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求饶条件

作者:黄易

寇仲方面的五队骑兵,在劲箭掩护下,像五条道火龙般向未能渡江的敌人卷去,燃起激烈的战火。
  寇仲当然一马常先,井中月寒芒电闪,刀无虚发,过处总有人惨叫倒地,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下子将无心恋战的敌人冲得各不相顾、溃不成军。
  庞大的压力下,敌人纷纷跳进河里,希望能逃出这人间炼狱,杀戮的屠埸。
  他刚劈飞其中一个敌人,旁边的骆方叫道:"向霸先!"
  寇仲偷空往他所指处瞧去。见到一股数百人的贼军,在一个策马的矮胖子以两个钢齿环开路下,正向下游突围逃走。
  寇仲吩咐骆方为他代领队伍后,一声长啸,由马背腾身而起,大渴道:"向霸先往那里走,寇仲来也!"
  这两句话含劲喝出,竟把战场上的喊杀声全掩盖过,宛若平地起了个焦雷。
  己方战士闻声,无不斗志倍增;敌人闻之,则是心胆俱裂,加速崩溃。
  横过空际近八丈后,寇仲猛一换气,再平掠五丈,眨眼的功夫来到向霸先的前方,落地时挥刀旋飞一匝,六名敌人纷纷兵器折断,人则溅血抛飞,这一刀之城,立时震慑了附近敌人,像避瘟神般各往四方逃开,约定似的予他一块在战场上罕难出现的空间。
  向霸先这才发觉与寇仲正面对垒,中间再无任何阻隔,忙勒马停定,正要命部卒抢前先挫对方锐气,才发觉本追随在身后的手下已走得一个不剩。
  寇仲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虎目却射出令人震憾的神光,似能把对手看穿看透,大喝道:"不义之师始终是不义之师。平时看不出来。临危时便见真章,向霸先你既可令寸草不生,但有否想到竟有今朝一日?"
  向霸先环目一扫,顿知大势已去,反而生出狠劲,一个翻身跃下战马,双环交击,发出"锵"的一下清响,狞笑道:"别人怕你寇仲小儿,我向霸先却视你猪狗小如,就先干掉你,跟着再找其他人算帐。"
  说时双目圆睁,脚踏奇步,迅速向寇仲接近,双环闪电出击。
  寇仲大叫一声好,使出硬架手法,刀如电闪,把像两片寒云般从最刁钻角度削来的钢环完全封挡着,一时刀环交击之音,不绝于耳。
  十多环后,向霸先已无以为继,倏地横移。
  寇仲在彼消我长下,刀势暴张,同时繁随他移往左边。变成井中月从两环空隙处破入,本是平凡不过的一招,却因他的步法化腐朽为神奇,变得霸道至极。
  向霸先那想得到他有此奇招,想从侧面再组攻势的美梦立时破碎,仓卒间双环合拢,望能夹断对对方长刀,然后跳进河里逃走。
  岂知寇仲临时换气,井中月竟在空中凝止片刻。
  就是这一凝之妙,注定向霸先的命运。
  "当"!
  两环交击。
  井中月再次移劲,有如奔雷激电般直劈在双环接合处。
  狂劲涌入,向霸先有若触电,双环硬被敌刀震开,直破而入,欲往后退时,胸膛已多了一道血痕。
  寇仲收刀后退,大喝道:"向霸先恶贯满盈,己伏诛授首。"
  喝叫声有若霹雳般传遍战场每一个角落。
  "当当"!
  双环先后撒手堕地。
  向霸先不能置信的瞧着胸前的血染迅速扩大,惨叫一声,往后便倒。
  徐子陵跨上手下牵来的战马,与另一批百多人的生刀军,往曹应龙逃走的方向追去。
  大地飞快地在两方倒退。
  平野上,曹应龙等只剩下五十多人,正亡命往东南方山区逃去。
  曹应龙和房见鼎因功力身法远较其他人高明,超前近十多丈,非常易认。
  贼众见徐子陵领人追来,知他志在贼首曹房两人,都知机地往四处逃开,冀保小命,把贼性显露无遗。全无忠义可言。
  徐子陵当然不会理这些无名小卒,见离山区尚有十多里之遥,故意放缓马速,保持在两人身后三、四丈处,像赶羊般瞧着他们的狼狈样儿,又可令他们损耗真元。
  他的手下更不时在马上弯弓搭箭,射得两人左闪右避,狼狈不堪。
  又赶了七、八里后,曹应龙终发现徐子陵的诡计,怒喝一声,横矛而立,喝道:"见鼎!我们和他拚过。"
  谁知房见鼎把他的说话当作耳边风,迳自加速逃走。
  徐子陵真气贯满榴木棍,劲力暴发,长棍竟像有灵性的生物般,急旋着离开他的掌握,无声无息的在曹应龙在上方掠过,会认人般向房见鼎追去,换了在一般悄况下,尽管榴木棍因靠本身的自旋力道推进而不带起风声异响,但以房见鼎那般级数的高手,定能生出感觉。
  可是他现在有如丧家之犬,连日的劳累不在话下,刚才那阵亡命急窜,确损耗了他大量真元,反应远不及平时灵敏。
  又倘或曹应龙指点一声,他亦该可及时避过这杀身之祸。
  恨他不顾而逃,怎肯救他。
  在众人眼睁睁下,榴木棍劲箭般飞至,迅速追上房见鼎,破去其护体真气,贯背直入。
  狂叫声中,房见鼎往前仆倒,榴木棍则像擎天一柱地指往夜空,还施转数匝后,始停定下来,情景诡异至极点。
  火把燃亮,少帅军扇形散开,人人弯弓搭箭,瞄准目标。
  徐子陵翻身下马,瞧着曹应龙冷笑道:"若你立誓不再逃走,我便予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否则乱箭招呼,我再加送指风拳劲。"
  这一代贼首脸色数变,阴晴不定,好一会后,才垂下双手,惨然道:"我认栽了,只要你肯放放离开,我愿把多年劫来的财物悉数送你。还立誓永不踏足江湖。"
  徐子陵摇头道:"这种不义之财,沾满多少无辜百姓的鲜血,你就算无条件送我,我也不要。"
  曹应龙怒道:"你这人为何恁地固执古板,这笔钱财可令千千万万的人安居乐业,重整家园,你不要的话,大可用来作善举,徐兄请三思。"
  徐子陵长笑道:"说得好!那不如我把你生擒回去,看看你这贪生怕死之徒,能否捱得住酷刑的滋味?于献出财物之外,还冀图隐藏什么更宝贵的东西?"
  曹应能沉声道:"贪生畏死,乃人之常情。但若我明知徒然受辱,必不会让你生擒活捉。这样如何?除了财物之外,我还可另赠秘密情报,只要你听过后认为物何所值,便放我离开。"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曹应龙你若是想借此拖延时间,以恢复真元,肯定是白费心机。"
  曹应龙急道:"万勿误会,第一个消息,是关于杨虚彦的身世来历,若你错过不理,石青璇将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徐子陵一震道:"你怎知我认识石青璇?"
  曹应能道:"所以你该知我不是胡诌,怎样?是否肯同意这笔交易。徐子陵双目亮起精芒。曹应龙重覆道:"只要你听过后觉得物有所值,才放我走,所以根本不必怕我骗你。"
  徐子陵心中暗叹,一时间真不知是否应该听信他的话,让这万恶之徒,得再苟延残喘。
  寇仲和商秀洵先后越过仅余的一道浮桥,与宣永会合。
  今次虽获得全面胜利,敌寇能逃生者只有寥寥数千人。但己方亦伤亡颇重,牧场折损近千战士,少帅军阵亡者亦达五百人,这还不计伤者在内。
  这就是战争的代价。
  商秀洵收回搜索的日光,向宣永问道:"徐子陵呢?"
  宣永恭敬答道:"徐爷率人去追杀曹应龙和房见鼎。"
  商秀洵急问道:"往那个方向去了?"
  宜永指往东南方。
  在晨光下,平原草野无穷无尽地延展。
  商秀洵拍马便去,娇呼道:"我们快去帮手。"
  寇仲先是愣然,接着紧追在她马后,心中涌起苦乐参半的滋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