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无为而为

作者:黄易

寇仲悄悄离开小溪,运功把身上水气蒸发,趁众妖道妖妇妖女仍在研究怎样打动王世充之际,往后院方向潜去。
  他和徐子陵经过这几年不断被人天涯海角的追杀,被迫变成潜踪匿迹的顶尖高手,凭藉远超一般武林人物的灵觉感应,成功避过几起妖道的哨桩,来到后院一座以修篁配衬的假石山之后,往外窥看。
  皇天不负有心人,从荣府开来的马车果然停泊在那里,问题是那两个老君观的高手,正挨在车厢旁闲聊。
  这两人年纪在四十许间,均是太阳穴高高鼓起,双目有神,形相邪异,若换上道袍,肯定是另两个妖道。要在他们眼皮底下从车门偷进车厢内,根本是没可能的事。退而求其次,能潜进车底已非常理想。
  拉车的两匹马儿不时踏蹄喷气低嘶,不知是否因天气严寒,所以失去耐性。
  寇仲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想起徐子陵的宝瓶印法,学他般探手伸指,缓缓提聚功力,同时全神贯注在呼呼吹来的夜风去。
  蓦地一阵劲厉的长风,拂背而至,寒风钻入假石山时,变为尖锐的风啸声,寇仲知是时候,忙发放指风,剌在十丈许外的马股上,他亦同时窜出,伏地疾射。
  马儿吃痛,立时长嘶-声,跳蹄前冲,拉得马车和另一匹马儿也随之往前。
  淬不及防下,两妖人乱了手脚,慌忙制止马儿,注意力全集中到马儿身上去,茫不知寇仲从后贴地钻人马车底,紧附在车轴间凹入的位置内。
  这两人正互相交换采补之道的经验和心得,谈兴大浓,故咒骂两句后又"言归正传",丝毫不以为意。
  足音轻起,寇仲由外呼吸转为内呼吸,收敛全身精气,暗呼好险,只听足音,便知祝玉妍等亲自把荣老妖送上车,若他成功躲进车厢,当然会是糟糕透顶。
  敌人中有祝玉妍、棺在其中,他把探头一看的念头也打消,静心聆听。
  祝玉妍冷漠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在车旁响起道:"道兄此行关系重大,必要时须软硬兼施,绝不能让王世充含糊敷衍。"
  车门被拉开。
  辟尘那把阴柔好听的声音道:"宗尊放心,本座对此人性格了若指掌,兼之我洛水帮控制著洛阳的经济命脉,那到他不依从我们。"
  祝玉妍道:"据传近年有人插手与你们竞争对外的生意,是否确有其事?"辟尘冶哼道:"这人就是翟让之女翟娇,若非有窦建德在背后为她撑腰,我早就派人宰了她。"
  寇仲听得心中一震,更是杀机大盛。
  "云雨双修"辟守玄淡淡道:"区区跳梁小丑,能成甚么气候?要不要我们给宗主处理,保证乾乾净净的。"
  辟尘道:"千万不可,若给人发现我们的关系,我势将大增麻烦,此事我白会处理。商贾的事,最好仍是以商间的手段解决,否则我在地方上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声誉,会毁於旦夕,洛水帮亦会因而分裂。
  祝玉妍道:"这方面的事道兄比我们更清楚,当然该由道兄处理。"接而有人登上车厢,竟是除辟尘外,尚有个荣姣姣。
  寇仲心中叫苦,如若一击不中,他将再没有第二个机会。
  但这时骑虎难下,只好提气轻身,避免妖道妖女从车厢的重量发觉有异。
  道别声中,马车开出。
  一把古怪诙谐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唱道:"若人求佛,是人失佛;若人求道,是人失道。不取你精通经论,不取你王侯将相,不取你辩若悬河,不取你聪明智慧,唯要你真正本如。要眠则眠,要坐即坐;热即取凉,寒即向火。"徐子陵脑海中清楚形成一个不拘小节,不讲礼仪,意态随便但却真正有道的高僧形像,与他心目中不苟言笑、宝相庄严的高僧大相径庭。这禅唱的高僧不但话里隐含令人容易明白的智慧,最厉害处是能把声音弄得飘忽难测,只此一著徐子陵便自问办不到,可推见他的出手亦难测恶挡。
  徐子陵仍没有张开眼睛,淡然道:"可是禅宗四祖道信大师?"那人哈哈笑道:"小子果然与佛有缘,一猜便中。再答老僧一个问题如何?上是天,下是地,前后佛堂,左右围墙,宝藏在那里?"
  徐子陵尚是首次遇上禅问,微微一笑道:"是否正如四祖刚才所言,宝藏只能从本如求得?"道信大师笑得呛气的道:"唉!好小子,我还以为你会答宝藏是在长安。好!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雪酒,日往烟梦;花覆茅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黎行过,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徐子陵心中一阵感触,道信诗文中形容的境界,正是他所追求旷达而没有任何约束,啸做山林的生活方式,虽明知道道信是要从心理上削弱他的斗志,仍不由受到影响。暗忖自己为寇仲的牺牲是否太大呢?一声佛唱,接著钟音轻呜,诵经之音似遥不可及的天边远处传来,若不留心,则模糊不清,但若用神,则字字清晰,无有遗留,分明是佛门一种奇功。
  测,只此一著徐子陵便自问办不到,可推见他的出手亦难测恶挡。
  徐子陵仍没有张开眼睛,淡然道:"可是禅宗四祖道信大师?"那人哈哈笑道:"小子果然与佛有缘,一猜便中。再答老僧一个问题如何?上是天,下是地,前后佛堂,左右围墙,宝藏在那里?"
  徐子陵尚是首次遇上禅问,微微一笑道:"是否正如四祖刚才所言,宝藏只能从本如求得?"道信大师笑得呛气的道:"唉!好小子,我还以为你会答宝藏是在长安。好!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雪酒,日往烟梦;花覆茅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黎行过,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徐子陵心中一阵感触,道信诗文中形容的境界,正是他所追求旷达而没有任何约束,啸做山林的生活方式,虽明知道道信是要从心理上削弱他的斗志,仍不由受到影响。暗忖自己为寇仲的牺牲是否太大呢?一声佛唱,接著钟音轻呜,诵经之音似遥不可及的天边远处传来,若不留心,则模糊不清,但若用神,则字字清晰,无有遗留,分明是佛门一种奇功。
  荣姣姣的声音从车厢上传下来,道:"爹,女儿不陪你到皇宫去啦!免得今晚又给玄应太子缠著,唉!世上竟有这么讨厌的男人。"
  荣凤祥阴声细气的道:"这世上甚么样的人都有,李渊若非有子如李世民,何能像如今的风光,王世充却欠他的福气。"
  车底的寇仲到现在也弄不清楚荣姣姣与辟尘的"父女"关系,更弄不清楚她和祝玉妍、杨虚彦的关系。照理若荣姣姣是祝玉妍的徒弟,怎会和石之轩的徒弟搅在一起,除非杨虚彦不知道荣姣姣的真正身份。
  荣姣姣叹一口气,道:"”朝刀”岳山离开巴蜀后便不知所踪,真今人头痛。"
  寇仲听得精神大振,忙竖起耳朵窃听。
  荣风祥声音转冶,道:"想不到他不但死不去,还练成”换日大法”,此人一日不除,始终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荣姣姣道:"现在最怕他往长安见他的老朋友李渊,由於他深悉我们魔门的秘密,若揭穿小妮和我们的关系,后果实难预料。"
  寇仲听得呆了起来,怎都想不到岳山会和李渊两个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竟是好友。
  荣凤祥冷哼道:"祝玉妍那天不出手杀他,想必非常后悔。"
  荣姣姣道:"祝玉妍并非不想杀他,而是在船上非是动手的好地方,她更不愿让人知晓她和白清儿的关系。"
  只听她宜呼祝玉妍之名,便知她和祝玉妍的"师徒"关系大不简单。
  荣凤祥道:"照我猜他该是往岭南寻宋缺决战,以雪前耻。最理想是宋缺一刀把他斩得身首异处,一了百了。"
  马车忽然停下来。
  寇仲低头侧望,车停处竟不是荣府大门,而是另一所房舍的院门,街上全无灯火,空寂无声。
  荣姣姣道:"我去哩!"接著是启门的声音。
  寇仲心中大喜,缓缓抽出井中月,当荣姣姣逾墙而入时,他从车底滑出。
  御者处的两名老君观高手茫然不知刺客来到车门另一边的车侧处。
  马鞭扬起,落下。
  他首先看到的是自然写意的坐在后殿顶瓦脊处,正举壶痛饮的禅宗四祖道信大师。骤眼看去,他似乎在百岁高龄过外,皆因他一对白眉长垂过耳,雪白的长须垂盖隆起的肚腹。但定睛细看,两目固是神光电射,脸肤却幼滑如婴儿,且白里透红,青春焕发,光秃的头顶,更反映明月的色光。虽肥胖却不臃肿,一派悠然自得,乐天安命的样子,予人和善可亲的感觉。
  见徐子陵往他瞧来,道信大师举壶唱道:"碧山人来,清酒满杯,生气远出,不著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这六句的意思是有人来访,以酒待客,充满勃勃的生机,丝毫不沾染死灰般的寂寞无情,最神妙处就是自然而然的境界,根本不需理会别人的裁定。
  道信大师不愧四大圣僧之一,字字珠玑,均为要点化徐子陵。
  徐子陵微笑点头为礼,没有说话。
  智慧大师卓立於后殿正门石阶上,灰色僧袍外披上深棕色的袈裟,身型高欣挺拔,额头高广平阔,须眉黑漆亮泽,脸形修长,双目闪耀智慧的光芒,一副得道高僧,悲天悯人的慈祥脸相。合什低喧佛号。
  徐子陵缓缓起立,从容自若的道:"尚有华严宗的束心尊者、三论宗的嘉祥大师,请问法驾何处?"道信大师向他高竖拇指道:"子陵果然志气可嘉,那两个老秃仍未抵洛阳,只要你能过得我们这一关,子陵可安心回去大睡一觉。"
  智慧大师垂目观心道:"罪过!罪过!今趟因非只是一般的江湖争斗,请恕老衲要与道信联手把施主留在此处之罪。"
  他口上虽说"罪过",可是情绪却无半分波动,可知这两位佛门的宗师级人物,动起手来必是全力以赴,为达到理想丝毫不讲人情。
  道信大师哈哈笑道:"老僧也要先请子陵原谅则个,为公平起见,只要子陵能离开至善寺,我们两个老秃再不会干扰子陵的行止。"
  智慧大师眉日低垂,诵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徐子陵脑际灵光一闪,倏如千里迷雾忽然给一阵狂风吹得稀薄消散,万里空明。
  离开钟楼,他一直在深思梦境和现实的问题,这是因石之轩*不死印法*而来的奇想,怎样能把真与幻、虚与实的境界,提升到梦幻融入现实的极端境界。当时只隐隐感到这是个可行之法,仍未有实践的蹊径。待到智慧大师这四句禅揭传入他耳内,有如暮鼓晨钟,令他憬然通悟。
  解决的方法就在於有为和无为的分别。
  徐子陵洒然一笑,离开小亭,往大雄宝殿走回去。
  两位佛门圣僧心中同时涌起讶异的感觉。要知自他们现身后,一宜以经诵禅唱,配以精神的力量遥制徐子陵的心灵。岂知除了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徐子陵曾显现出受到影响的情况后,到徐子陵睁开双目,立即回复清明。到这刻含笑而起,每一个动作均有种浑然天成,潇洒优美,教人不忍破坏的完美之感。
  刹那间,道信大师和智慧大师均晓得自己落在下风。
  徐子陵以高明至极的心法,把握到他们的弱点。
  要知他们潜修多年,在一般情况下根本无法兴起攻击别人,诉诸武力之心。今趟为天下苍生,可说勉为其难而背此重任。
  现在徐子陵的每一下动作,每踏一步,其中无干隐含某种玄奥的法理在内,就像他们在观看清泉在石上流过,青山不碍白云飞翔的大自然动人景像,要去便去,要住便住,出没自在。顿令他们无法兴起干戈之意。
  当然他们不会坐视徐子陵就这么飘然离去,只有勉强出手,但已有违佛家之旨,生出无绳而缚的不佳感觉,大大影响他们的禅心。
  转瞬间,徐子陵消没在大雄宝殿后门内。
  道信大师来到智慧大师旁,与后者对视苦笑。
  纵使以他们的服力和修为,亦感到徐子陵无论智慧武功,都是深不可狈。
  井中月疾刺而出,像刺穿一片薄纸般,破入车厢,穿透椅背,宜取化身荣凤祥的辟尘老妖的背心。
  积聚至巅峰的劲力杀气像火山溶岩般爆发,沛然有莫可抗御之势。
  这一刀绝非侥幸,若干是经过"天刀"宋缺以身作教和这些日子来的出生入死,精研苦修,绝不能达此成果。
  最厉害处是像徐子陵的宝瓶印般,不到发劲时敌人完全生不出感应。要知辟尘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林,魔功当然臻至超凡入圣的境界。而寇仲竟可在他一无所察卜刺出这一刀,传出去保证可骇震天下。
  寇仲拿捏的时间更是精准得绝对无懈可击。
  他本蹲在近车头处,当地挺腰而起时,马车刚刚开出,使得完全站起出刀之际,恰在车窗稍后处,所以这一刀斜插而入,应该正好命中辟尘的背心耍穴,任他的护体神功如何厉害,也挡干了寇仲这集中全力全灵,无坚不破的一刀。
  辟尘老妖此时才生出感应,他的反应亦显现他的老辣和迅捷,虽是事起突然和毫无徵兆,仍能先往旁移,再朝前仆去,希冀能避过这杀身之祸。
  一声把夜深的宁静彻底粉碎的凄厉惨叫,震荡长街。
  寇仲收刀疾退,借车子遮挡驾车两个老君观高手的视线,就那么躲回车底内,此著赌的全是心理,那有刺客不是一击得手,立即远扬速离;他却要反其道而行。
  "砰"!
  中刀的辟尘带著从背部狂喷的鲜血,撞破车顶,落在道旁,再一个跄踉,滚倒地上。
  两名御者忙扑下施救,那还有闲情去追赶似是无影无踪的敌人。
  寇仲暗叫可惜,但已大为满意,这一刀虽未能贯穿辟尘老妖的心脏,但劲氨震得他五脏六腑全受重创,一年半载休想复原。
  风声疾响。
  荣姣姣厉声道:"谁干的?"一把阴柔悦耳,在这等时刻仍是不温干火,像丝毫不因辟尘受袭重伤而动容的声音突然在车子另一边响起道:"这是刀子弄出来的破口,必是寇仲所为,这小子能避过宗主耳目,潜到此处才发刀,确是了得。"
  寇仲给这把首次听到的陌生声音吓个一跳,因为直到此人发言,他才知此人到了车旁,可知这人的武功高明至何等程度。
  荣姣姣咬牙切齿的道:"赵先生定要为姣姣取回公道。"
  寇仲心中一震,终猜到这人正是排名仅次於"阴后"祝玉妍、"邪王"石之轩、"邪帝"向雨田之后的"魔帅"赵德言,他终於来了。
  "魔帅"赵德言淡淡道:"姣姣放心,只要把宗主交给我,我可保他没有性命之虞。寇仲果然名不虚传,此著奇兵令我们部署大乱。姣姣立即去通知阴后,告诉她宗主已返老君观养伤便成。"
  寇仲暗忖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