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一章 轻功盖世

作者:黄易

寇仲当机立断,喝道:"陵少再擒她一次。"边说边拔身而起,弹向近七丈的高空,登时把山崖和附近杂树丛生的山岭全收在眼底,捕捉到一道快似轻烟的人影从山坡逸出,往莲柔掠去。
  寇仲一声长笑,使出"井中八法"中的"击奇",并中月化为画亮深夜的电掣黄芒,朝来人击去。
  徐子陵和寇仲的默契敢说天下无双,寇仲的话尚未出口,他早往莲柔"游"过去。由於他曾有对付莲柔的经验,自应由他负此重责。只要能把莲柔制著,便可与云帅及随之而来的大批朱桀麾下的高手讲条件。至不济也可多拖点时间,好让突利能回复过来,那时跟敌人硬碰硬亦可多点本钱。
  此女轻功之高,他早领教过,纵在难以发挥腾挪功夫的密室内,仍令他大绞脑汁,卒要利用她摸不透自己的底子,行险幸胜。目下她却蓄意躲闪,以待乃父驾临,难易当有天渊之别。
  他和寇仲有一点是非常接近的,就是从不怕艰难和挑战,面对近乎不可能办到的事更令他精神提升至巅峰状态,但眼下为的竟是突厥的突利可汗,假若数天前有人作此预言,他定会嗤之以鼻。
  莲柔目射采芒,全神注视徐子陵接近的方式,瞧得黛眉紧锁,失去方寸。
  只见徐子陵忽左忽右,似走宜线时,其中又暗藏弯曲和比弯曲更巧妙的弧度,这种情况,若出现在兵器的进攻路线上,已臻大家的境界,而竟发挥在身法上,使得身负家传绝世轻功之学的莲柔,一时间亦惊骇欲绝,不知该避往何处。
  徐子陵的似缓似快,使她感到无论闪往任何一个方向,都可能正落入对方算中。而唯一生路,或者是全速后退,翻落山坡,与他比拚脚力身法,可是假若徐子陵并不迫来,反与寇仲联手对付云帅,那岂非不妙之极。
  她虽对父亲信心十足,仍清楚知道天下间没有人能抵挡得住寇仲和徐子陵联手之威.更大的引诱是只要她父女能缠上两人半晌光景,待援手赶来,将可在这崖岭绝地,把这三人或擒或杀,尽可为所欲为.故一时间芳心的矛盾焦躁,甚么笔墨都形容不出来。
  徐子陵正是看准这形势,梗要迫莲柔出手硬拚,在某一程度上,这特别的环境形成了一种开放式的密室。
  刹那间他游至莲柔左侧与她相隔寻丈的另一方大石上,两手反覆捏出内缚和外缚两印,惊人的气劲形成一股狂猛无匹的力场,全力往被真气推得发衣飘舞,状若御风女神的莲柔攻去。
  此时另一边十丈许远处的坡顶土,寇仲刀气已把冲上来的云帅锁定。
  他曾目睹云帅天下无双的身法,知道和他比轻功只是个笑话,唯一之计是凭微妙的气机牵引,一开始即迫他放手比拚,无可逃避。他的速度或者及不上云帅,但刀气却肯定可追得上他任何身法的变化,而若非云帅一心想去救援爱女,他亦无法制造出这等有利形势。
  云帅倏地立定,静若渊岳。
  要知他正以疾若流星的高速从山坡掠上山岭边缘,这么说停便停,寇仲虽能以迅速换气勉强办到,但绝难似他般做来举重若轻,潇洒容易。只从这点,便知他比在轻功上已有突破的寇仲至少胜上一筹。
  云帅右手一扬,手中多了把形如弯月,金光灿烂,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奇异兵器,仰脸往寇仲瞧来。
  两人络於正面相对。
  云帅是那种能令人一见难忘的人,身形并不魁梧,却高挺潇洒,浑身含蕴非凡的力量,气质高贵,外貌只像是比莲柔年纪略大的兄长。
  但他真正吸引人处,是那对深且温柔而微微发篮的眼睛,与其高耸的鹰鼻与坚毅的嘴角形成鲜明的对照,使人感到他兼具铁血的手段和多情的内在。
  寇仲一刀击下。
  "叮"l.云帅的弯月刀变为一道迅若闪电的金光,斜斜劈中井中月。
  刀氨立即消散。
  云帅猛地剧震,往后摇晃,寇仲亦给反震之力,冲得往后抛飞。
  如此战果,实出乎双方料外。
  对寇仲来说,无论云帅如何厉害,顶多只能化去他的刀招,而他将可接连使出"战定"
  的百多刀,包保可把对方缠个不亦乐乎,脱身不得。
  岂知云帅这一刀看似硬拚,其实却是高明之极的卸招,可借劲使劲,把他带送往山坡后方去。吓得他连忙换气移形,硬是提气后撤,但所有后著却就此报销。
  云帅亦是大失预算,他本对寇仲有极高的评估,但心想无论寇仲功夫如何高明,仍难挡他积聚近六十年的功力。那想得到力拚之下,竟占干到任何便宜,心中的震骇,不用说出来亦可想像。
  两下呼吸的时间内,他终化去寇仲入侵的气劲,此时寇仲亦翻落一株老松的横枝上,摆开架式,令他坐失援救爱女的良机。
  云帅腾身斜起,全力出手。
  徐子陵和莲柔的战斗也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如若徐子陵是全心杀死连柔,这波斯美女此刻不死亦炀。
  当日密室之战,徐子陵已可稳胜她一筹,在学得佛门秘不可测的真言手印和击毙"天君"席应后,两人的距离更大幅拉远。不过要生擒莲柔却是另一回事,兼且她奇功怪招层出不穷,配以云帅亲传的轻功身法,令徐子陵也大感头痛。
  连避了她狂风暴雨,从不同角度位置攻来可刚可柔的软剑十八招后,徐子陵终守得云开见月明,颅准她的路子,施出"以人奕剑,以剑奕敌"的招数,一掌横劈。."当"l.莲柔娇呼声中,软剑惨被击中,甩手掉在岩石隙缝处。
  徐子陵一声长笑,闪电欺前,伸指点出,戳向她左肩井的关键要穴。
  莲柔不愧得云帅真传,虽是半身氨血不畅、酸麻不堪,犹能娇躯后仰,险险避开指风,再斜飞而起,穿过后方一株老松的两条横枝间的空隙,往山崖的方向投去,姿态美至极点。
  徐子陵那有欣赏的闲情,斜冲而起,从老松顶上方掠过,追击在丈许下翻腾干休的莲柔。只要给他抢到可出手的位置,他肯定自己可在数招之内把她手到拿来。
  寇仲和云帅在空中以迅疾无伦的手法交换三招后,堕往一块巨岩上再作近身搏击,以寇仲之能,仍被云帅如若鬼魅般难测的身法招数杀得汗流浃背。
  如非寇仲经过"天刀"宋缺的"悉心开导",恐怕早落败身亡。
  云帅不但功力深厚,最难应付处就是他那难以捉摸的身法,配合他的弯月怪刀,每能生出意想不到的变化,教他应付得极为吃力。
  弯月刀就像一片片夺命的金云,骤雨狂风的忽左忽右,可前可后地向他摇撼狂攻,使他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但更吃惊的却是云帅,他虽占尽上风,可是寇仲却每能在毫厘之差间,以玄奥奇异的身法从他本有十成把握的指隙间闪逸出去。他眼力高明,判断出寇仲是藉体内夏气巧妙的运转和变换,生出正反两股力道,致能任意移形换位。不过知道归知道,偏是毫无对付办法,不惊奇才是怪事。
  要知他乃波斯的武学宗师,入事西突厥后兼采突厥武学之长,岂同小可,怎知遇上寇仲这年轻小子,全力下仍收拾不了他。假以时日,这还了得,想到这理,不由更生杀机。
  "当"l.寇仲仰身避过他横削的一刀后,拗腰弹起,照头一刀往他猛劈过来。
  云帅回刀挡格,只觉寇仲的力劲如暴发的山洪般狂涌过来,冶哼一声,拖刀卸劲,同时旋身。
  寇仲哈哈笑道:"早知你有此一著。"
  云帅只觉寇仲的井中月由贯满气劲、重逾万斤突变为虚虚荡荡,不但无力可卸,还使他用错力道,心中大懔,倏地后移,避过寇仲接踵而来的另一刀,手上弯月刀化作万卷金茫,以水银泻地、无隙不入的强攻猛击,向寇仲展开另一轮激烈的攻势。
  这套刃法乃云帅压箱底的本领,名为"艳阳刃法",意即阳光般的刀法,像天上的艳阳那样君临大地,普照天下,灿烂光明,无可抗避。整套刃法由一千零三式组成,每出一招,均有特别的心法、身法和步法配合,自他四十岁创成此法,从未遇上敌手。最特异处是每提一口真气连续施出十刀,然后才换气,所以刀法迅疾,宛似阳光,纵使对手功力比他更深厚,也要因速度比不上他而败亡。
  寇仲能迫他不惜耗费真元,使出这套"艳阳刃法",实足可自豪。
  但寇仲却无暇得意,勉强争取回来的少许优势立即冰消瓦解,一时间金芒处处,刀气迫面而来,不要说看清楚对方的招数手法,连确认何者为虚,何者为实亦大有问题。
  云帅则像化成一缕没有重量的轻烟,随呼呼吹来的山风飘移晃动,每一刻都不断变换位置,每一刻都从他意想不到却针对他弱点破绽的空隙攻来。
  寇仲再不依靠眼睛,只能倚赖感觉,施尽浑身解数,抵挡他铺天盖地攻来的怪刃,并顶著他庞大无匹,逐渐增强的气劲压迫。
  兵刃交击之音不绝如缕。
  寇仲像一口钉子般紧守方尺之地,死也不肯退避躲闪,深心中知道若和这可怕的对手比拚身法,只会加速落败的时间。
  云帅在换第五口气劈出第四十一式时,骤听到爱女莲柔的娇呼传来,无奈下云帅狠劈一刀,舍下寇仲腾身而起,暗叫可惜。不过即使杀死寇仲,若女儿小命不保,岂是划算。
  一向以来,他都能凭高明的眼力,迅速看破对手的虚实,再以奇招败敌。但宜至此刻,寇仲仍像个摸不到底的深潭,往往使他自以为是必杀的刀招,结果仍徒劳无功,损不到对方半根毫毛。这种窝囊的感觉,最使自负的他感到难受。
  他占著主动之势,要退便退,寇仲根本没有办法拦阻。
  徐子陵刚追至崖上,凌空下击,岂知莲柔自知不敌,竟退至崖边,娇呼道:"不要迫过来,否则奴家跃下去死给你看。"
  徐子陵落在她身前丈许处,尚未有机会说话,莲柔竟两掌翻飞,全力反击。
  同一时间背后上空刃气压体,寇仲的大叫传过来道:"陵少小心,老云来哩l."刹那间他从占尽上风,陷入腹背受敌的劣境。
  换过是一般高手,此际定会往横闪移,先避此燃眉之劫,但如此一来,他父女乘势而来的联手攻击必然非常难挡,极可能未捱到寇仲来援,他早一命呜呼。兼且他清楚只要挡过他们父女这天衣无缝的一下夹击,寇仲将会及时赶至。
  徐子陵冷哼一声,转身背向,往从崖边攻来的莲柔硬撞过去,就像要把自己送上去给她练掌劲似的。以莲柔的刁钻多诈,亦不由愕然,天下那有如此自尽式的招数。
  徐子陵一对虎目立时给云帅弯月刃的金芒注满,这把怪异的金刃正依从一道能把其特异形制性能发挥致尽的弧形轨迹,从上而下画破山风,挟著可把人经脉摧毁压裂的庞大气劲,随云帅临空而来。
  徐子陵不由心叫侥幸,若只分出一半精神和气力来应付这高速玄奥兼且是云帅全力出手的一刀,必是非死即伤的结局。
  莲柔的一对纤掌,亦来至背后三尺许处,若给她印实背脊,保证甚么护体真气都不管用。
  "咄"l.真言猛吐,仿似从九天之外传来,又像平地起个轰雷,云帅和莲柔摔不及防下,无不耳鼓震呜,心神受制。
  莲柔受的影响明显比云帅大得多,娇躯剧颤,身法一滞,在比原来速度缓了一线下才印上徐子陵的背脊。
  徐子陵重施故技,先学罗汉的四肢伸张,把侵体的真气从四肢指尖散发大半,再一旋身,神迹的转到莲柔的粉背之后。
  莲柔登时魂飞魄散,刚才仍是馀音震耳之际,她两掌同时击在徐子陵的宽背上,最令她难明白的事发生了。
  徐子陵的外袍在眨眼的高速下似是轻震三下,但莲柔灵敏的手却清楚感觉到这清秀俊伟慑人的汉族年青高手的衣袍事实上是连续涨满和紧缩达三次之多,每次震荡均把她的掌劲消解了部分,到她双掌拍到他背脊处时,她仅馀的掌劲竟不到原本的五成。尤有甚者,足无法击个结实,就像想用力去抓泥掉里的泥鳅,愈用力鳅儿溜出掌握愈快。
  来不及变招下,她眼前一花,面对的再非徐子陵的背合,而是乃父迎面劈来仿似天上木阳的弯月刀。
  徐子陵暗叫侥幸,他若非学晓大金刚轮印法,又借体内奇异的真气把大金刚轮*转动*
  三次,绝无可能化解莲柔凌厉的掌劲,趁与莲柔互相错开的短暂光景,他迅速运转体内真气,化去莲柔所有入侵的气劲,在离开莲柔娇躯五尺许远时,他的真气已完全回复过来。那肯错过这千载一时的擒敌良机,倏地停步转身,右手探出,往正朝乃父迎去的莲柔隔空展爪,五指生出吸摄之力,只要莲柔对乃父刃光作出本能的退闪反应,他将可因势成事的把她手到抓来,在这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完成这极有可能的"美事",反守为攻。
  寇仲则人刀合一,正从三丈外的高空流星般投过来。
  云帅陷入措手不及的狼狈情况下,那想得到陷身绝境的徐子陵能一下子把整个劣势完全扭转过来。
  不过他乃武学的大宗师,一眼瞧穿徐子陵欲擒爱女的企图,临危不乱,外袍暴振,竟临时改向,宜飞变为迥飞,微绕一个弯,避过爱女,原式不变的往爱女背后的年责敌手攻去。
  金芒大振,直朝徐子陵卷至。
  徐子陵思虑无遗,更因早见过他凌空糠傻木技,心中已有预防,当机立断下,改抓为掌,暗捏宝瓶印诀,气劲骤改,化吸扯为推撞,宝瓶气劲透掌涌出,推得莲柔脚步跄踉身不由主的往前冲去。
  又大喝一声"咄",两手变化出万千印影,最后反覆使出内外狮子印,迎上云帅的金刃。
  "当当"连声,刹那间徐子陵连挡云帅劈来的十刀,寸步不移地抵著这轻功盖世的波斯武学大师。
  莲柔娇呼传来。
  云帅借力弹上半空,再落下时,莲柔早落入寇仲的掌握中。
  风声连响,十多道人影,出现在崖后的树石之间,已是来迟一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