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始料难及

作者:黄易

尤鸟倦双目一转,哈哈一笑,来到徐子陵旁,眼中闪动奇异的神色,柔声道:"这位仁兄长得真俊!"
  徐子陵听得全身汗毛直竖,他的神态语调充满一种兴奋、残忍和变态的意味;像在暗示给我在这里遇上你这趣致的玩物,我还不可以大快朵颐,为所欲为吗?
  幸好听声辨色,尤鸟倦的严重内伤只痊愈了六、七成,否则他现在连一拚的机会都欠缺。目下至少还可试图逃走甚或自尽,以免落进这大邪人手上,那就生不如死。
  他转过身来,眼中射出凌厉神色,毫不退让的迎上对方目光,哑然失笑道:"老兄你高姓大名,既敢孤身夜行险道,当非一般人物,只不知是那条线上的朋友。"
  尤鸟倦目露懈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他,瞧得他浑身不自在时,得意洋洋的道:"小兄弟说话老练,看来懂点江湖门道,功夫也不含糊。这样吧!假若你能猜出我的姓名来历,我就破例放你一马。"
  徐子陵故作惊奇道:"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你要不放过我?不过要估你是谁,绝非困难的事。只是我看你非是言而有信的人,纵使猜中,还不是要动手了事,我何必动脑筋去苦猜呢。"
  尤鸟倦讶然瞧他好半晌,摇头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只看你眼神,便知你斤两有限,这样吧!一是能猜出我是谁,一是能挡我三招,过得两者任何一关,我也保证会放过你。哈!有趣的俊小子。"竟是一副恶猫玩耗子的神态。
  徐子陵淡淡道:"你的保证值多少钱一斤?除非你肯以本门的咒誓立下承诺,我才会相信。"
  尤鸟倦浑身一震,往后退一步,邪目凶光闪闪,厉声道:"你究竟是谁?"
  徐子陵心中一动道:"我是谁你不用理,要动手便动手,本少爷没时间跟你纠缠不清,更没有如此闲情。"
  尤鸟倦又阴侧侧笑起来,笑声由小而大,最后变成捧腹狂笑,满是疯狂的骇人意味,且脸上的苦纹皱摺推迫,丑恶至极点。
  徐子陵忽然一掌劈出,切在两人间空处。
  尤鸟倦笑容尽去,猛吃一惊的再退一步,不能置信的呆瞪着他。
  原来他正要出手,却给徐子陵这似是有先知先觉能力的一掌,抢早一步封挡他的袭击,怎不教他惊讶得合不拢嘴来。
  徐子陵却是一阵气血翻腾,差点咯血。始知内伤比自己想像中更严重,提气走路尚没什么,若要和尤鸟倦这种当代凶邪动手,不出三招,怕要自行倒下。
  尤鸟倦乃大行家,立时看出端倪,愕然道:"原来你受了内伤,难怪招数如此高明,但眼神却黯然无光,连我都看走眼。"
  徐子陵勉强压下翻腾的气血,哂道:"彼此彼此;只听你的声音,即知老兄你亦内伤在身,便让我们拚个一起内伤迸发,看谁先死去。"
  尤鸟倦正要出手,徐子陵竟又哈哈一笑,横移半步,移到栈道边沿处。
  尤鸟倦再止不住心中的惊奇,大惑愕然道:"这是什么武功?"
  徐子陵知终令他生出警戒和顾忌,这移步已是他现在所能办到的极限,借改变位置,而暂占上风,加上先前露的那一手,都异曲同工的令对方不敢冒进。
  以带点不屑的口气道:"尤鸟倦你还算我魔门中人吗?连不死印法都未见过。"
  尤鸟倦眼中首次射出惊惧神色,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徐子陵,沉声道:"石之轩是你的什么人?"
  ※        ※         ※
  寇仲腾升至离湖面近四丈的高处,把这截长江水道的战况尽收眼底。
  七艘战船先后开进江中来,把陈盛的船队切断成十多截,其中至少近二十艘货船起火焚烧,各船灾情虽轻重不同,却发放出大量浓烟,顺风朝下游的方向吹去。
  除去自己的"帅舰"被对方的楼船撞沉外,另一艘战船亦给敌舰撞翻,其他战船凭着夜色烟屑掩护左穿右插,肆意攻击对方因载货而转动不灵的货船。
  陈盛那驶在前方包括帅船在内的十多条战船,正急急掉转头来,逆风逆水的进行反击,刹那间全陷进烟雾去。
  寇仲此时一口气已提尽,猛换另一口气,在空中横移丈许,落往把他的座驾船撞破的楼船甲板上。
  刀矛斧剑等十多柄利器,立时朝他招呼过来。
  寇仲拔身而起,跃上第二层舱楼的平台上,使出至少有二成酷似古俊的长枪招数,把拥过来的敌人挑得前仰后翻,威势十足。
  风声骤响。
  原来陈长林亦寻上船来,还以他道地的带有浓重江南乡音的说话大嚷道:"古将军这边来。"
  寇仲应声一个腾翻,凌空再几个筋斗,落往船头处,长枪一扫,劲力暴发,五、六名围攻陈长林的敌人齐齐虎口震裂,兵器脱手,四散避开。
  陈长林刚劈翻另三名敌兵,向他打个眼色,腾身疾起。
  寇仲回头一看,见陈盛的帅舰恰好在左方三丈许外横过,心中叫好,连忙追去。
  这可能是狙击陈盛的唯一机会。
  ※        ※         ※
  徐子陵冷哼道:"这个不用你理。"
  尤鸟倦双目凶光敛去,故作淡定的道:"纵使你是石之轩的传人,尤某人已二十年没踏足江湖,容貌亦大有改变,你凭什么猜到是我。"
  徐子陵心中暗懔,心想这些邪道高手,确没有一个是易与的。表面却扮作漠然无动于中的样子,淡淡道:"这个我更不用解释,我只想知道,你是否仍要动手?"
  尤鸟倦哈哈笑道:"既是”邪王”石之轩的传人,尤某人怎敢开罪,小兄弟请。"
  还以夸张的动作摆出请君先行一步的姿态。
  徐子陵心中大叫不妥,知尤鸟倦看破他是冒充的假货。旋即醒悟过来,找到自己在何处露出破绽。因为若真是花间派的传人,例如侯希白,怎肯轻易暴露身份。
  既找到原因,自然可加以补救,徐子陵故意皱起眉头道:"你绝不用因石之轩而卖人情给我,因为他与我没半点关系。"
  尤鸟倦大惑愕然。
  他本打算拚着内伤加重,也要把这知晓他身份的奇怪青年杀死。只要没人发觉,管他的师傅是天王老子。
  徐子陵再催动内气,竟是一阵心烦意躁,大吃一惊下惕然醒悟,知道自己是求之过切,变成有为而作,大违《长生诀》无为而为,万念俱寂的道家境界,才会出现动辄走火入魔的初象。连忙收摄精神,仰望夜空。
  尤鸟倦的声音传进他耳内道:"你刚才施展的若真是不死印心法。却说与石之轩没有任何关系,此事确是奇哉怪也,小兄弟能否解释一二。"
  天上尽是密密麻麻的星点,在这高山险道上,夜空更是清澈通透。
  徐子陵大奇道:"尤宗主为何会忽然客气起来?我这人一向受软不受硬,即管透露少许让你知晓。但此事关系重大,你必须以本门魔咒立下誓言,保证不泄露与第三者知道。"
  尤鸟倦仰天长笑,喘着气道:"你这乳臭未乾的小子,凭什么动不动就要我立咒誓,只要把你擒下,那时我要你唤我作爹也行。"
  徐子陵哈哈一笑道:"真是笑话。你当我是可手到拿来吗?看招!"
  倏地移前,两手横张,两只拇指向尤鸟倦眼帘按去,其他手指则波浪般起伏,手法怪异无伦。
  尤鸟倦登时色变。
  徐子陵的怪招虽令他莫测高深,但仍非令他吃惊的原因。他之所以色变,是徐子陵现在的表现。根本不像个受伤的人。唯一的解释是他在装模作样,令自己失去戒心后,才全力出手对付自己。
  这想法使他进一步猜估对方是有心在这里拦路挑战,趁自己内伤未愈收拾他。否则又怎会知道他是尤鸟倦,不问可知对方与石青璇有某种关系。
  这些念头电光石火般掠过他脑际,亦使他作出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尤鸟倦怪叫一声,迅如鬼魅的朝后飞返,刹那间消没在栈道转角处。
  徐子陵再支持不住,喷出小口鲜血,颓然盘膝坐下。
  罢才他借仰观夜空,心神像昨日观瀑时般与万化嵌合无间,融聚起少许真气,竟吓走已成惊弓之鸟的尤鸟倦,实在侥幸之极。
  尚未坐稳,一对纤柔的玉手按上他宽阔的肩膊,接着是涫涫的声音柔情似水的在他耳边道:"有人家在旁护着你,何须妄动真气呢?"
  ※        ※         ※
  陈长林和寇仲先后踏足陈盛帅舰的甲板上,同时陷进浴血苦战去。
  陈长林首先抵达目标帅舰,像煞神般从烟雾中降下,杀得正站在船头四处找寻目标的箭手东倒西翻,刚想往船楼指挥台方向冲过去,忽然拥来十多名轻甲卫士,人人武功高强得异乎寻常,虽然他本身是江湖好手,登时寸步难移。幸好寇仲适时赶至,与他剑枪齐施,才抢回主动,不致被迫回江水中,但他们原先计划在登船后迅速找上陈盛的如意算盘却化为泡影。更要命是上游被焚的敌船愈烧愈烈,浓烟火屑一堵一堵墙般顺风吹来,既使人呼吸不畅,又难以视物,要在乱军中寻人,谈何容易。
  寇仲那还顾得隐藏实力,尽展所长,连续击翻四名敌人后,敌人仍有增无减,两人虽展开浑身解数,仍给围在船头处鏖战不休。
  不片刻两人都多处挂彩,只能拚命应付眼前危局,同时心中大感不妥,暗忖陈盛的手下武功怎会如此高明,人数又这么多。
  这时先后丧生在他们刀枪之下的敌人,少说有十多人以上,但四周仍是高手重重,令他们陷身苦战中。
  蓦地一把熟悉的声音从船楼的方向传过来道:"孩儿们!让我来看看是谁这么斗胆!"
  寇仲骇然大震时,围攻他们的敌人依言往两旁退开,陈长林还以为来的是陈盛,乘机往破口冲出。
  寇仲大叫不妙,一道鬼魅影般迅快的影子往陈长林迎去,刚好一阵浓烟卷来,把陈长林吞噬其中。
  寇仲心知糟糕,硬是迫开左右扑来的敌人,把速度提至极限,往没入浓烟的陈长林扑去。
  "叮叮叮叮"数声连续响起,接着是陈长材的惨哼声,寇仲碰上的正是跄踉往后跌退的陈长林。
  寇仲知道能否保命,纯看这一刻的功夫,飞身扑伏甲板上,长枪从陈长林胯下疾射而出,斜起而上,像一道闪电般穿过浓烟,迎往紧追而来的可怕敌人,又不虞被对方见到自己。只要给对方看上一眼,定可把他寇仲认出来,因为来者正是名震天下的"袖里乾坤"杜伏威。
  谁想得到他会在船上。
  此时什么大计都无暇顾及,只能动脑筋看如何逃命。
  以杜伏威的高明,在这样的烟雾中,亦只能凭感觉掌握到寇仲突袭的脱手一枪,衣袖下扫,"当"的一声,硬把长枪击落。
  寇仲用的虽非螺旋劲,但势道雄浑,杜伏威把枪击落时,全身一震,往后微晃。就是这刹那的阻延缓冲,令寇仲争得逃命的良机。
  寇仲长枪离手后,一把抱着陈长林的腰身,再借他滚跌之力,往后翻腾,在敌人合拢上来前,越过近两丈的距离。中途再腾上半空,避过敌人的拦截,然后往滚滚奔流的江水投去。
  落进冰凉的江水中时,连寇仲都弄不清楚今趟的行动,究竟是成是败,一切只能付托到老天爷的手上去。
  ※        ※         ※
  徐子陵苦笑道:"怎会这么巧?"
  涫涫整个娇躯伏到他背上去,两手改为紧箍他的腰腹,半跪在他身后,轻轻道:
  "我是追着尤鸟倦来的,妃暄则追在人家背后,你又在追谁哩?"
  早在涫涫按上他肩头的一刻,徐子陵已豁了出去。把仅余的一点真气积聚丹田处,准备情况不妥时,试试看可否自断心脉自尽,下了这决定后,反而心无牵碍,平心静气道:"追谁也没有关系,你肯放过我吗?"
  涫涫按在他小腹那对灼热的玉手,输出两股暖洋洋的真气,钻进他丹田下的气海,令他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使人慵懒欲眠的感觉。
  只听她温柔地道:"当然不肯放过你。子陵呵!知否你是这世上唯一能令人家动心的男人。你可知道是什么吸引人家呢?让涫涫说给你听好吗?我爱看你瞧人时那种轻蔑不屑的神色;从没有男人用这样的神色看人家的。唉!世上竟有徐郎般冷傲的男人,你的额头又高又隆,好像里面蕴藏无穷的智慧。纵使在肩摩踵接的通衢大道人丛之中,你仍是那么落落寡合,带着你那种天生的忧郁和冷漠,像独自一人在荒野里踽踽而行。可是当你露出笑容,又是那末真诚,这种种特质融合起来,那个女人能抗拒你呢?"
  徐子陵一方面听得目瞪口呆,另一方面却感到她贯进小腹的真气,正在催动他某种男性的冲动。
  忽然间,他的鼻孔充盈涫涫着诱人的体香,更感到她着纤合度,曲线美妙的丰满肉体,实具无限的诱惑力,引得他绮含丛生。
  最糟是仅余的一点真气,亦消失无着,变成肉在砧上,任她鱼肉摆布。
  说到阴谋诡计,斗争手段,他自然非是这阴癸派继祝玉妍之后最杰出传人的对手。
  纵使他功力全在,恐怕仍要栽在她手上,何况像眼下般全无抵抗之力。
  徐子陵剑眉蹙起道:"假若涫涫你以卑鄙手段挑起我的情欲,我会看不起你的。"
  涫涫的俏脸贴在他没有半丝血色的脸颊,在他耳珠轻啮一记,缓缓道:"徐郎勿要误会,道家讲求的是练精化气,人家为探查你《长生诀》的秘密,才不得不在你的下重楼搜索,你忍着点不行吗?"
  徐子陵为之气结,又拿她没法,只好闭口不言。
  心中同时想起魔门中人为了绝情弃义,都千方百计阻止自己对任何人动情,就算要生儿育女,也拣取是自己最憎厌的人结合,像祝玉妍找上岳山便是其中一例。
  早前涫涫亦表白过因爱上他,所以才要杀他。
  涫涫现在纵假亦有三分真,这么向自己倾吐深情,全无顾忌,有极大可能是杀死自己的前奏。
  涫涫的真气继续在他体内作怪时,又道:"解决与徐郎的事后,涫涫会追上尤鸟倦,趁他负伤之际把他杀掉,拿他来祭徐郎在天之灵!"
  徐子陵心叫"完了",涫涫忽地轻"咦"一声,收回玉手,躲在他背后。
  徐子陵愕然瞧去,赫然是尤鸟倦去而复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