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谈笑用兵

作者:黄易

果然不出两人所料,与李子通结成联盟和借得粮草这假消息传出后,宇文化及的二万大军立时全速行军,朝梁都北城门推进,其先头部队于两天后抵达城外五里处,立即筑垒掘壕立寨,建设前哨阵地。
  寇仲和徐子陵从远处丘顶一棵高达三丈的杉树之巅,居高临下极目瞧去,把敌方形势一览无遗。
  寇仲道:"止则为营,行则为阵。这个营寨既有水源,又有险可守,达到扼敌和自固的目的。可见我们今次的对手,也是说宇文化骨而下的大小将领,均是军事经验丰富的战将,绝不可小觑。"
  徐子陵听得点头赞许,寇仲这人表面似乎给人粗枝大叶,容易得意忘形的印象。事实上却是遇事冷静,审慎小心,不会犯上轻敌之忌。
  安营首要择地。现时敌人立寨于丘坡高处,又荡平附近林木,在营防上一丝不苟,在在显示出非是乌合之众,寇仲不敢掉以轻心,正具备一个卓越统帅的基本条件。
  随口道:"鲁先生的秘笈对此有甚么指示?"
  寇仲道:"立寨之要,必须安野营、歇人畜、谨营垒、严营门、恤病军、查军器、备火警、止扰害、责交通、惜水草、申夜号、设灯火、防雨晦、下暗营、诘来人、避水攻等,够了没有。"
  徐子陵听他随口诵出这么多条安营立寨必须在意的项目,奇道:"你倒念得蛮熟的。"
  寇仲得意道:"这就叫勤有功,又叫临阵恶补。但随你怎么看,你有否觉得这个营寨设的位置虽险却远,如要从那里把攻城的工具送到城墙下,未曾到达便要把骡马累个半死,一点都不实际。"
  徐子陵一边仔细观察,一边笑道:"你这小子开始有点道行哩!宇文阀累世为将,如此设营必有他娘的道理,会否他主要是作粮营和恤病军之用?除此则更可作为大后方,支援前线作战的营寨。"
  寇仲欣然道:"又是英雄所见略同,这粮营可说是宇文化骨今次大军南来的根本,但因其远在后方,围城后不虞我们敢出城攻袭,所以防守必然薄弱。只要我们和宣永以奇兵配合,攻他娘一个措手不及,胜利果实至少有一半到了我们的袋子里,哈!这场仗似乎并不难打。"
  徐子陵功聚双目,把敌方营寨的情况一览无遗,沉声道:"你看得太轻易了,这营寨据山之险,外开壕堑,内设壁垒,只要再加些陷阱尖竹蒺藜之类的防御措施,垒土立栅,护以强弩。再在四周安排警戒,广布暗哨,加上宇文关的众多高手,岂是你说要强攻便可攻吗?"
  寇仲笑道:"你好像忘记鲁妙子他老人家最厉害的不是兵法,而是巧器工具。他在书中详列十多种不同破寨之法,说攻寨如攻城。攻城要借助云梯,擂木、撞车。攻寨也要借助车子,只要能破开一两个缺口,敌人兵力又非强大,被寨实是易如反掌。"
  徐子陵皱眉道:"车从何来?"
  寇仲道:"从改装而来,这事可由宣永负责。小弟现得鲁妙子真传,至少等若半个孙武复生。宇文化骨如此送上门来,我不顺手牵羊偷粮偷马,气得他□心呕血,怎对得住娘?放心吧!我明白你的孝心的!"
  徐子陵给他说得啼笑皆非,同时替所有与寇仲为敌的人暗自心惊。
  寇仲本身是个军事的奇才,早在多次战事中大放异采,现在连鲁妙子因应各种形势设计出来的战争工具,都背得滚瓜烂熟。一旦给他聚练出一批精锐的战士后,天下岂还有能与之撷抗的军力?恐怕李世民都要吃败仗。
  现在他所欠的,就只是一批精锐之师和『杨公宝库』。
  寇仲又道:"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却非攻寨,而是偷箭,你可知我们城内可用之箭,不到半个时辰便射光。那时只靠滚油沸水和石头,绝守不了多久。"
  徐子陵愕然道:"怎样偷箭?"
  寇仲笑嘻嘻道:"不是偷,而是借,这只是孔明借箭的故技重施,我们送他假箭,他们还我真箭,不是非常划算吗?"
  接指左方流过的通济渠道:"探子回报,宇文化骨的主力大军将会于今晚抵达,我已使人于对岸密林处暗藏百多艘扎满假人的快挺,当他的军队到达时,便把快艇放进河内,顺流冲下,每艇只有三人,一人操舟,二人放竹箭,另外再派兵佯攻,宇文化骨心慌意乱下,只好送些箭给我们使用,就当是上主菜前的小点。"
  徐子陵叹道:"现在连我都有点信心你会赢这场仗哩。"
  ***
  寇仲、徐子陵两人并骑立在小坡之上,远眺里许外紧靠通济渠的草原处点点火把光芒移动的壮观情景。
  寇仲低笑道:"我没有说错吧,宇文化骨为了减少被攻击的可能性,必靠河而行,岂知却正中我的下怀。"
  徐子陵仰望星月无光的夜空,道:"你的假盟假粮之计显已奏效,否则宇文化骨不会急得连晚上也催军急行,予我们可乘之机。"
  寇仲深吸一口气道:"是时候了!"
  说罢手往上扬,烟花冲天而起,在高空爆起一朵火红的光花,燃亮昏沉云蔽的夜空。
  梁都那方面立时杀声四起,火把点点,朝敌军冲去,表面看来果是声势汹汹。其实只是每人手执两支火炬,由既没有兵器甲□,又乏弓矢的民兵虚张出来的把戏。
  骤眼瞧去,便像有近万人从梁都城北附近的山丘密林对来犯者展开突袭。
  寇仲和徐子陵身后驰出近二百骑,全由彭梁会中骑术最好,武功最高明的武士组成,用尽了梁都所有战马,组成唯一的骑兵队。
  远方敌人的火把近队尾处乱起来,但前段和中段仍是有条不紊。
  寇仲向徐子陵笑道:"这一招是玲珑娇也没教的,就叫作观火把法,可知这来的第二批五千人的宇文军是新旧参差,良莠不齐,队尾当是由新兵所组成,我们就给他来个衔尾突击,包保有便宜可占。"
  火把长龙散开之后停了下来,显示敌人正布阵迎战。
  寇仲和徐子陵一夹马腹,领二百三十七骑循早拟定好的路线,穿林越野,往敌人阵后推进。
  "砰"!
  再一朵烟花在高空爆开作响。
  河渠那边喊杀之声四起,百多艘扎满假人的轻舟快艇顺河冲奔而下,数百枝燃油布的竹制火箭划破河岸的空际,往岸上正朝梁都方向布阵的敌人投去。
  艇上的真战士均躲在挡箭板后,任由穿上衣服的假兵挨箭。
  沿岸的野林长草纷纷起火燃烧,敌人以为前后受敌,立时乱了起来,尤以后军为甚。
  寇仲一声令下,左手掣起盾牌,催马全速往敌人后军杀去。
  两人改用利于马战的长戈,身先士卒穿过疏林,挑了十多枝射来像是应景的箭矢,破入敌阵里。
  沿岸全是窜熊熊火光的火头,轻舟到处,还不断增加火头,确是声势骇人,似模似样。
  寇仲和徐子陵两支长戈有若双龙出海,挑剌挥打,所到处敌人纷纷倒地。
  宇文化及这队军乃清一色步兵,负责运送辎重粮食等物,早被先前虚张声势的前后夹击骇寒了胆,此时骤见敌骑冲杀而至,又是气势如虹,更猜到领头者就是名震天下的徐子陵和寇仲,一时亡魂失魄,更那想得到对方只有二百多骑,竟不战而溃,四散奔逃。
  众人大喜,在寇仲指示下追人的追人,烧车的烧车。
  蹄声轰鸣,数百敌骑沿岸杀至。
  寇仲眼利,瞥见领头的正是老相好宇文无敌,哈哈笑道:"无敌兄别来无恙,兄弟别矣!"
  领手下,慌忙奔回梁都去。
  此战不但借得数万枝劲箭,又烧掉敌人大批攻城器械和粮草,至重要是大大振奋城内军民士气,增添他们对两人的信心,而己方的损失却是微乎其微,敌人则死伤惨重。
  连他两人都想不到会有如此辉煌的战果,入城时,任媚媚率军民夹道欢迎,呼声震城,誓与两人共荣辱同生死。
  对于当日北返途中沿途抢掠杀人的宇文军,谁不切齿痛恨。
  ***
  寇仲和徐子陵卓立北城墙头,遥望里许外宇文军建立起来的营寨。
  徐子陵淡淡道:"至少尚要两天时间,宇文化骨才能在四方建立营垒,完成合围之势,这两天够我们做很多事。"
  寇仲微笑道:"首要仍是抢粮,昨夜我们烧掉宇文无敌这支先锋军大量粮草,他必须从后营补充军粮,那就是我以轻骑突袭抢粮的好时机。"
  接叹了一口气道:"若我有像李小子那么一队黑甲精骑就十分理想。"
  徐子陵神情一动道:"你还记得早年在扬州所见的披沉重马战装备的隋朝骑兵吗?连马儿都像刀箭不入的样子,神气何等威武,为何却被揭竿而起,装备简陋,缺乏铠甲兵器战马的义军打得望风而逃,落花流水呢?"
  寇仲沉吟道:"那是因为失去民心,士气低落吧!"
  徐子陵道:"这当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亦可看到人马穿甲披铠的重装备骑兵,早不合时宜。例如你手下是这么一支重骑兵,怎样能在接报后赶去及时截粮?现在代而兴起的是大量的野战步兵,配合只有战士披甲的轻装骑兵作突击,这种战术最是灵活,李小子正是将这种装备和作战方式发挥得淋漓尽致。"
  寇仲道:"不知是否与我的性格有关,我总爱以轻骑为主的作战方式,因为骑兵随时可变成步兵,而步兵却不能变成骑兵,在灵活方面是更胜一筹。"
  徐子陵笑道:"你忘不了偃师之役尝到的甜头吧!不过你的话不无道理。"
  寇仲伸个懒腰道:"你猜我收拾宇文化骨后,会急于做甚么事?"
  徐子陵摇头表示不知道。
  寇仲一对虎目射出期待的神色,道:"我将设法召集一批铁匠工匠,日夜不停的把鲁妙子所设计的攻城工具赶制一批出来,以作收复竟陵之用,拥有竟陵,那襄阳将举手可得。"
  徐子陵尚未来得及反应,任媚媚领一名三十来岁,风尘仆仆的瘦长汉子来到两人身前,道:"这是我们仁堂香主洛其飞,人称『鬼影子』,他一直追蹑于宇文化及主力大军之旁,沿途观察敌人虚实,所以现在才来到。"
  两人瞧去,此人虽其貌不扬,只像个地道的乡巴汉,但手足特长,两眼精灵,显是脑筋与身手都极端灵活敏捷的人。
  寇仲问道:"宇文军的主力已来了吗?"
  洛其飞肃然行礼后道:"应在黄昏时份抵达,全军共一万三千人,由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两人率领,分为中军,左右虞侯和后军共四军,其中三千人是弓手和弩手,骑兵一千人,其他都是步兵。"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动容,不是因为宇文军的实力强大,而是这人说话的信心和情报的细致入微。
  洛其飞续道:"宇文军显然在与李密一战时损失惨重,只从其骑兵用的是长弓而非角弓,便可知晓。"
  两人听得茫然相顾。
  任媚媚道:"其飞他以前曾为隋将,在军中专责打点装备,所以在这方面非常在行。"
  洛其飞解释道:"长弓是专供步兵之用,多以桑拓木制成。骑兵用的该是筋角制的复合弓,形体较长弓小,最方便于马上使用,所以宇文军的骑兵要用上长弓,该是因缺乏角弓的迫不得已之举。"
  寇仲叹道:"像洛兄这么有见识的探子,应是少有。"
  任媚媚笑道:"其飞不但轻功高明,还精通易容改装之术,由他当探子,当然比任何人更出色。"
  洛其飞道:"两位大爷勿再称小人作洛兄,唤我名字便可,以后其飞会不计生死,为两位大爷效命,有甚么吩咐,一句话交下来便足够。"
  徐子陵问道:"照其飞的看法,宇文军的真正实力如何?"洛其飞道:"除中军的四千人外,其他该都是训练不足的新兵。若我没有猜错,明天黎明前他们会开始攻城。"
  寇仲愕然道:"这么急?"
  洛其飞道:"因为自前晚开始,他们每逢扎营休息,工程兵都轮更修整攻城设备,若非要立刻攻城,怎会如此不让兵士休息,大可待来到城下安顿完妥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任媚媚问道:"他们攻城的器械齐备吗?"
  洛其飞道:"算是齐备的,有云梯车二十辆、投石车百辆、弩车十乘、挡箭车七十余辆、巢车四台,足够攻城有余。"
  寇仲狠狠道:"若宇文化骨要于黎明前攻城,那宇文无敌今晚便会诈作佯攻,以动摇我们军心,务令我们力尽筋疲,哼!"
  徐子陵道:"能否把他的攻城装备说得更详细点?"
  洛其飞如数家珍的道:"飞云梯车是装在六轮上的双身长梯,梯端有双辘轳,可供敌人枕城而上;投石车是在车上放有巨大的投石机,以贡杆把巨石投出,摧毁墙垣;弩车则是以绞车张的强弩,可一次过发射八枝铁羽巨箭,射程远达千步,非常厉害;挡箭车是四轮车,上面蒙厚厚的生牛皮,战士藏于后面,然后推车前进,可挡格矢石,使能直抵城下。巢车则是于八轮车上置高台,既可察敌又可把箭射入城中。"
  寇仲双目一亮道:"我们能否倾下火油,放一把火将他娘的甚么牛皮熟皮、弩车梯车全烧掉呢?"
  洛其飞摇头道:"宇文化及这两天正是使人把特制的防烧药涂在所有攻城器械上,这种药如遇日晒雨淋,效用会消退;故必须在涂药后尽快应用,所以我才猜他会在抵步后立即攻城。"
  两人这才恍然。
  又大惑头痛,敌人攻城的器械如此厉害,但他们守城的工具却简陋得不能再差一点,相去太远。
  引兵出城拚搏吗,则如送死无异。
  就在此时,远方山头亮光猛闪三次。
  寇仲知是己方探子以镜子反映阳光报讯,暂时抛开烦恼,哈哈笑道:"辛苦其飞了!任大姐先带其飞去安顿好,我们抢得粮草,再和你们叙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