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情敌相逢

作者:黄易

李秀宁衣著淡雅,玉容不施半点脂粉,只以斗篷棉袍遮挡风雪,更突出了她异乎寻常的高贵气质和令人屏息的美丽。对寇仲来说,她就是天上高不可攀的明月,他永远都不能把她摘下来。
  这大唐的贵女下马后示意寇仲陪他避到一旁,轻轻道:"秀宁是来送行的。*寇仲目光扫过立在远处为李秀宁牵著马儿的李靖夫妇,忽然生出一种奇怪和使他颓丧的感触,就像过去和此刻所干的一切事,都没有任何意义,将来也是模模糊糊的,茫然道:"柴绍呢?"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拙劣至要提趁这个人。
  李秀宁垂首低声道:"他不知我来的。唉!你为何不肯见人家呢?"
  寇仲脑海一片空白,苦笑道:"见面又能怎样?"
  李秀宁脸庞倏地转白,凄然道:"你为何定要和二皇兄作对,难道不知他真的视你和徐子陵是好朋友吗?"
  寇仲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气,神智清醒了些儿,沉声道:"兄弟也可以阂墙,何况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口告诉我,李秀宁究竟是帮你二皇兄,还是李建成、李元吉。"
  李秀宁紧咬下唇,露出悲伤疲惫的神色,摇头道:"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寇仲心中一软,深切感受到她无可解脱的矛盾和惆怅。自己兄弟相斗的事实,定像个沉重的噩梦般在折磨这动人的公主,柔声道:"公主放心,我今趟入关,对秦王说不定是件好事。唉!他们都在等著我,我要走啦!"李秀宁似乎也找不到可说的话,点头道:"让李靖夫妇陪你们去吧!若可汗有甚么不测,秀宁怎向二皇兄交待?"
  寇仲大吃一惊,终完全清醒过来,暗忖如给二人同行,岂非难施暗渡陈仓之计?忙道:
  "这个万万不可,因为……"李秀宁截断他大唷道:"是否要秀宁直接向可汗说才成?"寇仲心想再拒绝更是欲盖弥彰,颓然道:"就依公主吩咐吧!"李秀宁一对秀眸射出复杂难明的神色,深深瞧著他道:"到长安后,少帅可以见秀宁一面吗?"
  寇仲为之愕然。
  三艘战船缓缓驶离洛阳,先沿洛水东行,抵黄河后始改向内行。
  寇仲来到船面土,找到秦叔宝,问道:"这二艘船上的郑兵,是否全在你老哥的控制之下?"秦叔宝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现在还不是,但很快就是啦!"寇仲满意地拍拍他肩头,低声道:"将不属我方的人赶下船便成,犯不著杀人,让他们回去传话给子世充,气得他半死更大快人心。"
  秦叔宝笑道:"这些事你还是嫩了点儿。我敢立生死状船上必有人通晓王老贼的全盘奸计,且有方法和宋金刚那边暗通消息,只要我们将这人抓起来,施以重刑,撬开他的烂嘴,可将计就计,教宋金刚栽个大筋斗。哼!他算老几,竟敢来害我?"寇仲一拍额头道:"还是老秦你比我行。"心知自己因李秀宁的约会,直至此刻仍未回复清明,故还是糊里糊涂的。
  秦叔宝笑道:"你是否弄上李秀宁那漂亮的妞儿,以至纠缠不清?这可是犯不著。老哥我是过来人,火头来时,不如到窑子真金白银去买笑,只要你闭上眼睛,心中想著对方是公主,对方便是公主。完事后乾净利落,快活逍遥。一切事待天下一统再说,乐得无牵无挂,上沙场时是生或死只等闲事。哈!才乾脆呢。"
  寇仲记起他暗恋吕梁派掌门千金一事,暗忖他嫖妓时定将床上的对手幻想为那住小姐,哑然失笑道:"这该算是你老哥的疗伤圣药吧!"再商量了一些行事的细节后,徐子陵来了,闲聊几句,徐子陵和寇仲往船尾密话。
  大雪早停,但已遍山银裹,树梢纷纷披挂雪花,寒风拂过,两岸林木积得的雪团纷纷散落,化作片片雪花,在空中自由飘荡,蔚为奇景。
  天上厚云积压,看中到的太阳沉往西山,天地逐渐昏沉。
  寇仲问道:"李靖和我们的恶嫂子在干甚么呢?"徐子陵道:"我们的李大嫂并非蛮不讲理的人,只因和我们误会丛生,才不太客气吧!他们正跟王子和可汗谈论外方甚么突厥、铁勒、高丽、吐蕃、党项、吐谷浑、回纥、朔方的形势,谈得非常投契。"
  又皱眉道:"我扮岳山到关中找李渊,你却凭甚么鬼方法潜入长安?"寇仲耸肩道:
  "只能见机行事,长安的城防这么长,总有破绽空隙,入城后我们再以惯用的手法联络,到时再看看该怎样著手寻宝。"
  徐子陵道:"我今晚便走,你要小心点。别忘记以李世民的实力,亦要遇袭受创。我们现在看似人强马壮,但仍比不上当日李世民的实力。"
  寇仲道:"你有问过李靖关於李小子遇袭受伤的事吗?"徐子陵道:"有李大嫂在旁,很多事都不便开口。"
  寇仲表示明白,探手抓著徐子陵肩膀,沉声道:"天黑后你离船登岸,千万要小心。若有人怀疑你的身份,立即开溜,勿要勉强。"
  徐子陵关切的道:"你也要小心。"
  寇仲闭上虎目,心神飞越到长安的跃马桥处。
  在经历千辛万苦,重重困难波折后,决定他一生荣辱的关键时刻终於来临。悠然神往的道:"我会比你迟三天起程,过年前该抵长安,记得算准时间来和我会合。哈!还有甚么比茫不可测的将来更动人呢?"心中不由浮起李秀宁的玉容,旋又被宋玉致替代。
  扮成岳山的徐子陵日夜不停的急赶三天路,这一天黄昏来到位於黄河南岸的桃林。
  自李世民破去薛举父子的西秦大军,声威大振,很多接近潼关的本属中立的堡市纷纷归附李唐,为大唐军铺好出关的坦途。桃林正是其中之一,所以城墙悬上李阀的旗号。入城后,徐子陵投店休息,好养精蓄锐明早入关。
  长安所在处的渭河平原区之所以被称为关中,因为束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居四关之内,故称关中。
  潼关为四关之首,为战国时秦人所建。北临黄河,甫靠大山,东西百馀里,开路於断裂的山石缝中,"车不容方轨,马不得并骑",有一夫当关,万夫莫过之险,本名函谷关,东汉后才改名为潼关。
  战国时期,六国屡屡合纵西向攻秦,但亦只落得屡屡饮恨於函谷的凄惨下场。
  双峰高耸大河旁,自古函谷一战场。
  就是这险峻的兵家必争之地,令长安稳如泰山,避过关外的烽火战乱。
  徐子陵痛快的洗个澡,再戴上岳山的面具,又用从途中购来脂粉染料,依陈老谋传授的易容术,把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染成近似面具的颜色,以免被像雷九指般细心精明的人瞧出破绽。
  愈接近关中,他愈是小心翼翼。无论行住坐卧,他亦凭过人的记忆力,不住重温石青漩指点他乔扮岳山的窍妙法门,又反覆把岳川遗卷载下的大小情事反覆惦记。连他自己也生出已化身为岳山的古怪感受。
  回房后剩坐半个时辰,才到客栈附设的食肆晚膳。
  刚跨过门槛,立即感到饭肆气氛异样。
  摆了十来张大圆桌的膳厅只正中一桌坐著一名华服锦衣的高大汉子,夥计则垂手肃立一章。
  那大汉见他来到,昂然起立施礼道:"晚辈京兆联杨文干,拜见岳老前辈,特备酒菜一席,为前辈洗尘。"两掌一击,夥计立时流水般奉上佳肴美酒,摆满桌上。
  杨文干亲自拉开椅子,请徐子陵扮的岳山入座。
  徐子陵目光落在这可供至少十人饮饱食醉的丰盛筵席,心中暗念几遍杨文干,才记起李靖曾说过京兆联乃关中第一大帮,而杨文干则是京兆联的大龙头,人面甚广,无论关西关东都同样吃得开。且更是建成*兀吉太子党一方的人,负责在关东广布线眼,以阻止他和寇仲入京。自己临入关前便给他截上,更得悉他*岳山*的身份,可见背后动用过难以估计的人力物力,算是很有本领。
  纵使杨文干被任命为庆州总管,仍掩不住黑道枭雄的江湖味道。
  他的长相颇为不俗,但神态举止,均有种自命不凡,深信自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随心所欲摆布别人命运的神态,彷佛老天爷特别眷宠他的?子?徐子陵摆出岳山生前一贯的冶漠神情,淡淡问道:"你怎知老夫是岳山?"杨文干恭敬的道:"岳前辈甫再出山,於成都力毙”天君”席应,此事天下谁不晓得。"
  徐子陵仰天长笑道:"你这么曲意奉迎的设宴款待老夫,究竟有何图谋?若再胡言乱语,勿怪岳某人不客气。"
  杨文干先挥退侍从,从容自若的移到酒席对面,微笑道:"岳老火气仍是这么大,何不先坐下喝杯水酒,再容晚辈详细奉告?"
  只看他的步法风度,徐子陵可肯定杨文干绝对是一流的高手,纵使及不上自己,但相差亦不该太远,不由心中惊异,并从而推测出建成的太子系人马,确有不凡实力。冷哼一声,道:"老夫正手痒哩!若再浪费老夫的时间,恐要后悔莫及。"
  杨文干不答反问,好整以暇的道:"岳老是否想入关中呢?"
  徐子陵大感不安,无论杨文干如此自负,照理也不该如此有恃无恐的样子。想到这裹,心中一动,注意力从他身上收回来,搜索周遭方圆十丈内的范围,冷笑道:"竟敢来管老夫的事,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杨文干忙道:"且慢!只要我给岳老看过一件物品,岳老自会明白一切。"探手往怀内去。
  徐子陵闷哼一声,拔身而起,险险避过从后射来的一道凌厉如迅雷疾电的剑光,他已撞破天花,落足屋顶瓦坡处。不用看,他也知偷袭者是"影子剌客"杨虚彦。若非他知机不被杨文干所惑,杨虚彦虽未必能伤他,但此时必陷於前后受敌的劣局裹。
  屋脊处有人大笑道:"岳兄果然老而弥坚,只是脑袋仍是食古不化,除非肯答应此生不踏入关中半步,否则明年今日此时就是岳兄的忌辰。"
  此人须眉俱白,颇有仙翁下凡的气度,赫然正是海南派的宗师级人物"南海仙翁"晃公错。
  徐子陵心中明白过来,由於岳山熟知魔门的事,所以杨虚彦绝不能容他入关去见李渊,免坏了石之轩和杨虚彦苦心经营的好谋。
  穿破一洞的厅堂下全无动静,但徐子陵心知肚明目己正陷身重围之内,隐伏一旁者说不定淌有石之轩在其中。
  撇开其他人,只是晃公错已不易应付。
  但他却是一无所惧,凝起岳山的心法,双目自然射出岳山生前独有的神光,一点不让的迎上晃公错凌厉的眼神,木无表情的道:"想不到晃七杀行将入木的年纪,仍看不通瞧不透,甘做别人的走狗,可笑呵可笑!"徐子陵照足岳山遗卷的语调称谓,语含不屑。原来晃公错自创"七杀拳",仗之横行天下,老一辈的人像岳山者均呼之为晃七杀。
  晃公错双目射出深刻的仇恨,语调却出奇的平静,显示他出手在即,一字一语像从牙缝刮出来的冰雪般沉声道:"死到临头竟还口出狂言。哼!我晃公错岂会惧你岳霸刀,你是否见过玉妍?她为何不宰掉你。"
  徐子陵心底错愕,暗忖听他口气暗含妒火,说不定晃公错与祝玉妍曾有过一段情,所以才对"他"这个与祝玉妍曾合体交欢且生下女儿的"情敌"恨之入骨。不过在岳山遗卷中却没有提及此事,而事实上在遗卷中岳山对祝玉妍著墨并不多,可能是不愿想起这段往事。
  这时他更明白晃公错为何会现身此处,学足岳山般嘿嘿笑道:"我和她的事,那到你来理。"
  晃公错双目杀玑大盛,须眉无风自动,四周的空气立时以他为中心点旋动起来,由缓转快,劲刮狂涌,冰寒刺骨,威势骇人。
  徐子陵知他出手在即,目下只是提聚功力的前奏,连忙收摄心神,同时暗叫侥幸。
  他适才的心神一直放在眼前大敌身上,一来对方乃近乎宁道奇级数的前辈宗师,另一原因则是晃公错在洛阳天街硬撼王世充车队的威势在他仍如昨晚才发生般深刻,所以份外不敢大意。
  但这一刻当地暗捏不动根本印,晋入井中水月,止水不波的佛道至境,灵台清冶如冰如雪,灵觉立时扩展往四周广阔的空间去,把握到杨文干和杨虚彦两人均伏在后方两侧暗处,此外再无其他敌人。心中立即有了计算。
  晃公错居高临下的俯视著他,长笑道:"岳霸你以为小妍真的爱土你吗?她只是因你够讨厌,才选择你作她的传种男人。她真正欢喜的人,是石之轩而非你,让我取你狗命。"
  暴喝声中,"南海仙翁"晃公错隔空一拳击至。
  他的一拳就像给正对抗波涛侵撞的岸堤轰开一个缺口,所有本绕著他旋转的劲气一窝蜂的附在他的拳劲上,形成一柱局度集中的劲气,由缓而快的猛然朝徐子陵击至。
  以晃公错为中心的方圆数丈的空间,倏地变得滴劲不存,被他这惊天动地的一拳全扯空了,可怕至极点。
  晃公错的"七杀拳"是岳山在遗卷谈论得颇为详细的一种绝技,其中更附有碧秀心的见解。所以徐子陵虽未亲身体验过,却知之甚详,心中早拟好应付之法。冶笑一声,展开卸劲的功夫,先往左右摇晃一下,借护体真气散掉对方首两波劲气,这才一指点出,以宝瓶印法刺出比他拳劲更集中的夏气,逆流而上的往晃公错破空击去。
  指劲一发即收,渴炙手盘抱,送出另一股劲气,迎上对方拳劲主力的第三波。
  "蓬"!劲气交击,徐子陵给撞得血气翻腾,差点吐血,连忙凭本身独异的劲气,把对方充满杀伤力的夏气引得从被和氏宝璧改造过的经脉经由两脚涌泉穴泄出,屋瓦立时寸寸碎裂。
  晃公错闷哼一声,反要往外错开,皆因指劲袭来,气势难御,使他难以连续瓮出另一拳。
  徐子陵随碎瓦往下掉去。同时把真气运转,当地足踏实地时,受创的经脉刚好复元。
  生死关键,就在此刻。
  指风击出,厅堂内灯火纷纷熄灭,徐子陵运动体内正反真气,闪电般钻入酒席底下,把精气完全收敛,不使有丝毫外泄。
  风声骤响。
  晃公错首先从破洞跃下饭堂,接著杨虚彦和杨丈干亦疾风般抢进来。
  晃公错冷喝道:"走啦!快追!"听著三人远去的声音,徐子陵心中好笑,也难怪三人如此大意,皆因谁都想不到"岳山"会不顾颜脸的躲到桌底下来,甚至想不到他会窝囊至逃走。
  但他根本不是岳山,打不过就要溜要躲,全不用自惜声名身份。
  他钻出来时,还顺手取了几个馒头,这才施施然的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