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威迫要胁

作者:黄易

寇仲抵达侯希白的多情窝,徐子陵尚未回来,雷九指和侯希白在闲聊。
  寇仲脱掉面具,随手摔在椅旁几上,颓然坐下道:"这东西戴得我非常辛苦。"
  侯希白深有同感道:"未戴过面具的人,永不知道不用戴面具的幸福。不过鲁妙子不愧天下第一妙手,这面具直可乱真,不但可把脸肌的表情表达得巨细无遗,还有透气的作用,否则会更加难受。"
  寇仲笑道:"侯公子定有揽镜自照的习惯,否则怎知道得这么清楚。"
  侯希白俊脸一红,没好气道:"寇兄好像很欢喜与我抬扛似的,我确有对镜观察,但为的只是模仿子陵所扮『莫为』的神情姿态,非是有此习惯。"
  寇仲怡然失笑道:"我确想看看你能否永远保持尔雅风流,温文潇洒的样款,不过你生气时亦很好看,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咦!陵少为何仍未回来?"
  雷九指道:"他去找师妃暄哩!"
  寇仲吓了一跳,失声道:"什么?"
  侯希白不客气道:"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我们需要高手助阵,除了宁道奇外,有什么人比她更胜任。"
  寇仲奇道:"我们为何要找高手助阵?"
  雷九指怕两人顶撞,忙道:"希白得到消息,杨虚彦从不出席公开的宴会,而你和陵少今晚又分身乏术,所以才要找师小姐帮手。"
  寇仲眉头大皱道:"师妃暄是仙子,除了和妖女外,只曾因和氏壁与陵少过了几招,照我看她是不会直接卷入江湖间剑来刀往的斗争中。"
  雷九指道:"但对付的是魔门中人,又与天下万民有关,该是另一回事吧!"
  寇仲拍胸向侯希白保证道:"公子放心,今晚除非杨虚彦不来,否则小弟定会为你从他身上抢回另半截印卷,皇宫的宴会少我一个,谁会真的费神理会。"
  院外某处传来一阵爆竹的响声,嘈吵热闹,提醒他们佳节的接近。
  侯希白想不到寇仲这么关心他的半截印卷。登时对他大为改观,感激道:"刚才小弟言语冒犯处,请少帅见谅。"
  寇仲哈哈笑道:"我是故意逗逗你的。这或者是我表达友情的独特方式,对陵少我也总爱耍他,很快侯兄会习惯。我和陵少都是义气为先的人,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何况我对杨虚彦这小子的印象是差无可差。别人怕他杨虚彦,我才不当他是什么一回事呢!"
  侯希白道:"听子陵说,杨虚彦曾在你手上吃过大亏。"
  寇仲道:"那次只是杨虚彦运道太坏兼低估我寇仲,我却永不会轻敌大意,吃亏的当然是他。"
  雷九指讶道:"听你平常说话爱好夸大,很易予人浮夸自大的印象,事实上真正的你却全不是这样,这是否一种伪装?"
  寇仲摊手道:"若连这都可伪装,我就是大奸大恶的人。"
  侯希白反为他辩白道:"寇仲只是把话说得生动和有趣点,我遇上美女时,说话也会变得更挥洒自如,不但灵思泉涌。且出口成诗成文。"
  寇仲笑道:"希望小陵扮你时不要碰上尚秀芳。照我看她对你的印象很好哩!唉!闲时真要跟你学两手对付女孩子的招数。"
  此时徐子陵回来,劈头便道:"我刚见过李世民。"
  三人全吓得从椅上弹起来,齐失声道:"什么?"
  扮回莫为的徐子陵进入东市的西门。朝兴昌隆走去,心中在重温侯希白告诉他这几天内发生的事。
  离赴皇宫的晚宴仍有近一个时辰,他和卜杰、卜廷两人会由段志玄亲接往宫城去。
  快抵兴昌隆时,忽然有把女子的声音唤道:"弓辰春!"
  徐子陵大吃一惊。
  他已快忘记弓辰春这个名字,只记得自己叫莫为。
  愕然瞧去。
  一辆马车驶到身旁,窗帘掀起,露出"大仙"胡佛爱女胡小仙的如花玉容,只见她拉长脸孔冷冷道:"终于记得自己的名字吗?快给本姑娘上车。"
  徐子陵心叫好险,若刻下乔扮莫为的仍是侯希白,必会因开罪此女而把事情闹大。现下形势虽不妙,但仍有转圜的余地。
  听她的口气,她该与侯希白的莫为碰过头,侯希白当然不认识她,说不定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戴上面具仍魅力依然。
  胡小仙因曾被冷落而不服气,运用她明堂窝的势力起"他"的底,故能在这里恭候他的大驾。
  别无选择下,徐子陵拉开车门钻入车厢内。
  在这美女身旁坐下后,马车开出,沿街缓行。
  爆竹声此起彼继,充满过年的气氛,嗅着胡小仙娇躯传来的香气,确另有一番滋味。
  胡小仙绷着俏脸冷冷道:"你究竟叫莫为还是叫弓辰春。"
  徐子陵歉然道:"那天不敢招呼小姐,皆因弓某人别有苦衷,请小姐见谅。"
  胡小仙气愤难平的道:"你真会装蒜!我还以为你的眼睛长到额角上。更想不到你对色比赌更沉迷,晚晚都到上林苑去厮混。"
  徐子陵心叫冤枉,当然不会解释,尴尬的道:"只因敝东主欢喜到青楼风花雪月,我只是作个陪客吧!"
  胡小仙不悦道:"还说作陪客,若非你对上林苑的红阿姑纪倩大献殷勤,她怎会说起你时就喜翻心头的样子。"
  徐子陵吃了一惊,自己和她只曾有一脸之缘,为何她的口气却带着强烈妒忌的意昧,哪敢插口。
  胡小仙往他瞧来。冷笑道:"没话说了吧?"
  徐子陵苦笑道:"胡姑娘对我的事调查得很清楚。"
  胡小仙道:"我早知你定会到洛阳和长安来。还特别知会关防的朋友留意你的出入,岂知你竟懂用另一个身份混进来。告诉我,你如此苦心,究竟有何图谋?"
  徐子陵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何进入关中的边防有自己的画像。
  他能作什么解释呢,叹道:"弓某人因有几个厉害的仇家,才要由南方转来北方,还要改姓换名,以避仇人的耳目。"
  胡小仙毫不客气道:"你作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别人要这么和你过不去。"
  徐子陵想起"美姬"丝娜,道:"此事说来话长,一言难尽。"
  胡小仙道:"你私人的事,我没兴趣去管。只想知道你为何不再到赌场去,是否怕碰上我?"
  徐子陵乾咳道:"小姐误会啦!我来长安不过几天,未熟悉环境,过两天自然会到明堂窝拜候姑娘。"
  胡小仙压低声音道:"假若我去通知兴昌隆的卜家兄弟,揭破你的真正身份,会有什么后果呢?"
  徐子陵很想答"最多我费一番唇舌去解释吧",却知激起她的性子和赌徒品性,真走去告密,连他都不知会引起什么后果。
  只好低声下气道:"胡大小姐请高抬贵手,放过小弟好吗?"
  胡小仙大为得意,"噗哧"娇笑道:"算你懂说话,难怪能哄得纪倩那丫头那么高兴。"
  徐子陵只希望能尽快脱身,赔笑道:"小弟尚有急事,可否改天到明堂窝拜会姑娘,再作详谈。"
  胡小仙秀眉轻蹙道:"男人的话,有多少个是靠得住的?"
  徐子陵苦笑道:"我的话当然与别的男人有异。否则若大小姐来个登门造访,大兴问罪之师,弓某可要吃不完兜着走。"
  胡小仙喜孜孜的道:"你明白就最好。弓爷哪!小女子有一事要请求你呢?"
  徐子陵心知不妥,偏在威胁下又无法拒绝,颓然道:"只要小弟力所能及,又不是去杀人放火,伤天害理,定会为大小姐效劳。"
  胡小仙忽然往他挨过来,香肩轻碰着他,吃吃笑道:"当然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我要你去把『神仙手』池生春的六福赌馆赌垮,教他以后都不能在长安混下去。"
  徐子陵愕然以对,这意外之变,教他该如何应付?
  寇仲回到沙府,离起程往皇宫的时间只余小半个时辰,沙福截着他道:"莫爷的新衣服,己放在房内,我叫两个婢子来侍候莫爷梳洗更衣好吗?"
  寇仲道:"你忘记我练的是混元一气童子功吗?"
  沙福一呆道:"不是混元童子功?"
  寇仲胡诌道:"全名是混元一气童子功,咦?新衣是你给我找人做的吗?"
  沙福陪他往卧房走去,低声道:"由选料至尺寸全由三夫人一手包办,她对莫爷最关心,不时问我莫爷你到了哪里去。"
  寇仲差点把她忘掉,心中涌起温暖的感觉,道:"明天定要向三夫人道谢。"
  沙福送他至房门,叮嘱道:"莫爷准备好后,请到大堂去。我会着人送热水来。"
  入房前,两名小婢在身旁经过,其中一婢是二少爷成功爱妾娥夫人的贴身艳婢玉荷,与他施礼时还横他一记媚眼,看得他心都痒起来,但又暗自警惕。
  他虽生得丑,但体魄轩昂,兼且有本事,故亦得女性垂青。
  像玉荷这种身份的下人,若能嫁他为妻,自可望飞上枝头作凤凰。
  不由怀念起翟娇的婢子楚楚,对她寇仲有着一份真挚的感情。
  翟娇近况如何呢?她当然会把素素的儿子视为己出,小陵仲该能用他那对小脚自己走路了吧!
  神思迷糊间,寇仲推门入房。
  绾绾柔美的声音从内间传来道:"欢迎少帅大驾回来!"
  寇仲暗叹一声,把门关上,直入内间。
  绝色美人绾绾拿着一袭新衣,道:"让绾绾侍候少帅更换衣服好吗?"
  寇仲没好气道:"你是否想欣赏小弟动人的身体?这么躲在我房内,传出去会影响本神医的清白。"
  绾绾仍是那副笃定自若神态,把衣服温柔地放回椅里,来到他身前,微笑道:"少帅息怒,你答应绾绾的事,办出成绩了吗?"
  寇仲道:"这么便宜的事,当然没有问题,邪帝舍利归你,宝藏归我,不用徐子陵亲口承诺,老子说过的话,从没试过不作数的。"
  绾绾微怔道:"邪帝舍利?你是知道了。"
  寇仲晒道:"早便知道,你也不用立什么魔门的鬼咒誓,不过邪帝舍利在离城后才可交给你,你最好负起保护我们的责任,若给石之轩抢走,可不能怪我们。"
  绾绾落在下风,皱眉道:"你们何时去起宝藏。"
  寇仲道:"你或者不会相信,到此一刻,我们仍未找到宝库的确切位置,否则小弟就会趁今晚人人到皇宫欢宴的时刻,去起宝溜走,明白吗?"
  绾绾皱眉道:"人家为何不信你呢?若寇大爷不是仍末肯定宝库的位置,今天就不用到工部去忙个昏天黑地哩!"
  寇仲愕道:"你倒是消息灵通。"
  绾绾娇笑道:"京城内发生的事,休想能瞒过我们的耳目,我还晓得子陵化身为雍秦,长安同兴社乃你们安排在这里做卧底的人,所以若你想挟带私逃。只是个笑话。"
  今趟轮到寇仲落在下风,气道:"还不给我宽衣侍浴,呆头鸟般站在那里只想着怎样算计害人,算他奶奶的什么一回事。"
  敲门声响,热水送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