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软语相求

作者:黄易

徐子陵呆坐椅内,思潮起伏,他当然不会误以为师妃暄对他独加青睐,所以会邀他去游灯会,正如她承认的是另有深意。这仙子般的美女行事难测,若她不自己说出来,恐怕这一生都休想猜得到。
  想到这里,心中一阵烦躁,这罕有的情绪令他难再安坐,跳起身来,迳自出房离店,来到街上,心中一片茫然,不知该到那里去寻石青璇。
  传递消息后,他将立刻离川,一刻都不想再逗留下去。
  似有若无之间,他因师妃暄维护侯希白而感到被伤害。现在他只想把她完全撇开,不再因她而受到困扰。那并非因妒忌而起,而是有种枉作小人的失落感,加上厚彼薄我的待遇,令他更不好过。
  说到底,师妃暄确在他心中占着一个位置。
  想起寇仲亦在男女之情上毫不得意,禁不住有点苦涩的好笑和荒谬的感觉。大家的遭遇是何其相似。
  他很想大笑一场,却笑不出来。
  对未来的行止他忽然感到模模糊糊,拿不定主意。找出或找不到”杨公宝库”后,他可再做什么呢?大概是找宇文化及算账吧!之后呢?他绝不可留在中原,因为只要知道寇仲有难,他定忍不住去助他。只有在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他才不用去猜下一个和他动手的人是谁,他已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
  街上吹来凉飕飕的长风,吹得挂在各家各户大门外的灯笼烛光摇曳,景致特异。
  一辆马车倏地在他身前停下,郑淑明的俏脸出现在车窗处,微笑道:"刚要来找徐兄,上车好吗?妾身有事请教。"
  ※        ※         ※
  寇仲醉熏熏的回到房间,不脱靴子的躺到床上去,心中意识到一件事,就是现在他仍远远及不上李世民,且首次明白到杜伏威让位与他的心态。
  自抵洛阳后,一切事都发生得太快太速,且是一件连接一件,令他有喘不过气来之感,更无暇真正的去思量自己的处境。
  到刚才有机会坐下喝酒闲聊,使他不由自主去思索起各方面的问题。
  别人或者不知道,但他却清楚晓得攻打江都可说是杜伏威争天下最后一次的努力,却给自己一手破坏。在这种情况下,杜伏威极可能过不得师妃暄这美丽说客的一关。岂非是无意间自己竟帮了李世民一个大忙。
  争天下并非两个人的决斗,而是长期在策略,政治至乎意志和心力的比拚。李世民的扩展快得超乎想像,使他有措手不及的颓丧和挫折感。
  唉!
  如若起不出”杨公宝库”。不如随陵少去游山玩水算了。
  假若宋玉致肯回心转意屈就自己,便索性娶她!
  他就那么半醉半醒的辗转反侧,想起过去所有的人和事,素素的错嫁香玉山,宋玉致的爱恨交缠,与李靖的反目,商秀洵的负气而离去,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惭愧、自责、悔恨此起彼继的袭至,最终是感到无比的孤寂。
  这或是争天下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        ※         ※
  登上车厢,徐子陵为之错愕,这并非因车上除郑淑明外尚有另一年青贵妇,而是此少妇最少和宋玉致有六、七分相似,使人一眼认出是嫁与解晖之子解文龙,宋师道和宋玉致的亲姊宋玉华。
  客气一番后,徐子陵在两女的对面坐下。
  宋玉华不好意思的道:"玉华本想托郑先生邀请公子到寒舍一叙,好让玉华聊尽地主之谊。却不知公子贵人事忙,无暇分身。只好不顾冒昧来访,公子勿要见怪。"
  徐子陵心中恍然,这才明白郑石如为何坚持把自己送到客栈,皆因受人所托。亦可知宋玉华必有天大重要的事,始会在佳节当头之际,抽空来见自己。
  郑淑明熟络地道:"我们来得正巧,否则将与徐兄失诸交臂,真想不到川帮的人预先为徐兄订下客房。"
  徐子陵心想原来师妃暄是通过川帮的人来为自己订房的,确是怎都猜不着。
  宋玉华黛眉轻蹙,神态温婉柔美,与宋玉致的刚强迥然有别,却另有一股惹人怜爱,不忍拒绝的神韵,只听她樱唇轻启道:"鲁叔月前曾来成都小住,始知徐公子和寇公子均和玉华娘家关系密切,大家可算是自己人,这才不怕唐突,来见公子。"
  徐子陵不知是否爱屋及乌,又或因她神态楚楚动人,心中对她大生好感。断然道:
  "解夫人不须有任何顾虑,有什么事尽避吩咐。"
  郑淑明低声道:"不若我……"
  宋玉华牵着她的衣袖道:"明姊不用回避。"
  接着向徐子陵道:"公子可知秦国已经败亡,李阀尽有陇右之地,令他李家声势如日中大,群雄人人自危。"
  徐子陵心中剧震。开始有点明白宋玉华为何会找他说话。
  郑淑明补充道:"薛举得病暴死,由其子仁杲继位,西秦军曾大败唐军,杀得李世民弃戈曳甲的逃返长安,岂知薛举之死,令整个形势逆转过来。"
  宋玉华微嗔道:"明姊说清楚点嘛,李世民非是敌不过薛家父子,只因内伤复发,不能领军,改由刘文静和殷开山两人指挥军队,才吃了从未试过的大败仗。"
  郑淑明讶道:"李世民不是染疾病倒吗?"
  宋玉华耐心解释道:"李世民不是病倒,薛举更不是因病致死。这些全是对外公告的话,实情是李世民离洛阳回关中时,路上遭到宋金刚率领来历不明的高手突袭,受到重创,一直未能痊愈,领军西抗秦军时触发伤势,才有此败。"
  徐子陵听得目定口呆,他早从寇仲口中知道自称西秦王的薛举会东攻关中,只是当时怎都想不到有这么多转折,连李世民都吃大亏。
  郑淑明动容道:"那么薛举又是给谁刺杀的?能干掉他的人绝不简单哩!"
  宋玉华道:"除”影子刺客”杨虚彦外,谁人有此本领。"
  听到杨虚彦之名,徐子陵双目亮起慑人的异芒,道:"薛仁杲又是怎样垮台的。"
  宋玉华条理分明的答道:"李阀首先联结李轨,派人专程到凉州招抚,李轨欣然答应,被册封为凉王,并可分得西秦国部份土地。去此后顾之忧后,李世民再次督师出征,此时仁杲仍占尽优势,先败唐军秦州总管窦轨,再围重镇泾州,屡败唐军大将,到遇上李世民大军,薛仁杲大将宗罗候迎战,岂知李世民坚壁不出,对垒数十日后,薛仁杲军粮已尽,一向不服他的手下纷纷降唐,李世民觑准对方军心动摇,施计诱宗罗候决战于浅水原,结果大败宗罗候,斩敌数千。"
  由这样一位纤弱美人儿的樱唇把如此惨烈的战况娓娓道出,自是另有一番滋味。不过只要听她把浅水原之战交待得这么清楚,当知宋玉华不愧"天刀"宋缺的女儿。
  两人均知她仍有下文,没有插口。
  宋玉华续道:"接着李世民亲率二千精骑,赶到薛仁杲拥兵坚守的折庶城,稍后唐军各路队伍纷纷赶至,把折庶城围得水泄不通。入夜后,守城者趁黑争相下城投降,薛仁杲无路可逃,亦只好率众投降,令李世民尽得其过万精兵,除薛仁杲被斩首外,余皆获赦。"
  郑淑明向徐子陵道:"妾身正是收到这个消息,才立下决心,不再卷入这席卷天下的纷争去。"
  宋玉华道:"现在关中已定,李轨只是跳梁小丑,纵使背约,亦绝不能为祸,兼之有慈航静斋为李家撑腰,天下望风景从,平凉的张隆、河内的萧着,以及控制扶风、汉阳两郡的地方势力均先后依附李家,至于我们巴蜀的去向,将会在这几天内决定。妃暄小姐已仙驾亲临,谁都不敢疏忽怠慢。"
  徐子陵心中暗叹,李世民的声势起,就是寇仲的声势跌。
  李世民终以事实证明,他有能力把另一枭雄击垮,配合师妃暄的支持,直有君临天下的威势。而寇仲仍在挣扎求存,彼此相去何止一百至乎千里之遥。
  在这种情况下,寇仲陷于低潮的恶劣时刻,他更难舍寇仲而去,将来究竟是如何了局呢?
  悦来栈所在处是一条较僻静的横街,由于所有人都拥往大街趁热闹,四周更是静悄悄的,马车停在道旁,亦不会阻塞通道或惹人注目。
  在宋玉华澄明清澈,带着恳求意味的目光下,徐子陵苦笑道:"解夫人有什么话要对在下说呢?"
  宋玉华有点难以启齿的,垂下螓首轻轻道:"玉华心中很害怕。"
  今趟连郑淑明都忍不住道:"华妹有什么好害怕的?"
  到此刻徐子陵仍未弄清楚两女的关系,不过既能称姊道妹,自是非常稔熟。
  忽然又想起安隆,不知他有否回到成都,更不知以此向宋玉华查询是否恰当。
  宋玉华凄然道:"我害怕爹的处境哩,他一向不喜欢胡人,更不喜欢李渊,只是南人没多少个够争气的,我们宋家又僻处岭南,难以北上争锋,否则他可能早卷入这场纷争里。"
  徐子陵无奈道:"这就是夫人找在下的原因吧?"
  宋玉华回复平静,点头道:"现在天下能与李世民撷抗的,数来数去都只有寥寥数人,徐公子和寇仲正是其中两个,偏又和我宋家关系密切,寇仲更是三妹情之所锺,唉!
  教玉华怎么说呢?"
  郑淑明叹道:"寇仲是那种天生百折不挠,坚毅卓绝的英雄人物。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他仍可反败为胜,华妹如想求徐兄劝寇仲拱手臣服,大可把说话省回。"
  宋玉华恳求的目光深注在徐子陵脸上,摇头道:"我也知凭玉华妇人之言。难以说动像寇公子那种非凡人物,但却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徐公子能仗义帮忙,玉华将感激不尽。"
  傍宋玉华软语相求,徐子陵也有差点要给溶化的感觉,正要答话,蹄音响起,自远而近。
  郑淑明探头一看,露出喜色,向两人道:"两位继续谈吧!淑明要失陪一会。"
  徐子陵礼貌的先推门下车,待郑淑明迎上来骑,才重新到车上坐好。
  宋玉华又是那难以启齿的样儿,低垂螓首轻咬下唇,欲言又止。
  徐子陵心中一动,功聚双耳,立时收听到郑淑明与两名手下的对答。
  只听郑淑明愤然道:"你肯定那真是曹应龙吗?"
  手下答道:"该是八九不离十,他虽戴上面具,但他的体型和特别的走路姿态。化灰都能认出来。"
  另一人道:"这家伙真狡猾,竟趁中秋佳节人多入城时混进来,初时我们也给他骗过,幸好他又到大东街陈记茶庄旁的宅子落脚,才逃不过我们的耳目。"
  此时宋玉华像猛下决心似的,抬头朝徐子陵瞧来,肯定地道:"玉华只求徐公子帮忙。千万不要让寇仲见到家父。"
  徐子陵立即心神被分,再听不到郑淑明和手下的说话,失声道:"什么?"
  宋玉华缓缓道:"因为若让爹见到寇仲,就像蜜蜂见到蜜糖,再不能分开来。而只有你才可为玉华办到这件事。唉!玉华也知这请求很过份,徐公子勿要见怪。"
  郑淑明的声音在车外响起,歉然道:"淑明有要事必须立即离去,请徐公子和华妹见谅。"
  言罢不作解释,匆匆去了。
  徐子陵则一阵心烦意乱,曹应龙固是死有余辜,但一来他是命不久矣,此行更是为安慰快变作孤儿寡妇的妻儿,不让他完成最后的心愿,实在非常残忍。
  他该怎么办呢?
  宋玉华见他沉吟不语,担心的道:"徐公子是否认为玉华的请求太不合情理?"
  徐子陵苦笑道:"我只能说会尽力而为。只是世事往往出人意表,非人力所能掌握。"
  宋玉华喜道:"我知徐公子乃一诺千金的人,这样玉华放心了。"
  徐子陵的心早飞往别处去,连忙告辞,下车后奔出大街,找人问得东大街的方向,乾脆飞上屋顶,逢屋过屋,高跃低窜的朝目标赶去。
  成都的所有主街道均明如白昼,万头钻动,鞭炮声不绝于耳,天际烟花盛放,整个城市在满月下沸腾着炽烈的气氛,但他却像活在另一孤独隔离世界的人。此行更是要去拯救一个穷凶极恶,曾因横行一时,杀人如麻而使人人都要得而诛之的大贼头,想想都觉古怪。
  就在此时,前方人影一闪,往他笔直掠过来。
  徐子陵忙闪入横巷,只见一个大圆球似的物体在上方流星般掠过,赫然是邪道八大高手之一的安隆,胁下还夹着个人。
  接着十多道人影先后追来,其中一位正是郑淑明。
  徐子陵醒悟过来,慌忙追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