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换人大法

作者:黄易

徐子陵借口要去与雷九指续末了之约,与d廷在朱雀门外分手,其实却是去找侯希白,好帮寇仲这假大夫为张捷好治好她的"绝症"。
  他先扮作沿朱雀大道往雷九指的客栈走去,肯定没被人跟踪,正要转人横遣时,雷九指匆匆认后赶来,叫道:"莫兄等等!"
  徐子陵待雷九指来到身旁,才转左进里巷,朝宣平里的方向走去。
  雷九指低声道:"我本在皇宫内为你来场探路,怎知碰上寇仲,幸好认得他那张假脸,这小子不知如何竟会变成大夫,到宫内为李渊的妃嫔治病,却连药方都不会开。幸好我随鲁师时对医道略懂皮毛,否则将不知如何助他过关呢。"
  徐子陵沉声道:"我也在宫内和他碰个正着,不过我是去见李世民。"
  雷九指一震道:"你没被他看破吧?"
  徐子陵苦笑道:"尚是未知之数,他急事爽约。唉!这一关比寇仲治病那一关更难过。"
  雷九指得意洋洋的道:"寇仲那小子真精灵,隔远叫破喉咙的说娘娘患的是寒热症。而我对寒热病则特别有心得,保证不用几贴药便可药到病除。"
  徐子陵摇头道:"她患的不是寒热症,而是中了杨虚彦`焚经散”的慢性毒,好为董淑妮清除强大的争宠对手。"
  雷九指剧震停下,脸容转白,颤声道:"若是中毒,那就糟了,我开的其中一味灯盏花,中毒者绝不能内眼,否则会催发气血内的毒性,令那美人几一命呜呼。"
  徐子陵大吃一惊,断然道:"找到侯希白再说。"
  提气前掠,再顾不得路人的眼光。
  寇仲故意背对可达志那桌而坐,面对桌上从酒楼借来的纸笔墨,一口气写下灯盏花、生地、红花、柴胡、炙甘草、丹皮、香附等药名,并列明份量,似模似样的。
  常何见这药方果然与一般大夫开的大有分别,信心倍增,但仍不放心,问道:"这些药的药性如何?那一种是莫先生说须往终南山采取的主药呢?"
  寇仲无以为对,作状思量时,稳定有力的足音从后接近,不纯正的汉语响起道:"常将军你好,今天不用当值吗?"
  常何起立,为过来打招呼的突厥年青高手可达志拉开椅子道:"可兄请坐!".可达志学然坐下,锐利的眼神落在寇仲脸上,微笑道:"这位是否刚抵长安的神医莫先生呢?"
  寇仲早收敛眼内神光,装出不善交际,手足无措的神态,道:"正是小人,阁下……"
  常何讶道:"可兄的消息非常灵通。"
  可达志欣然答道:"只因小弟刚见过太子殿下。"又转向寇仲道:"小弟东突厥可达志,最佩服就是身怀奇技,真材实学的人,待莫先生治好张娘娘的病,可达志再向莫先生请益。"言罢含笑离开。
  寇仲虽恨他话里有话,笑里藏刀,暗指自己没有能力治好张睫妤的病,但仍感激他打断常何的追问,为他解围。
  常何送客后坐下,寇仲凑过去低声适:"我还要为处方细加参洋,常爷不若先着人去买回药单上的东西,我们再作研究。"
  常何心想自己怎有资格和他研究药方,顺口问道:"待会是否回小弟舍下?".寇仲摇头道:"不!坐在这里我灵思泉涌,绝不可离开。"
  实情是雷九指在纸上写下要他留在此处,好待他去联络徐子陵。
  常何怎知他的真正心意,只好同意。
  侯希白听华整件事后,俊容转白;失声道:"糟糕!我只知焚经散如何炼制,却不知解毒之法。"
  徐子陵的心直沉下去,道:"既是如此,我立即去通知寇仲开溜,总好过医死人。"
  雷九指追:"且慢!对医术我虽只是略懂皮毛,但在解毒方面我却下过一番苦功,侯兄可不可以说出焚经散的制法,让我参详一下,看看可否稍尽人事?"。
  侯希白沉吟道:"焚经散的两味主药在东南沿海一带非常普通,其巧妙处主要在炼制的复杂过程,以其他各种草药加上蒸馏的方法,炼至无色无味,令人难以觉察,而主药的毒素互相中和相克,以致改变毒性。"
  雷九指色变遣:"只听听便知此毒非常难解,那两种主药究竟是什么?"
  徐子陵提议道:"能否以内家真气硬把毒素从经脉间挤追出来?"
  侯希白低头道:"这正是焚经散名字的来由,毒素化成脉气,侵蚀经脉,若妄以佛道两门的正宗内家真气注入经豚,只会使毒性加剧,适得其反广又转向雷九指道:"两种主药是断肠草和羊角扭,我正因见杨虚彦在宅院内培种这两种含剧毒的植物,兼有采摘过的痕迹,才知他要制炼焚经散。"
  雷九指愕然道:"这两种都是带剧毒的草药,只宜外敷,不可内服,中毒者会立即晕眩、咽腹剧痛,口吐白沫以至衰竭死亡。侯兄可否把整个炼制的方法说出来?"
  侯希白一口气他说出十八种药名,又扼要解释炼制的过程后,雷九指霍地起立,道:
  "我要亲自去向寇仲问清楚张娘娘的情况,说不定真能对症下药,解去焚经散的毒素。"
  言罢匆匆去了。.剩下侯希白和徐子陵两人你眼望我眼,空自焦急。
  寇仲自己也干坐得不好意思,但常何仍毫无不耐烦的表现。
  此时可达志一伙人用膳后离开,过来打个招呼才下楼,寇仲心内闷得发慌,忍不住试探常何道:"突厥人不是专来抢掠我们的子女财帛吗?为何竟会是太子殿下的贵宾。"
  常何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莫先生勿要胡说,更不要随便对人说。唉!此事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和先生谈论。"
  寇仲只听他的语调,立知常何内心对李建成重用突厥人亦颇为不满。
  购药的人刚好回来,把大包草药交到常何手上,再由常何递交寇仲。
  在这拖无可拖的时刻,救星出现;寇仲惟有再施借水遁的上计,告罪到茅厕间与雷九指碰头。"回来时春风满脸,拍拍常何臂头道:"我们走。"
  常何愕然道:``我们还没进食,怎么说走就走?"
  寇仲摇头:"我的脑袋最古怪,大解时尤其有灵感。现在我们立即到西市购齐所需药物,即可到常将军的府第着手炼药,保证可治好娘娘的怪病。"
  常何奇道:"不用到终南山去了吗?"
  寇仲反问道:"到终南山去千升么,走吧!"
  侯希白颓然椅在椅背,叹道:"若我猜得不错,那半截印卷该是被杨虚彦随身携带,除非我们能清楚他的一举一动,趁他落单时凭小弟、子陵和少帅三人之力,攻其不备,把他搏杀,否则休想能把印卷抢回来。"
  徐子陵皱眉道:"就算真能把杨虚彦击杀,可是侯兄这般借助我们两个外人的力量,不怕惹怒令师吗?"侯希白苦笑道:"因为子陵并不知道我急于夺得印卷的真正原因,除了要先发制人,更重要的是为求能在石师手下保命。魔门的规矩,对外人来说,都是匪夷所思。
  在小弟十八岁那一年,石师曾立下魔门咒誓,假若我在二十八岁时挡不过他全力出手的花间派最高武技的花间十二支,将要我以死殉派,小弟今年二十六,时日无多,横竖要死,那还顾得其他事。"徐子陵对魔门层出不穷、邪异奇诡的事早见怪不怪,闻言道:"既是如此,我可代表寇仲答应侯兄,会尽力助你取得下半截印卷。"
  侯希白露出少许欢容,叹道:"现在我唯一占得的优势,就是杨虚彦仍不知我在旁虎视眈眈,一旦暴露形迹,轮到我有难了。"
  徐子陵心中一动,道:"假设侯兄能变作弓辰春,侯兄不是可隐去形迹吗?"
  侯希白一对眼睛立时亮起来,上下打量徐子陵好一会后,点头道:"我确有把握可把你这个弓辰春扮得十足十,只是若我变成弓辰春,子陵还凭什么身份在长安活动,你可比我更见不得光。"
  徐子陵把心一横,微笑道:"我可扮回击杀白天君及席应的霸刀岳山,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个决定来得突然,但却有千百个理由支持徐子陵这么做。首先薪是秦王李世民这一关。扮成弓辰春后的侯希白,自有与徐子陵的弓辰春砌然有异的"气质",只有这佯才能令李世民看不破弓辰春是徐子陵,因为根本就是另一个人。至于其他人如卜廷等,只要侯希白晓得整个交往的过程细节,由于相处时日尚短,凭侯希白的才智,有心应付无心,定可应付裕如。
  侯希白呆瞪着他,好一会才摇头叹道:"原来你是岳山,难怪岳山变得这么厉害。人人都以为是`换日大法,的功效,原来真正的原因却是子陵的换人大法。哈!这事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徐子陵正容道:"侯兄要留心听着,我会把扮成弓辰春后所遇到的人事对话无有遗漏的告诉你,当你再学足我的声凋语气,你就变成弓辰春啦!"
  寇仲在常府的膳房内忙个不了,感觉像重演当年在飞马牧场当厨师时的情况,只不过今次不是弄点心,而是精心泡制雷九指想出来的驱毒丸。
  常何挑了府中头脑与手脚特别灵活的两个男仆在旁负责各种帮忙细活,又特别从相熟的药铺请来制药的师傅作寇仲的助手,自己则在旁督师,真个忙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寇仲自己知自己事,把制法交待后,其他一概由请来的制药师傅"独挑大梁",他则装模作样的在旁监察,只敢在常何耳边胡诌,因怕给制药师傅听到。
  常何半信半疑的问道:"眼下此丹,娘娘是否真的可以痊愈?"
  寇仰硬着头皮道:"服丹后再施针炙,保证娘娘会比以前更健康明艳,嘿!"
  常府的管家忽然一仆一跌,气急败坏的奔来,两人被他吓得一齐吃惊时,管家嚷道:
  "皇上来了!皇上来了!"
  首先是制药师傅和两名年青健仆惊惶失措的跪伏地上,寇仲则和常何脸脸相觑。
  "皇上驾到"声中,身穿便服的李渊在李建成、陈叔达、王陵和一众御卫簇拥下,旋风般冲进膳房来。
  常何和寇仲连忙下跪。前者高呼道:"臣常何拜见皇上。"
  李渊的目光落在寇仲身上,然后移往制药的师傅,道:"莫神医请起。"那制药师傅竟被错认作莫神医,骇得像滩泥浆般软倒地上,那能说得出话来。
  李建成在李渊身后低声道:"父皇!这个才是莫神医。…李渊干咳一声,为表歉意,抢前把寇仲这既不似神医更不是神医的神医从地上扶起,同时下令道:"诸位请起,一切工作照常进行。"
  制药师傅闻旨战战兢兢的爬起来,在李渊的利目注视下继续制丹大业。
  李渊亲切的牵着寇仲衣袖移往一旁,低声问道:"捷妤患的究竟是什么病?""。
  寇仲在众人注视下,干咳一声,挺胸作出胸有成竹的神医款儿,道:"娘娘的病乃罕见奇症,勉强可唤作虚寒阴热,嘿!真不常见尸"请问莫先生,什么叫虚寒阴热?历代医书,好像从没有这般名字的病例,幸先生有以教我。"
  说话者乃随李渊来的人员之一,四十来岁的年纪,长着一把及阀的美髯,貌相清奇。
  李建成向寇仲打个眼色,道:"这位就是有`活华陀,之称的韦正兴大夫,与莫先生份属同行,两人多多亲近尸。
  寇仲暗忖幸好得雷九指点化,否则这刻就要出乖露丑,最怕是揭露自己这神医是冒充的,就要吃不完兜着走。微微笑道:"先生大名,早如雷贯耳,今日有幸得会,实小人的荣耀。"
  韦正兴目光扫过制丹的材料,冷冷道:"犀角片、天花粉、麻黄、崩大碗等多为解毒滋阴之药,不知跟娘娘的病有何关系?"寇仲怎敢和他直接对阵接招,又不能透露张捷妤是中了杨虚彦焚经散之毒,只好避重就轻的道:"娘娘病发之初,是否两颊生赤,口于却不愿多饮,脉搏转缓,舌苔灰黄,整天昏昏欲睡呢?"
  韦正兴微微"怔,李渊龙颜大悦道:"正是如此,莫先生有如目睹似的,教人惊讶。"
  寇仲说的其实是中了焚经散的徵象,此时他岂容韦正兴继续质疑,道:"这就是虚寒阴热的症状,阴阳交劫,病变最速。我这回春丹功可治本,再经小人施针贯通脉气,包保娘娘可在数天内痊愈,皇上请放心。"
  李渊大喜道:"如此朕再不敢打扰莫先生的工作,先且回宫等待先生的好消息。"
  寇仲暗叫一声谢天谢地,眼前唯一的愿望是希望这颗雷九指想出来的回春丹灵灵醒醒,可治好张捷好的怪病,否则就轮到他自己患上绝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