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跃马桥头

作者:黄易

在谢家荣和肖修明这两个地头虫陪伴下,徐子陵走出总店,踏足长街,都会市繁盛兴旺,灯火映照得明如白昼,不愧是名都大邑的通街闹市。
  井字形布局的四条主街布满各行各业的店铺,除销土产百货外,其他珍玩亦无不具备,酒铺食店,林立两旁。行人肩摩踵接,好不热闹。
  在卜廷特别吩咐下,两人均对徐子陵照顾备致,非常热情。
  走在石板铺筑的整齐的街道上,徐子陵放开怀抱,纵目四览,挤在前推后涌的人流中,感觉看长安城太平的兴盛气象。
  肖修明问道:"刚才听莫兄囗气,在长安似有素识,只不知贵友高姓大名,家居何处?
  看看我们可否助上一臂。"
  徐子陵决定坦然相询,答道:"我这位朋友名雷九指,只比小弟早几天来到长安,刻下该是住在朱雀大街近皇城的东来客栈。"
  谢家荣动容道:"是否人称『北雷南香』的雷九指,此人赌术闻名天下,曾在这里的明堂窝与大仙胡佛决战赌桌之上,仅以一局之差败走,但当年已非常轰动。"
  徐子陵这才知雷九指当年在大仙胡佛手下吃过亏。不由想起胡佛的美丽女儿胡小仙,不愿谈论下去,岔开话题指着东市中心一座特别宏伟的建筑物问道:"那是甚么处所?"
  肖修明道:"那是东市署,而令和市丞就在那里办事,管理东中的一切买卖。凡是以次充好,以假冒真,粗制滥造,短斤少两者,一旦查实,货物没收,人则杖责。无论东市西市,用的戥秤均由他们统一制作供应,严禁私制,市场物价地由他们厘定。这都是由秦王府拟出来的利民德政。今趟广盛隆想弄垮兴昌隆,让他们可提高盐价谋取暴利,皆因有建成太子住背后暗中撑腰,赚来的钱用之扩充长林军,此事令人气愤。"
  徐子陵至此更真正明白广盛隆和兴昌隆之争背后的关系为何重大,且是忠奸分明,含糊不得,更添他义助李世民的决心。身处其地,愈明白为何师姐暄会选取李世民作将来的明君。
  谢家荣道:"东西市署之上叉百总而署,统管两市,东市内目前共有五干馀家店铺,分属二百多个行业,可谓盛况空前。"
  徐子陵闻之咋舌,在这方圆里许修以围墙,四道大街通接八座市门的繁华市集,正代表看李阀如日中天的气势和高效率的统治,比起来王世充治下的东都洛阳立显逊色。
  三人此时路经一排而设的数十间丝绸店,肖修明欣然道:"长安的丝织和金银器最是有名,其中尤以丝织名闻天下,故有南山树尽,织绢不竭"之语,而生产上乘丝织的均为官府办的作坊,宫内只是供应贵妃的织匠便有二百多人。"
  谢家荣又以内行身分指看陈列的一匹缕缎道:"这是以彩缬法印花成纹的绢布,把织料以针线绣出不同花纹,染印时花纹处不能接触染料,染色后,解去线结,花纹可保留原色,倍显华采。"
  徐子陵心情轻松,兴趣盎然的听看,顺囗问道:"这些店铺何时才收市呢?"
  肖修明道:"平时早就收铺,不过年关临近,人人赶办年货,附近乡城的人又涌来长安购物。所以了延长买卖的时间。"
  谢家荣压低声音道:"顾天璋就是看准这时机发难。目前来往关内外的盐商虽有数百家,但主要还是我们的兴昌隆和他的广盛隆,近半的盐都由这两家供应。现在天下不靖,群雄割据、盗贼横行,没有点斤两和人面的可说是寸步难行。在南方或沿海一带盐算是甚么回事,在这里若缺货时,价钱可比黄金,所以秦王府对盐的供应非常重视,因为对民生的影向实在太大。"
  徐子陵想起自己和寇仲那批私盐,更想起生死未卜的段玉成和被阴癸派害死的三位双龙帮兄弟,新仇旧恨,泉涌心头。
  三人由束市都会市北门进入接通春明门和金光门的光明大街,朝皇城的方向走去。
  肖修明笑道:"皇宫左右最多权贵巨富,目的是易於攀附皇室,故而竞相修建宅第,兼有购物方便之利,所以东四两市以北的几个里坊,都有金坊之称。"
  来往於光明大街的马车都极尽华饰,行人衣着光鲜。而肖修明所指的宅第院落重重,茂林修竹,楼阁巍峨,便知此言不虚。
  沿途所见,长安的交通要点均有唐兵驻守,戒备森严,一切井然有条,愈接近皇城,巡弋卫兵更是随处可遇,岗哨林立。暗忖在这种情况下,他和寇仲稍今人生疑,后果实不堪设想。要在这情况下去寻跃马桥附近某处的宝藏,等如是痴人做梦。
  他很想探问跃马桥所在处,当然最后也把这不智的冲动按捺下去。
  皇城南面有三座城门,由东向西依次是安上门、朱雀门和含光门,每座大门均与城内大街相通。其中当然以皇城正门的朱雀门最是巍峨宽大,气像万千,由三个门道串成,深进逾百步。守门的御卫被称为御门郎,画夜宿勤,轮番把守,门禁森严。
  见到这种情景,徐子陵正头痛如何去见李渊,总不能拍胸脯自称是李渊的朋友"霸刀"
  岳山。肖修明笑道:"莫兄初来甫到,可知这里的规矩?"
  徐子陵一脸茫然的问道:"甚么规矩?"
  肖修明道:"官府立例不能向宫城内窥探,违者要坐牢一年,若向宫城投石又或翻越城墙者,处以绞刑,像莫兄刚才凝望城门,已算犯规。"
  徐子陵愕然道:"这是谁订出来的规矩。"
  谢家荣道:"当然是太子建成,秦王才不会这么严酷,看多两眼也算犯事。"
  三人左转进入朱雀大街,把朱雀门抛在后方,肖修明道:"莫兄算来得合时,若在早前唐军与薛举父子交战时便要尝晚晚宵禁的滋味,日暮更鼓一响,所有行人必须返回坊内,到天明鼓响后才准离坊,那种枯燥的生活可教你闷出鸟儿来。啊!"
  忽然拉着徐子陵的衣袖,与谢家荣横过大街,避开一群十多个华服锦袍的大汉。
  徐子陵日光扫过那夥人,沉声问道:"是甚么人?"
  肖修明道:"现在长安共有三帮恶人,被称为两党一联,联就是京兆联,两党则为太子党和贵妃党。刚才那夥是太子党长林军的人,带头那个即将尔文焕,武技强横,最爱撩事生非,我们犯不着和他正面碰上。"
  谢家荣冷笑道:"看情况他们又是联群结队往平康里胡混,听说昨晚尔文焕才和人为争名妓巧巧大打出手。"
  肖修明解释道:"长安所有青楼妓寨均集中在平康里,因地近长安北门,又称北里。"
  谢家荣兴致大发,笑道:"今晚莫兄如不急於访友,我们定领莫兄去享受一下长安北门的风月。到哩!"
  "咯、咯!"
  寇仲正施展内视之法,研究气海穴与全身经脉的关系,抱着第一个晓得针灸之术的人该也像他现下般盲摸瞎撞的信念,不住把真气一丝一丝的从这位於脐下的真气集中之地游往各大窍穴,心忖自己认穴之准,保证其他名医膛乎其后。但门声顿时把他惊醒过来。
  他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敌门一看,一位颇为妖冶艳丽的美婢气急败坏的道:"二少爷有请莫先生。"
  寇仲一呆道:"甚么事?"
  艳婢探手扯看他衣袖,焦急的道:"夫人不知是否受不起风浪,不但头痛大作,还呕吐了几次,二少爷请先生立即去诊治哩!"
  寇仲心知不能推托,否则在沙家内立时会多了个敌人,只得随她出房,朝通往上层的阶梯走去,顺囗问道:"姐姐怎么称呼?"
  艳婢嫣然一笑,抛他一个媚眼道:"小婢玉荷。莫先生真本事,我们二少爷从不服人,但对先生却非常欣赏,说你能文能武,是非常之人。"
  寇仲心中大乐,心想原来男人有点本领便可获得女人的青睐,比起初来时沙家上下人等对"貌丑如他"的鄙屑,与此妖娆艳婢的媚眼儿便有天壤云泥之别。道:"玉荷姐可否去问五小姐借灸针一用呢?"
  玉荷带头步上阶梯,欣然道:"早有人去借针啦!莫先生身材真健硕。"说时香肩轻靠过来,碰他一下。寇仲心中一荡,旋又压下脂念,暗忖若淫乱沙家,搞上这明显是二少爷内宠的艳婢,不但三夫人程碧素看不起自己,也会人大影响自己心无挂碍的情绪。只好扮作不解风情的鲁男子,粗声粗气的道:"自幼便有人唤我作大野牛,做惯粗活的人,身子当然健硕扎实点。"
  玉荷掩嘴娇笑道:"女人谁不欢喜扎实健壮的男人呢?粗野中能显温柔,最能教人家动心嘛!"
  寇仲听得膛日结舌,这么言辞露骨的女子,他还是初次遇上,恐怕只要他略有回应,今晚便会与她成其好事。幸好此时到达三少爷成功的房门外,沙成功亲自开门把他迎进房内,眉头深锁的道:"莫先生勿要见怪,美娥她病情转急,很难忍待列明天。"
  寇仲只看他那紧张的神色,远过对乃父病情的关心,心知肚明这沙成功是甚么人。随他揭帘步入内进,床旁有三位女子,两个该是沙成功的宠妾之流,另一位则是闻讯而来的五小姐,正坐在床沿冯娥夫人切脉,见寇仲来,起立让位道:"嫂嫂一向患有头痛顽疾,加上舟车劳顿,不服水土,才有这种情况,先生看看有甚么办法可消除她的头痛?"
  娥夫人脸青唇白、虚弱无力的拥被卧床,气息喘喘,若不知情者会以为她命在旦夕。
  寇仲在万众期待下坐到五小姐芷菁刚才坐的位置上,仍感到她残留的体温,心中涌起异样的感觉。若非当上大夫,休想有这种深入女性香闺的机会。
  寇仲有样学样,像沙芷菁般把二指搭在娥夫人腕脉上,分别送出三注真气,瞬那间游走全身,赫然发觉这颇有美色的娥夫人不但气虚血弱,且经脉不畅,但至於为何会头痛,则非他所能知也。
  正连他自己的头都开始痛起来,五小姐低声向热切期待的沙成功道:"若能打通她足厥阴肝经和足少阳胆经的络穴,让表里相贯,说不定可治好她的病。"
  寇仲正要问她这两个络穴位在那里,沙成功代问道:"甚么叫络穴?"
  沙芷菁道:"络穴就是十五大络和十二经脉经气交会的穴位,与原穴相为表里。"
  寇仲听得登时心领神会,囔道:"拿针来!"
  沙成功另一姬妾立即献上沙芷菁的针盒,寇仲用心挑出其中头大尾尖的一根,着人把娥夫人扶起坐好,一针刺在她后背督脉上的大椎穴处。
  沙芷菁看得秀眉大蹙,不知道他的真气早来个暗渡陈仓,沿督脉而下,再分叉往两足俞脉钻进去,把所有怀疑是络穴的气脉交会处都加以疏通。
  娥夫人娇躯猛颤,张开檀囗"啊"的叫了起来,脸色不但好看得多,还张开眼睛。
  众人包括沙芷菁在内,都惊讶得合不拢起嘴来。
  寇仲一不做二不休,真气顺势游走她全身经络窍穴,把自己早前思量出来的疗法付诸实行,等若闭门苦思奇招后,再拿出来与人动手过招般,一时好不畅快。不过若非他身怀的长生诀真气本身就是疗伤的"圣约",功效绝难神奇至此。
  寇仲收针时,长生诀真气早由娥夫人头顶的百汇到双足的涌泉走遍十二大周天。
  沙成功关切问道:"还痛吗?"
  娥夫人像脱胎换骨变了另一个人般,喜叫道:"真神奇!多谢先生,妾身不但头痛消失,人更是精神百倍。"
  寇仲听看沙成功的千恩万谢,感觉像真的变成神医,享受到助人脱困的欣悦和喜乐。
  肖修明与店夥一番说话后,回来笑道:"今趟看来莫兄不到平康里见识也不行。雷兄半个时辰前离开这里,留下说话道如有朋友来访,可到平康里的六福赌馆寻他。"
  徐子陵摇头道:"今晚我太累啦!可否交带店夥通知他,明早我再来找他去吃早点呢?"
  肖修明答应一声,吩咐店夥后,三人回到朱雀大街。
  谢家荣兴致勃勃的道:"若不是莫兄舟车劳顿,今晚定要和莫兄到北里寻开心,哈!此事可留待明晚,现在我们找间酒馆灌两杯水酒如何?"
  肖修明欣然道:"首选当然是有西市第一楼之称的福聚楼,三楼的景致最好,靠东的座席更可尽览永安街和跃马桥一带的迷人风光。"
  徐子陵心中一震,通:"跃马桥?"
  肖修明笑道:"亦有人称之为富贵桥,皆因桥的两旁皆属富商贵胄聚居的地方,其地靠近西市。"
  徐子陵忽然感到与杨公宝藏拉近了距离,心情矛盾下,随两人右转入开化坊和安仁坊间的街道囗,朝与朱雀大街平行贯通城北方林门和城南安化门的安化大街走去,越过横跨清明菜的石桥后,切入与朱雀大街并列为长安六大街的安化大街。
  西市辉煌的灯火。映得附近明知白昼,行人车马往来,气氛热闹。
  经过延康坊后,他们左转往永安大街,宽达十多丈的永安大渠横断南北,在前方流过。
  一座宏伟的大石桥,雄据水渠之上。
  肖修明道:"永安渠接通城北的渭河,供应长安一半的用水是水运交通要道,这座跃马桥更是长安最壮观的石桥。"谈笑间,三人登桥而上。
  笔直的永安渠与永安大街平行的贯穿南北城门,桥下舟楫往来,桥上行以车马不绝,四周尽是巨宅豪户,在这样一个城市的交汇区内,那有丝毫杨公宝藏埋藏的痕迹。
  肖修明忽然低唤道:"真是冤家路窄!"
  徐子陵从对杨公宝藏的迷思中惊醒过来,朝前瞧去,只见以尔文焕为首的十多名来自长林军的大汉,正从桥上走下来。今趟是避无可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