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回天有术

作者:黄易

烧毁的船只逐一沉没,只余少量的烟屑缓缓升起。在星光下江淮水师百多艘战舰货船靠泊在大江两岸,令人无法猜估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以江南子弟兵组成的少帅军已安全撤走,但都是泅水离开,皆因七艘战船全数报销,作了赔注。
  寇仲和骆其飞两人留下来,在附近一处密林遥观江淮军的动静。陈长林本要留下来看个究竟,但因他在杜伏威盛怒出手下吃了亏,寇仲遂命卜天志把他送走,俾可及时疗伤。
  洛其飞在他耳旁道:"共毁掉他们二十三艘货船,中舰三艘,轻型舟七条,这样的战果非常不错。"
  寇仲苦笑道:"可惜这样的战果并不足以阻止老杜去攻打江都,只希望老杜肯检查一下古俊那根长枪,否则今趟将是功亏一篑。"
  洛其飞忽地一震道:"船开哩!"
  寇仲全神瞧去,只见杜伏威的帅舰朝下游开出,然后拐个急弯,竟往来路驶回去,其他船只纷纷效尤。
  两人对望一眼,均瞧出对方眼内兴奋的神色。
  杜伏威终于上当。
  正因他怀疑袭击他的人是沈纶,遂取消往江都去的行程。不先除去沈纶这威胁,他怎敢冒两面受敌之险而去攻打江都呢?
  ※        ※         ※
  尤鸟倦在两丈外立定,目光投往他膝前血渍,邪笑道:"本人果然所料不差,你这臭小子其实是强弩之末,根本是虚张声势,尤某人只不过兜个圈儿,你便差点要扒在地上。"
  徐子陵暗忖尤鸟倦你来得正好,故意激他出手,以了此"残生",没好气的道:
  "老尤你又中计哩!这口血是我吐出来骗你的。不信就掣出你背上的独脚铜人,全力捣老子一记看看。哈!你这蠢得可怜的直娘贼。"
  尤鸟倦见他神情萎顿,却仍口硬嚣张至此,不由为之愕然。接着两边嘴角露出狞笑,扩展至脸上每条皱纹,狂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到这种田地还死撑下去,我就看看你是什么做的,竟敢口出狂言。"
  大喝一声,闪电冲前,一拳隔空轰至。
  徐子陵心中好笑,见他在丈外出拳试探,尽露其生性多疑的本质。
  不过他虽身负内伤,这一拳仍是非同小可,凛冽的劲气排山倒海的涌过来,其中还暗含拉扯的力量,可知此拳表面上虽声势汹汹,目标仍是要把他生擒活捉。
  徐子陵感到涫涫纤柔的玉掌接到他背心处,一股飘忽莫测,似虚还实,至阴至柔又沛然莫可抗御的奇异真气,潮水般住进他的经脉内。
  徐子陵立即变得浑身是劲,感到如不把这股惊人的天魔真气泄出体外,五脏六腑势将不保,不由自主的探指朝尤鸟倦遥遥戳去。
  "嗤"!
  劲气如暴潮急流分沿右手的外内阳明脉和太阴脉蜂拥而出,所经曲池、合谷、三间、二间、云门、少商诸穴无不变得阴寒难耐,到最后从次指的商阳穴激射而出,往敌人刺去。
  刹那间,他把握到天魔大法真气流经的窍穴和脉络,与《长生诀》的确有很大差异。
  天魔气所用的经脉,除任督两主脉没分别外,侧重的都是《长生诀》上只作辅助的十二正经。就是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足太阴脾经、手少阴心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阳膀胱经、足少阴肾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足厥阴肝经和足阳明胃经。
  起于太阴,终于厥阴,任督二脉为主通道,周而复始,如环无端。其行走方向虽可变化多端,但仍有脉络可寻,是由手之三阴,由脏走手;手之三阳,则从手走头。足之三阳,从头下足;足之三阴,从足至腹。万变而不离其宗。
  这等若涫涫把天魔真气的秘密,泄露少许予徐子陵知晓。
  徐子陵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今趟得免劫数的一个可能性。
  "波"的一声,指风猛刺在拳劲上。
  最奇异的情况发生了。
  涫涫按在他背上的玉掌变得寒若冰雪,同时生出一股比尤鸟倦的拉扯劲高明玄妙得多的吸劲,竟一下子把尤鸟倦的劲力拉得大半过来,在进入徐子陵的经脉前,再猛推出去。
  徐子陵深悉天魔大法的特异,等的正是这一刻,藉着与天魔大法完全不同的经脉行气,就在回扯的一刻,顺势借去涫涫部份真气,由于涫涫既要操控他体内的真气,更要应付邪技高强如尤鸟倦者,故竟然给他瞒过。
  尤鸟倦立时色变,拳化为掌,画个圆圈,且朝后飞返,狼狈之极。
  徐子陵处在两人之间,亦要佩服尤鸟倦不但魔功深厚,应变的能力更是迅快高明,竟能在发觉不妙时,临时变招,收回劲气,改硬拚为卸避,巧妙至极,否则必难全身而退。
  尤鸟倦上身一晃,这才立定,脸色变得难看至极点,双目凶光迸射,厉声道:"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和祝妖妇是何关系?"
  涫涫的手掌离开徐子陵的背心,收回所有真气,却不知仍有一股留在徐体内,正默默冲击他闭塞的经脉。
  他把真气藏在脚心的涌泉穴处,然后逐丝释放,疗治受伤的窍络。
  这刻他最希望多说废话,好拖延时间。
  因而他叹了一口气,从容微笑道:"假如我说祝玉妍祝妖妇是我的仇家,不知尤老你是否相信?"
  尤鸟倦愕然道:"你刚才使的难道不是天魔大法吗?"
  徐子陵好整以暇道:"魔门大法,到最高境界,均异曲同功,可把真气随意之所指,千变万化,层出不穷。不死印法比之天魔大法毫不逊色,难怪尤老你会误会。"
  涫涫的纤手又按在他背心处,天魔气泉涌而入。
  尤鸟倦有点泄气地半信半疑道:"那你究竟是什么人?"
  徐子陵微笑道:"你想知道还不容易,到地府前我自会告诉你。"
  尤鸟倦狞笑道:"好!让我再秤秤你是否有这样的斤着。"
  独脚铜人,来到手上。
  徐子陵双掌推出。
  尤鸟倦大讶道:"你的功夫是否坐在地上才能施展?"
  说话时,手上独脚铜人随着两个急旋,于势子蓄到满溢的一刻,在离开徐子陵半丈许外,全力击出。
  这一击目的在一举毙敌,声势自和适才大是不同,独脚铜人带起暴风刮进峡谷似的呼啸声,有若贯满天上地下,虽在短短一段距离下,铜人仍在速度和角度上生出微妙的变化,令人不知它会在何时击至,取的是何部位;显示出这名列邪道八大高手榜上的凶人,一身修为确是名实相符。若非他身负内伤,恐怕连涫涫都不敢正面硬碰他作全力的出手。
  涫涫亦显出她达到惊世骇俗的本领。
  她的天魔气钻进徐子陵的阳明太阴两经后,大江分出支流般,直上十指,徐子陵身不由主般变成两手往前虚抓,遥制对方迎头捣来的铜人。
  尤鸟倦忽有虚虚荡荡,无处着力的难过感觉,矛盾的是铜人像变得重逾千斤,却难作寸进。不过这纯是一种感觉,若有外人旁观,绝不会察觉任何异样,仍可见他的铜人像风暴般朝盘膝坐地的徐子陵疾击而去。
  变成两人角力较量磨心的徐子陵呼吸不畅,全身肌肤疼痛欲裂,耳鼓生痛,除铜人带起像千万冤魂啾啾号喊的怪啸声外,再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
  徐子陵闭上眼睛,以舒缓压在眼皮子上那难以忍受的庞大力量。
  天魔真气倏地回收,然后再发出去,一吞一吐,只是眨眼的功夫,但已令战果截然改观。
  尤鸟倦便若正全力推着一块万近重石,忽然重石变得轻若羽毛,那种用错力道的痛苦和狼狈,可想而知。
  尤鸟倦差点往前仆去,骇然下连忙减去三分功力,就在这要命时刻,天魔真劲倒卷而回,迎上他的铜人。
  "轰"!
  徐子陵化爪为掌,重拍在铜人黄光烁闪的秃头上。
  诸般变化,非是局中人,绝不知其中的精微奥妙处。
  劲气激荡。
  尤鸟倦只退一步,铜人再生变化,连续五击,功力不断递增,凌厉至极点,显现出他能成为祝玉妍劲敌的资格。
  徐子陵倏地睁开虎口,大笑道:"不死印法就是怎都杀不死我,明白吗?"
  撮掌成刀,左右切出,不论尤鸟倦的铜人从任何角度攻来,均被他先一步挥掌劈中,发出"蓬蓬"激响,着人至极。
  尤鸟倦固是惊异莫名,涫涫更是芳心大乱,自接战而来,徐子陵一直都在她绝对的控制下,要他出拳便出拳,举手则举手。但这几下劈掌,却是徐子陵把她的天魔气吸纳后,经由她摸不清楚的脉穴,从至阴至柔转为至阳至刚,自行出招。
  在一个很大的程度上,她在这种情况下与徐子陵可说是生死荣辱与共,若妄然收回真气,徐子陵固是立毙于尤鸟倦铜人之下,她亦会受波及,确是泥足深陷,欲罢不能。
  而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她本身是借劲打劲,能把天魔气玩得随心所欲,神乎其技的大行家,但自问亦没有这种把外人真气收为己用,在瞬息间转化为本身真气的奇功。
  不知徐子陵的"和氏璧神功"就是如此这般练来,只是略加改动,将尤鸟倦当作和氏璧能摧心裂肺的恶气,而涫涫便等若当年的寇仲和跋锋寒。凭着早先借来的真气,引得涫涫的先天真气不经"十二正经",改行他《长生诀》的径通,天然变化的成为他本身的真气,边克敌,边疗治伤势,一举两得,心中的痛快,实是难以形容。
  尤鸟倦被他劈得怪叫连声,最气人的是无论他如何变招,对方总像未卜先知的先一步截上,而一掌比一掌加重,招数愈趋精妙,每一招都似妙手偶拾的神来之笔。
  忽然一声长啸,徐子陵从地上弓背弹起,双目奇光迸射,扭腰一举向他轰来,作出极凌厉的反击。
  尤鸟倦终于瞥见他身后的涫涫,脸色剧变,狂叫一声"气死我了"。独脚铜人一摆,卸去徐子陵的拳劲,接着飞身退后,消没在栈道弯沿尽处,声音远远传回来道:"待我伤愈后,将是你们这对阴癸狗男女的死期。"
  徐子陵转过身来,面向触手可及的美女涫涫,潇然耸肩道:"又杀不死我啦!小姐要继续努力吗?"
  涫涫晶莹通透的玉颊飞起两朵令她更是娇艳无伦的红云,跺足嗔道:"你这死小贼害人精,骗人家说出这么多心底话,你快赔给人家。"
  徐子陵愕然以对。
  涫涫甜甜一笑道:"你这小子确有些办法,刚才你提到的不死印法,是否师妃暄告诉你的?"
  徐子陵定过神来,脑海中仍浮动刚才涫涫真情流露的动人情景,又不断提醒自己她的冷酷残忍,哂道:"你该知我和你没什么话好说的。"
  涫涫无可不可地淡淡笑道:"差点忘了你的硬性子。好吧!不问便不问。你现在要到那里去,若不肯说,人家会像吊靴鬼般跟在你背后,看你是否约了师妃暄,我是会妒忌的。"徐子陵大感头痛,说实在的,涫涫不找他动手,他已该还神作福,在这种只有一条栈道的高山大岭,根本没可能把她撇下,那时恐怕想睡觉都不成。
  苦笑道:"我若说出来,你是否肯各走各路?"
  涫涫略移少许。差三寸许就要贴入他怀内,始俏生生立定,仰首盯着他英挺的脸庞,柔声道:"人家怎肯做令你不高兴的事呢?只听你刚才和尤鸟倦的对话,便知你入川想干什么啦!"
  别转娇躯,涫涫婷婷的朝入川的方向悠然而去。
  只留下醉人的芳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