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横贯广场

作者:黄易

寇仲闭上眼睛,同时暗中提聚功力,现在他恨不得食梅洵的肉,喝他的血,以宣泄被他破坏全盘大计的愤恨。
  出奇地没有任有声音说话。
  寇仲睁开眼睛,只见梅洵正把刀子送到常何眼底,道:"我敢肯定这是江南老刀亲手打制的精钢刀,不信可问莫先生。"
  寇仲差点要抓头,在梅洵手上的刀精芒闪烁,绝对不是井中月,难道涫涫这么关心自己,竟先来个顺手掉包。
  就像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立时浑身舒泰,往桶内滑坐下去,苦笑道:"两位大哥可否拿刀子到外面再仔细研究,小人要光着屁股出来穿衣哩!"
  ※        ※         ※
  徐子陵随李世民和天策府的文臣武将进入分隔宫城和王城的横贯广场,立时看呆了眼睛。
  罢才他是从后大门进入掖廷宫,故看不到这边的情景。
  除夕夜宴尚未开始,一切已准备就绪。首先令他眼前一亮的,是横贯广场正中的位置搭起一个高达十五丈的灯轮,缠着五颜六色的丝绸锦缎,悬挂着无数盏花灯,光耀广场庞大的空间,有如霞光万道的七彩光树,令排列两旁的彩灯亦要光华被夺。
  在进入宫城的承天门两旁,左右各搭起一座高达二十丈的鞭炮塔,可想像点燃起来火闪炮爆、绚灿热烈的气氛情景。
  在灯轮两边,搭起十多个平台,用来作各类型的娱乐表演,往广场东西两端延展开去。各歌舞乐伎、表演杂耍、马戏、幻术、胡舞的艺人,均在台旁准备就绪,只等吉时来临,便开始演艺的节目。
  最引人注意的表演者是一群百多人的小孩子,年纪在十岁许间,戴着大红头巾,穿皂青衣,手持大兆鼓,围着一个头戴饰有四只金黄色巨目面具、手提戈矛和盾牌的主舞者,另外尚有十二个戴着猛兽面具的人,在承天门前集合等候。
  卜杰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群表演者,凑到他耳旁兴奋的道:"他们要表演的是驱除上一年厉鬼邪魔,以迎接新年的『大傩戏』,以小孩作『伥子』,主舞扮的是驱疫辟邪之神『方相民』,我在洛阳时见过一次,极为精采热闹哩!"
  徐子陵心忖看来卜杰虽驻长安多年,尚是首次有机会到宫内来过除夕。
  横贯广场此时聚集以千计的宾客,以唐室官员和家眷为主,亦有本地的大商贾和外地来的使节及胡商。
  无论是宫女官眷、又或歌舞伎,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衣罗绮,曳锦绣,耀珠翠,施香粉,衣香缤景,为除夕夜宴平添无限温柔姿采。
  布在天街与广场接口处的两队乐队早落力演奏,重复太平乐、除夕乐等著名喜庆的曲调,箫韶同响,钟鼓齐鸣,钟鼓齐鸣,充满除夕元旦间送旧迎新的气氛。
  李世民是第一位抵达的王级贵族,登时惹得正分组谈笑的人纷纷来贺,只看这等形势,便晓得李世民甚得拥戴,并不因建成、元吉的排挤而要故意疏远他。
  天策府的阵势亦因此给冲散,众人各自修行,找相熟的人叙话闲聊。
  不片刻徐子陵发觉卜廷和卜杰都不知转到哪里去,反落得耳根清净,李靖此时来到他旁,扯着他的衣袖,叹道:"到一旁说几句话吧!"
  ※        ※         ※
  长安城变成不夜之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平时躲在屋内的闺女小孩,都涌到大街上迎接佳节的来临,鞭炮响个不停。大户人家更开门禁,设宴,任由路过的人进来吃喝。
  寇仲与常何、梅洵和沙家大少成就三人同车,后者问道:"为什么会这么香?"
  常何奇道:"洛阳不就这样的吗?在长安每逢除夕夜,会在宫内以沉香、檀木架篝火,燃至天明,可香闻全城哩!"
  寇仲咋舌道:"那岂非要烧很多香木?"
  梅洵笑道:"当少不过百车香料。"
  只看梅洵刻下的神情,便知他对自己怀疑尽去。
  适才他从浴桶走出来回到内间更衣,涫涫己香踪杳杳,没有机会问她是否为他的井中月掉包。对寇仲来说,失去惯手的井中月,比起给人揭破身分,只是小事一件。
  两架马车加入开往朱雀正宫门的车流去,由于把门的卫士须逐车审查赴宴宾客的身分,所以欲速不能。
  寇仲问梅洵道:"今晚的宴会有什么安排和节目?"
  梅洵顺水推舟的道:"这点常大人可比小弟清楚。"
  常何道:"照往年的惯例,该是先宴后舞,宴就是太极宫的廷宴和在广场举行的游宴,太极宫终究座席有限,只有够资格的人才可参与,游宴则可招呼余下众多宾客。坦白说,游宴比廷宴可要有趣得多,不但轻松热闹,又有舞乐百戏助兴。"
  沙成就道:"舞是否指除鬼的大傩舞?"
  常何道:"正是大傩舞,此舞此戌时开始,直舞至子时,舞傩逐疫于宫禁之中,反覆三遍,最后持火炬送疫病凶鬼出宫门,把火炬投于永安渠跃马桥下,让疫鬼永不翻身。
  同时于踏入子时的一刻,燃起两座鞭炮塔,届时鞭炮声会传遍全城,光焰烟屑冲天而上,非常壮观。然后皇上乘车出宫、绕城一匝,迎接元旦的来临。"
  寇仲听得心中大喜,照常何说宴会该在戌时举行大傩舞前结束,那时宫内闹成一片,少了他这冒牌神医该不会惹起任何人的注意,只要常何不找他便成。
  低声道:"小人最爱趁热闹,可否免去参加宫内的廷宴?小人是认真的。"
  若换了审查寇仲佩刀前的梅洵,定会因而更添怀疑,此时只觉得他是直情真性,笑道:"莫先生若不参加廷宴,圣上和娘娘都会失望。"
  常何点头道:"此事小弟可担当不起,莫兄就当帮小弟一个忙,只要亮一会相,再让小弟设法为先生开脱。"
  寇仲目的已达,登时心花怒放,他和侯希白约定尽量把同兴社的年夜饭拖至戌时后举行,所以只要能早点从宴会脱身,会有充裕时间去对付杨虚彦。
  至于徐子陵对可达志那一场他是丝毫不担心,无论可达志如何厉害,总难以和"邪王"石之轩相比,徐子陵应付他该是游刃有余。
  ※        ※         ※
  四周人人兴高采烈,充满送旧迎新的佳节气氛,但李靖和徐子陵却像存在于另一层次的世界里。
  徐子陵苦笑道:"李大哥这么找我说话,不怕别人起疑?"
  李靖沉声道:"他们只会以为我和你研究对付可达志的方法,唉!子陵可知令我很为难?"
  徐子陵道:"大哥知否我另一个叫雍秦的身分?"
  李靖愕然道:"什么雍秦?"
  徐子陵心中大讶,知道李世民把见过自己的事,连最亲近的手下也瞒过,这或者代表他的谨慎,更有可能是不敢轻信任何人。
  徐子陵把整件事厄要解释一趟后,道:"大哥放心,我们和秦王是暗中有协议,一天我们未带走杨公宝藏,大家仍是友好合作的关系。"
  李靖脸容稍松,皱眉道:"小仲肯这样帮助秦王吗?"
  徐子陵道:"东突厥和魔门乃我们共同的大敌,况且谁想见到外族入侵、邪道横行的可怕情景?嘿!突利平安回家了吧?"
  李靖冷哼道:"当然平安回去了,否则我们怎抽身回来。我们直把他送至北疆,让他与族人会合,伏骞王子、程咬金和秦叔宝再多送他一程,而我们因心悬长安的形势,故先一步折返。你们两个逐一溜走,弄得你嫂子发了我几天脾气。"
  徐子陵歉然道:"事非得已,李大哥请体谅我们的苦衷。"
  李靖叹道:"我怎会不明白。事实上你们肯尽力保着突利的性命,秦王非常感激。
  秦王从来是个成大事不拘小节的人,做事更不会拖泥带水。但提起你两人,总感到犹豫难决,非常为难。唉!教我怎么说才好?"
  徐子陵坦白的道:"李大哥不用忧心,杨公宝藏只像镜花水月,我们能起出的机会愈来愈渺茫。只要寇仲寻宝失败,我会迫他放弃争天下的计划,大哥也不致左右为难。"
  李靖沉吟片晌,道:"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
  徐子陵心中一动,道:"池生春极可能是香贵的长子,香玉山现时销声匿迹,暗里仍从事伤天害理贩卖人口的勾当,我们正计划把他勾出来,彻底摧毁他们这个罪恶家族,李大哥或能帮上一把。"
  李靖一呆道:"池生春竟是姓香的人?真教人意想不到,不过池生春与李元吉关系密切。据天策府的情报,六福赌馆收益的一半是入元吉的袋子,想动他可不容易。"
  徐子陵待要说话,只见远处有位花枝招展的美人儿正向他招手,定睛一看,竟是好赌的上林苑名妓纪倩,不由心中叫苦。
  李靖瞥她一眼,奇道:"那是谁?"
  徐子陵苦笑道:"是侯希白那小子惹来的麻烦,李大哥可否帮我一个忙。"
  李靖叹道:"说吧!"
  徐子陵低声道:"待会若我要出战可达志,不论胜败,事后也会诈作受了内伤,大哥设法亲自送我离宫,好让我能抽空去对付杨虚彦。"
  李靖答应一声,掉头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纪倩像蝴蝶般飘过来,一把扯着他衣袖,硬拉他到一旁,绷着粉脸气鼓鼓的道:"你和胡小仙那丫头是什么关系?为何要坐上她的车子在东市兜圈。"
  徐子陵心叫糟糕,教他可怎么回答?
  候希白确是好朋友。
  ※        ※         ※
  寇仲一众人等在朱雀门后的广场下车,安步当车朝横贯广场走去。
  寇仲乘机问常何道:"待会的廷宴有什么礼节要遵守的?我会否坐在你身旁?"
  常何笑道:"放心吧!就算你老哥有什么违礼之处,亦绝不会有人敢怪你。郑公公早上特别奉命来找我,嘱我务要令你宾至如归,可见张娘娘多么着紧你。待会只要我向郑公公说一声你老兄爱到广场趁热闹,他自会作出安排,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寇仲心忖若常何跟在他身旁,他仍是难以脱身,试探道:"我自己一个人去凑热闹便成,常兄不用伴着我。"
  常何道:"这怎么成?今晚我们两兄弟定要狂欢达旦,不醉无归,共渡佳节。"
  寇仲暗呼不妙,偏又对常何过分的热情欲拒无从。
  梅洵此时撇下沙成就、沙成功两兄弟,来到寇仲另一边道:"莫先生既是高手,千万勿要错过今晚廷宴的一场精采武斗。"
  寇仲装作愕然道:"今晚的宴会不是为庆祝新春而设吗?且又在禁宫之内,怎会有人比拼动手?"
  常何道:"这是皇上本族李阀的传统,每逢佳节喜庆,都是比试较量的好日子,大家只是点到即止,不会出现重伤流血的场面。正因我大唐武风炽盛,大唐军方能无敌于天下。"
  寇仲装出恍然而悟的神色,道:"梅兄是否亲自下场玩两手?"
  梅洵此时己视他为太子建成一方的人,没有隐瞒的道:"今晚会由太子殿下遣人出战,挑战天策府那方面的人马。唉!若我是秦王,也要非常头痛,除李靖和红拂女外,其他全是人家的手下败将。"
  常何道:"我曾亲眼目睹李靖的血战十式,确是一等一的厉害刀法,不过比起可达志的狂沙刀法,恐怕要稍逊半筹。"
  寇仲装外行的道:"若只是相差少许,又不是真要分出生死,那不可以斗个平手了事吗?"
  梅洵笑道:"棋差一着,也要缚手缚脚,何况比武争雄,在座者高手如云,皇上更是武学的大行家,只看几招,立即可分出谁高谁低。咦!所以说白昼不要说人,夜晚勿要谈鬼,那个不是可兄?"
  两人循他目光瞧去,只见可达志正陪着位娇滴滴的美女在人群中穿插闲逛,一副志足意满的神态。
  寇仲再定睛细看,可达志身边的不是喜儿还有谁。
  可达志这时亦看他们,领着喜儿朝他们走来。
  寇仲回头偷瞥沙成功,只见他早气得脸露青筋,双目射出嫉恨神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