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旧怨全消

作者:黄易

李靖目光掠过徐子陵和突利,才在寇仲身旁坐下,叹道:"收手吧l."寇仲冷然道:
  "这句话是否李世民要你来向我们说的?"
  两人均以内功把声音蓄聚,只送进对方耳内而不会扩散,故虽是前后座的人都听不到他们的对话。
  李靖双目射出充满深刻感情的神色,苦笑道:"我今趟违抗秦王命令来警告你们,纵使秦王肯体谅我的苦衷,但恐亦再难返回关中。"
  寇仲虎躯微震,他虽恨李靖对素素的无情,却知李靖乃顶天立地的好汉子,绝不会说谎打证。
  现今长安唐廷内以秦王李世民为首的天策府,正与李建成、李元吉的太子集团争持激烈。假若李世民的手下暗中向敌人逼风报信,建成元方等当然会在唐帝李渊前大造文章,派李世民的不是。故李靖若再返回长安,李世氏在谗言可畏之下,怕会很难维护他,勾结敌人可是杀头的死罪。故在李靖这么一个胸有大志的人来说,他这番话确是因前途尽毁而有感而发。
  寇仲登时减去几分恨意,道:*李大哥何不立即折返长安,当作没见过我们不就可免烦恼吗?"
  李靖摇头断然道:*我既然来了,就不打算回去。我现在只希望你们能听我李靖一句话,千万勿要到关中去。*寇仲默然不语好半晌,眼观鼻、鼻观心的平静地道:*你是怎样找上我们的?*船身一阵抖震,启锭开航。
  李靖淡淡道:"你听过杨文干吗?*寇仲摇头道:*这家伙是何方神圣?与李大哥能否找上我有何关系?*李靖道:*此人外号”横练神”,乃关中第一大帮京兆联的龙头大哥,以一身上乘横练气功名列”关中四霸”之首,高祖入关时他曾出过力,被赐赏为庆州总管。
  此人武功高强不在话下,更是义气过人,交游广阔,关内关外各大小帮派无不给足他面子,一向与建成太子关系密切。为了防止你们入关,建成太子委托杨文干通过关外帮会组成一面无所不披的情报网,密切监察入关的所有道路城镇,只要你们踏入他的势力范围,包保无所遁形。*寇仲微笑道:*好小子,果然有些门道,但这又和你能寻到我们有甚么关系?*李靖皱眉道:*怎会没有关系?杨文干既然直至此刻仍没有你们的消息,自然代表你们仍在他的天罗地纲之外,所以我断定你们会先潜往王世充的地头来,冉图西进入关。幸好我在这里也有些办法,可汗又是口音不大纯正,被人认了出来,才知你们要坐船到洛阳去。唉!我可以猜到的,别人自然也可猜到,对吗?*寇仲顿感脸目无光,苦笑道:"大嫂呢?她怎会容许你这么采找我们。"
  李靖容色一黯,叹道:*那叫你们是我的好兄弟?不要提她哩!只要你们肯听我的忠告,换来甚么后果都是值得的。*寇仲不由有点感动,叹道:*李大哥实不该来的。你该知我们决定的事,从不会改变过来。*李靖毫不讶异的道:"我当然清楚你们的性格作风,事实上整个天下都给你两人弄得天翻地覆,形势剧改。但问题是只逞匹夫之勇,会白白把有为的生命断送,现在建成太子为立威天下,决定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务要把你两人首级送到他父亲驾前,并藉此羞辱秦王。你们这么到长安去,就算真能起出杨公宝藏,徒然便宜了建成太子,确是何苦来由?*寇仲恍然大悟,李靖并不单是为他两人著想,更为李世民著想。皆因李世民和李建成两方斗争正烈,各自招兵买马,扩展势力。如若他和徐子陵落入李建成手上,给李建成迫出卖藏的秘密,那李建成将财力陡增,声势骤盛。
  江湖一直相传,能得和氏璧或杨公宝藏者,将为未来的真命天子,和氏璧早已完蛋,那杨公宝藏不但有实质的作用,更有无可替代的象徵意义。难怪李建成硬要把对付寇仲和徐子陵的任务从李世民手上抢走,皆因事关重大。如若成功,李世民将会给比下去。
  寇仲问道:"李建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李靖正容道:*当然非是等闲之辈,否则以李元吉这么桀赘不驯之人,怎会舍秦王而为他卖命。他的长林军更是高手如云,不乏智勇双全者,加上李元吉麾下高手,新近又得南海派投诚,论实力绝不在我们天策府之下。
  唉!我该怎么比说才可使你们肯打消入关之意呢?"
  寇仲像没听到他最后一句话般问道:"长林军是甚么行当?为何会改个这么古怪的名字?"
  语气转冷。
  李靖终非徐子陵,怎猜得到寇仲内心的变化,讶异地瞥寇仲一眼,答道:"建成太子居於东宫,宫内有长林门,建成太子於长林门左右建居所,安置从各地招聘回来的好手,所以被称为长林军。"
  寇仲沉声道:"李建成手下有甚么人,竟可比你们天策府的实力更厉害?"
  李靖为说服寇仲,不厌其详的解说道:"文的有封德彝,此人甚得圣上宠信,智计过人,他正千方百计的助建成太子分化和削弱天策府的实力。武的则有所谓”长林五将”,分别是尔文焕、桥公山、薛万彻、谢叔方、冯立。这五人各有官职,都是置身长林军,由建成太子一手提拔。在加入长林军前,早是名震一方的高手,绝对不能小颅。"
  寇仲笑道:"为何不提李神通和杨虚彦呢?"
  李靖皱眉道:"他两人一向保持中立,不过对付的若是外人,他们当然站在建成太子的一方。"
  又叹一口气道:"但最令人头痛的是建成太子新招揽回来的突厥年青高手可达志,此人在东突厥与你们的好朋友跋锋寒齐名,以一手自创的”狂沙刀法”震摄漠北,被毕玄推崇为年青一辈中的第一人。对你两人他正在摩拳擦掌,希望能一战功成的除掉你们,好在中原扬威立万。"
  寇仲立时双目放光,兴致盎然的道:"竟个懂刀的家伙,具有趣。"
  李靖懔然道:"我说这么多话,仍只是换来你一句”具有趣”。"
  寇仲两眼射出锐利神光,盯著李靖道:"李大哥勿要瞒我,今趟你来找我们,是否秦王之意。"
  李靖愀然不悦的道:"我李靖是甚么人,怎会说谎来骗自己的兄弟。*寇仲摇头叹道:
  *李大哥勿要怪我,皆因李靖再非以前的李靖,而是李世民手下一员大将,有些事恐怕身不由己。就当我错估你吧!但我亦对李大哥有一个忠告。"
  李靖苦笑道:"请勿说出来。小仲,我可以再问一句话吗?"
  寇仲听到他唤自己作小仲,想起当年初识时的情景,心中一软道:"说吧!"
  李靖望往舱顶,双目射出浓郁伤感的神色,轻轻道:"假设没有素素的事,你们会否听我的劝告,打消关中之行呢?"寇仲凄然道:"还何必再提素姐?人死灯灭,生命只像一个短暂的梦,我们那还有馀情去怪李大哥你。"
  李靖剧震道:"甚么?"
  徐子陵一直运功听两人的谈话,此时接过来道:"李大哥!我们到船舱上再说好吗?"
  寒风呼呼,伊水滔滔。
  李靖朴实的脸容像一尊石雕人像,木无表情,似对徐子陵述说的事全无感觉,但徐子陵却感到他原本稳定有力的手在抖颤。
  两人立在船尾处,天上乌云密布,更添凄寒孤清的感觉。
  听罢往事,李靖长长吐出一口气,以舒泄积蓄胸臆的愤怨。似乎平复下来时,虎目忽然涌出热泪,剧震道:"是我负了她!"
  李靖的真情流露,登时打动徐子陵,道:"死者已矣!李大哥毋庸过度悲伤!终有一天我们也会步上素姐后尘,那时说不定我们又可再次在一起。"
  李靖任由泪珠滴下脸颊,探手握住刀柄,对著江水发出一声悲嘶,双目杀机大盛,一字一字的道:"好!香玉山,终有一天我李靖要你这狠心狗肺的人为素妹偿命!"
  徐子陵见李靖找到心中悲愤渲泄的目标,心中稍安,为转移他的神智,代寇仲说出他的忠告,道:"关中之旅,我们是势在必行。李大哥最明智之举,就是当以前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大家再非兄弟,立即离开我们这两个满身烦恼是非的人,返回关中。以后就算对阵沙场,亦绝不可心软留情。"
  李靖默立片晌,深吸一口气,压下绞心的伤痛,沉声道:"子陵告诉我,你们有多少成把握潜入长安,起出宝藏后又能够成功把大批财物兵器运走?"
  徐子陵暗忖若李靖晓得师妃暄正联同四大圣僧务要生擒他们,阴癸派又要在师妃暄得手前将他们一擒一杀,恐怕连这句试探的话都没好气作询问。
  苦笑道:"坦白说,半分把握都没有。"
  李靖一呆道:"那你们为何仍要去关中?"
  徐子陵很想告诉他,自己陪寇仲去发疯,是希望寇仲依诺在拿不到宝藏时,放弃争霸天下的梦想,但终没有说出来。
  沉吟片刻,淡然自若的道:"人总是有侥幸之心的。又或者是我们自得到《长生诀》后,生命便像梦幻般的不真实,令我们根本不知甚么叫害怕。
  事实上我们一宜在庞大的压力下挣扎求存,愈艰难的事,愈令我们感受到生命的意趣。
  至少对寇仲来说,实情就是如此。"
  李靖回复冷静,分析道:"但今次是不同的,当年在洛阳,纵使你们四面受敌,但总有微妙的形势可供你们利用。但长安城却完全是另一回事。一旦败露行藏,不要说杨公宝藏,要安然脱身亦只属痴人说梦。我怎忍心瞧著你们去迭死。"
  徐子陵从容道:"李大哥定要把我两个当作只是曾经萍水相逢的人,否则只会陷於进退两难之局。我们既中为自己的小命著想,李大哥何须费神关心我们。"
  李靖双目射出深刻的感情,叹道:"你们为何又口口声声唤我作李大哥?有些事是永远不能改变的,想到终有一天要与你们在战场上决一生死,我便难以释怀。我像很明白你们,但又似丝毫不了解你们。"
  徐子陵苦笑道:"皆因李大哥与寇仲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表面看似乎有很多地方相同,例如看重情义、胸怀大志等等,但不同之处更多,李大哥可知寇仲是个天生的冒险者,专桃困难的事去做,只有将不可能变成可能,才能从中取得乐趣。这样说,李大哥明白了吗?"
  李靖愕然片晌,缓缓点头表不明白,徐徐道:"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的想想。"
  徐子陵返回船舱,突利己坐入刚才李靖的座位,正和寇仲在细语密斟。
  舱内的客人都不敢正眼瞧徐子陵,显是猜到他们大不简单,甚或猜到他们的真正身份。
  突利旁边的船客见徐子陵朝他望来,自动让出位子,坐到徐子陵原先的位子去,弄得徐子陵啼笑皆非,只好多谢一声,坐到突利身旁。
  迎上寇仲询问的目光,徐子陵先点点头,又摇摇头,指指脑袋道:"他要想一想。"
  寇仲苦笑道:"我们是否又低估李建成那小子呢?"
  徐子陵以苦笑回报。
  他们先是低估李元吉,更不把李建成放在眼内,还以为长安只是李阀内军功称冠的李世民占尽优势。
  刚才从李靖的口风,始骇然感到确实的情况根本是另一回事。李建成和李元吉携手对抗李世民,背后又得李渊撑腰,加上像晃公错、杨虚彦,甚至乎石之轩等高手之助,纯论实力,天策府也要给比下去。
  可是对李世民不利的情况尚不止此,由於李建成是太子的身份,心怀叵测的李密和独孤峰均可能自甘作他羽翼,好铲除李世民这大患。
  徐子陵问突利道:"可达志是否真如李靖所说的那么厉害。"
  突刊脸露凝重神色,道:"可达志投诚李建成,该是我离开关中后的事。我敢肯定是颉利甚至毕玄在背后指示的。否则以可达志的自负,怎肯接受汉人的命令。我曾两次和他交手试招,表面虽是不分胜负,但我却知他没有使出真功夫,这人的狂沙刀只可以深不可测来形容,颉利也对他佩服和礼待非常。"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为此看来,就算公平决战,各自派人落场比武,我们也负多胜少,何况李建成绝不会和我们讲江湖规矩的。"
  徐子陵好整以暇的笑道:"你是不需为此苦恼的。因为我们没机会踏进长安半步。"
  突利心中涌起难以形容,既荒谬又可笑的奇怪感觉,哑然失笑道:"不若就随我一起返回漠北,助我统一突厥算哩!"
  两人为之莞尔,当然知他在说笑,但也感到他的诚意。
  寇仲探手搂上突利肩头,凑到他耳旁道:"我若寻不到宝藏,兼又死不去,定会到突厥去找你,但你可不能薄待我,至少要弄个叶护我过过宰相的瘾儿。"
  突利断言道:"一言为定!"旋又笑道:"现在我是衷心渴望你找不到宝藏。"
  寇仲伸个懒腰,道:"看来我们行踪已泄,下船时说不定有强大军旅在恭候我们,我们是否该早点下船呢?"
  话犹未已,船速忽然大幅减缓。
  三人你眼望我眼,均大感不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