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纵论天下

作者:黄易

数股浓烟在远方江岸旁的山头冒起,直冲霄汉。
  自昨晚黎明前,急行近三十里的江淮军,在杜伏威亲自指挥下,对沈纶的营地发动猛攻,但可惜是他同时把泊在军营之旁大江上的十多艘战舰以火箭焚毁,寇仲在江上伏击沈纶退兵的大计登时落空。
  居高望远,沈纶的主寨尚未失陷,被毁的只是外围哨寨,喊杀声随风送到众人耳内。陈长林双目厉芒电闪,显因沈纶被袭大感快意。
  卜天志凑到寇仲耳畔低声道:"照我看沈纶怎都会防上杜伏威有这一手,所以表面看似杜伏威占尽上风,但沈纶虽有损失却未伤根本,暂不用仓皇撤退。唉!即使走他也会从陆路走,想走水路巳无可用的船只。"
  他虽没有明言,但等若指出若要伏击沈纶,在现在的形势变化中,根本是不可行的。寇仲也感到泄气,只好安慰他道:"沈纶那是老杜对手,可能很快崩溃。"
  另一边的陈长林目不转睛的紧盯战场的形势发展,摇头道:"沈纶有谋有勇,论气魄和经验虽及不上杜伏威,兵力更是远落其后,但立寨处却是利守不利攻,兼之是养精蓄锐,起始时虽被攻个措手不及,但转瞬站稳阵脚。
  我猜沈纶固是损失颇重,但杜伏威亦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忽然撤退的号角声响起。
  寇仲苦笑道:"长林兄果是料事如神,老杜要退兵哩!"陈长林叹一口气,苦笑道:
  "假设沈纶派兵追击杜伏威后撤的军队,那我们今趟的伏击行动只有取消;如若沈纶连循例的追击也无法办到,则我们仍有一线机会。"
  寇仲心中暗赞。
  陈长林不但是个情深义重的好汉,且公私分明,绝不会因私人恩怨而要大家陪他冒险。
  相互比较,自己更倾向於感情用事。
  半个时辰后,洛其飞赶回来报告战场上的最新情况,沈纶果然派兵追击后撤的江淮军,却被杜伏威亲自指挥的护后军击退。
  陈长林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并没有因此失望,微笑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沈纶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少就横行霸道,渔肉乡里,从没受过甚么挫折。今趟我们教他落个灰头土脸,损兵折将而返,日后还要穷於应付李子通的报复,我已感到非常痛快。以后怕还没收拾他父子的机会吗?"
  寇仲从隐藏的草丛中长身而起道:"长林兄乃天性豁达的英雄好汉,趁现在沈纶、杜伏威和李子通三方均是自顾不暇,正是各走各路的最佳时刻。
  我在岭南兜个转后,便要和陵少会合共赴关中,彭梁等地的大本营,就要辛苦诸位哩!"
  众人齐声答应,土气昂扬得像刚打败了沈纶。
  成都的大街小巷满布昨夜狂欢的痕迹,爆竹的破屑碎纸、花灯的残骸,随处可见。街道上行人疏落,与昨夜人山人海的情景,几疑是两处不同的地方。
  可以想像一夜尽欢后,人们都拖著疲倦的身体,回家登床作其元龙高卧。
  街上店铺十之有九没有开门做生意,当徐子陵怀疑师妃暄要请客的斋馆是否营业时,这扮成书生模样的美女领他来到城西设於果园坊内的斋店,出乎意外的正打开大门款待客人。
  师妃喧显然非是首次光顾,店东亲来招呼,秦公子前秦公子后的,尊敬有礼。
  徐子陵表示对斋菜全不在行后,师妃暄随即点了几个小菜,亲自为他斟上香茗,使他受宠若惊,想不到能有与她同台午膳的荣幸。
  偌大的斋馆,只有他们这台客人,清静舒适。
  无论在甚么情况下,师妃暄仍是那不食人间烟火,恬淡自然的动人模样。
  闲聊两句后,师妃暄感激地道:"幸亏得徐兄告知石之轩的另一个身份,否则到现在我们仍不知一手颠覆大隋的裴矩就是石之轩,亦只有他能如此深藏不露,教人全然寻不到蛛丝马迹。"
  徐子陵不解地道:"他一个人真可发挥这么大的破坏力吗。"
  师妃暄道:"问题是他深得杨广宠信,尢其是裴矩乃隋室最熟悉西域事务的人,其他大臣根本欠缺提议的资格。"
  顿了顿,续道:"例如在大业十年七月,当时身为右光禄大夫的裴矩被任命为”护北蕃军事”,他立即向杨广进言,指出突厥的始毕可汗势力日增,必须设计削弱,并提出以隋朝的宗室女嫁给始毕之弟叱吉没,并封他为南面可汗,以分化突厥当权的宗族。结果叱吉没不敢接受婚事和封号,还向始毕和盘托出,始毕知道后,自对杨尘明生怨愍,突厥与隋的交恶,就是从这时开始。"
  徐子陵听得头皮发麻道:"若论心计,恐怕没多少人是石之轩的对手,最厉害是他还似对杨广忠心一片,处处为大隋设想的模样。"
  师妃暄叹道:"一计未成,他又另出一计,裴矩再向扬广力陈突厥人最易被人离间,现在疏远朝廷,非关婚嫁封号之事,而是有个来自西方叫史蜀胡悉的人在挑拨离间,如能诱斩此人,突厥自会重归隋廷怀抱。杨广在不明事实下,答应了他。裴矩遂以利厚的贸易为诱饵,把史蜀胡悉骗到马邑杀害,事后又让始毕知道,从此突厥再不向隋廷朝贡。"
  再喟然道:"杨广乃历代帝皇中把家当败得最快的皇帝,大秦虽也历两帝而终,但在始皇治世时,天下早巳民怨沸腾,不像杨广继位时仍值盛世。现在想来,皆因裴矩揣摩到杨广好大喜功,意图扬威域外,令四夷归服的心态。在诱杀史蜀胡悉后,杨广还以为收服了突厥,北巡边塞,始毕得到秘密消息后,亲率数万精骑南下突袭杨广的队伍,迫得杨广要避入雁门避难。雁门郡四十一座城,被始毕攻占三十九座,杨广差点送命。经此一役,突厥人再不肯臣服,还生出东进之心。罪魁祸首便是石之轩。"
  徐子陵道:"说不定正是石之轩使人暗中通知始毕,教他领兵来袭。唉!
  我真不明白,这样把突厥引狼入室,对石之轩有甚么好处。"
  师妃暄平和地道:"这正是思想之争的祸害。令人可置民族大义於不顾,对人民的痛苦视若无睹。祸患的根源来自魔门至高无上的秘典《天魔策》十卷,策中不但载有《天魔秘》、《道心种魔大法》等诸般深不可测的绝学,还详论宇宙和生命的奥义,认为人性本恶,毁灭和黑暗才是宇宙最具威力的力量。
  起始时只属一种学说,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学。无论在政治上或武林间,正统宗派均乘机对魔门穷追猛打,魔门杰出弟子遂各分别携卷避祸,演变成今天两派六道的局面。
  石之轩要统一魔道,就是要把《天魔策》重归於一。仇恨就是那样种下的,现在谁都难以改变。"
  徐子陵皱眉道:"但这仍不足以解释石之轩为何要把突厥引进中原来呀?"
  师妃暄解释道:"魔门已非常年的魔门,其中经历过多次变化,在汉武时先与被排斥的诸家结合,到张骞通西域,又接受外来文化与宗教的影响,强调以武力去清除异己,到魏晋时期,魔门中人积极往西植基发展,石之轩和祝玉妍均有胡人血统。所以我们的民族大义,对他们是丝毫不起作用。"
  徐子陵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原来如此,若非师小姐娓娓道来,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明白魔门的人在搞甚么诡道。"
  此时斋菜来了,热腾腾香气四溢的放到桌面上,色香味俱全。徐子陵见她浅尝两箸后,便放下筷箸,自己却在放怀大嚼,吃个不亦乐乎,不好意思的道:"是否我的吃相太难看,弄得你没有胃口?"
  师妃暄含笑摇头,道:"这些斋菜均经多重工序精制而成,味道太浓,反不及青瓜白菜见真味,与你无关。刚才吃上两口已是破例,而且你的吃相与你的人那样,自然真致,怎会难看?"徐子陵老脸微红,尴尬道:"你倒会说话,哈!自然真致,那是否狼吞虎咽的文雅说法呢?"
  师妃暄微耸两肩,无奈道:"你要是那么多疑,妃暄也拿你没法。"
  两人四目相触,均生出奇妙的感觉,活像这顿斋菜把双方拉近了,再不像以前般有段不可逾越的距离,又或分隔的鸿沟。
  徐子陵当然不会因此生出非份之想,还要在心中警告自己不可如此。提醒自己是因彼此有著共同的大敌,所以才使关系密切了些儿。
  师妃暄有意无意避开他的注视,瞧往阳光漫天的街道,路过的人比先前多点,但仍远比不上平常的热闹。
  徐子陵记起一事,问道:"大石寺的僧侣究竟是因甚么人溜个一乾二净?"
  师妃暄噗啄笑道:"他们不是溜,只是暂时栖寄附近其他寺庙去,昨晚弄出来那一大堆碎泥破石今天亦会有人打扫的。"
  徐子陵被她罕有的娇美神态引得一呆,结口结舌的道:"那他们定因罗汉被毁而伤心不已。"
  师妃暄若无其事的道:"凡物均有起始生灭,空门中人应看得透澈,若干能从生命看到死亡,从毁灭中看到再生,那便没资格言佛,我们何须为此而烦恼?"
  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虎目闪跃深邃不可测的智慧光芒,点头道:"小姐这番话发人深省,昨晚侯兄告诉小弟寺内僧人是因逃避魔门一个厉害人物才避居他寺,只不知此人是何方神圣?"
  师妃暄道:"我也是入川后方由川帮帮主范卓告知此事,此人名列邪道八大高手榜上,一向非常低调,行藏诡秘,与大石寺的上代主持大德圣僧乃死敌,最近不知是否魔功大成,从西域赶回来挑战大德,岂知大德刚於十天前圆寂火化。他竟把怨恨发泄在他不懂武功的徒子徒孙身上,说若有人逗留寺内,他将尽杀方圆十里内所有生人,寺僧为免祸及附近无辜乡民,只好弃寺离开。"
  徐子陵大怒道:"这人太过横蛮霸道哩!巴蜀武林怎可坐视不理?"
  师妃暄叹道:"不是不想理,而是难以去理。徐非能把他找出来除掉,否则谁都没办法。唔!或者徐兄可助我一臂也说不定。"
  徐子陵这才知中计,早前自己才表示过非是甚么救世济民的好汉,现在又一副义愤填膺,誓要伸张正气的样子,矛盾得要命。
  苦笑道:"你总好像不肯放过我,若师小姐肯亲自出马,甚么凶邪亦要手到拿来。"
  师妃暄微滇道:"此人既能名列八大高手之林,岂是那么容易收拾,若非他因”天刀”宋缺而惨遭挫败,致须避往西域,中原还不知有多少人被他残害。
  今趟他既敢卷土重来,自然是有自信可胜过宋缺。"
  徐子陵沉声道:"此人是否”魔师”赵德言。"
  师妃暄微怔道:"你也知道赵德言是魔门高手,不过此人却非赵德言,而是”天君”席应,他因”天”字招犯宋缺之忌,被他追杀千里,差点丢命,这大概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徐子陵失笑道:"这么看,宋缺该比席应更霸道。"
  师妃暄微笑道:"宋缺是上代武林最著名的美男子,一向孤高自赏,目中无人,但从不妄杀无辜,外冶内热。且他对魔门有极大的震慑力,连祝玉妍、石之轩之辈也不致轻易惹他,如非他人缘不佳,声名当不会在宁道奇之下。宋缺自出道以来,从未尝过败绩,只看近二十年内已没有人敢向他挑战,当知他在江湖上的份量。"
  徐子陵点头道:"难怪你那么看得起宋师道,原来他的后台这么硬。"
  他边说边吃,风卷残云的独力荡平桌上的斋菜。
  师妃暄欣然为他添茶,道:"妃暄尚有一事相求,却有点难以出口。"
  徐子陵奇道:"不是又想我去劝寇仲金盘洗手,从此收山吧!"
  师妃暄哑然笑道:"这该算是我们间最大的障碍,不过我想说的却非是与此有何直接关连,而是想提出另一忠告,你若当是警告也无不可。"
  徐子陵心叫"又来啦",淡然道:"现在就算小弟告诉小姐不愿听,小姐也会直言不讳,对吗?"
  师妃暄叹道:"不要那么严阵以待可以吗?妃暄只希望你两人打消入关中取宝的事。李世民不知从何处收到风声,知道你们快将入关,那是他的地头,天策府更是高手如云,若给发现行踪,休想活著离开。而妃暄亦很难插手干涉。"
  徐子陵洒然笑道:"多谢小姐关心,不过生生死死,我和寇仲从不放在心上。"
  师妃暄平静地道:"既是如此,妃暄言止於此。"
  本是融洽的气氛登时云散烟消。
  师妃暄柔声道:"青漩小姐现居於独尊堡内,让妃喧陪你去一趟如何?"
  给她软语相求,徐子陵怎都硬不起心肠来,只好答应。
  暗忖见过石青漩后,立即离川,再不作任何勾留。
  "正月立春雨水节,二月惊螫春分先;三月清明壳雨到,四月立夏又小满。
  冬月大雪冬至节,腊月小寒又大寒;至腊月唱完毕,上年去了新年来。"
  悠扬的歌声,从驶经的一艘渔舟传过来,听得寇仲眉飞色舞,对旁边的卜天志道:"难怪说人要时常忙里偷闲,过往数天我即使听到有人唱歌,亦少有留心曲词,现在却听得一字不漏。可见人的心会把所见所闻随心境而作出选择和过滤。"
  本是战斗的船舟,由於搬走所有战争的器具,摇身一变而成行走於大江的商船。
  卜天志低声道:"少帅是否对宋家小姐仍未能忘情?"
  寇仲想不到他问得如此直接,老脸一红,乾咳道:"这该多多少少是此行的动机之一,却非全部原因。哈!你看那群海鸟飞得多整齐好看,咦!是否快到大海哩?"
  卜天志深吸一口气,道:"我已嗅到大海的气味。如若顺风,后天我们该可上岸,再急赶一天,可抵宋家。"
  寇仲道:"上岸后我会自行找去,志叔不必等我,有志叔在梁都座镇,我才可以安心一些。"
  卜天志知拗他不过,只好答应。
  寇仲道:"岭南除宋家外,尚有甚么地方势力。"
  卜天志答道:"当地除宋家外,尚有三个具有影响力的人,就是番禺郡的王仲宣、珑水郡的陈智佛和始安郡的欧阳倩,他们不是一帮之主,就是世家大族的首领。"
  寇仲一呆道:"欧阳倩是个娘儿吗。"
  卜天志笑道:"还是个年轻标致的美娘儿,女承父业,在岭南武林艳名颇著,手底下亦有真功夫,据闻很不好惹。"
  寇仲叹道:"我国确是幅员广阔,若我不是远赴南疆,恐怕这辈子都不知有这么一个不好惹的女人。要管治全国真不容易。"
  卜天志道:"假若宋缺肯站到少帅的一方,那只要他肯点头,保证所有南銮的领袖都会归顺少帅。"
  寇仲喜道:"这正是我要拜访宋缺的原因。"
  卜天志苦笑道:"问题是宋缺乃爱武多於一切的人,不巧是少帅你又以刀法名扬天下,你这么送上门去,情况极不乐观。"
  寇仲大吃一惊道:"我又不是上门挑战,他老人家不会用这款式来招待我吧!何况我一向和宋家关系良好。"
  卜天志叹道:"宋缺在江湖上有名不近人情,难以相处,更不会买任何人的账。已出海啦!少帅究竟想往左去还是往右行。"
  往左就是折返东海。
  往右则是朝岭南去。
  卜天志终忍不住说出心里的话,希望寇仲肯改变主意。
  大江不断开阔,一群水鸟*形整齐地在船首飞过,风浪明显转大。
  寇仲凝视前方大海和江水的交汇处,忽然伸手搭上卜天志的肩头,苦笑道:"知我者莫若志叔,假设我不去一趟岭南,将来纵使战死沙场,必不能瞑目。"
  卜天志还可以说甚么呢?只好发出命令,指示船只满帆南行,驶进茫无边际的大海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