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印卷之争

作者:黄易

就在徐子陵要从石青漩手上接过集魔道两派大成,载有不世绝学《不死印卷》的当儿,一束阴寒无比、充满邪恶阴损味道的劲气像铁棍般宜捣他背心要害,假若他往横避闪,石青漩将变得首当其冲,徐子陵无奈下,只好准备弓背硬受一击。
  同一时间,左方佛像后卷起大蓬晶光,骤雨似的朝两人涌至,与徐子陵身后的偷袭者配合得天衣无缝。若非在这么特别的环境中,徐子陵又因心神被庙内神像所慑,无论对手多么高明,也不会窝囊至受袭时始生出警觉。而另一个原因,是恃着侯希白在外掠阵,致减低警觉性,但此时悔之已晚,只能施展浑身解数,以挽狂澜於既倒。
  在这生死一发的时刻,徐子陵蓦地脑际灵光一闪,浮现出刚才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座罗汉塑像。
  那罗汉正好整以暇的舒展筋骨,极尽俯仰曲伸的妙态;当时他已想过这是否一种行功的情状,此刻在生与死悬於一发的紧要关囗,终豁然大悟,哈哈一笑,继续弓背,可是当敌气及体的一刹那,却猛地抛开一切,若那神像般舒展肢体,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侵体的真气再不能只寻某一要穴攻击,而是发散往全身去,再从四肢散发,就像洪水虽烈,但因有足够的河道疏通,故不会泛滥成灾。当然若给对方结结实实的一拳轰在背心处,身体自然难免受伤。但现在对方只是以凌厉的隔空拳劲,而发拳的位置至少在两丈开外,以攻徐子陵的不备,他这临时领悟来的奇招,竟可应付得绰有馀裕。
  整个过程只是眨眼的工夫,这时杨虚彦的招牌货幻影剑法,始洒过来。
  后面传来安隆"咦"的一声,显是料不到徐子陵竟不闪不躲的硬捱他一招,今他大失预算。
  假若徐子陵横闪的话,那石青漩多少也会受点伤,其时杨虚彦自可把《不死印卷》手到拿来。
  就那么的一着之差,两人的如意算盘再也打不响。
  不过徐子陵和石青漩尚未脱离险境。前者虽以妙手偶得的奇招挡过安隆凌厉的一击,但要把对方入侵的真气化解和排出体外,一时间亦使他全身麻痹,经脉欲裂,再无力助石青漩反击杨虚彦可怕的剑招。
  石青漩却似预知杨虚彦会钻出来似的,在剑光及身的刹那,一个旋身面对烟花般绽放的剑点精芒,以卷作箫,疾刺迎上。
  徐子陵猛提一囗真气,瞬那间气劲回复过来,此时安隆已展开莲步,抢至他右侧的死角位,两指箕张,取他双目,下面则无声无息的右腿提踢,攻他下盘,阴毒至极点。
  徐子陵尚是首次碰上这么刁钻玄奥的步法,原本普通平常的上虚下实的招数,立时脱胎换骨般变得难以招架。换了是寇仲,可能在刀法难以展开下先行避开,那安隆就可从容助杨虚彦收拾石青漩。幸好徐子陵最擅近身搏击,虽明知对方功力在自己之上,仍咬紧牙龈,脚踏奇步,先错开少许,始上架下封。
  幻剑散去,杨虚彦狼狈后退,现出紧裹在黑罩黑衣内虎背熊腰的骠悍体型,若他不收手的话,保证此招可把羊皮卷和石青漩的玉手同时绞碎,那他不但得不到《不死印卷》,日后定难逃石之轩的报复。
  他虽是天下人人惊惧的无敌刺客,但对石之轩却有种有如与生俱来的深切敬畏。既知曹应龙被人救去,给个天他作胆也不敢再动石青漩半根汗毛。
  只有得到不死印卷,他才有脱离石之轩控制的希望。
  "蓬。"
  安隆收回攻敌双目的右手,底下却结结实实重踢在徐子陵下封的掌沿处。
  这一踢乃在满腔杀机下全力出手,近六十年的魔功毫无保留的送出,务求一举毙敌,去此祸患。
  蓦地脚面像给个尖锥重重剌一下,接着螺旋怪劲急转而入,硬把他雄浑的魔功钻得贴着对方掌沿溅泄四散,能攻入对方体内的真气剧减一半,至此才知《长生诀》奇功,名非虚传。
  安隆痛哼一声,竟借不到分毫劲力以续展莲步,无以为继下只好往旁错开,眼看徐子陵给震得往后抛飞,亦只能叹失良机。
  此时杨虚彦待要重组攻势,抢夺不死印卷,后方扇风割到,知道自己同师不同门的师兄弟已经杀到,怒从心上起,全力展开幻影剑法,望身后迎。
  石青漩左手拔出玉箫,幻化出一蓬又一蓬似有若无,虚实难分的青影,卷向阵脚微乱的安隆,右手不死印卷脱手向在半空成功翻了一个筋斗的徐子陵射去,娇呼道:"接着!快走!""砰"!安隆硬撞在背后那座神态慈祥,凝目跌坐的佛像上,塑像立时爆成碎粉,就借那么一点反撞力,侧身避过石青漩缠人的箫影,人球般弹起,疾若流星的朝射往两丈高处的徐子陵和不死印卷抓去,只要给他五指发出的内劲隔空追及,与用手去拿实在没有多大分别。
  徐子陵居高临下,看个一览无遗,只见向自已投来的《不死印卷》从快转慢,似乎被一条无形的线牵扯着,最后凝定半空处,心叫糟糕,人急智生下反手上托,劲气撞在横梁处,往下扑去,但已迟了一线。
  安隆魔功之高,大大出他意料之外,果不愧名列"邪道八大高手"的人物。
  安隆五指收缩,不死印卷往他倒飞而去,与他上冲而起的肥躯不住接近,禁不住心中大喜。
  眼看得手,箫声忽起,非是石青撒忽然雅兴大发,吹奏一曲,而是她把真气透管而出,产生振呜,玉箫真劲从下上刺,狠狠撞在《不死印卷》处。
  就那么以毫厘之差,印卷应劲横抛,投往外围的罗汉阵中。
  徐子陵施展凌空换气的独门本领,改下扑鸟横移,向印卷斜掠紧追。
  安隆怒哼一声,一个翻腾,正要全力追去的当儿,已给卷进身法有若凤舞於天,曼妙无方的石青漩所发出的森森箫影内。
  杨虚彦此时刚抵挡过侯希白挟主攻之势攻来有若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一轮连绵不绝的扇法,仍找不到任何可乘虚而入的破绽和空隙。
  幻影剑式最厉害处就是以虚实相生,瞒人眼目的手法,今对方露出空隙破绽,故决胜每在刹那之间。
  那知侯希白摺扇忽开忽阁,变化万千,且用劲奇特,无论拨扫点打,时间角度均筝捏得精准确切,又暗蕴无数奇招妙着,故纵以杨虚彦之能,在失去主动的情况下,亦只能见招拆招,一时难以反攻。
  侯希白的美人摺扇已达化腐朽鸟神奇的境界,充满天马行空随境生变的创作意味,更有种大异於他狠厉剑招的潇洒风格。纵使杨虚彦恨不得把这个命运注定的对手立毙剑下,心中仍不由为侯希白喝采叫好。暗忖换过另一情况,将是痛快淋漓的一回事。
  "拆"!
  杨虚彦施出压箱底的本领,幻剑振处,生出品字形三朵剑花,迫得侯希白横扇硬接一招。
  自交战以来,两人各以奇幻精奥的手法快打猛攻,紧凑得没有透气的空隙,奇招妙着层出不穷,却是你进我退,我攻你闪,直至印卷被石青漩的箫劲撞往远处,杨虚彦见形势不妙,才兵行险着,以同归於尽的手法,迫侯希白硬拚。
  "呛"!剑扇交击,侯希白大叫不好,原来杨虚彦就借那么一记反撞的力道,抽身后退,斜冲往后,箭矢般朝徐子陵追去。
  侯希白早有心理准备,就是这天下闻名的刺客手底必然极硬。但到真正交手,始知他强横至这等地步。心想若给他得到印卷,那还了得。
  想虽是这么想,但身体仍要往后一晃,化掉剑劲,才能紧追而去,终是慢一步。
  安隆此际回到地面,而石青漩却如天上下凡的女神,似正绕着他表演仙乐妙舞。以他的见多识广,仍是首次碰上这么奇妙的武功。
  透过玉箫,石青漩的真气能从任何一个箫孔迭出,从任何一个角度攻来,飘忽得像无定向风,而每发出一道劲气,箫管均相应发出高低强弱有别的呜奏声,仿似用囗吹奏,扰人心神至极点。令安隆禁不住猜想,假若这些呜响能串成曲调时,将是他命赴阴曹的一刻。
  更要命是石青漩该是深悉他天莲宗的独特武功,所有手法步法皆是针对他的强弱出发,所以他虽自问各方面均可胜过石青漩这后进小辈,一时间亦给她缠个手足无措,难以抽身。
  徐子陵此时在空中看到印卷落在一座闭目瞑思的金刚塑像盘抱的怀内,后方衣袂声响,骇然发觉杨虚彦挟着冲天剑气,后发先至的追击而来。刹那间他计算出当自己拾起印卷的时间,刚好是幻剑临头的危险时刻,那时自己会处於完全被动的劣境,说不定会宜至伏尸杨虚彦剑下,仍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忙运气下坠,右手同时发出劲风,扫得刚落在塑像怀中的印卷抛飞而起,投往右边暗影处的地面。
  而他则发出一声长笑,好掩盖印卷着地的声音,心叫"得罪",左足尖点在另一尊造型佝楼龙锺的罗汉头顶,反向左方跃去。
  杨虚彦果然中计,横脚撑在另一座瞪眼怒视的罗汉像处,改变方向朝他追来。
  侯希白在安隆和石青漩的战圈旁掠过,还顺手打了安隆一扇,气得安隆怪叫怒吼。他待要赶上杨虚彦,好和徐子陵联手把他收拾,忽然劲风横至,从多手观音后杀出个美艳娇俏的女郎来。
  他虽然欲一睹莲柔这来自波斯的美女的风采,但却绝不愿发生在此时此刻。无奈之下一个急旋,摺扇全力抢攻,纵是辣手摧花,但为了不死印卷,再也顾不得那么多。
  杨虚彦居高临下,瞧着曾是他手下败将的徐子陵,安然落在两尊罗汉之间,似缓似快的摆出一个姿势,以他一向的冷酷沉狠,亦不由大为错愕,莫名所以。
  徐子陵左右各有一座高约六尺,全身镂金,俨若真人的罗汉塑像,姿态则截然迥异。
  左边的那尊瘦削长颈,笑容可掬,一手按膝,身往前俯,另一手往后搔背,姿态漫不经意,合适自然。
  另一座却是眸珠突睁的怒目金刚,右手筋突肉张的握拳前方,精足神汇,威武生动。
  徐子陵卓立两尊塑像之间,首先摆出右边塑像的闲适姿势,接着又变换作右边怒目金刚的姿态,均维肖维妙,在殿外金黄的月色掩映下,加上堂畔微弱的灯火,几疑是徐子陵忽然化身为护佛的罗汉,更似是其中一尊罗汉活了过来,那种感觉确是怪异无伦。
  破风呼啸骤响。
  就在杨虚彦仍想不到该如何应付眼前异景时,一股凌厉的指风,从徐子陵食指激射而出,刺在他身剑合一布出的剑气网罩中。
  螺旋劲气破罩而入,大有洞穿宇宙的霸道气势。
  杨虚彦闷哼一声,运气横移,挥剑险险挡着。
  "当"!漫天剑影本是声势汹汹而来,如今却是云散烟消。
  徐子陵哈哈笑道:"领教啦.杨兄再看这一招。"
  举在头上的拳头倏地移后,拐个弯后,弓步击出,恰是怒目金刚旁那尊佛像的姿态,另一手却在身前画个似是毫无意义的圈子。
  杨虚彦尚差寸许踏足实地,拳风已至。他乃剌杀的高手,落地前催动剑气,溯空剌向徐子陵,岂知徐子陵竟像能未囗先知的凭左手画圈生出的劲气,硬把剑气化掉。
  他来不及再作抢攻,只好避往另一尊罗汉之后,狼狈至极点。最气人是他武功明明在徐子陵之上,偏被他层出不穷的奇招压得一筹莫展,有力难施。
  徐子陵却是痛快之极,起始时他只是借罗汉的威势以惑敌心,夺其志气。此乃上兵伐谋之道,实上乘武功的攻心术。怎知当模拟出某一罗汉的姿态时,体内真气竟似天然发生的随姿态而涌动,像先前化去安隆偷袭的那一式般生出奇效,那还不恍然大悟,明白到这五百罗汉的诸式妙态,极可能来目前代某一空门高人的设计,有意无意间把玄门的功法展现在罗汉的千姿百态中,自己无意得之,确属异数。
  此时他早把不死印卷忘个一乾二净,难得有杨虚彦这么硬的对手,瞬那掠过左右并列的十多座罗汉像拳发连环,趁杨虚彦处於下风的时刻,展开硬拚的手法。
  杨虚彦心知不妙,连忙反击,在他眼中心里,徐子陵变成一尊活的罗汉,不住变化出与四周塑像相映成趣的姿态,但接着无论拳击指截,掌按脚踢,均有摧山撼岳的雄浑气魄。在剑气纵横、拳风呼啸中,塑像碎粉般破裂,双方均是以攻对攻,惨烈处好比战场上千军万马的生死厮杀。
  徐子陵愈战愈勇,愈是得心应手。
  杨虚彦则失尽先机,气志被压,在此消彼长下,虽未到势穷力蹙的困局,却是节节后退,经历他毕生里最窝囊的痛苦逆境。
  石青漩娇叱传来,叫道:"徐子陵小心!"徐子陵醒觉过来,来个双拳齐出,把杨虚彦轰得再退三步,笑道:"承让啦!"如飞后撤,再转身前掠。
  侯希白接战莲柔已占尽上风,若非这美女的身体灵软如蛇,每能於危急时凭奇异的身法救急保命,早将她送上西天。
  此刻见安隆施出天心莲环的看家本领,迫退石青漩,连忙抽身拦截,气得安隆差点吐血。
  徐子陵见状心中大喜,杨虚彦虽狂追过来,此刻仍在四丈开外,不能构成威胁。莲柔则在石青漩的监视下,只能在一旁观战,未敢轻举妄动,不死印卷似该是他囊中之物。
  究竟该怎样处置这鬼东西呢?不死印卷出现在丈许外一尊卧地的罗汉旁边。
  蓦地娇笑声起,一道丝带从暗处射出,贴地卷上印卷。
  接着是倌倌的甜美声音道:"原来在这里,多谢子陵,小妹看后再还给你吧。"
  徐子陵立时汗流浃背,若印卷落在倌倌手上,恐怕合敌我六人之力,也难以讨回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