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江湖激战

作者:黄易

小陵仲在舱厅软绵绵的垫褥上被小婢和奶娘逗玩儿,不住发出阵阵嘹亮愉悦的笑声,坐在一隅的徐子陵表面上含笑注视,心内却是绞扭作痛,呼吸不畅。
  幸好此时卜天志来了,两人从旋梯登上望台,卜天志道:"收到最新的消息,仲爷把自己正名为『少帅』,麾下的将兵将叫少帅军,十多天前攻取下邳,又大破窟哥的契丹马贼,把以前本是附从徐圆朗或李子通的城乡收归己有,现在山东除了东海外,尽是少帅军的天下,仲爷果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
  徐子陵暗忖寇仲终於发威。看来天下间除李世民、杜伏威、窦建德、刘武周和萧铣这几个特别出众的军事霸主外,碌碌馀子实难是他的对手。
  问道:"那现在他是否仍在下邳?"
  卜天志道:"这个可能性很大,所以我们正想改变行程,沿淮水东行,经洪泽湖和成子湖后,北转泗水,再越淮阳后便可抵骆马湖,下邳就在骆马湖的西北处,如他己返梁都,我们可折往西去。"
  徐子陵皱眉道:"这样走路程会远了两天,更须闯过锺离城那一关,你有把握吗?"
  卜天志微笑道:"李子通的水师力量本就薄弱,又屡受挫於杜伏威,故并不足惧。兼且我们一向和他有交易往来,他怎都要卖点面子给我们。"
  徐子陵道:"萧铣和李子通关系如何?"
  卜天志道:"萧铣一直在暗中支持李子通,目的在拖杜伏威的后腿。但子陵不用担心李子通做萧铣的走狗,因为李子通顶多只是一头自顾不暇兼绝不称职的走狗。我们虽然只是区区叁艘战船,但都性能超卓,又有驾船高手把持,锺离的水师唬唬一般商船渔船或者绰有馀裕,但却绝拦不住我们。"
  若在平时,徐子陵根本不用考虑安危的问题,但为了小陵仲的安全和免致素素的遗体受到惊扰,却不得不谨慎小心。他再问清楚卜天志种种应变之法,这才放下心来,点头同意。
  当日黄昏,船抵锺离,出乎徐子陵意料之外,锺离水师没有留难,任他们扬长而过。
  到达洪泽湖时,麻烦来了。
  ***
  船队缓缓拐个弯,转入直道,河面突然收窄,水流变得急促。
  寇仲的帅船领先航行,他和焦宏进立在望台上,凝视前方。
  大地随西沉的太阳逐渐昏暗。
  半个时辰前他们驶过沐阳,进入寇仲判断为最危险的河段,只要叁个时辰,便可通抵大海,朝北沿岸再驶个许时辰,就是东海城。
  在沐阳时,船队作过短暂的停留,跟登船的李星元商议进攻东海城的大计,互相欺骗一番后,船队即兼程赶路。
  焦宏进低声道:"这河面似乎静得有点不合情理,为何渔舟都不见一艘,这时该是出海捕鱼的渔夫赶回家的时刻呢。"
  左方灯光亮起,忽明忽暗,发出约定的其中一种讯号,显示敌人的水师正作某种部署,并没有像预期的前来搦战。
  焦宏进和寇仲脸脸相觑,均大惑不妥。
  寇仲环目一扫,问道:"前面是其么地方?"
  焦宏进沉声道:"四里许处是毒龙峡,峡内两边山势陡峭,崖岸尽是礁石,水流湍急,不过洛将军早派人埋伏在那里,敌人若有任何布置,绝瞒不过我们耳目。"
  寇仲摇头道:"情况不妙之极,我们该是低估了童叔文这家伙。"
  焦宏进皱眉道:"他们在前方既没有埋伏,水师船也没有开来搦战,能怎样对付我们?"
  寇仲神色凝重的道:"正因我们猜不破他的布置,所以才非常不妥当。"
  接发出命令,船队泊岸。
  焦宏造低声道:"会否是我们冤枉了李星元?他真的是想投靠我们。"
  寇仲断然道:"我绝不会错看此人。咦!"
  焦宏进跟他回头后望,在日没前的昏暗里,其他六艘船舰已随帅船减速,准备泊岸,河道看来安宁平和。
  寇仲忽然笑道:"好家伙,今趟我们的水师船要完蛋哩!"
  ***
  洪泽湖上战云密布,弥漫紧张的气氛。
  在星空的覆盖下,这名列中原第四大的淡水湖向四周无边无际地扩展开去。十多艘不怀好意的战船以扇形阵势出现湖面上,形成包围合拢之势。
  洪泽湖最大的特色,是芦苇处处,几乎遍布全湖,繁茂处连船只也难以航行,且湖底浅平,坭坡起伏,最深处都不过两丈,一般的水深只在十尺之内,所以纵使跳水逃生,亦难避过敌人的强弓劲箭。
  敌人此举,显是深谋远虑,计划周密的行动。
  至此他们才恍然明白,为何锺离城的李军肯这么轻易放行,因为来到这里只能在茫无边际的平湖中作混战,而於敌众我寡,抵挡不住时即难以离水登岸寻路逃生,正是针对徐子陵这特级高手而布的陷阱。
  卜天志一震道:"来的竟是大江会的船。"
  徐子陵皱眉道:"是否由『龙君』裴岳和『虎君』裴炎主持的大江会,而非郑淑明当家的长江联?"
  当年他和寇仲舍常熟的双龙帮"贼巢"运私盐入长江,给裴炎偕王薄的儿子『雷霆刀』
  王魁介衔尾追来,全赖喷放黑烟,才能脱身,想不到今日再次遇上。
  此时陈老谋来到徐子陵另一边,代答道:"正是『蛇犬二君』这两个无恶不作的家伙,料不到他们竟蠢得会投靠李子通这走下坡的一夥,真令人难解。"
  卜天志摇头道:"这两个小人最势利,投靠的只会是萧铣,哼!我们就和他们打场硬仗吧。"
  徐子陵道:"可否施放黑烟惑敌,再伺隙逃走?"
  陈老谋摇头道:"风太猛兼又在湖上,放烟幕只是徒费精神人力。"
  接振臂大喝道:"弟兄们!准备作战。"
  战鼓立时轰鸣震天,远远传开。
  ***
  寇仲凑到焦宏进耳旁道:"你看看我们的船身靠水的地方。"
  接着大喝道:"继续航行,愈慢愈好!"
  焦宏进定神看去,剧震道:"好家伙!竟在我们的船上弄下手脚。"
  只见浸在水中的一截船身,沾满火油,不问可知是在沐阳附近某处,给人把火油倾倒河上,船过时被沾上了。
  焦宏进道:"若这是产自巴蜀的火油,可入水不熄,更不怕水浇。这一招果然非常厉害。"
  寇仲整个人轻松起来,笑道:"最厉害处是我们中招后仍懵然不知,不用说东海的水师船队必是躲在沐阳附近的分支水道,现正衔尾追来,我们的计划只需改个方向便行,哈!准备弃船!"
  ***
  叁艘巨鲲帮的战船灯火倏灭,速度则不断提升,朝湖西的方向品字形驶去。
  卜天志古拙修长的脸容冷静如常,淡淡道:"流往洪泽湖的河水集中灌入湖的西部,主要有我们途经的淮河,其他则是濉河、汴河和安河,出湖的水道有叁条,分泄入长江和入海的主要河道,敌人封锁我们东去之路,我们就和他们来个追逐战,比比谁对洪泽湖更熟悉,看看谁的夜航本领更高明。"
  陈老谋补充道:"洪泽湖的整个形状很像一头昂首展翅的天鹅,据古书所载,湖的前身乃泄水不畅的低洼地,后渚水成湖,故湖底浅平多泥,是舟师作水战大忌之一。"
  徐子陵瞧正从后方追来的敌船,问道:"还有那些是水战大忌?"
  卜天志如数家珍道:"大胜小、坚克脆、顺风胜逆风、顺流胜逆流,防浅、防火、防风、防凿、防铁锁,此水法九领,若犯其一,亦要落得舟覆人亡之祸。"
  徐子陵恍然道:"难怪志叔要先逆流朝西驶去,抢到湖西水道入湖之处,再掉头迎战,便变成顺流胜逆流了。"
  陈老谋微笑道:"子陵果然是孺子可教。所谓据上流以藉水力,欲战者难以迎水流,等若陆战的居高临下,明显占尽优势。不过我们从未试过与大江会的裴氏昆仲交手,他们当不是易与之辈,天志必须小心。"
  话犹未已,湖西的方向现出七点船影,赫然是长江联的战船。
  忽然间整个形势又逆转过来,变成前方的来敌占尽上流水利,而后无去路,陷入腹背受敌,敌强我弱的劣境中。
  ***
  叁十多艘战船快似奔马的出现於后方,顺流朝寇仲的少帅水师追来,若依其速度,刚好在毒龙峡中追上寇仲,由於少帅军水师的船体本身早沾染火油,只要再以火箭攻击,保证能使劳师远来的少帅水师全军覆没,计算精确,手段狠辣。
  就算远攻不成,因为顺水顺风,兼之东海的水师船大且坚,自可胜寇仲方面小而脆的弱小船舰,若再乘风势与水流下压,将如车碾螳螂,斗船力而不斗人力,稳操胜券。可见东海水师待少帅军过沐阳后才顺流追来,实深符水战之法,掌握致胜的关键。
  此时李子云、童叔文和李星元站在帅船的看台上,瞧正逐渐被迫近的七艘敌船,均是乌灯黑火,只在船首处挂上照亮前方水道的风灯,船上旗帜如林,使人看不清船上的情况。
  李子云年在叁十许间,长相高大威武,戟指笑道:"人说寇仲如何厉害,照我看只是蠢蛋一个,那有人并排行舟的,岂非一心要方便我们聚而歼之,弟兄们准备。"
  战鼓声起,最前头的叁艘战船上人人点燃火箭,弯弓待发。
  李星元却凑到童叔文耳旁低声道:"似乎有点不妥!"
  乍看似是长得道貌岸然,仙姿飘逸,但却生了对坏尽一切的叁角眼的童叔文冷冷笑道:
  "似有不妥又如何?即管他们岸上布有伏兵,我们船上有生牛皮和挡箭铁板足可应付,何况毒龙峡两旁山势险峻,纵想设伏亦只是痴心妄想。所以今趟我们是立於不败之地,问题只在能否把寇仲杀死,好根绝祸患而已!"
  李星元细想之下也觉是自己多疑,只好乖乖闭口。
  此时前方寇仲的少帅水师驶临峡口,水势转急,双方追逃的船只均呈一泻千里之势。
  眼看胜利在望的一刻,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七艘少帅战船忽然在湍急的河面停止不前,一字排开,硬把整条沐河像横江船锁般拦,不但船与船间锁连一起,更有缆索把这条船链缚往两岸的大树处,封闭了入峡的水口。
  李子云、童叔文等瞠目结舌时,七艘敌船同时起火焚烧,烈冲天。
  虽明知是自投火海,但前方的七、八艘船那收得住势子,惊呼连天中,硬是撞往火船去。
  紧随在后方的东海水师忙往两岸靠去,以为可避过险境时,两岸杀声震天,由当代第一巧器大师鲁妙子原创的"火飞抓"和"十字火箭",像雨点般从岸上往送上门来的敌船掷射,火火屑四溅,燃亮了黑夜中的河道,兼之轰隆有声,热闹壮观,但对东海和沐阳联军来说,却是敲响催命的符咒。
  李子云终於知道谁是真正的蠢蛋。
  ***
  巨鲲帮的叁艘战船改往北行,试图在对方完成合围之势前,从缺口逸出去。
  徐子陵大讶道:"不是顺风胜逆风吗?为何我们却要逆风往北,而非顺风南逸?"
  卜天志一边细察变得从两边合拢过来的敌舰,从容道:"敌人先前既猜到我们会抢占上流,自亦可猜到我们会顺风逃走。我们就来个反其道行之,教他们所有布置,均派不上用场。"
  陈老谋大喝道:"竖板降帆!"
  鼓声响起,传递命令。
  徐子陵微一错愕时,以百计的挡箭铁板已竖立在上下层舱壁的两侧,大大增强对矢石火箭的防护。
  当风帆落下时,巨大的船身露出掣棹孔,每边各探出十八支长桨,快速起落下划进水里去,充盈节奏、力气和动感,煞是好看。
  少了风帆的阻碍,叁艘战船轻松地逆风疾行,倏地超前,只需片刻便可从缺口逃出敌人的包围。
  徐子陵至此才明白水战实是一门很深学问,甚至可把不利的形势变为有利,非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现在没了船帆这易於被火燃烧的最大目标,根本不惧对方的火攻。
  敌方战鼓响起,放下五十多艘快艇,衔尾穷追,桨起桨落,速度比大船快上近倍,且进退灵活,更不怕会给巨鲲帮的战船仗船大木坚所撞沉,战略巧妙。
  卜天志发出命令,叁艘战船从品字形变为一字排开,似是没有应付良策时,陈老谋大喝道:"撒灰!投石!放箭!"
  战鼓响澈星夜覆盖下的湖面。
  叁艘战船首先在船尾处於夜色掩护下撤出大团大团的石灰粉,随湖风似一堵墙壁般朝敌艇卷压过去。
  同一时间矢石齐发,狂袭追至十丈内的敌人。
  惨叫痛哼之声不绝响起,猝不及防下有泰半敌人被石灰渗入眼去,馀者掩眼别头之际,矢石已像雨点般往人艇招呼侍奉,本是来势汹汹的快艇群,立被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舰上战士欢呼喝采时,叁船终逸出重围,朝北逃逸。
  卜天志喝道:"升帆!"
  徐子陵此时对卜天志和陈老谋的水战之术佩服得五体投地,暗忖难怪巨鲲帮能成八帮十会的一员,尊敬地问道:"为今是否要改为顺风行舟呢?"
  卜天志点头道:"若不顺风南行,如何可往下邳去,不过若不再拖点手段,始终会给敌人追上。"
  语毕发出连串的命令。
  逸出包围网的叁船向东弯出,直往芦苇密集的东岸驶去。
  在陈老谋的指示下,叁船均在两舷处加设浮板,形如双翅伸延,大大增加船体所受的浮力,以应付浅平的湖底。
  卜天志松一口气道:"成哩!"
  风帆猛地张展满尽,顺湖风,往东南方近岸处迅疾驰驶,船头到处,芦苇散碎,叁船有如在绿色的水波纹上滑行,转瞬即远远抛离对手,没入湖光与星光的水波交接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