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青楼赌馆

作者:黄易

明堂窝的四个贵宾堂是四座独立的建筑物,以游廊把主堂相连起来,游廊两旁是亭池园林的美景,环境清雅,与主堂的喧哗热闹大异其趣。
  由于历代君主不时有禁赌的措施,所以赌场有"明堂子"和"私窝子"之别,前者是公开的赌场,后老则是以私人公馆作为赌场。明堂窝把”一明堂子"的"明堂,”与”`私窝子"的"窝"字撮合而成"明堂窝",可见”`大仙"胡佛在赌林的威望声势。亦可见在天下尚未统一的纷乱形势中,各方赌豪赌霸争相竟起的热烈情况,由于牵涉利益巨大之极,所以能出来开赌馆者,不但本身财力雄厚,在黑白两道部吃得开,背后更必有权贵在撑腰。
  长安最大的两家公开和合法的赌场是明堂窝和六福赌馆,前者有李渊宠妃尹德妃之父尹祖文撑腰,后者则有李元吉包庇,所以都站得非常硬,连主张禁赌的李世民也奈何不了这两家赌场。
  表面上主持六福赌馆的人是有"神仙手"之称的池生春,但据雷九指猜估,池生春该是香生春,乃香贵的长子,香玉山的大哥。
  这些事都是在去明堂窝途中,雷九指逐一说与徐子陵知道,好坚定他争雄赌国的决心。
  只有分另v在赌桌上击败"大仙"胡佛和"神仙手"池生春,才可把香贵弓;出来,进行雷九指要从内部摧毁香家的大计。
  明堂窝的四座贵宾堂以"大仙"、"天皇"、"地皇"、"人皇"命名,除首堂的"大仙堂"不设走局,后三堂均各有所事,天皇堂赌骰宝、地皇堂赌番摊、人皇堂赌牌九。都是广受欢迎的赌博种类。
  大仙堂则实为明堂窝的最高圣地,内分为十八间小赌厅,任赌客选择赌博的方式,赌场方面无不奉陪,也可安排客人成局互赌,赌场只以抽水收取头串。
  徐子陵和雷九指进入专赌骰宝的"天皇堂",此堂只有主签三分二的面积,但人数则是主堂人致的四分之一,宾客品流较高,无不衣着华丽,剪裁得体,虽不橡外堂赌客的喧哗吵闹,但气氛依然热烈。
  其中还不乏华衣丽眼的女性,占大多数为贵宾巨贾携来的青楼姑娘,人人赌得兴高采烈,昏天昏地。
  雷九指来到赌场,像回到家中般舒适写意,拉着徐子陵到摆在一角的椅子坐下,自有赌馆的看场过来招呼,奉上香茗。
  徐子陵呷上一口热茶,摇头叹道:"我真不明白为何这么多人会在此沉迷不舍,难道不知十赌九输这道理吗?!
  雷九指悄声答道:"这道理虽是人人晓得,可是人性贪婪,总以为幸运之神会眷顾着自己,故都趋之若鹫,否则赌场早垮掉了。"
  雷九指的目光又在赌客中来回搜索,才再好整以暇的道:"赌场是个具体而微缩的人世间,甚么形式的人也存在其间。有人只为消磨时光或遣兴,闲来无事藉赌博来调剂生活;有人则为炫耀财富,一掷干金而不惜,赌场等若他们摆阔气的地方;对另一些人来说,赌桌上紧张的竞争,是一种心理上的超脱,可把烦恼转入到玩乐上,寄情赌局;更有人只为好奇,又或藉通过赌局与另9人拉关系,进行交际活动,甚至故意输给对方,等如变相的贿赂。最坏的一种是偏执狂赌,输了想翻本,赢了还想赢,那就沉迷难返,永沉苦侮。"
  徐子陵大讶道:"你倒看得透澈,我虽想过这问题,但只能想到赌客是受赌博中放荡刺激的气氛、变化多端的局势、胜负决定于刹那之间、侥辛取胜赢大钱的投机心理所吸引,没有想过其他的情说。"
  雷九指微笑道:"闲话休提,不如去看看老弟你听骰的本领,会否因疏于练习而消失。"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巴东三峡猿呜悲,猿鸣三声泪沾衣。"
  卜杰、卜廷、田三堂、肖修明、谢家荣、陈良、吴登善、刘石文和陪酒的九名美妓,那想得到"莫为"的即兴诗与他的剑法都是那么高超,无不喝采叫好,互相痛饮一杯。
  陪侯希白的美妓唤桂枝,半边身挨到他怀里,娇声滴滴道:"莫爷文思敏捷,看来在长安是难逢对手哩!奴家再敬你一盅。"
  侯希白心中却略感后悔,吟诗作词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但若由徐子陵扮回他这个莫为,恐怕会成为难题。
  只恨他身到青楼就像赌场之于雷九指,两杯下肚,美女在旁,立即荡志忘情,不能自已。
  在众人喝采助兴声中,他喝着美女送至唇边的美酒之际,有人在门外操着不纯正的汉语笑道:"希望莫兄的剑也像出口成诗的本领,让达志能大开眼界。"
  卜廷等同时色变。
  侯希白把酒一饮而尽,长笑道:"朝发上林,暮宿上林;朝朝暮暮,上林依;日。可兄既要见识小弟的剑法,乃小弟的荣幸。只是刀光剑影,不怕大煞上林的风月吗叶大门敞开,现出可达志伟岸的身形,这来自东突厥的年青高手双目如电,凝注在侯希白的脸上,从容自若的道:"以武会友,其实是以诗酒会友外的另一种形式,我们又不是以性命相搏,何碍于上林苑的良辰美景?""侯希白潇洒笑道:"说得好!让小弟敬可兄一杯。"
  侯希白的闲适写意,大出可达志意料之外,岂知侯希白天生便是这种挥洒随意的人,就算落败被杀,至死也不会改变这本色。
  可达志表现出高手的气度,踏前直趋桌旁,接过侯希白亲自为他斟满的美酒,举杯追:
  "莫兄果然气概不凡,我们就以三招为限,为上林苑的美景添点颜色。"
  侯希白心中大定,若放手相搏,被迫要亮出独门的美人扇,便糟糕之极。
  在卜杰等人忧心仲仲注视下,侯希白长身而起,与可达志举杯互敬,在以武相会前先来个以酒相交。
  可达志表现出突厥武人的狂悍,随手摔掉杯子,发出一下清脆的破碎声,双目闪过浓烈的煞气,语气却出奇的平静,道:"太子殿下的厢厅比较宽敞些,莫兄请!"
  转身便去。
  侯希白向卜杰、卜廷等打个着他们安心等待的手势,跟在可达志背后出房而去。
  其他睹客以艳羡的目光,瞧着徐子陵收取赢得的彩注,更关心的是他接着押的是大小两门的哪一门。
  徐子陵赌了七手,押中五手,令他赢得近五十两的筹码,等若五珠钱近二百两的可观财富。
  原来隋室一统天下,统一货币,铸造五铢钱,到场帝登位,由于征战连年,国库开支繁重,隋室大铸五殊钱,令质数和市值大跌,通胀加剧,兼之王纲弛乱下,更有巨好大恶狂铸私钱。唐室立朝关中,李渊采李世民之议,另铸新钱,名为开元通宝,积十文重一两。治下民众可以旧朝五铢钱换新市,出四两五铢钱兑换算开元通宝一两,所以在长安赢五十两,等若在关外地区赢五铢钱二百两,数目不菲。若直接以黄金兑换通宝,每两黄金约可换三十多两通宝,所以徐子陵的五十两筹码身家,实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天皇厅虽专赌骰宝,但也有各种形式的赌法,有赌大小两门,既有分十六门押注,或以各骰本身的点数下注。如三颗骰子中,有一颗符合押中的点数,是一赔一,两颗则一赔二,三颗全中一赔三。
  有的是采番摊式的赌法,把三骰的总点数除以四,余数作押中点数。
  最复杂的是用天九牌的方式作赌,以三颗骰配成天九脾的各种牌式,再据天九的规则比输赢。形形式式,丰富多样,难以尽述。
  徐子陵采取最简单的大小二门方式,皆因听骰仍不是那么百分百准确,未能每次都听到三颗骰的落点,所以赌两门赔率虽只一赔一,但却有较大的胜算。
  雷九指故意不靠近他身旁,只在赌桌另一边帮着把风。
  叮当不绝,盖盅在一轮摇动下静止下来,摇盅的女荷官娇唱道:"有宝押宝,无宝离桌。"
  围看赌桌的三十多名赌客目光都投在徐子陵身上,看他押那一门,好跟风押注,望能得他的旺气提携赢钱。
  徐子陵早得雷九指提点和道不宜在这种情况下赢钱,否则会惹起赌场方面的注意,遂故意押往输钱的一门,累得人人怨声大起,庄家当然是大获全胜。
  徐子陵见好就收,取起筹码,向雷九指打个眼色,移往另一桌下注。
  忽然一把女声在他身旁响起道:"这位大爷可否请移贵步,我家夫人有事想向大爷请教。"
  徐子陵愕然朝说话的姑娘瞧去,对方作婢子打扮,年纪不过双十,可是眉梢眼角含孕春情,目光大胆,不像正经人家的婢女。皱眉道:"姑娘的夫人是谁?"
  艳婢伸指一点,媚笑道:"我家虹夫人在长安谁人不识,大会定是初来甫到,对吗?"
  徐子陵循她指示的方向瞧去,只见一名盛装美服的美妇,正俏坐一隅,身后还站着两名保镖模样的大汉,对他的眼光正以微笑回报。
  徐子陵心中大讶,这女人似乎是看上自己,当不会是因自己这张腊黄的假脸。若是瞧中他徐子陵的赌术,则更是奇怪。皆因他只赌过那十手八手,实不足让对方可作出判断。冷哼一声道:"老子正赶着发财,没时间和贵夫人闲聊。"
  不再理那艳婢,挤进围在另一赌桌的人堆内去李建成拍掌追:"好!京兆又多了一位有胆色的好汉,不论胜败,本殿下均赐每方各十两黄金。"
  侯希白依礼拜见,朗声道:"多谢太子殿下赏赐。"目光从李建成处移往寇仲,目光一触即收,双方都即时把对方人认出来。不过如非两人均知对方在长安,恐怕一时间也不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寇仲则心中大定,知道侯希白决不会泄露底细,更因李建成想笼络侯希白这个假"莫为",更令他少了担心,剩下的就是可舒舒眼眼摸清楚可达志的狂沙刀法,异日对上时将更有取胜把握。
  "销!"
  可达志拔刀出鞘,摆开架势,动作完美无瑕,却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
  初次见可达志拔刀的寇仲和侯希白都心中大凛。
  要知就算是一流的好手,只要以兵器摆开起手进攻的准备招式,总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杀伐迫人的气势,像可达志般连气势都可控制得收发由心,全由心意决定,实已臻达宗师级的境界,其中玄妙处,只有高明如寇仲、侯希白者始可明白。
  正急望可达志为他们讨回公道的亦文焕、乔公山和卫家青同声叫好。
  李建成则脸带欢容,从容自若的注视仍未露剑的侯希白,只见他风度洒脱,也是一派武林高手的气度。
  薛万彻仍是那副深藏不露、莫测高深的神气,看似并不关心即将在厢厅上演的龙争虎斗,但寇仲却晓得他正全神贯注在可达志身上,反而对侯希白不太关心注意。
  侯希白往腰际一抹,长剑即来到纤长的手上,像把玩美人扇般在身前扇起一片精芒,这才遥指十步许外的对手,欣然笑遣:"若非可兄定下三招之数,小弟恐怕会吓得连剑都拿不稳呢,可兄请!…常何、冯立本均露出讶色,皆因侯希白的动作潇洒自如,悦目好看,隐然有大家之态,更想不到是他竟能面对可达志这名动长安的高手,仍不露出丝毫虚怯的情状。
  可达志目光忽然变得无比锐利,冷喝一声"好"!狂沙刀立即催追出刚猛无伦的刀气,直追对手。本是"风和日丽"般的气氛,立时转为"狂暴风沙"般的凛冽气势。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通过实力催发出的气劲,就像一卷狂沙般"一粒粒"的往侯希白投去,触肤生痛。如此诡奇的气功,侯希白尚是首次遇上。。
  以侯希白之能,当下亦被迫以剑划出一个小圈,暗藏扇招地以抵御对方刀气。若以高下论,他已落在下风。
  可达志得势不饶人,像一头找到猎物的猛虎般微往前俯,两脚一撑,离地扑前,手上狂沙刀似是毫不费力地往侯希白划去,但厅内诸人无不感到他这一刀重过万斤,实有无可抗御的威势力道。
  寇仲看得心内骇然,只以这一刀而论,可达志的刀法绝不下于当日击败"铁勒飞鹰"曲做的跋锋寒,其举重若轻处,则尤有过之。
  侯希白却是无暇多想,只见对方刀势一发,刀气已先一步及体,忙把剑当扇使,往横斜退,这才发招。顿时电光激闪,剑气弥漫,把攻来的可达志完全笼罩其中。
  "呛"!
  刀剑相交。
  侯希白跄跟跌退两步,险险挑开可达志的狂沙刀,后者不进反退,回到原处,长笑道:
  "莫兄确没有令达志失望!不过今趟若非以武会友,达志的狂沙刀法将会如狂沙滚滚般攻往莫兄,莫兄认为可接本人多少招呢?"
  侯希白惊魂甫定,暗忖若用的是这把不趁手的剑,不出二十招之数可能他便一命呜呼,但若换过是美人扇,则胜败难料。
  他为人洒脱,并不把一时得失放在心上,抱剑笑道:"可兄的狂沙刀法确是名不虚传,鄙人甘拜下风。"
  可达志心中愕然,他本想引侯希白作强硬回应,便可再展绝技务在两招之内杀得他俯首称臣,岂之对方竟当场认输,下两招还怎能施展?李建成长笑而起道:"莫兄能挡可达志全力一刀,足可名扬京兆,如此人材,岂可埋没,赐坐!,f寇仲亦听得心折,李建成虽然惯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去害人,但本身却是个有眼光和懂得收买人心的材料,堪为李世民的顽敌。
  侯希白还剑鞘内,正和可达志坐入位内,门外有人嚷道:"秀芳大家到!"
  众人连忙起立,就算李渊驾临,其尊敬的神态亦不外如是,连可达志也露出渴望期待的神色,可见尚秀芳足以骄人的魅力。
  寇仲和侯希白交换个眼神,心有同感,就是想不到在如此情况下,与这久违了的绝世娇烧再次相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