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邪帝阴后

作者:黄易

徐子陵紧随石青璇身后,心中充满不解。
  早才明明听到她说封闭出口,会以身殉,那当然是控制出口的开关是设于洞内,一旦启动,连自己都来不及逃出去,才有陪死的后果。
  但是石青璇刚才却说得开关似就在门外,离开时顺手闭门般轻松容易,前后矛盾。
  石青璇此时横过进口的无蝠大洞,忽然别过头来,向他打个眼色。
  徐子陵乃玲珑剔透的人,霍然而悟,才知是以诈语诱敌之计。
  不由心中佩服,只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将打算从其他出口溜走的敌人引回来。不过能否成功,尚在未知之数。因为在蝠喧震洞的情况下,尤鸟倦耳目虽灵,怕亦末必能听到。
  这个想法还未过去,后方破风声疾起。
  徐子陵想也不想,扭身一拳击出。
  "蓬"!
  他感到不妥时,始知命中的竟是尤鸟倦的外袍。
  铜光一闪,尤鸟倦现身左侧,独脚铜人朝他扫至,极尽凶厉狠毒,威猛霸道之能事。
  徐子陵招式用老,只有往横移开,心叫不好。
  "叮"!
  石青璇轻风般飘过来,竹箫挑打劈扫,手法精奥玄奇,务要挡他一刻。
  好让徐子陵有机会反击。
  尤鸟倦知这是生死关头,施出压箱底本领,独脚铜人脱手朝石青璇掷去,人却乘机闪出洞外。
  石青璇避过钢人时,徐子陵追至尤鸟倦身后,隔空一掌拍去。
  尤鸟倦倏地加速,看也不看,反手一掌,迎上徐子陵暗含螺旋的烈劲。
  "啊"!
  尤鸟倦再喷一口鲜血,伤上加伤,但也消没在石阶上。
  "轰"!
  独脚铜人此刻才撞上洞壁,砸碎了一团石花,可见这几下交手起落速度之快,是何等惊人。
  ***
  寇仲一觉醒来,在床上睁开眼睛,心中却想徐子陵。
  没有这家伙的日子真不习惯,那处能找个人来说几句粗话,或是倾吐心中烦恼。
  他究竟正在做甚么呢?是否不眠不休的赶路。
  自己会否因有志争天下而令徐子陵终要远离自己,远赴域外追寻他喜爱渡过生命的方式。
  无论帝皇将相,英雄豪杰,生命总是弹指即逝。像过去几年,便像发个梦般过快轻易。
  人生只是无数选择下产生的经验和后果,只恨自己和最好的兄弟却各自选择不同的路向,使他们将终有分道而行的一天。
  敲门声起。
  寇仲暗叹一口气,从床上弹起来。
  宣永的声音在门外道:"惊扰少帅,其飞回来哩!有急事面禀。"
  寇仲立即把所有感触排出脑际,连忙喝道:"快进来!"
  ***
  朝阳升离东山一座小丘之顶。
  徐子陵的手掌离开石青璇玉背,长身而起,走出藏身的树林,来到林边的小溪旁。
  溪水清澈异常,阳光斜照在水面上,映出他的样子,才记起尚未脱下岳出的假面具,忙除下纳入怀里,蹲跪溪旁,掏水连喝数口,顺手清洗尘污,那种清凉入心的痛快感觉,一洗因昨夜连番激战带来的劳累。
  此时他始有机会欣赏四周的美景。
  这小林长于两座小丘之间,内藏蝙蝠洞那座奇山落在东面地平远处,被烟云簇拥,半山流云如带,像个半掩脸的美女。两边小丘地上花果处处,正考虑该否先摘两个来果腹,还是待石青璇调息醒来再动手,水中除他之外,多了个影子出来。
  徐子陵向水中倒影微笑道:"石小姐这么快回复过来,教人难以相信。"
  石青璇来到他旁,漫不经意的踢掉鞋子,露出晶莹如玉的一对纤足,自由写意地浸到冰凉的溪水里去,把竹箫置于身侧草地上,凝望水面,轻轻道:"你昨晚为何会说我美呢?这样子也可算是美丽吗?"
  徐子陵学她般凝视自己的水中倒映,耸肩洒然道:"我并没有想到甚么是美,甚么是不美的问题,只是当时见到小姐俏脸像有一层神圣的光辉,美得不可方物,于是有感而发,冲口说出这句冒犯的话来,石小姐不要见怪。"
  石青璇默然片晌,轻轻的道:"那我现在是否仍是那么美丽?"
  徐子陵点头道:"愈看愈美丽,这是由衷之言,并不是要故意讨好你。"
  石青璇微嗔道:"不要说谎,你只是看穿我的鼻子是装上去的,对吧!"
  徐子陵苦笑道:"那是后来的事,小姐请勿多心,在下对小姐并没有任何非份之想。"
  石青璇微微一笑道:"我本打算让你看看我脱下假鼻的样子,但既然你这么说,我要打消这念头!"
  徐子陵苦笑一下,没再说话。
  石青璇却不肯放过他,别过头来盯他道:"你为何笑得这么暧昧?"
  徐子陵坦然道:"因为错失了一个可目睹人间绝色的机会。小姐令我生出很大的好奇心,不说别的,只是小姐天下无双的箫艺,足使小弟终生不忘,感到没有白活。"
  石青璇欣然道:"你这人哄女孩子的最高明本领,就是可令女儿家绝不会怀疑你的真诚。更奇怪的是昨晚你遇到这么多怪事,竟没有开口问过青璇半句。唉!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徐子陵再度苦笑道:"我不是不想知道,只是以小姐一副看透性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样儿,使我很怕会碰钉子,索性保持点自尊,来个不闻不问。哈!我是否很可笑呢?"
  石青璇愕然失笑,目光回到水面的倒影,点头道:"这确是对付我的上策,累得青璇中计,反掉过头来问你,真可恶!"
  徐子陵伸个懒腰,就那么往后仰躺,瞧蓝天白云,油然道:"小姐的假鼻子,昨夜的破庙和山洞迷宫,是否都是出于鲁先生的设计?"
  石青璇兴致盎然地瞟他一眼,道:"全部猜对,若非有此蝠洞迷宫,我和你恐怕不能如此写意的在此谈天说地。这四人乃邪帝的嫡传弟子,若非受咒誓所制,二十年来不敢出来作恶,这世间不知会有多少人给他们害死。"
  想起尤鸟倦四人的残忍狠毒,徐子陵便不寒而栗,犹有余悸。
  假设四人肯同心协力,自己必然没命,石青璇则至多办到陪敌同死的目的。
  "邪帝是甚么东西?"
  石青璇对他态度大有改善,"噗哧"笑道!案邪帝并非甚么东西,而是邪派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数十年前与阴后祝玉妍并称于世,与『散人』宁道奇齐名,只是邪正有别而已!"
  徐子陵猛地坐起,骇然道:"为何从未听人提起过他?"
  ***
  在房内坐好后,洛其飞恭敬道:"我们得到确切的消息,骆马帮的都任与窟哥结成联盟,准备对我们展开反击。"
  宣永皱眉道:"此事相当棘手,若正面交锋,恐怕我们非是他们敌手。"
  洛其飞插入道:"我们已派人潜入下邳,暗中监视骆马帮的动静。"
  寇仲沉吟片刻,问道:"照你看,他们会不会蠢得来攻打梁都?"
  洛其飞摇头道:"都任并非蠢人,连宇文化及都要在你手下大败而回,他怎会轻举妄动,他今趟之所以肯和窟哥结盟,是自保多于其他。"
  寇仲叹气道:"那就麻烦透顶,唉!窟哥这群契丹马贼不是神憎鬼厌吗?怎会忽然间有人肯和他结盟呢?"
  洛其飞道:"骆马帮内有很多人反对这行动,只是都任一意孤行,其他人拿他没法。"
  寇仲一对虎目立时亮起来,大笑道:"这就有救了,便让小弟来当一次杨虚彦吧!"
  ***
  石青璇淡淡道:"除邪派中人外,知道邪帝的人少之又少,见过他的更是绝无仅有。道理很简单,因为三十年前他退隐潜修魔门最秘不可测,无人敢练的功法,自此再没有踏出庙门半步。"
  徐子陵愕然道:"就是昨夜那破庙?"
  石青璇点头道:"那是鲁大师一手为他建造的,内中玄机暗藏,蝠洞迷宫只是其中之一。"
  徐子陵听得糊涂起来,喃喃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石青璇柔声道:"若非看在你和鲁大师的关系上,青璇绝不会向你泄露此中的来龙去脉,鲁大师对你和寇仲推崇备致,认为将来的天下将是你两人的天下,现在既鬼簇神推的使你闯进这件事来,青璇当然要坦诚相告,最好能将那压得人家透不过气来的重担子,转移到你肩上去。"
  徐子陵三度苦笑道:"你倒是好主意!"
  石青璇开怀笑道:"难怪鲁大师在给青璇的信中指出你们不像一般表面正气凛然,摆出视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卫道之士,那时我还不大明白,现在自然一清二楚哩!"
  徐子陵笑道:"我和寇仲两个只是运气好些儿的小流氓,初时的大志仅是如何出人头地,捞个一官半职,趁乱世博取功名富贵。后来练成《长生诀》的奇功,思想才开始变化,虽然有时口中说说要行侠仗义,实际上仍是为自己想居多,石小姐勿要误会我们是甚么侠义好汉。"
  石青璇盯他道:"既是如此,为何昨晚你肯不顾安危的来助我?人家跟你是非亲非故,更没有美色给你贪图,那时你该看不破我的鼻子是假的吧?"
  徐子陵尴尬地道:"我倒没想过由于某种原因才要这样做?只是因对那四个奸邪看不顺眼,这不仍是只为自己吗?"
  石青璇含笑道:"假若公平决斗,你有多少成把握可收拾尤鸟倦?"
  徐子陵坦然道:"一成把握都没有,极可能尚有落败之虞,这人实在太厉害。"
  石青璇道:"明知自己有败无胜,你还肯冒险卷入此事,这叫为自己吗?除非你是决心求死吧?"
  徐子陵哑口无言。
  石青璇柔声道:"不要左推右卸哩!这担子你是挑定的了。"
  徐子陵叹道:"小姐请赐示!"
  石青璇沉默片刻,沉声道:"此事非但玄妙异常,且牵涉到几代人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现在青璇只可告诉你一个简略的大概,细节待有机会才和你详说。"
  徐子陵正心切赶往巴陵,点头答应。
  石青璇把秀足从水中提起,移转娇躯,面向他双手环膝,姿态写意放任,美目深注的道:"令邪帝向雨田归隐潜修的魔门最高秘法叫『道心种魔大法』,其真实情况,无人得知,只知古往今来魔门虽人才辈出,始终没有一人能够修成,最后落得魔火焚身的凄惨下场。"
  徐子陵骇然道:"竟有这么可怕的功法,那究竟是谁想出来的?若连创此大法的人也练不成,其他人还要去练,岂非可笑之极。"
  石青璇皱眉道:"那有点像你的《长生诀》,谁都不知道是怎样来的,但直到你们却修练成功,这有甚么可笑之处?"
  徐子陵俊脸微红道:"那真个没有什么可笑,但我习惯和寇仲这么说话的,小姐见谅。"
  石青璇眼神转柔,轻轻道:"是青璇太认真了!言归正传,邪帝向雨田有四个弟子,就是尤鸟倦、丁九重、周老叹和金环真。"
  徐子陵愕然道:"真教人难以想像,既有同门之义,为何却仍如此水火不相容,有机会便互相加害?"
  石青璇微喟道:"主要是先天后天两大原因,激发争执的则是一个叫"邪帝舍馈案的黄晶球。唉!此事说来话长。"
  徐子陵好奇问道:"这东西是否仍在小姐手上?"
  石青璇摇头道:"我从未见过这东西。"
  徐子陵失声道:"甚么?"
  石青璇续道:"邪帝舍利自从落在鲁大师手上后,便从没有人见过,鲁大师他老人家也因此东西与祝玉妍决裂,避居飞马牧场。"
  徐子陵思索道:"我在飞马牧场鲁先生的居所并没有见到类似的东西,恐怕已陪他葬在地底深处。"
  石青璇摇头道:"邪帝舍利并不在他身旁,至于藏在那里,现时怕只有天才晓得。
  来!让我领你到一个地方去,很近的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