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雨中真情

作者:黄易

迷茫的月色下,徐子陵展开脚法,沿淮水南岸朝西疾走,赶往与寇仲约定会合的地点。
  辞别了桂锡良和幸容,再正式知会李子通,他才和洛其飞等乘船离开。自然最后只剩得一条空船开返粱都,徐子陵和洛其飞等先后在途中离船,赶赴不同的目的地。
  徐子陵离船处是邗沟和淮水的交汇处,全速赶了近六个时辰路裎,披星戴月地终于抵达锺离郡东南方嘉山山脚处的密林区。
  他亮起火熠,打出讯号。
  半里外的山头处立时有回应,先是亮起一点火芒,接着是另两点焰光,指示出寇仲藏身之处。
  徐子陵心中流过一片温暖,素素的不幸,跋锋寒的远去,使他更添与寇仲相依为命的感觉。同时亦不无感触,只是区区个多月,寇仲已成功地建立自己的实力,聚在他身旁的再不是胡乱凑来的乌合之众,而是有组织和高效率的雄师。那不单显现在讯号的准确传递,而更在其能于这么短促的时间,挥军渡河越野,一口气从梁都赶了近百里路到达此处,只是这行军速度,足可教人昨舌。转瞬他奔进密林边缘的疏林区,暗黑里密布着倚树休息的少帅军,人人屏息静气,马儿则安详吃草。
  在一名头目的带领下,徐子陵奔上一座小丘,寇仲赫然出现在明月下,旁边是宣永和十多名将领。
  看看寇仲渊亭岳峙的雄伟背影,徐子陵心中生出异样的感觉。
  寇仲再非以前的寇仲,当然更不是在竟陵城上面对江淮兵的千军万马而心中不断打着退堂鼓的寇仲。现在的寇仲已成视战争为棋戏,谈笑用兵的统帅,以后群雄势将多出个与他们争霸大下的劲敌。
  寇仲倏地回过头来,向他展露雪白的牙齿,大笑道:"有陵少在我身旁,足可抵他一个万人组成的雄师,今趟我们不斩下三大寇的狗头,誓不回师!"
  众将轰然相应,响彻山头,令人血脉徐子陵感受着寇仲天生过人的感染力和魅力,来到他旁,悠然止步,淡然自若道:"共有多少人?"
  寇仲陪他俯瞰月照下的山林平野,双目精光烁闪,沉声道:"共一千五百人,清一式骑兵,战马大部份均为契丹一流良驹,轻装简备。哼!李小子有他娘的黑甲精骑,我寇仲就有少帅奇兵,总有一天可比出是谁厉害。"
  徐子陵又问道:"如何组织编伍?"
  寇仲微笑道:"用的是鲁大师教下的梅花阵,将一千五百人分成十组,主力少帅军六百人,其他每组百人,各由偏将统领,陵少有甚么意见?"
  徐子陵耸肩道:"论阵法你该比我在行,骆方呢?"
  寇仲道:"他先赶回牧场,好知会美人儿场主与我们配合,合演一埸好戏,舞台就是洱水的两大城当阳和远安。"
  接着长长舒一口气,叹道:"老天爷安排得真巧妙,人人都以为我须顾眼前利害,全力助李子通应付老爹的当儿,我却神不知鬼不觉的西行千里,奇兵袭敌,这是多么动人的壮举。"
  徐子陵自问没法投入寇仲的情绪去,岔开问道:"路线定好了吗?"
  寇仲道:"我们将穿过锺离和清流间的平野,虽是顺路亦不会和屯军清流的老爹打招呼,请恕孩儿不孝。哈!然后连渡淝、决两水,接着是最艰苦穿过大别山的行程,再绕过大洪山,在襄阳和竟陵间渡过汉水,那时三个时辰快马便可和我们的美人儿商秀洵在牧场相与把酒,叙旧言欢哩!"
  另一边的宣永插入道:"如一切顺利,十天内我们可到达目的地。"
  徐子陵道:"那还不起程赶路,我们不是要昼伏夜行以保密吗?"
  寇仲道:"少见陵少这么心急的,定是想快点作其救美的英雄。嘻!陵少且莫动怒,由于要路经清流,所以必须先派探子视察妥当,才作暗渡陈仓之举,我两兄弟不见这么多天,正好乘机畅叙离情。"
  接着发出命令,众将分别乘马散去,回归到统领的部队,只剩下宣永一人。
  山风徐徐拂来,壮丽的星空下,感觉上每个人都变得更渺小,但又似更为伟大,有种与天地共同运行的醉人滋味。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道:"侯希白差点便出手哩。"寇仲一震道:"好家伙,终于露出本来奸脸目。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遇上他的?"
  宣永这时亦离开,视察部队的情况。
  徐子陵把经过说出来,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幸好你那么沉得住气,若换转是我,定会不顾一切把侯希白那小子迫出来看看,那就糟哩!"
  旋又剑眉紧蹙道:"不对!照我猜连包让等人都不知窗外另有侯希白这个帮手,甚至包括云玉真在内都不知他暗伏一旁。这家伙定是从云玉真处不知用甚么方法探知此事,遂想在旁捡拾便宜。"
  徐子陵不解道:"你是否只是凭空猜想?"
  寇仲摇头,露出回忆的神态,徐徐道:"记得常年在荒村中我们被绾妖女害得差点没命,侯希白那小子闯进来无意下救了我们的事吗?这小子还装模作样的动笔写画,做足工夫,那显然连绾妖女都看不破他的身份。侯希白的保密工夫做得这么好,连没有人时都交足功课,怎会有云玉真这个破绽呢?我可肯定云玉真仍以为侯小子是好人。"
  徐子陵双目闪过杀机,沉声道:"但百密一疏,他终于露出狐狸尾巴。"
  寇仲深深瞧他一眼,道:"是否想起师妃暄?"
  徐子陵点头道:"不错!侯希白摆明是某一邪恶门派培养出来专门对忖师妃暄的出类拔萃的高手,图以卑鄙的手段去影响师妃暄,好让绾妖女能胜出。"
  寇仲微笑道:"你看我们是否该遣人通知了空那秃头,再由他转告师妃暄呢?"
  徐子陵苦笑道:"那像有点自作小人的味儿。难道我告诉师妃暄,我感觉到侯希白躲在窗外想偷袭我吗?"
  寇仲耸肩道:"有甚么问题?师妃暄非是一般女流,对是非黑白自有分寸,而我们则是行心之所安,管她娘的怎样想?纵使师妃暄将来偏帮李小子,我也不愿见她为奸人所害。"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说倒说得冠冕堂皇,骨子里还不是怕我错过向师妃暄示好的机会。我可保证若侯希白若是想对她施展美男计,肯定碰得一鼻子灰无功而退,我们还是先理好自己的事吧!"
  寇仲无奈道:"师妃暄有甚么不好,你这小子总蛮不在乎的样子。"
  徐子陵截断他道:"一路赶来时,我曾把整件事想了一遍,得出的结论与你先前的说法大相迳庭,少帅要听吗?"
  寇仲淡然一笑,道:"陵少有话要说,本帅自是洗耳恭聆。"
  徐子陵沉吟道:"我认为萧铣用的是双管齐下的奸计,一边派人在江都干掉我,另一方面则设法把你引往飞马牧场,再设计伏杀。云玉真对我们的性格了若指掌,当清楚我们对飞马牧场求援的反应。"
  寇仲皱眉道:"我也想过这问题,故而以快制慢,务求以敌人难以想像的高速,秘密行军千里,在萧铣从夷陵渡江之前,一举击垮三大寇和朱粲,然后和你潜往关中碰运气。"
  徐子陵道:"可否掉转来做,先击垮萧铣渡江的大军,才向朱粲和曹应龙开刀?"
  寇仲呆了一呆,接看大笑道:"好家伙:为何我没想及此计?好!就趁萧铣做梦都未想过我们敢先动他,就拿他来耍乐,算是为素姐的血仇讨点息口。"
  提到素素,两人的眼中均燃起炽烈的恨火。
  远处灯火忽明忽灭。
  寇仲喝道:"牵马来!动身的时候到哩!"
  翌日清晨,少帅军无惊无险的通过清流城北的平原,抵达滁水北岸,就在河旁的密林歇息,可惜天不造美,忽然下起大雨,除放哨的人外,其他人只好躲进营帐内。徐子陵和寇仲
  来到河边的一堆乱石处,任由大雨洒在身上。
  寇仲一屁股坐存其中一方石头上,笑道:"真痛快!只有在下雨时,人才会感到和老天爷有点关系,像现在这般淋得衣衫尽湿,便是关系密切。"
  徐子陵负手卓立,望往长河,三艘渔舟,冒着风雨朝西驶去。淡淡道:"真正关系密切的时刻,就是娘刚身亡时我们在小谷练《长生诀》的日子,那时整个人似若与天地浑成一体,无分彼我。"
  寇仲呆了半晌,点头道:"那真是一段今人难以忘怀的时光。我们定要找一夭偷空回那里去看看,不过娘曾说过不用我们拜祭她。"
  徐子陵叹道:"你目下的情况,等若与时光争竞,李密已垮台,再无人可阻李世民出关,所以少帅你必须在李家席卷天下之前,建立起能与之抗衡的实力,否则将悔之晚矣,那来空闲足供你去偷呢?"
  寇仲沉吟片刻,沉声道:"王世充虽难成大器,但东北仍有窦建德、刘黑闼,北有刘武周、宋金刚,西边薜举父子则尚未坍台,李家却是内忧刚起,李小子想要风光,怕仍要等一段日子。"
  徐子陵感受着雨水打在脸上的冰凉,轻轻道:"假若王世充迫得李密真的无路可逃,只有投降李世民,那又如何?"
  寇仲微笑道:"你认为那对李小子是好还是坏呢?"
  徐子陵俯首凝视寇仲好半晌后,沉声道:"若换了是别人,只是引狼入室。但李阀根基深厚,李世民又是武学兵法兼优的天纵之材,至厉害就是连李靖等人都要向他归心,师妃暄也最看得起他,摆出整副真命天子的格局,李密当然不会甘心从此屈居人下,但其他人是否也尽如李密呢?"
  寇仲动容道:"说得对,连我都曾经想过当他的跑腿,那时他尚未成气候,假若李小子平白多出一群谋臣猛将,像魏徽、徐世绩、沈落雁之辈都对他竭诚效忠,对要胜他更是难上加难。唉!你说我该怎办才好?"
  徐子陵默然不语。
  寇仲长身而起,来到他身前,探手抓紧他宽肩,垂头道:"说吧!一世人两兄弟,有甚么事须闷在心内?"
  徐子陵缓缓道:"素姐的亡故,难道仍不能使你对争斗仇杀心淡吗?"寇仲沉思片刻,低声道:"你肯否放过香玉山和宇文化及?"
  徐子陵道:"宇文化及当然不可以放过。但香玉山始终是小陵仲的生父,现在他已遭到报应,且萧铣终非李小子的对手,我们放过他又如何?"
  寇仲又道:"阴癸派害死包志复、石介、麻贵三人,这笔账该怎么算?"
  徐子陵苦笑道:"这和我想劝你的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怎可混为一谈。这个天下已够乱了,现在再多你这个少帅出来,唉!"
  寇仲陪他苦笑道:"难道现在你要我去告诉手下,说我不干了?"
  徐子陵道:"当然不可这么的不负责任,你现在只是面子的问题,假若你肯转而支持李小子,保证他可短时间内一统天下,使万民能过些安乐日子。"。
  寇仲苦笑道:"你难道要我去和那起码要对素姐之死负上一半责任的李靖共事一主?"
  徐子陵叹道:"我没有劝你去做李世民的手下,只要你把手上的实力赠李小子,我便可和你去割宇文化骨的首级,再回小谷去拜祭娘,以后的天地可任我们纵横驰骋,欢喜便把阴癸派打个落花流水,为世除害,待小陵仲大点,又可带他辽赴域外找寻老跋,岂非逍遥自在?"
  寇仲放开抓他肩头的手,移步至岸边,细看雨水洒到河面溅起的水花,沉声道:"你已很久没有和我说过这方面的事,为何今天忽然不吐不快呢?"
  徐子陵移到他身后,两手搭在他肩头上,沉痛地道:"素姐已去,我不想再失去你这个好兄弟。"
  寇仲剧震道:"你是认定我会输了?"
  徐子陵颓然道:"我们的问题是太露锋芒,更牵涉到杨公宝库的秘密。以前我们尚可和敌人玩捉迷藏的游戏,现在却是目标明显,成其众矢之的。无论是萧铣成功渡江,老爹、李子通之争谁胜谁负,又或李小子兵出关中,窦建德、刘武周挥军南下,首先要拔除的都是你这个少帅。"
  寇仲感受着徐子陵对他深切的关怀,点头道:"我不是没有想过这问题,否则也不会不敢称王而称帅,还要谦虚老实的称甚么他娘的少帅;看似威风,其实窝囊。最理想当然是掘出杨公宝藏后,才看看该做个富甲天下的珠宝兵器商还是做皇帝?但你也该知我这少帅是怎来的,此可谓之形势所迫,又可谓之势成骑虎。小陵啊!人生在世不过区区数十年,弹指即过,你即管去做你爱做的事,不用介怀我的生死。现在我的情况是再无退路。哈!大丈夫马革裹尸,亦快事也!异日我战死沙场,你也不用替我报仇。素姐的死,使我再难以耽于逸乐,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徐子陵用力狠狠抓他双肩一把,苦笑道:"当然明白,你这叫打蛇随棍上,以退为进。
  唉!我这做兄弟的事实上已尽了心力,本想待你至杨公宝藏有了着落时,才真正决定是否该出而与世争雄,岂知鬼使神推下,你却当上了甚么娘的少帅,事情发生得太快!直至素姐身故,我才如梦初醒,想到这些问题。你现在的好景只是昙花一现,难以维持长久,你的少帅军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扩充整顿,仍难成雄师,总之你眼前形势,尚需待时来运到,否则休想胜过李小子,但你有那时间吗?"
  寇仲道:"鲁妙子恐怕有和你同样的想法,否则便可直接了当的告拆我杨公宝库是在甚么地方。照我看你也肯定我找不到杨公宝库,所以才陪我玩这寻宝游戏。
  这样吧!给我三个月的时间,若仍起不出宝藏,我便依你所言,把手上兵将领地转赠你心上人,再由她决定该送何人。但如若老天爷眷顾,真的给我找到藏宝,我便怎都要搏他一搏,死而无怨。但却有一个条件。"
  徐子陵愕然道:"甚么条件?"
  寇仲微笑道:"陵少虽全心全意助我寻宝,不可以骗我。"
  徐子陵沉声道:"我是这种人吗?"
  足音响起,宣永冒雨赶至,低声道:"抓到一个奸细!"
  两人为之愕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