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邪王阴后

作者:黄易

实情却是徐子陵无计可施,说石之轩中计只是虚张声势,以掩饰自己的狼狈。
  石之轩乃魔门顶尖级的人物,怎会被他的虚言所惑,在离他半丈许远一掌印来。
  在徐子陵眼中,对方手掌不断增大,轻飘飘的似是没有半点力道,教人无从捉摸其轻重。最厉害是随着他逼来的奇异身法步式,掌劲攻来的角度每一刻都出现新的变化,如此可怕的掌法,他尚是首次遇上。
  他卓立不动,双拳上下击出,其中有微妙的先后之分,似是不含丝毫劲气,事实上宝瓶印气已积蓄至满溢的顶峰,蓄势待发。
  石之轩双目邪光剧盛,掌拍忽然改为前劈,横斩徐子陵这"霸刀"岳山。
  自交手以来,徐子陵一直处在绝对下风,只有捱揍苦撑的份儿。直到这一刻,他借《长生诀》奇异的真气,出乎石之轩意料之外的在短时间内回复元气,狠狠反击迫得石之轩变招以迎,争回少许主动。
  石之轩的眼力显然比"天君"席应高明,瞧出徐子陵双拳气劲正满蓄待发,若原式印去,绝不能讨好,故改为削入对方两拳之间,迫对方为求自保,难以抢攻。
  徐子陵昂然不理对方正循某一玄奥轨迹劈来,由轻飘无力变为有如剑刃刀锋的凌厉劈削劲气,两拳宝瓶气发。
  际此生死关头,面对这似是永远没法击倒的武学巨人邪魔,徐子陵施尽浑身解数,始争得这反击的良机,怎肯轻易错过。
  两团高度凝固集中的真气,随拳劲吐出,竟在击往石之轩前由分而合,二变为一,且改变少许角度,流星般往石之轩胸口印去。
  这双宝瓶式拳劲,是徐子陵为救自己小命临危创造,连石之轩也从未梦想过世间有如此怪异的拳招。
  大魔头"邪王"石之轩脸容冷酷得有如铁铸,劈掌一放即收,此时已来不及避开,就那么一个急旋,要凭不死印法将徐子陵的双宝瓶气化去。
  "砰"!
  徐子陵首先被掌劲劈中,幸好他避过胸口要害,以肩头硬捱一记,而当掌风削骨的一刻,他借肩膊迅速的摆动,巧妙的卸去对方大半的真气,不过纵是如此,亦够他好受。应掌抛飞,落往丈许外桥顶最高处。
  "蓬!"
  高度集中的宝瓶气,狠狠投在石之轩身上,他的转速立时减缓,当他再次面对徐子陵的方向,这位假的"霸刀"岳山刚好四平八稳的足点桥面。
  两人分别硬捱对方一招,表面看石之轩全无异样,而徐子陵却晓得对方多多少少也受到伤害,否则怎会不乘胜追击,把他解决,免得夜长梦多。
  在石之轩方面,则要对久休复出的岳山作重新估计,最令他骇异的是对方硬捱他一掌,脸色竟能丝毫不变,哪知对方是戴着由天下第一巧手鲁妙子精制的面具。
  徐子陵适才是借势飞退,在半空一口鲜血再忍不住喷出,却给他收入袖里,而石之轩因刚转到另一边去,竟看不到。
  落地前他早运起长生诀把真气回复过来,不过如无面具遮盖,石之轩该仍可见到他的脸色是苍白疲怠,额角冒出冷汗。
  徐子陵趁机调元回气,暗中提聚功力,冷然晒道:"老夫还以为不死印法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夫,原来不过尔尔,假若石小儿是技只于此,今晚休想活命离开跃马桥。"
  一边说话,一边在计算桥身的弯斜度。
  石之轩木无表情,像瞧着一件死物般盯着他,淡然道:"岳霸你若没有其他说话,请恕石某人要失陪啦!"
  换了智慧稍低者,必对石之轩这番话大惑不解,甚至以为他因受严重内伤,故大打退堂鼓。
  只有徐子陵晓得石之轩看穿他的假"换日大法"宜静不宜动的特点,故诱他主动进攻,再行一举击破。其眼力之高明,确非一般武学大师可以比拟。
  徐子陵心想成功失败,就在此刻。要胜过对方是绝无可能,眼下唯一生路,就是要抢得少许上风,再突围逃走。必要时逃入皇宫,谅石之轩亦不敢追来。
  一声长笑。徐子陵跃起少许,再足尖点地,往桥坡下方的石之轩疾冲过去。
  石之轩引得"岳山"主动全力进击,脸上仍是丝毫不露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实则心内暗下决心,即管拼着负伤,也要把对手一举击毙。
  因他看出重出江湖,练成"换日大法"的岳山,已脱胎换骨变成另一个人,若不趁今晚把他击杀,异日将成心腹大患。
  假设徐子陵知道这邪王心中的想法,当可非常自豪。
  徐子陵的心神投入井中月的境界与天地浑合为一体,更重要的是与跃马桥合成为一。
  他冲行的角度和轨迹,与跃马桥的坡度有种浑如天成的微妙契合,就像水流从高处冲下,与流经处合成一体,完全依乎天地之理,本身自有一股无可抗御之势。
  在石之轩的眼中,徐子陵把桥坡的斜度利用得淋漓尽致,令他感到自己像被孤立起来,变成徐子陵和跃马桥两者之外的多余物事。此感觉玄奥至极,非是如他那级数的高手,休想有此直觉的感受。
  徐子陵左右足尖交互点在坡面,每一落足,速度均稍有增加,劲力气势亦随之增强,石之轩准确估计出当他冲落近四丈的坡面向他攻击时,对方的功力将积聚到至巅峰的强烈度。
  且徐子陵这一击充满一往无还的惨烈意味,有种不惜一切,务要拼个同归于尽的决死之心。
  以石之轩的自信自负,不由亦心中后悔,但又是骑虎难下,若他于此时退避,在气机牵引下,对方将气势陡增,乘势追击下,他要抢回上风,会是大费周章。
  别无选择下,石之轩当机立断,腾起斜冲,反客为主的升往高处,再以猛虎搏兔的姿态下扑,以收拾这强横得令他难以相信的对手。
  在一般的情况下,这确是针对徐子陵战略的最佳方法。
  可惜他算漏一点,就是徐子陵和寇仲独门的真气转换方法和从云帅学来的回飞绝技。
  石之轩炮弹般的弹往半空,脚上头下的双掌齐出,施出不死印法的看家本领,左手掌劲冰寒阴柔,右手掌劲灼热刚猛,聚而成一股能摧心裂肺的狂飙,向徐子陵痛击而下。
  徐子陵一声长啸,猛换一口真气,由斜冲向下,改为仰冲向上,最厉害处是循着一个弯往石之轩右外侧的奇异轨道,攻向石之轩。
  石之轩被迫得第二次变招,气势劲道登时减弱三分。
  徐子陵往上方的石之轩弯弯的迎冲上去,身体忽然左右摇晃,两手变化万千,当迎上石之轩的双掌时,逐渐变化成两大拇指外弯,点上石之轩掌心。竟是把从嘉祥大师学来的"一指头掸"变作"两指头掸"来使用,由于他精通印法,故形虽似而神非,身是不动根本印。
  左手大金刚轮印,右手日累印,真气阴阳分流,正面硬撼石之轩的不死印奇功。
  气劲交击。
  石之轩连番失着下,冷哼一声,飘上半空,往西岸投去。
  徐子陵连续三个翻腾,堕跌桥上,险险立定。
  石之轩双足着地,又如飞而至。
  徐子陵心叫完了,他的五脏六腑像完全翻转过来似的,全身扭痛乏力,目下不要说是石之轩,就算来个不懂武功的壮汉,也可轻取他小命。
  石之轩却傻傻地在桥头立定,目光授往徐子陵身后。
  一把阴柔悦耳的女子声音在徐子陵背后丈许处响起娇笑道:"之轩啊之轩!你虽是目中无人,现在却不得不承认遇上顽强的敌手吧!"
  徐子陵趁机把真气运转三周天,勉强开口说话道:"老夫的事,不用小妍你来管。今夜老夫和石之轩,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开。"
  事实上他却是心中叫苦,身前背后,正是魔门数百年来最杰出的两个顶尖人物,若让任何一方看破自己的虚实,必是有死无生之局。
  石之轩脸上现出一个冷酷无比的笑容,把目光移到徐子陵脸上,从容道:"本人承认是低估了你岳霸,但说到杀我,在你余下的残生内休想办到。"
  徐子陵再把真气硬提起来,勉强压下翻腾的血气,又把冲到咽喉的鲜血吞回肚内,仰天笑道:"想不到石小儿你竟敢如此大言不惭,小妍你给我退开,看我把这不知天高地厚之徒收拾。"
  他估计祝玉妍肯于他生死关头现身,是因为他身手高明,足以抗衡邪王,故不欲他死在石之轩手上。
  如若猜错,明年今夜此刻就是他的忌辰。
  祝玉妍幽幽一叹,似有无限感触,柔声道:"换日大法仍不能将你的臭脾气改变过来吗?"
  石之轩仰天一笑,轻松自如的道:"你两口子要卿卿我我,请恕石某人没空陪。"
  言罢疾往后退,瞬眼间消没在里巷的暗黑处。
  淡淡清香袭鼻而至,祝玉妍移到徐子陵身后,轻轻道:"你受伤啦!"
  除子陵的功力虽回复少许,但若和祝玉妍动手,绝走不过三招,又不能硬撑下去,猛地转身,面对重纱掩脸的"阴后"祝玉妍,勉强迫出岳山凌厉的眼神,似要瞧透她颜容的冷笑道:"你为何不趁机杀死石之轩,是否仍是余情未断?"
  祝玉研果然娇躯微颤,避开他的目光,投往永安渠北端远处,语调转冷,沉着的道:
  "你妒忌哩!"
  徐子陵哪敢久留,拂袖而行,提心吊胆的从她娇躯旁擦身而过,冷笑连声,一副不屑辩白的情状。
  祝玉妍冷喝道:"站着!"
  徐子陵头皮发麻的在她背后立定,淡淡道:"若要杀我岳山,这是最好的机会。"
  视玉妍语气转柔,轻轻道:"人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岳山你肯否助小妍一臂力。"
  徐子陵苦笑摇头,叹道:"想不到我岳山忽然变得如此有被利用的价值?我岳山和你在四十年前早恩清义断,你还记得当年对岳某人说过什么话吗?"
  祝玉妍的说话从牙隙间进发出来,寒声道:"给我滚得有那么远就那么远,若明天你仍留在长安城内,休怪我祝玉妍辣手无情。"
  徐子陵心念电转,捕捉到祝玉妍这番说话背后的真正用意。
  祝玉妍乃魔门恶名最昭着的邪魔,不但不讲人情,更罔顾天理,这种人怎会顾念旧情?
  这么肯让他离开,纯是测试他的反应,看他内伤严重至什么地步。若以岳山的性情,仍要忍气吞声的乖乖走了,那自然可推断出徐子陵这假岳山丧失动手招架的能力。
  一旦肯定此点,祝玉妍将会全力出手,把老相好除去。
  徐子陵反而心中大定,缓缓转过身来,冷哼道:"凭你祝玉妍,尚未有资格对我岳山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便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天魔大法』,看看比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究竟谁高谁低。"
  他敢百分百肯定祝玉研不敢动手,非是怕他岳山,而是怕石之轩可从旁取利,更怕失去夺得邪帝舍利的机会。
  他和祝玉研、石之轩三者间正是互相牵制,结果是谁都不愿轻举妄动。
  祝玉研幽幽叹一口气道:"这只是小研一时的气话,大哥你回去好好想一想,看看我们能否合作,好好创出一番功业来吧!"
  说毕飘飞而起,像深夜的幽灵般脚不沾地的消失在桥头另一端。
  徐子陵差点要跪倒地上,深调几口真气,才扮作气概昂然的朝东来客栈走去。
  徐子陵推门入房,一阵天旋地转,要倒往地上时,幸好给苦候良久的寇仲一把扶着,关上房门,骇然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寇仲掺扶下徐子陵盘膝坐地,吸收寇仲从背心传来疗伤真气,苦笑道:"我刚和石之轩正面交锋,能捡回小命,全赖老天爷的保佑。"
  寇仲心付这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叹道:"幸好我来寻你,否则以你目下的严重内伤,明晚怎能和人动手。"
  又皱眉道:"人家张婕妤是上热足寒,你却是半边身寒、半边身热,全身经脉像给硬扭一下似的。幸好遇上小人莫神医,否则保证你要躺足三天三夜。"
  徐子陵在他的相助下,边运功疗伤,边问道:"你怎会在房内等着来救我呢?"
  寇仲颓然道:"此事一言难尽,待治好你的内伤再说吧!"
  离天明只有一个时辰。
  徐子陵躺在床上,寇仲则靠枕挨坐在床另一边。
  为避人耳目,两人躲到帐内说话。
  徐子陵沉声道:"若把邪帝舍利交给绾妖女,会是后患无穷的一件事。"
  寇仲道:"不若我们立即撤离,待一段时间后再回来寻宝。不!至少要到工部查看过资料后我们才走。"
  徐子陵苦笑道:"现在我们是泥足深陷,怎都要助李世民渡过难关,消除来自突厥人和魔门邪道的威胁,才可以离开。"
  又道:"尤鸟倦在说谎。"
  寇仲一呆道:"说什么谎?"
  除子陵道:"他告诉我祝玉研、石之轩和赵德言结成联盟,要扳倒李阀,照刚才的情况看,石之轩和祝玉研绝不似有什么协议。"
  寇仲晒道:"他当然要骗你,否则岳霸你怎舍得对付自己的老相好。"
  徐子陵没好气的道:"亏你仍有闲心说废话。"
  寇仲苦笑道:"不说废话还能说什么?我想得小脑袋差点要破掉,你想到办法吗?"
  徐子陵洒然笑道:"就让绾妖女得到邪帝舍利又如何呢?只要我们事后放出消息,包保魔门会来个大内哄,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寇仲精神大振道:"果是好计,邪帝舍利怎都不及和氏壁厉害吧!送给她又如何,还可借机累她弄得一身蚁。"
  徐子陵闭目道:"快点回去吧!岳某人昨夜尚未睡觉呢。"
  寇仲爬下床去,苦笑道:"我回去后恐怕连坐茅厕的时间亦不足够,看来我的命该比你生得苦。"
  徐子陵晒道:"谁教你要去争天下呢,咎由自取,好好反省吧!"
  寇仲狠狠道:"真是我的好兄弟,记着佳人绾绾有约,到时好好慰藉她。哈!"徐子陵只能以苦笑回报,想起绾绾,登时睡意全消,听着寇仲远遁的风声,消没在房外远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