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反击之战

作者:黄易

徐子陵、陈良和梁居中三人随在七少爷卜廷和田三堂身后,来到船面七。
  船只由六艘增至九艘,新增的三艘由卜廷主持,刚刚开至,全部灯火通明,哨岗密布,显是怕人偷袭。这趟船运事关重大,牵涉到兴昌隆的盛衰。
  徐子陵的加入,使田三堂下决心把所有货船集中一起,把积存的盐货一次过运往长安,若全军尽墨,对兴昌隆的打击会非常严重。
  卜廷目注县城掩映的灯光,沉声道:"我虽然请出大师兄,但和京兆联的谈判终於破裂,杨文干公开声言绝不容我们的船队安然入关。"
  徐子陵心中一震,始知给广盛行撑腰的竟是关中第一大帮京兆联,难怪不把关中剑派放在眼内。此事背后当是李建成的太子系和李世民秦王系的斗争,在不同的层面上延续扩伸。
  而兴昌隆显然处於劣势。
  田三堂道:"真奇怪!若要动手,只有今晚这个机会,可是据报县城方面全无异样,京兆联究竟在打甚么主意?"卜廷点头同意,因为明天船队便会过关,入关中后,京兆联无论如何横行无忌,亦不敢公然攻击为唐室钦准作盐货供应的船队,否则秦王府必会插手追究,那时连太子李建成也维护不了杨文干。
  陈良道:"京兆联二龙头历雄长於水战,会否在河中截击我们?"田三堂沉声道:"我们希望他们这样做,皆因我们准备充足,加上河面宽阔,纵使硬拼我们绝输不了多少。"
  徐子陵心中同意,他对水战颇有认识,兴昌隆这批船不但性能良好,做足防火工夫,且攻守装置完备,最重要是操舟的均为经验丰富的老手。也正因如此,兴昌隆的实力才会招来李建成一方之忌。
  卜廷断然道:"敌人肯定不会放过今晚这机会,我们要准备打一场硬仗。"
  徐子陵忽然心中一动,向像他般默言不语的梁居中瞧去,后者嘴角逸出的冷酷笑意刚巧逝去,回复木无表情。
  田三堂忽然道:"梁老师和莫老兄有甚么意见?"
  梁居中沉声道:"七少爷和田爷请放心,若有人敢侵犯船队,我和一众兄弟必教他们来得去不得。"
  卜廷道:"我们千万不可托大,敢问莫老师可有甚么看法?"徐子陵淡淡道:"假若我们像现在般处於完全的被动,今晚必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众人听得一呆。
  梁居中以充满嘲讽的语调道:"莫兄在尚未把握整个形势前,切勿危言耸听,动摇人心。"
  卜廷转过身来,向徐子陵道:"莫老师因何有此判断?"徐子陵从容道:"假设我是京兆联的杨文干,今晚必会从水陆两路全力攻打船队,一举尽收杀人夺货抢船的战果,这当然远胜纯作水战落得难以避免的各有损伤。"
  田三堂动容道:"莫老兄确有见地,只不知如何才能反被动为主动呢?"徐子陵微笑道:"首先我们必须先把内奸抓出来,让敌人失去里应外合的优势。"
  卜廷和田三堂愕然以对,梁居中则现出不安的神色。
  陈良倒抽一口凉气道:"莫兄凭甚么说我们中有敌人的奸细?"徐子陵冷静的分析道:
  "皆因这是人之常情,京兆联乃关中第一大帮,更得太子系在背后支持,广盛行又像我们兴昌隆般财雄势大,三方面加起来,来头既足慑人和诱人,加上人望高处,无耻忘义之徒自受不得威逼利诱,不生异心才是奇事。"
  梁居中终沉不住气,怒道:"莫为你是否别有用心,在这等生死关头,仍要来破坏我们的团结?"徐子陵心中好笑,比起自己的敌手如杨虚彦棺棺之流,这梁居中实在相差远了。
  好整以暇的笑道:"若这么就叫别有用心,那梁兄刚才为何指使胡海来摸我的底子,不怕破坏团结吗?"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落在梁居中处。
  梁居中色变道:"我不是奸细。"
  陈良一向不满梁居中的专横和结党的作风,嘿然笑道:"莫兄并没有指你是奸细,只是问你为何要摸他的底子吧!"梁居中作贼心虚的退后一步,厉声道:"陈良你是否想坐我的位子,所以才联同新人来诬蔑我?"当地再往徐子陵望过来时,徐子陵目射电芒,他登即再退一步,移近靠岸的船栏处。
  卜廷道:"梁老师勿要动气,若是问心无愧,为何不答这么简单的问题呢?"梁居中狠狠道:"现在连七少爷也不信我,我梁居中留在这裹还有甚么意思,由这刻起,我跟兴昌隆一刀两断。"
  说到最后一句时,拔身而起。
  田三堂喝道:"截住他!"卜廷才拔剑出鞘,徐子陵闪电抢前,后发先至的离船而起,赶上往上腾起的梁居中。
  两人在空中以快打快。
  梁居中也算不弱,连挡徐子陵一拳三指,才给徐子陵脚尖点中胁下要穴。
  徐子陵抓著他的腰带,从岸边跃回船士,掷於舱面道:"若能从他口中逼出其他同党的名字和敌人的计划,今晚我们将可大获全胜。"
  锣声响起,灯火倏灭,九艘风帆同时转舵疾驰,不是逆流西去,竟然顺流东行。这著突如其来的奇招,登时今分别隐伏在岸边和上游的四艘战船土的敌人慌乱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严刑逼供下,梁居中不但供出包括胡海在内的三个同党,还说出京兆联和广盛行联手进攻的大计。徐子陵据此拟出反击的行动。
  陈良叫道:"追来啦!"徐子陵仍是神态从容,冷静的注视从后赶至的四艘敌船,其他人无不露出紧张的神色。只看敌船的速度,便知对方并无载货,船身轻快,可以很快赶上来。
  卜廷道:"左方外档的该是京兆联副联主历雄的座驾船,他这人最讲排场,无论坐车乘船,都要悬挂有他灵龟标志的特大旗帜。"
  徐子陵沉著的道:"是时候哩!"田三堂发出命令,九艘风帆分三组行动,其中两组各二艘船,靠往江岸,剩下的五艘船,仍原阵不变的往下游驶去。
  对方的战船立即吹响号角,船上隐见敌人四处奔走,乱成一片。
  徐子陵心想换过自己亦不知该如何应付这突变。若论兵法,历雄根本不该追来,错在他对兴昌隆有轻敌之心,更以为仍有内好接应,以致陷入目下这被动之局。
  不过敌船此际连掉头撤走都办不到,京兆联和广盛行联军从陆路来攻的大批人马已被甩到远方,等若虚设,剩下这支由四舰组成的水师在湍急的水流和冬季的北风吹送下,刹那间陷进重围,较高的船速反成他们致败的因由。
  兴昌隆的船上锣声再起,靠往两岸的四船火箭弹石齐发,向位於外档的两艘敌船侧舷投去。
  前行中的五艘船亦同时发难,从船尾射箭投石,对敌人展开无情的反击。
  历雄亲自指挥的四船,投石机摆放的发射角度均是要攻击前方目标,对从侧船发动的攻击一时间那有还手的能力,兼之兴昌隆方面是以两船的力量集中猛攻一船,此消彼长下,使他顿陷挨打之局。
  火箭弹石暴雨般落在敌船上,船体立时百孔千创,木裂屑溅,火头处处,完全被瘫痪了还击的能力。
  卜廷大喜道:"追!"战鼓暄天中,兴昌隆四船从岸沿处斜斜驶出,此时他们已从下游变得反处在敌船的士游处,咬著敌方船尾攻去,而敌人则陷於腹背受敌的劣境。
  火箭首先施威,尤其从北岸开出的两艘战船借著风势,在敌人箭矢临身前,火箭画出一道道羞丽的黄芒,投在敌船上。瞬那间,四艘敌船全陷进熊熊烈火中,再无丝毫反击的能力。
  正如徐子陵所料,兴昌隆大获全胜。
  比起徐子陵的胆色才智,至乎战斗的经验,历雄当然差之甚远,由始到终都给徐子陵牵著鼻子来走。
  见到敌人纷纷跳水求生,兴昌隆方面更是士气如虹,劲箭改而追杀在河中泅泳浮沉的敌人,鲜血使早被火光染红的河水更添簇簇血红。
  前方五船全部掉头,加入追击的行列,它们虽有损伤,却都是微不足道的。
  徐子陵卓立船头,暗忖自己这么锋芒毕露的助兴昌隆大败京兆联和广盛行的联军,究竟会为自己带来甚么后果?清晨。
  寇仲在老夫人贴身俏婢宝儿的引领下,来到沙老爷子的舱房,为他进行第二次疗治。
  除老夫人和宝儿外,就只有沙芷菁在房内,这贵女递土一个长方形饰以古朴纹理的铜盒,道:"这是先生要求的各式灸针。"
  寇仲接过铜盒,在榻旁为他特别摆设的椅坐下,见到老爷子又回复精神萎糜,没精打采,病人膏肓的模样,暗自心惊。
  老夫人担心的道:"今早起来,老爷的精神又差了很多,究竟是甚么原因?"
  在沙芷菁的美目灼灼注视下,他怎敢谈论病情,道:"老夫人放心,我的一指头禅只有治标之力,没有治本之能。但我的金针大法,必能根除大老爷的顽疾。只是有一个请求。"
  老夫人道:"莫大夫请说,无论多少酬金,我们必会如数照付。"
  寇仲暗忖今后如若找不到杨公宝藏,大可改行做济世的神医,皆因会比开饭馆的利润丰厚得多。
  口上应道:"夫人误会啦!鄙人只是想独自留在房中,因为我的金针大法绝不能有丝毫差错,所以最忌有人在旁影响我的专注。嘿!五小姐该最是明白吧?"
  老夫人点头表示明白,扯著绝不情愿的沙芷菁,和宝儿往只一帘之隔的外进去等候。
  寇仲舒一口气,打开横放膝上的铜盒,九枝灸针一排并列,有头大末锐的,又有针锋如卵状,各种形式,无不俱备。
  他以武学的修为,迅速判断出若借金针施出真气,配以不同深浅位置,将会生出不同的功效。心中暗喜,凭自己的疗伤圣气,加上这九根神针,必是如虎添翼,登时信心倍增。
  经过昨晚一夜苦思,他早拟定好为这位老人家疗治的策略,当下立即著手进行,忙个不休。
  一个时辰在寇仲来说只是弹指间的迅快事。但对老夫人和沙芷菁来说,却是长若经年,所以当寇仲唤她们入内时,两人都急不及待的拥进去。
  只见寇仲得意洋洋的昂然立在榻旁,床土的沙老爷子不但脸色大有改善,且甜甜的睡去,不住发出均匀的鼾声。只要不是盲的,也看得出他大有起色。
  老夫人固是千恩万谢,沙芷菁也惊奇得瞪大一对美目,喜出望外。
  寇仲把铜盒交回这美女手上,微笑道:"下次需要时,再向五小姐借用!"言罢掀帘而出,声音传回来道:"我要回房大睡一觉,晚膳时才唤醒我吧!"船队沿河逆流西行,直往关中进发。
  胜利的气氛笼罩全个船队,虽是彻夜无眠,但人人精神兴奋,仍高谈昨夜的战况。
  卜廷把徐子陵这大功臣请到房内,先说一番感激的话,转入正题道:"昨夜一役,京兆联和广盛行均损失惨重,短期内休想恢复元气,再来与我们为难。"
  徐子陵道:"但这必招来杨文干嫉忌,为了京兆联的颜脸,他定会作出反击。"
  卜廷冷哼道:"他想动我,可没那么容易。他京兆联不好惹,难道我关中剑派又是易与之辈,我大师兄段志玄更是天策府猛将,多年来与秦王出生入死,关系深厚。说到关外,谁不看秦王的颜脸,他李建成算是甚么东西?我才干怕他。"
  接著欣然道:"何况我们有莫兄加入,更不怕跟广盛行正面硬撼。我刚才和三姐夫商量过,决定先送莫兄五十两黄金,以后每月饷银黄金五两,年尾结算时尚可分享红利,莫兄若还不满意,请随便说出条件来,我们绝不会介意。"
  徐子陵当然不敢拒绝,以免泄露自己非为求财的真相,扮出感激的姿态,连声道谢。
  卜廷道:"梁居中已去,他的首席武师之位,就由莫兄来坐上。"
  徐子陵诚心的道:"此事万万不可,论年资威望,该由陈良兄补上才对。莫为必会尽心尽力去助他办事,七少爷明察。"
  卜廷愕然道:"难得莫兄如此谦让,居功而不骄,你说的话亦不无道理,暂时依你之言吧!"
  徐子陵心念一转,道:"若我猜得不错,我们和京兆联的斗争,已从关外移到关中,那亦代表秦王府与太子系的一场明争暗斗。七少爷如没有意见,我愿留在关中照应我们兴昌隆的生意,并应付敌人。"
  卜廷动容道:"莫兄确看得通透,我和三姐夫也正有同样的忧虑,幸好我们做的是批发生意,只要能保住长安总店和几个大仓房,一切可如常运作,我和三姐夫亦会在长安逗留一段时间,莫兄想不陪我们留下也不成呢。"
  徐子陵暗松一口气,这个掩饰的身份不但重要,且可暗助终算是朋友的李世民一臂之力,得此尚有何求。
  窗外河水滔滔,但他的心神早飞到长安城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