎样做,齐齐扯下面具,露出真脸目。
  猎物不住接近。
  只听王玄应道:"李密的人现在纷纷归降父皇,使他更是势穷力蹇,只要我们再攻下河阳,李密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了,哈!"
  两人默默运功,蓄势以待。
  王世充既以这批武士保护自己的宝贝儿子,怎都该有两下子。一击不中,便麻烦棘手多了。
  寇仲打出手势。表示由他活捉王玄应,徐子陵则对付其他人。
  下方荣姣姣的呖呖莺音娇声嗲气的应道:"今趟你们大胜李密,戳破了他战无不胜的神话,威震天下,姣姣心中都不知为你们多么高兴哩!"
  王玄应得意忘形的哈哈笑道:"这全赖父皇诈伤诱敌,策略得宜!"
  寇仲听得无名火起,此时王玄应已来到重楼正门外四丈许处,正是最利于他们突袭的位置,两掌一按瓦面,整个人滑下人字形的瓦背,箭矢般朝王玄应滑去,又运功收敛衣袂的拂动,就像深海里出击捕食的恶鱼,无声无息的朝目标低潜而去。
  徐子陵同时发动,腾空而起,连续三个空翻,紧追寇仲背后往敌疾扑。
  当寇仲飞临王玄应斜上方两丈许高处时,出乎两人意料之外,首先生出警觉的竟非王玄应或护驾高手中任何一人,而是荣姣姣。
  她翘起俏脸往寇仲瞧来,一对美眸异光亮起,手上同时幻起一片剑芒,朝寇仲的井中月迎上去,反应之快,剑招的狠辣老练,以寇仲之能,也大有手足无措,给她把全盘大计打乱的情况。
  王玄应和一众侍卫高手这才惊觉有刺客从天而降,且是新一代的两大顶尖高手,骇得忙纷纷掣出兵刃,又呼啸示警,急召荣府的高手来援。
  寇仲面对荣姣姣冲空而来的芒光剑气,痛苦得想要自尽。
  要知擒拿王玄应的时机一瞬即逝,只要给荣姣姣截住自己,那怕只是眨眼光景,整个形势将逆转过来,变成是他们要仓皇逃生的结局,一个不好还要饮恨在此时此地。
  不要说惹出像杨虚彦那种高手,只要在内堂那边的荣凤祥和郎奉赶过来,他们便不能讨好。
  可是荣姣姣以惊人的准绳、时间和速度在半空截击,教他无从变招,只有出于硬拚一途,却是难以改变的事实。
  王玄应已开始往横避开,四周的亲卫高手则往他合拢过去,一时刀光剑影,喊杀盈耳。
  眼看功亏一篑的当儿,徐子陵后发先至,越过寇仲,头下脚上的双掌下按,强攻进荣姣姣的剑网去。
  在他和寇仲擦身而过时,反手推了寇仲一把。
  寇仲已使老的势子本再难变化,这时得藉徐子陵一堆,一个空翻,井中月照头盖脸的朝想逸走的王玄应劈去。
  凛例劲厉的螺旋刀劲,把王玄应完全笼罩其中,迫得他就地立定,挥剑挡格。
  "蓬"!
  荣姣姣一声娇呼,被徐子陵左右两掌先后怕在剑身处,狂猛的螺旋劲先是左旋。接是右旋,震得她差点经脉错乱,骇然下往旁飞开,错失了援救王玄应的良机。
  徐子陵亦心中吃惊。
  任何人初遇上螺旋劲这古今从未出现过的劲气,谁都要吃点亏的。
  更何况他利用左右手先后的次序,巧妙地逆转真气,估计她怎都要兵刃脱手,岂知她不但没有如他所料,还能借劲横闪,从这点便可知她的武功是如何高明。
  有其女必有其父,照此看荣凤祥实在大不简单。
  "笃"!
  王玄应全力劈中井中月,却无金属交击的清响,反而如中败革,毫不力。
  王玄应登时魂飞魄散,寇仲这一刀横看竖看都是劲道十足,那知竟虚有其表,劈上去飘飘荡荡的毫不力。
  那种用错力道的感觉,便像尽了全力去捧起轻若羽毛的东西那末难受。
  王玄应惨哼一声,硬是运气收刀,差点便要吐血。
  寇仲哈哈笑道:"玄应兄中计了!"
  井中月立时由无劲变有劲,猛劈在王玄应回收的剑上。
  王玄应终口喷鲜血,长剑甩手脱飞,咕咚一声坐倒地上。
  寇仲的手按到王玄应天灵盖处,大喝道:"全都给老子滚开!"
  众卫骇然止步。
  徐子陵落到寇仲之旁。
  寇仲听得内堂方向风声骤起,知道荣凤祥等人正全速赶来,忙挟起被封穴道的王玄应,与徐子陵腾身而起,大喝道:"今夜三更时份,叫王世充拿虚行之到天津桥来换人!谁敢追来,我就干掉他的宝贝儿子。哈!"
  大笑声中,寇仲挟王玄应,与徐子陵迅速远去。
  ***
  钟楼上。
  寇仲拍开王玄应穴道,笑语道:"玄应公子好吗?"
  王玄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狠狠道:"你们想怎样?"
  寇仲淡淡道:"公子若不想吃苦头,最好有问有答。唉!我这人疑心最大,若你说话略有吞吐犹豫,我便会当你胡言乱语,说不定会x碎你一只手指的指骨。只要说上?次谎话,公子以后便只能用脚指去摸女人了!至于二十次后,连脚指都不成。"
  王玄应色变道:"你怎能这样,爹绝不放过你的。"
  这种色厉内荏的废话,充份显示出他庸懦的性格,连贴壁坐在另一边的徐子陵都露出不屑神色,心骂又有这么窝囊的。
  寇仲讶道:"你爹算老几?我若怕他,你这小子就不用脸青□白的坐在这里任从发落。
  闲话休提,记得有问必答,答慢了便终生后悔,你听过我曾像你爹般言而无信吗?"王玄应颓然道:"你杀了我吧!"
  寇仲拔出匕首,锋尖斜斜抵住他颔下,道:"你再多说一趟好吗?"
  王玄应一阵抖颤,终不敌投降,忙道:"问吧!"
  徐子陵不想再看,移到钟楼的另一边。
  天上星月争辉,夜风徐徐吹来。
  洛阳仍是一片平和,大部份人家均已安寝,只余点点疏落的灯火。
  好一会后寇仲来到他旁学他般贴墙坐下,狠狠道:"他俩父子都不是东西,只有王玄感还似个人样。"
  徐子陵道:"探悉虚先生的情况吗?"
  寇仲点头道:"确是给他爹关起来,李小子猜到我们会返回洛阳就是为了虚行之,从而估到他对我们的重要性。虚行之错在曾露过锋芒,我们则错在猜不到王世充这么快动手。"
  徐子陵道:"还问得些甚么其他呢?"
  寇仲道:"夷老确是功成身退,返回南方,陈长林则给他调往金墉城。他娘的,真想一刀把这小子宰了。"
  徐子陵沉吟道:"待会由我去接头,他们就算想耍花样我也不怕。"
  寇仲知他怕自己旧伤复发,笑道:"那怎么成?若李小子和王世充拿下你来迫我换人,我还不是要乖乖就范?只要有王玄应这小子在手上,就不怕王世充不屈服,我们一起去吧!
  我很想看看王世充这时的表情。"
  徐子陵只好同意。
  ***
  两人坐上偷来的小艇,押王玄应朝天津桥驶去。
  王玄应平躺艇底。失去知觉。
  徐子陵坐在船尾,单手摇橹,河水温柔地以沙沙的声响作回应。
  两岸乌灯黑火,平时泊满大小船只的河堤不见半条船儿,天津桥则灯火通明,人影绰绰。
  寇仲低声道:"得势不饶人,我们务要占尽便宜。唉!我们终不惯做贼,否则怎会掳人后忘了勒索,否则可乘机狠敲王世充一笔,让他心痛一下也好。现在再提出,便似乎欠些风度了。唉!"
  徐子陵笑道:"这等若穷心未尽,色心又起,我们若能偕虚先生安全离开这里,便该谢天谢地,亏你仍要妄想。"
  寇仲遥望天津桥,若有所思的道:"刚才我审问王玄应那小子时,他每说一句话眼珠都会转动两三下,你说是否很不妥当呢?但我又找不到甚么破绽。要我下辣手向他无端端施刑,小弟偏办不到。"
  徐子陵沉声道:"管他是真是假,总之一个换一个,若有不妥,就干掉他然后逃亡,失散了就在约定地方会合。但在甚么地方会合好呢?"
  寇仲提议道:"若在城内,就在听留阁的鱼池处见面;如在城外,便相会于和氏璧完蛋那小丘好了!"两人再不说话,蓄势运气。小艇倏地增速,迅快地接近天津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