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奇兵暗渡

作者:黄易

白文原把一叠画在布帛上的地图,摊开在帅帐旁临时支起的简陋木桌上,寇仲、徐子陵和宣永不约而同俯头细看。
  宣永指着一道斜斜横跨地图的大山脉道:"这就是大洪山,连山路都清楚列出,这么精细的地图,我尚是首次得睹。"寇仲眼利,把图角的一行小字读出来道:"白文原敬制"
  哈,原来白兄是绘地图的高手,失敬失敬。"白文原谦让道:"只是家传小道,算得甚么?"
  徐子陵叹服道:"白兄用的笔必然比一般笔尖硬,否则怎绘得出如此纤巧的线条,还有多种颜色,好看悦目。"
  寇仲拍案道:"最厉害是不会脱色,颜料定是特制的。"
  白文原见自己的手绘地图这么受到欣赏重视,心情稍佳,欣然道:"在下历代祖宗均是地师,钻研风水五行之学,所以我自幼便随家父四出观察山川地形,并绘图为记,只没想过日后会作军事的用途。"
  宣永道:"从这里到飞马牧场,至少有百多条路线,兼之我们又有熟悉山川形势的白兄带路,还怕他甚么。"
  白文原苦笑道:"由于有大洪山及数条大河阻隔东西,所以事实上只有山内的五条路线和大洪山南、北两线,最糟是设哨的地点都是在下设计的,无论如何隐蔽行藏,均难逃对方耳目。唉。。都是我不好!"
  寇仲得意道:"若我们不是往飞马牧场去,而是直奔夷陵,那又如何?"
  白文原颓然道:"那就更糟,萧铣曾嘱咐董景珍,说从两位与李密之战中,看出两位好用奇兵,所以大有可能奇袭夷陵,故须作好防备。而且到夷陵唯有从长江前去一途,势将更易暴露行藏。"
  徐子陵道:"白兄知否安隆和朱媚返回汉内的路线?"
  白文原双白一寒,冷然道:"自是取道长江,那才不怕被辅公佑追上。"
  寇仲精神大振道:"他们有多少条船?"
  白文原道:"是由十艘运酒船组成的船队,我们便是乔装为运酒的脚夫潜到这里来的。
  船队该仍留在同安西面的一个渡头,诈作装运制酒的原料,实则是等待安隆。"
  寇仲哈哈笑道:"这叫天助我也,现在我们立即至速赶路,务要在安隆和那毒妇抵达前,把十艘运酒船据为己有,那么我们暗渡陈仓之计,将可继续进行。"
  宣永应诺一声,赶去通知其他将领。
  白文原激动地道:"少帅请为文原主持公道。"
  寇仲搂着他肩头道:"白兄放心,只怕你到时会难舍旧倩。"
  白文原"呸"的一声,冷哼道:"就算把这毒妇碎尸万段,我也绝不皱半下眉头。"
  徐子陵道:"杀朱媚容易,安隆的武功却是非同小可,若给他漏网,可能会坏了大事。"
  寇仲点头道:"所以我们定须谋定后动,布下大罗地网,教安隆逃走无门。"
  白文原默然半晌,摇头道:"是我不好,没理由要你们为我犯险,我亦不值得为这贱妇冒这个险。我们抢船后立即西上。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让安隆和那贱妇扑一个空,而后面则有辅公佑的追兵,已可令我非常痛快。"
  寇仲笑道:"好!总之我寇仲担保为白兄雪此深仇,白兄精神如何,我们还要靠你带路哩!"
  此时手下牵来健马,白文原飞身上马笑道:"只要想起那践妇,我便精神百倍,两位请放心。"
  寇仲、徐子陵、宣永、白文原跳下马来,掠上坡顶,在星月辉映下,下方半里许外处流过的大江波光褶褶,靠渡头处泊着七艘中型风帆,灯火黯淡。
  寇仲道:"谢天谢地,白兄果是地理专家,使我们可赶在那对狗男女的前头,但为何是七艘而非十艘?"
  白文原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或者那三艘另有任务吧!"
  徐子陵道:"把守船上的是甚么人。"
  白文原道:"都是安隆的手下,我们定要杀个精光,以免走漏消息。"
  寇仲见徐子陵的剑眉立即紧蹙起来,忙道:"那太残忍不仁,只要将他们全部生擒,再在一处荒僻无人的江岸释放,他们想通风报讯亦难以办到,只有信鸽才可快得过我们。"
  白文原愕然道:"少帅的作风与朱粲父女确是截然不同,唉!"
  宣永安慰他道:"往者已矣,最紧要放眼将来。"
  转向寇仲道:"属下曾在黄河多次率人袭击靠岸的敌舰,少帅只须定下进攻时刻,保证一切妥当。"
  寇仲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擒人夺船,以快打慢,以有备胜无备*痛快*痛快!"
  徐子陵鬼魅般掠回来,到了躲在岸旁-堆乱石后的寇仲等人之前道:"船上的防守稀松平常,每船只有水手十多人,只要我们行动够快,保证可一网成擒。"
  寇仲向身旁的宣永打出行动的手势,后者立即发出夜枭的鸣声,伏在岸旁的七组合共七百人的队伍,应声没入水里,无声无息的往七艘风帆游去。
  宣永向发出讯号,白文原闻讯率领一队四百多人的骑队,从山路处驰出,阵容鼎盛的朝渡头驰去。
  密集的蹄音,粉碎了江岸深夜的宁静,把江水流动的声音完全掩盖。
  泊岸的帆船亮起灯火,人影闪移,注意力全集中到白文原和伪装的手下处。
  白文原排众策骑而出,高呼道:"立即召集所有人,准备开船。"
  船上有入应道:"所有人都在船上等候!大老板呢?"
  白文原叫道:"大老板即到,但后有江淮追兵,快让我们上船。"
  船上的人听到有追兵,立即慌了手脚,降桥板的降桥板,扬帆的扬帆,乱作一团。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边道:"成功啦!该轮到我们出马。"
  "咯!咯!"
  寇伸接着推门而入,对从床上坐起来的徐子陵道:"醒来啦!"
  徐子陵没好气道:"吵也给你吵醒。"
  寇仲坐到床沿,伸个夸张的懒腰,道:"我也睡得不省人事,看!至少是日上四竿哩!"
  徐子陵深有同感道:"我现在才明白甚么叫劳师远征,非智者所为。我两个已是出名捱得,但咋晚睡下床时,仍像浑身骨头都散掉的样子。"
  寇仲望往舱窗外普照大地的明媚阳光,道:"今次算足有点运道,碰上白文原,否则便跟自投罗网没甚么分别。现在我们扮作安隆运酒料的船队,又有白文原这货真价实迦楼罗国大将出面打点,你说还有破绽吗?"
  徐子陵沉吟道:"当安隆和朱媚赶到渡头,发觉七条船全失去踪影,会怎么想?"
  寇仲笑道:"当然是胡思乱想,但他绝不会从地上发现半个蹄印,因为都给我们扫掉,于是怎都不会联想到白文原和我们身上。只会以为是江淮军船舰赶至,俘虏了他的人和船,又或吓得他的酒船溜之夭夭。"
  徐子陵道:"另外那三条船到那里去了?"
  寇仲道:"没甚么,只是奉安隆之命往江都去做生意,原来安隆的运酒船一向由大江会照拂,就是那个甚么『蛇狗二傻』裴岳和裴炎。"
  "龙虎二君",却给他说成"蛇狗二傻"。
  徐子陵离开睡榻,移到舱窗前舒展四肢,瞧着日照下江岸迷人的山林原野,道:"下一个站是甚么地方?"
  寇仲道:"今晚可抵萧铣的九江郡,只要过得此关,我们这支奇兵便深入敌境,现在我又改变主意,想先一举击垮由董景珍率领的联军,陵少有甚么意见?"
  徐子陵同意道:"理该如此。我们应否通知美人儿场主、好和她配合。"
  寇仲摇头道:"据白文原说,他们虽未能攻陷常阳和远安,但已把两城围得水泄不通,飞马牧场亦在严密监视下,我们绝不可打草惊蛇。"
  接着长身而起,来到徐子陵身后,道:"你说师妃暄到合肥去,是否该与倌妖女有关呢?"
  徐子陵道:"这个当然,她们的斗争比拚,已从兵刀之争,变为争天下的竞赛。师妃暄是为万民谋幸福,而阴癸派则是想扩展势力,只要将来的皇帝是阴癸派所控制的人,慈航静斋势将没有容身之地,那比打败师妃暄更加划算。"
  寇仲动容道:"这个推想非常合理,那群雄之中,必有一个是阴癸派的人,那人会否定老爹呢。"
  徐子陵沉吟道:"老爹绝不似阴癸派的人,反而萧铣更像一点,不过若萧铣真是阴癸派的妖人,就不会助我们刺杀任少名,这么说,该是林士宏的嫌疑最大。"
  寇仲舒服地坐入舱窗旁的椅内,欣然道:"若真是林士宏,那阴癸派就等着吃败杖,现在怎么算都轮不到林士宏,除非他能在短期内兼并萧铣和宋家,否则只能等着来给人覆灭。"
  徐子陵道:"不要小觑任何人,林士宏虽偏处南方,但却占有鄱阳湖之利,目前宋家和萧铣都奈何他不得,所以阴癸派才压下仇恨,纵容我们搞风搞雨,搞得愈乱愈好。当萧铣渡江北上,林士宏可大事扩张,对此绝不可轻忽视之。"
  寇仲拍案道:"有道理!又或者林士宏根本与阴癸派没有关系,真正的妖人可以是刘武周、梁师都、窦建德,甚或李子通、朱粲、曹应龙,哈。。这猜谜游戏确有趣。"
  徐子陵坐到另一张椅内,微笑道:"只要我们做成一件事,不理谁是阴癸派的妖人,也定可重重打击阴癸派图谋天下的大计。"
  寇仲精神一振,道:"甚么事?"
  徐子陵淡然道:"就是攻下襄阳,赶走钱独关和白清儿。"
  寇仲一对虎目亮起来,点头道:"说得好!那可是阴癸派在中原最重*的据点*当我攻陷竟陵之日,就是钱独关败亡的先兆,天王老子都阻不了我寇仲。"
  夜色阴沉中,七艘风帆缓缓驶进九江的水域。
  寇仲和徐子陵戴上面具,立在白文原后,准备应付任何突变。
  两人心中有种奇异的滋味。
  就是在这长江南岸的大城,他们曾在九死一生的劣境中,成功刺杀任少名,破坏了铁勒人和阴癸派的阴谋,扭转南方的局势,亦使他们名震天下。
  九江曾先后易手数次,最后落入萧铣手上,使林士宏被迫局处鄱阳。
  一艘巴陵军的小艇,朝他们驶至。
  白文原与登艇的军头交涉,当然没有问题,在众人轻松下来时,一艘战船笔直从码头开出,朝他们驶来。
  白文原讶道:"甚么事?"
  那军头茫然道:"是陈武将军的船,我也不知是甚么事,或者是要和白将军说话吧!"
  众人暗叫不妙,只好呆等。若给识破,那就前功尽废,杀几个人亦于事无补。
  头皮发麻下,敌船缓缓靠近,一名将领率着四、五名随从,跃过船来,哈哈笑道:"白将军好,为何不见媚公主?"
  众人无不暗里松一口气。
  白文原迎上去施礼道:"陈将军勿要怪小将过门不入,实因时间紧迫,必须立刻赶回去,媚公主有事留在合肥,要迟两天才到。"
  陈武点头道:"这个当然,今次登船拜访,实有一事相求。"
  白文原哈哈笑道:"陈将军不用客气,只要小将力所能及,必为将军瓣妥。"
  陈武道:"这对白将军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大前天我们在江上截获-艘飞马牧场的船,当场杀死十多人,却给其中一个小子逃掉,到今天黄昏时才捉回来,正要严刑拷问,却闻得将军来了。可否帮一个忙,把这人送交董帅,此人武功相当不错,在飞马牧场中该有点地位,又是与寇徐那两个小贼见过面,对董帅会有很大用处。"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又悲又喜,悲的自然是飞马牧扬的兄弟遇害,喜的却是兵不血刃救回这极可能是骆方的小子。
  白文原当然不迭答应。
  陈武大喝道:"给我押过来!"
  船离九江。
  精神萎顿的骆方赤着上身,让人为他清理包扎多处伤口,边喝着热茶,不能置信地道:
  "我本以为一切都完了,岂知竟然遇上你们,就像做梦般那样。"
  寇仲狠狠道:"这根本是个陷井,他们故意放你去向我们求援,却在回程时下手对付你们。幸好老天爷有眼,给我们碰上。"
  宣永道:"现在胜败决定于谁能抢快一点,我们再无其他选择,只能于最有利的地点登岸,然后全速赶去攻董景珍一个措手不及,再乘势联同牧场的大军,在敌人心慌意乱下大举反攻,速战速决。"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白文原处。
  白又原信心十足道:"三天后,我们转入沮水,在当阳南十里处的春风渡登岸,我有把握可瞒过所有关口,掩至董景珍藏军的春风丘,待我制成地图后,便可与各位研究如何可令董景珍吃一场大败仗。"
  寇仲欣然道:"我们要利用这三天时间养精蓄锐,到时就非是疲兵,而是一枝生龙活虎的远征奇兵哩!"
  众人轰然答应,士气昂扬至极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