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四大圣僧

作者:黄易

寇仲领着桂锡良和幸容,由李子通、左孝友等亲自送出总管府,与来时所受的对待真有天渊之别。
  唉出府门,沈北昌、骆奉和玉玲夫人迎上来,人人一脸难以相信的神色。
  沈北昌道:"此地不宜谈话,随我来。"
  半晌后他们到达附近一家和他们有关系的店铺内,早有十多名竹花帮香主级的头领在等候,大多年纪不过三十,个个神色凝重。
  听毕寇仲的交待后,玉玲夫人娇哼道:"无论帮内发生什么事,也该在帮内解决,邵令周这么借外人之力来对付帮中兄弟,已触犯帮规,卑劣无耻。"
  玉玲夫人显然仍有很大的影响力,她的话听得众人无不露出愤慨神色,只有沈北昌脸无表情的,略一点头道:"但现在实非内讧的好时刻,李子通只因需借助少帅,才肯释放桂堂主和幸副堂主两人,一旦解去围城之困,这小人便会反目相向,甚至乎派人截击少帅,故须三思而行。"
  骆奉同意道:"目下唯一方法,就是立刻离城,将来才和邵令周算账。少帅认为此法如何?"
  寇仲点头道:"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趁现在李子通不敢为难我们,要走趁早。
  不如谎称你们是要助我去对付杜伏威,那李子通虽心知肚明是什么一回事,亦可容易点下台。"
  沈北昌断然道:"就这么办!"
  众人齐声应喏。
  ※        ※         ※
  师妃暄别转娇躯,面向徐子陵,黛眉轻蹙道:"听子陵兄的口气,似是对妃暄有所不满。"
  徐子陵洒然笑道:"师小姐不着世尘,自是来去自如,不受任何牵制。不过我徐子陵却是一个凡人,心中尚有问题相询,但看来小姐是不会答我的!"
  师妃暄莞尔道:"这误会真大。刚才妃暄问子陵兄你往何处去,你却避而不答。妃暄非但平凡,更是个爱以牙还牙的女子,只好有所保留,你还敢来怪人家。"
  这番满含女儿家情态的话,出自这虽未至"道貌岸然"而至少是"仙态岸然"的美女之口,听得徐子陵瞠目以对,更阵脚大乱,领教到她辞锋的另一种厉害处。
  师妃暄忍着笑意,瞪着他道:"怎么忽然会变成哑巴的?你现在只能是入川去,究竟是什么天大重要的事,可令你抛下你的少帅兄弟,千里迢迢赶往巴蜀?"
  徐子陵苦笑道:"师小姐若要知道,补问一句不就成吗?为何却绕个弯子来耍我?"
  师妃暄回复一贯悠然自若的神态,轻柔地道:"因为妃暄直到这一刻,仍摸不清楚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所以才以各种旁敲侧击来试探。"
  徐子陵愕然道:"我是这么难了解的吗?"
  师妃暄点头道:"妃暄自问擅于观人之道。但到现仍弄不清楚你和寇仲两个。寇仲因有所追求,所以比较易于窥测,但你却像一个难识深浅的水井,表面看来简单,但总摸不到你的底子;所以才生出好奇心,想知道你究竟从何人处得悉这么多有关魔门两派六道的秘密。今趟入川,又有何贵干。"
  徐子陵坦然道:"事实上我并不打算隐瞒任何事。因为我今次入川找的是石青璇,且事情该和师小姐有莫大的关系。"
  师妃暄玉容微动道:"究竟是什么事?"
  ※        ※         ※
  寇仲目送沈北昌、骆奉、桂锡良和幸容等一众竹花帮兄弟从陆路离开,这才赶到城外的码头,登上来接应的渔舟,迅速远去。
  撑艇的是陈长林,出乎他意料之外来的除卜天志还有洛其飞,久别重逢,自有一番欢喜之情。
  寇仲用最简单的方法介绍了李子通那边的情况,道:"李子通肯这么低声下气,眼白白的放我这大仇人走,可见他心知肚明再无力抵抗老杜这新一轮的攻城战。所以我们是许胜不许败,若让老杜夺得江都,我们都要卷铺盖找地方滚,江淮军可不是说笑的。"
  洛其飞道:"这正是少帅在此见到其飞的原因。我曾三次易容混入清流,终查到杜伏威手下有一名叫陈盛的年青将军,此人勇猛擅战,极得杜伏威倚重,假若我们能乔装沈军伏杀此人,杜伏威悲愤下会不顾一切去进攻沈纶。"
  卜天志接口道:"据其飞观察所得,陈盛那支五千人的部队,该在明晚离开六合,以支援向江都开来的陆上先头部队。"
  寇仲问道:"六合是什么地方?"
  洛其飞答道:"六合是清流东滁水旁的另一县城,贯通长江水路,从那里顺风顺流只一天可抵江都。陈盛管的正是泊在六合的江淮水师,大小船只达七十多艘。"
  寇仲变色道:"这么短的水程,偷袭将是难比登天。"
  陈长林边摇噜,边道:"事实上亦不容我们偷袭。由六合至江都,全在杜伏威的严密控制下,我们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一举命中陈盛的帅船,再登船把他杀死。
  因此人精擅水战,故对沈法兴威胁甚大,更可令杜伏威深信不疑是沈纶的部下所为。"
  洛其飞点头道:"沈纶的人中有个使枪的高手,人称”长枪郎”古俊,身形雄伟,与少帅有点近似,若少帅不用刃而用枪,刺杀陈盛,沈纶即管跳下长江,都洗不清嫌疑。"
  卜天志兴奋道:"我特别调来七艘最适合在附近水域作这种狙击用途的快船,更把它们改装成可冒充海沙帮的战船。到时将以海沙帮惯用的战法,进行突袭,包保没有人能瞧出破绽。"
  寇仲大喜道:"各位叔伯兄弟,有什么指示,即管吩咐小弟去做吧!"
  众人听得哄然大笑。
  寇仲忽又叹一口气,回头凝望被江都灯火染亮的夜空,摇头道:"若我能够分身的话,云玉真休想可活着溜返巴陵。"
  ※        ※         ※
  师妃暄动容道:"杨虚彦竟是石之轩的徒弟!"
  徐子陵沉声道:"他不但是石之轩的徒弟,更是旧隋废太子杨勇的儿子。因为石之轩的另一身份就是著作《西域图记》的裴矩,师小姐对此可有什么联想?"
  师妃暄露出深思的神色,好一会才点头道:"多谢子陵兄,这一番话解开不少石之轩的悬疑。不知这些关系重大的消息,是得自何方?"
  徐子陵详述曹应龙的事后,道:"照我和寇仲猜想,石青璇该不知谁是花间派这一代的传人,故杨虚彦会打算凭某种方法,骗取石青璇的信任,以得到石之轩交予女儿保管的典籍。"
  师妃暄道:"石青璇并非花间派典籍的托管人。假若我猜得不错,杨虚彦该是看上藏在幽林小筑的《不死印卷》。这印卷落在任何人手上都绝无用途,只有杨虚彦和侯希白这两个石之轩传人,才有天大的好处。"
  徐子陵愈听愈糊涂,问道:"石之轩与”不死印卷”究竟又是什么一回事呢?"
  师妃暄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道:"无论对我们又或魔门来说,石之轩都是近百年来最令人头痛的祸害,观乎此人能只手单拳,兵不血刃的覆亡大隋,弄得天下四分五裂,便可想见他的厉害。若非秀心师伯使他动了真情,令他融合正邪各家之长而创的不死印奇功出现绝不该有的破绽,天下可能将不是现在这番情境。"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道:"不死印究竟是如何可怕的一种邪功,是否练成就可以死不去。它比之天魔大法和道心种魔又如何?"
  师妃暄平静答道:"这世上那有能令人长生不死的功法。长保这臭皮囊更非明智之举,子陵兄有否听过佛家四宗?"
  徐子陵不明白她为何会岔到这方面去,点头道:"听曹应龙提过,好像是天台、三论、华严和禅宗,石之轩还曾偷学过三论宗嘉祥大师和禅宗四祖的秘技。"
  师妃暄沉吟道:"看来曹应龙确有悔过之心,所说更非胡诌,因为这都是四宗从没有向外人透露的秘密。石之轩乃武学的绝世奇才,无论什么奇功秘笈,到了他手内,总能融汇贯通,且又另出枢机,更上层楼。在武林史上,恐怕只有你和寇仲才有资格与之相提并论。"
  徐子陵先是愕然,想不到师妃暄对他和寇仲评价如此之高,接着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道:"师小姐谬奖哩!"
  师妃暄微笑道:"不用客气。你和寇仲都是在当今武林中令人直到此刻仍难以相信的奇迹。不死印如何厉害,先不去说,只看佛家四大高僧当年曾联手追杀石之轩,务要收回他的武功,三次围击,仍给他负伤逃去,当可知石之轩的可怕。"
  见到徐子陵神情,师妃暄叹道:"子陵兄倘以为四高僧武功平常,就大错特错。他们所以名不显于江湖,只因他们真是方外之人,从不卷入江湖俗事内,故不像宁道奇般名震天下。当年嘉祥和四祖联同天台宗的智慧大师、华严宗的帝心尊者,追捕石之轩,连阴癸派都噤若寒蝉,不敢插手或沾惹,便知四大圣僧的厉害。论实力,四圣僧任何一人都足与宁道奇难分轩轾。"
  徐子陵倒抽一口凉气道:"那岂非石之轩比之祝玉妍和向雨田更厉害?"
  师妃暄道:"又不可以这么比较,只可说他们是同级数的人物。至于谁高谁低,除非他们真正一决雌雄,否则难知结果。"
  徐子陵皱眉道:"刚才小姐说过对魔门来说,石之轩也是个大祸害,又是什么意思?"
  师妃暄道:"因为石之轩有心一统魔道,所以对魔门各派的领袖,有一定的威胁。
  祝玉妍便对之极为忌惮。如非被秀心师伯破去他的不死印,祝玉妍恐怕早保不住她魔门第一人的至尊地位。"
  徐子陵为之瞠目咋舌,当日在洛阳,祝玉妍像吹口气般轻易地从他、寇仲和跋锋寒手上便把上官龙抢回去,对此他仍犹有余悸。由此可知石之轩武功厉害至何种程度。
  师妃暄遥望快将破晓的夜空,轻轻道:"现在石之轩不死印奇功的唯一破绽就是酷肖秀心师伯的女儿,亦是唯一能令石之轩不能忘情的人。曹应龙对石之轩确有很深的了解,假若石青璇有什么不测,石之轩或可回复邪王本色,再没有任何牵挂。所以我们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阻止杨虚彦奸计得逞,否则已够纷乱的天下,会出现更不可知的变数。"
  看着第一线曙光出现在东方地平处,徐子陵问道:"师小姐是否准备和在下一起赶往幽林小谷呢?"
  师妃暄歉然道:"妃暄惯于一人独来独往,子陵兄只要入住成都少城南市的悦来栈,妃暄自会寻你。"
  徐子陵淡然道:"看情况吧!"
  心忖你既可和侯希白共游三峡,现在明明同道顺路,又要分别入川。只此便可见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和份量。既是如此,自己不如落得一个人潇洒自在,无牵无挂的去找石青璇,反更见逍遥。
  师妃暄怎会听不出他的语气,却没有再加解说,道别后迳自离开。却是入蜀的反方向。徐子陵收拾情怀,把所有烦恼抛在脑后,全速朝大巴山赶去。
  ※        ※         ※
  渔舟靠岸。
  寇仲大讶道:"我们的战船在那里?"
  卜天志微笑道:"要瞒过江淮军的探子,自然要有点手段。我们利用绞盘和长木条造成的滑架,把七艘战船拖到岸上,再以树木掩盖,保证不露任何破绽。"
  寇仲这时随众人进入岸旁的密林内,经过十多重树丛后,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七艘小船一字排开,安然枕在直延往河水的滑架上,叫人意想不及。
  陈老谋正指挥手下在船身髹上海沙帮的标志,忙个不亦乐乎。
  众战士见寇仲出现,均士气大振。
  此批战船船身不大,只看其形体,便感到其轻便灵活的特性。
  寇仲大为叹服,这招林内藏舟,他连做梦亦未想及。
  陈长林满内行的道:"这是海沙帮最擅长运用的小型战船,利于冲锋破敌。有风张帆,无风划桨。左右船舷各建女墙,可护半身,不惧强弓硬矢。女墙下有棹孔,供桨探出,而划桨水兵全部掩藏船内。"
  寇仲见女墙处设有小洞,赞道:"这些洞口是否用来放箭的,开大些是否会好些儿呢?"
  陈老谋迎过来道:"这些叫弩窗,又或牙孔,专供发射强弩之用,所以不用太大,也可瞄准发射。"
  卜天志问道:"还差什么功夫?"
  陈老谋抹掉额上汗水,傲然道:"只差尚未给船身蒙上生牛皮,用以防火,这是海沙帮惯用的手法,被称为蒙冲斗舰,今次的假装陷害可说落足工夫。"
  洛其飞道:"这趟行动确曾经过反覆推敲,熟虑深思,我们不敢把战船开来,就是怕令江淮军生出疑心。这七艘船均是由别处绕大弯分别驶来的,如此才更能令杜伏威深信不疑。"
  寇仲赞叹道:"若我是老爹,亦要中计。哈!现在我唯一该做的事,是否好好睡一觉呢?"
  陈老谋哈哈笑道:"少帅放心睡吧!最好是到船上睡,到时到候老夫会把你唤醒。
  再为你易容改扮,否则怎来一章 ”长枪郎古俊大江勇诛陈盛”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